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梅录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盗玉

  辉红渐渐褪去,余温散尽。

  圆月悄然浮现,独耀繁星。

  镖局一行人围在篝火旁,火央煲着一盆浓汤。

  火光耀着几人的欢言,汤溢着香。

  与此,几十米外。

  胡别安浸在黑暗中,双眸闭着。

  风声、语声、笑声愈加清晰。

  双耳,入微。

  “雀儿,马骑得可还习惯?”那威严的声音道。

  “还好,只是马伯太宠我了,要不也许早点能学会。”

  那位姑娘的声音,轻柔、含蓄。

  “嘿嘿。”一阵憨憨地笑声,正是那位与胡别安交过手的马伯。

  接下来是舀汤地声音。

  “道长,你可知今日那子是什么人?”

  汤在碗里,但是几人都有动。

  道长倒了口汤在嘴里,缓缓道:“此人十有八九,便是那个盗玉。”

  几人一听盗玉这两个字,无不倒吸了一口气。

  这江湖流传的大盗很多,有盗花、盗王、盗神、盗圣,但这其中最神秘、最奇怪的便是这盗玉。

  无论是谁偷东西,总会留下一些线索,也许是一具尸体、也许是一个足印、也许是一个影子,就算是一阵风吹过,也会惊动一粒沙。

  但这盗玉偏偏什么都没留下,他只留下了一块玉,一块世上最好的玉。

  鲜少有物能比这块玉更贵重,但他盗的东西大多却偏偏远远不如这块玉。

  这要被盗窃的老祖宗知道这种赔本的买卖,怕是要死不瞑目了。

  有的人甚至把宝物置于大面,盼着他来盗,因为那玉实在是太贵重、太贵重。

  但他却偏偏不来。

  有的人处心积虑的藏着、掖着,他却偏偏来了。

  留下一块玉。

  一时间,整个江湖都在散波他的传言,有的人说,他是凤凰剑阿越的后代,有的人说,他是没落的皇室贵族,有的人说,他是个吃人的妖怪。

  没有人真正见过他。

  镖局一行人的心加速跳了几下,只因为他们此次镖行过于重要。

  因为盗玉的名号此近猖獗,一概遇到过于贵重的货物,大镖局都停止营生。

  无论那块玉有多贵重,都换不会镖局失去的信誉。

  岳南镖局是个不大的镖局,人手、格局,一切都还刚刚起步,镖局主以前还是一个赌徒。

  岳昌南。

  年轻时,因为好赌成性,欠下巨债,妻子因此丧了性命,留下他和一个不满三岁的女儿。

  从那时起,他就发誓要让女儿过上比任何人都快乐的生活,于是他又赌了一次。

  想到这,岳昌南鼻子发酸,往嘴里倒了一口汤。

  最后一次。

  棋绝慕容羽死于非命,留下紫晴剑。

  那紫晴剑是由天下第一铸剑山庄欧阳家的手笔,欧阳家铸剑的规定,凡是由欧阳家铸的剑,剑主一死,便要反主,把剑归还欧阳家。

  岳南镖局运的正是那紫晴剑。

殴打小白兔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