精神离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Chapter.3–Part.5◢◤◢■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Sorry……”

  梓漠失落地挂断了电话,呆呆地盯着手机屏幕。【周。】通话界面很快就退出了。

  有人按了门铃,〖很相似的场景。〗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性,应该比她自己要小近十岁,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五。

  “打扰。”女人很客气,“请问这里是不是【格林立伍精神护理中心鸣医师】的住处?”

  梓漠愣了一愣,似乎是看到一个从前世来的人。“……她已经不在那个单位工作了。”

  “我知道,我是来找她本人的。”女人一脸笑意。

  梓漠将头探出门外左右望了一遭。“我们进去说吧?”女人很主动,“鸣医师?”

  “……”梓漠望了她一眼,又朝家里看了看,思索片刻,“家里很乱,不太方便。”

  “没关系,也可以在外面。”女人微笑着,很有耐心的样子。

  西海岸咖啡厅,陌生的熟悉感似乎随着脚踩在木质地板上的时候而从那里逐渐地升腾起来,慢慢地将她包裹。坐下望着原本是商业区的外景,冷气从头顶的中央空调放送而下后自四面八方袭来,玻璃上倒映出自己那因为憔悴而衰老的面容;她的头发变得更长,长到需要挽到脑后用发带扎起来。那身帆布装本来与运动装有着相似的尺寸和外形,材质上却让她感到更加坚韧,或许是因为包裹在衣物中的肌肤变得更加柔软。她觉得的确如此,【很久没有像曾经工作时那样运动着,肌肉变得松弛。】

  那杯咖啡其实能够喝出糊味,但她却觉得很亲切。她忽然很有感慨,【如果是夏的话,也许就不会放任这样的东西出现在桌子上了吧。】

  正这么想着,女人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您在想一个人吗?”她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取出浸咖啡杯中的小铁勺,在面前的糖杯里取了一勺黄糖放入,眼睛又重新盯着梓漠。

  梓漠忽然有些不悦,很快地瞟了一眼糖杯中的木勺。“你不常来这些地方么?”

  她忽然咯咯地笑起来,声音很清脆,很好听。“这是第二次。”顿了一下,她继续说道:“上一次的时候,带我来的那个人当面把问题给我指了出来,但是她很温柔。”

  梓漠没听出她话里有话,有些走神。

  “您以前在格林立伍精神护理中心工作?”

  “……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为什么离开呢?”

  “……老板换人了。”

  “您不满意那个新老板吗?还是说跟着旧老板去了别的单位工作?”

  梓漠不悦地看了她一眼,“不喜欢新老板。”

  “嗯……”她饮了一口,“除了上司呢?有同事的因素在里面吗?”

  “你想问什么?”梓漠已经快要失去耐心,语气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女人的嘴角弯了弯又平复。“比如说【夏医师】。”

  梓漠怔住了,一句话说不出来。

  “我叫苏。”女人挽起一边披肩的长发理到肩膀后面,吸入一口气后用微张的嘴呼出。“之前一直不与您联络,确实是事出有因;一方面,您是绿叶树的旧职员,我们不敢太招摇,也是出于对我们双方安全的考虑;另一方面,您的情况特殊,也有别人特别交代的原因……”

  “或许您也有所感觉,所谓的‘别人’,即是指曾经与您共事的‘夏医师’。对于她的死亡,我谨代表其隶属的情报系统Naihito表示遗憾;但是,她的死亡并非没有价值。”

  梓漠的神情很微妙,有意逃避的侧脸凝神时显得专注,三根手指攥着的浅身宽口瓷杯会时不时放到嘴边饮一口。

  “想必您对八年前的‘泄露门’事件有所耳闻也有所记忆,尤其是作为一个生活在环城市的本地人。八年前‘泄露门’爆发之时,疫情几乎席卷了整个本州;虽然最后因为成功的控制而只是一场区域性的大型传染病事件、以更广的视角来看并不能与那些骇人听闻的全球性瘟疫,但是它对本州、尤其是环城市的人们来讲所造成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更重要的是,这场事故到今天仍然没有定论,而且,也正是因为其微妙的规模,这场事故也成为了可人为操纵的工具,最为直接的一个结果是当时的在任总统鸣海遥被迫辞职、与多名国土安全部以及其它部门重要责任者涉嫌严重失职被捕入狱。”

  “但是这件事到这里还远远没有结束。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鸣海遥所掌控的通用能源公司在这起事故后不久为多家企业联合起诉,联邦最高法院认定通用能源公司主导开发的生物能源项目‘第八号’的样本泄露是导致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并同时列数了包括垄断、逃税等多项罪名,要求通用能源公司进行拆解;在此之后,自通用能源公司中衍生而来的数十家公司中超半数为樱花国际控股集团所收购,而通用能源公司自身被允许保留冰零山电力有限公司一家,同时改组董事大会,其最终成立的控股集团也就是环北重工的前身。同年九月,樱花国际最大股东、世界之眼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主要投资人鲍里斯·强·欧内斯特在大选中获胜,并在接下来的八年中成功连任。”

  “鲍里斯在任期间,‘泄露门’一直是一个被官方压制的边缘话题;鲍里斯还曾借媒体对‘泄露门’的混乱报道提出《新闻检查案》,在当时的国会中获得了多数支持,最后法院判其违背宪法而勒令停止,而当时的国会多数党正是企业联合党,鲍里斯本人也是这个党派的党员……”

  “任何借着‘泄露门’有所作为之后的人们之所以对此事一度地搁置,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没有一条完整的证据链证明‘第八号’的体细胞自位于冰零山的科研中心泄露、其体细胞引起人体的临床表现症状反应并通过已确诊的传染途径扩散而造成瘟疫。事实上,沿着泄露-扩散-并发的流程进行追溯后得出的全过程源于分析,这一分析所使用的搜集材料则源于调查,而调查的直接实施者是包括联邦调查局在内的官僚政府系统。”

  “樱花国际与通用能源公司属于同一列队的托拉斯,某种意义上有着相似的目标与准则,但是在手段的选择上有着差异。确保自身的垄断地位,对行业进行有效的控制,二者都能够做到,并且逐渐地稳固。然而,樱花在手段的选择上更为激进;相比于通用能源公司控股下鸣海氏血缘基础的家族企业,樱花内部的天然竞争要强烈得多,能够在其中获得一席之地的人都是天生的野心家;与通用能源公司的理念不同,樱花自文创领域起家,和传统产业中等级分明、上行下效的规则意识有着意识形态上的冲突,这同时也是双方冲突的绝好借口,而双方为自身利益所主张的政见与经济倾向是根本的分歧。当然,这是后话。”

  “无论如何,樱花国际获得了暂时的胜利。为了稳固自身的成果,樱花在这八年中一直以‘泄露门’为要挟,挟持环北重工在各个领域加入自身的阵营;不仅仅不久前才通过、很快将要生效的《资本分离案》,股份的主体地位、基建的保证、对政党的资助、对国内关键产业的影响,樱花国际自环北重工中攫取了大量的红利;而现在,随着国会与政府逐渐地为财团与媒体制约,一切已经快要到达质变的时刻;大量的资金被输送至国外,而其换回的商品此刻正囤积在这个国家的海关处;如果让·希顿·皮埃休尔当选,其背后的托拉斯为了开拓国际市场、加速国内跨行业垄断,便会不惜代价地主动开放边境;一旦海关失守,这些商品就会如同汹涌的潮水涌入这片土地,一场悲剧将要在这里上演。《资本分离案》将兼并付出的代价降低到最小,仅仅凭借资本就可以在大脑层面完成人相食,被分离掉决策的独立生产实体有助于以战养战;吞噬到仅剩一人时,极权主义在全面崩溃的股市和肆虐的瘟疫中大肆地扎根生长,最后成为无法撼动的参天巨木,云冠将浮坦希利亚永远地封存在黑夜之中。”

  “抛去所有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即便是环北重工自身也需要生存。任何一个浮坦希利亚的合法公民都尚且有权利要求自由和民主,我们不能永远地活在他人的控制之下。多方调查的可靠消息能够确认,‘第八号’是取自人体肿瘤的细胞培育而成的独立生命体,其成为瘟疫病原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已确诊的传染途径下流通更是无稽之谈。关键问题在于媒体以反道德名义对‘第八号’的抹黑使多数人在二者都难以相信的情况下取其轻者,而我们需要做的是用事实说话。”

  “这远远不够,但是是第一步;为此,我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与‘人体重构计划’有染的绿叶树已经成为了一个牺牲品,夏更是用生命掩护了Naihito的行动。她在遭到杀害以前就已经知晓了自己的命运,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以前的同事,【鸣。】为了妥善处理她最后的心愿,您得以在事后被安排到冰零山中避难;而从现在开始,您有一个新的选择,那就是为Naihito所接纳。”

  苏忽然话锋一转,口吻不再那么严肃,亲和了许多。“夏生前提到过您;她一方面对于因为任务而无法倾诉出口的解释对您深怀惭愧,另一方面也积极地寻求整个过程中最能够保全您的地方。如果能够让您置身事外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很可惜,我们不得不面对。”

  梓漠擦了擦眼角,苏发现她曲起的手指关节上有一些亮晶晶的东西。

  她逐渐地冷静了下来。“你们……是希望我做些什么,对吗?”

  苏的眼睑垂下。她摇了摇头,“如果夏还在的话,她会回答‘不是’吧。”

  “我现在还不能答复你。”梓漠提上包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句话都没有多言。“服务员,结账。”

  苏深吸一口气后呼出。『果然不是个能够为感性所支配的人……也许那就是你看到她潜力所在的地方了吧。』

埃斯欧埃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