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脱之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回忆

  远走的恋人

   2017年2月3日(晚),我拿着一支笔写着岁月的斑白,唱着灵魂的悲歌。身上的层层禁锢,那是爱着的人走远而有的无法自制,是失败长期存在而有的压抑与无奈,是挤压着的灵魂在痛苦呻吟。人生的每一场悲欢离合,似乎尽在此刻上演,“那热烈的青春在燃烧,已经烧得忘乎所以;那蜷缩着的身躯,在角落颤抖,已经无所依托;那温文优雅的人儿,在阳光下烂漫的微笑,已经无比满足,那干涸的灵魂,在幻想的天堂里尽情呼唤,已经快要迷失自我;那些重要的或不重要的人啊!在时光流逝之下走远、埋没、消失……”拖着我这颗装满希望和失望,满足与不满足,快乐又伤悲,向上而却又消沉的心,向好的方向,未知的方向,迷失的方向前行着。那满天的星辰啊!你可曾也是冲冲撞撞,所以变得美幻而零散,发光却不耀眼。犹如一颗颗赤子的心,连成了一片迷茫的宏景。让他们中的每一颗都不完整,让他们中的每一颗都有着不一样的命运,或喜或悲,或明或暗,或激进或保守,或刹那间耀眼消逝,或在暗淡中永存。满天物语、满心沉思、满身伤痕呵!

  在如今这青春飞扬的年纪,我选择了握笔细语,看书长叹。打开一扇扇美幻的门,走进一个又一个的美梦之中。在美梦中沉沦,迷失自我;在美梦中惊醒,找寻自我。沉浮着、梦幻着、努力着。

  我在一盏发着柔光的灯下,享受着那狭小的光明。靠着无尽的黑,感受着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听着窗外的虫声,惊叹着生命无处不在。这里的一切便已经是一本奇幻的书,不时透露着运动变化的奥妙。我是时光的追忆者,沉笔阔谈;我是现实的描绘者,稳笔轻谈;我是成长的见证者,提笔便谈。何为“人虽已别离,心间尤可亲,经了风雨又风雨,盼望彩虹无彩虹。时光一去无复返,花发满头才伤悲。”只有经历了才能为切实的体会,也只有那样我们才能塑造人的模样。

  假如天不明,活在黑暗的我,是否还应该对未来充满希望,美好的迟迟不到来,是否是要让我早早便放弃那一个个不羁的梦想。现实的辣手,它是左右我的环境,还是左右我的意志呢!梦想真的就能那么美好吗?可以让我热烈的青春激昂;梦想真的就那么坚不可摧吗?失败还失败都可以不畏惧、还能重振心中的狂语,言我要怎样怎样;梦想就一定能成真吗?靠那点卑微的努力,流下劳累的汗水,是否就能让我变个模样呢!徘徊在梦幻与现实之间、落魄失魂的我,锤头沉思那青春致纯的宣言。那种梦幻,像冬天的雪花,干净、美丽却只供观赏。现实是一把无情的枯火,燃烧着青春的活力与幻想,留下让人祭奠的从前。还有那自己式的爱恋,是伤害的牛刀、悲凄的细针、沉迷的魔药,在人的身上留下炸裂的伤痕,在心中刺下颤巍的创口,在那流离的意志上留下了一层层梦幻的面纱。失败是否值得我去开胸而道明,爱情是否值得我念念不忘,成长又是一个怎样深奥的问题,交迫的心情、烦乱的思绪、空洞的灵魂,该用什么来挽救。“假如天不明......”我无感的说。

  看天的那边,云雾初开,火红如锦。那是希望的方向,太阳带着它的光热,挂在了那破败的枯木上。枯木的脚下生长出了几片嫩绿的叶子,仿佛在说着生命的奇迹。“太阳依旧是要升起,黎明也一定会到来。”我忠恳的说“黑夜再漫长,也要对生命,对生活怀有一丝希望,哪怕是为了万一。”

  迎着那并不热烈的光芒,轻轻的推开心灵的窗口,渴望着的希望,那还存在着的卑微的幻想,请踏上晨曦的清风,向那美丽的世界飞去。柔软的清风,请带上我的思绪,带上我无法解脱的伤怀,在草丛中游离、在瀚云中飘荡,在这个美好的世界中消散;请带上我那迷茫的眼睛,去看看远方的高山,远处的风景,去观生命的产生与灭亡,让我的世界豁然开朗,燃起希望的光火;请带上我那失落的灵魂,把我送到大海中去,让海水清洗我灵魂上的伤口,别再让伤害扩散。带它来一场自由的旅行,游历世界的山山水水,见识各色各样的新奇,好快乐一场。那远方的天空啊!你总给我无尽的向往,我多么想去看看别处的天。

  摸着陈旧的墙壁,感受着它和我共同拥有的品性。听着怀古的钢琴曲,抓着散碎的记忆迟迟不放,仿佛无休止的想念能代替时光的流逝带来的空虚。过往是抓不住的流沙,总会在指缝中流逝,抓的越紧流逝的越快、越多。感情是夏日的凉风,送我一阵阵清爽。是冬日里的炉火,给我一缕缕温暖;感情是夏日里的烈阳,给我无法抗拒的干枯,是冬日的寒啸,让我的柔心一片冰凉。缘分像冰,非抓在手中、含在口中,便能永存。我紧紧地拥抱冰冷,用我的温度去消容缘分,最后消失了,那曾在怀里的存在消失了。可我不敢张开双臂、不敢打开手心。我怕别离,怕爱的人远走,所以紧握的手掌在颤抖,善良的大眼睛也跟着流泪。我的不舍没有过多理由,只因为人的情感,只是我纯真的爱上了她。伤痛只会给人以为难了的苦楚,让人或悲或疯。“感情的路上伤害在所难免,有时也非受了伤便要悲鸣。”我沉着地说着“不该的时间,见了不该遇见的人......”

  曾几何时,立着渺小身躯的我,说着天大的梦。也不管现实和梦想的距离。遥想着美轮美奂的未来。最后,现实的风浪将我的梦想狠狠的拍碎,留给我满脑子的不可能。对,我因失败的痛感而放弃过努力,消磨过光阴。似乎破灭了幻想,便不再空虚,没有了幻想,便能活的真真实实。然而人本来就是活在希望之中,死在绝望之下,没有了梦其实和只是做梦异无两样,都无活在现实里。“我不为成功而努力,所以也不因失败而放弃努力。”我愤愤的说“经了风雨还风雨,盼望彩虹无彩虹,又能怎样,对未来不一样的怀有希望吗?”我活着不为习惯伤痛,也不愿过多的承受伤痛,但是我不怕伤痛,只是我有一颗柔弱的心灵,承受不了过多的离别悲欢,失败失落。承受着挤压,便不得不解放能量去抵抗。但在成长的路上,又不总是鲜花和掌声,受过了,想明白了,便成长了。

  拉开日记本,随它又一次重演过往的天真无邪,执着无畏。重阅以前的一部旧书,感受着不再一样的味道。似乎书也随我一同改变了模样。回忆以前的天空,不知何时增添了几分让我不舍的亮色。仿佛是远古的召唤,令我沉醉不已。让我再走进那似天堂非天堂的美幻中,沉迷那过去了,却又无何特别的时光记忆里。记忆的洪流,涌动无拘,四散而伤怀。

  绿色轻盈的草地,是我儿时玩闹的场所。与蝴蝶共舞、与大地相拥,仰望着蓝蓝的天空,洁白的游云。摘一朵承载梦想的蒲公英,用力将它吹散,让风带着希望的种子,在世界的那一头发芽、成长。在庞大的黑牛面前挑逗,见它被惊扰而成就万千。拉起一根长线,在田野里尽情奔跑,带动风筝的起飞和远航,让它代我飞得更高,满足我看看远方的梦想。拖着酸痛的身板,爬上厚实的床,在梦中依然对这个世界念念不忘......

  忆一起下雨回家的往事,天空一片灰蒙,细风带雨,雷电交辉。而我却空着手在雨中漫步,在风中欢笑,悠哉悠哉的回到那个只有一层的小房屋里前,推动那褪色的大门,他总会发出奇怪的声响,这让安静的平屋颇增了几分神秘。再走进去,能看到的是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它响起来就像总是打嗝的驴子,跑两下“咔嚓”顿一下。角落是一张油腻的黑桌子,它本来的颜色只能在它的背面还能见着一二,它的表面上像受了风雨的挖煤工人,已经沧桑不已。本就不大的客厅,由这两个事物占据了一半。它的两侧是房间,往前走是厨房和厕所。

  我推开房门,取了条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像吃了炸药一样的父亲在一旁冲我大叫到“你妈的,感冒了老子没钱给你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就躲到没人的角落美美的睡上一觉,或跟着奶奶听她讲“从前的从前。”奶奶是一个勤劳却又懒散的老人,她到了现在依然会下地干活,种种瓜豆,插插水稻什么的。但是对烧火做饭、洗衣晒被这类家务活不怎么上心,常常因为她去干活,我从小跟着她。所以就只能忍着饥饿等她回来。她没有让孩子在襁褓中成长的观念“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她总是淡淡的和我说“面对黄土,背朝天,勤快的人有衣穿。”

  她一脸皱纹,交杂着岁月的苍老。一双褐色的眼睛,埋在了内陷的眼眶之中,时常发出怜悯的微光。一头凌乱的头发,我只见她认真打理过一次,那便是我姐出嫁的时候。还有那双粗糙的老手,她总用它来给我抓痒,“都不用抓,摸两下就好了。”她总这样开玩笑的和我说。她的生命中只有劳碌,唯一的快乐便是用她自己挣的钱给她的孙子、孙女买件新衣服。给家里买袋米,好让我的父亲,她最疼爱的大儿子减轻一点负担。

  也许她并不伟大,但是我想说说她对我们的厚爱。她虽然不会作什么好吃的满足我们这群孩子挑剔的味蕾,但是家里偶尔买一次肉的时候,我都没见他的眼光在上面做过片刻的停留。每每吃饭时,她的碗里总是昨天或是更久以前剩下的东西“不吃,难道倒掉吗?”在面对孩子的劝阻时,她总这样说“以前啊!树皮都吃,还有那观音土、茅根,那些都吃过,这已经很好了。”出去干活,在外面发现了些什么可以吃的小果子野菜什么的,如“插秧泡、刺泡、搂豆、桑泡儿、龙葵、马齿苋、面条菜、艾叶、车前子、糖棍、野葡萄、泡泡仔、刺苗”等等,都会带给我们吃。那些小果子都很软,很容易坏掉,她总是装在草帽里,只要放在里面的就一定是完整的好的,我知道那些小的坏的才被她吃了。有时她会一个也不尝,带回来先让我们吃,剩下的就是她的。小时候没有零花钱买零食,那些小果子就是我记忆中的甜品,深深地温暖了我的心扉。“只要你们过得好我就开心的不得了”她坦然地说。

  她用一颗淳朴的心,打动着我弱小的心灵。用她并不伟大的光芒,照亮我人性的善良。一份真诚的爱,不需要众所周知。一点微薄的付出,不需要过多的理由。一个美丽的灵魂,不需要美丽的外表。因为她的存在,所以我学会了感动。

  在我生命中的第五个夏天,还年轻的母亲离开了人世。这也是为什么我从小就和奶奶一起生活的原因。在我还小的年纪,生命的产生与灭亡,于我而言只是“来到这里”和“离开这里”如此而已。也便没有什么伤感,在母亲去世的那天我都没有流眼泪。我家里的人一个个拉长的脸,哭红了眼睛,连身上都散发着浓浓的悲意,那种氛围让我很难受是真的。

  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人问我“你想你妈妈吗?”我都摇头说“不”,只觉得奇怪,为什么要想我去世的母亲呢?无从说起。我的情感没有在那么早便觉醒,才四岁半的孩子,对身边的事物只是以自身的需要做回应而已。母亲虽然去世了,但是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没有感触也太正常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没有因为没有母亲而有过多的伤感。因为奶奶很疼我,成长的路上我并不缺爱。人不为一个称谓而感动,我不为失去“妈妈”而伤怀。但是我要感谢她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以前的以前您的孩子还太小,不理解什么叫爱,不知道你这一离开便是永远。只能遗憾的说,那时的记忆也是如此凌乱,只能对你说“对不起没有在生命刚诞生的那一刹那便拥有记忆、掌握情感、知道感恩。不理解你的养育全都是因为爱,我只知道你来过这个世界,然后悲凄的离开了。”

  生命个体的自私,是我没有因为母亲的去世而伤心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我不想感恩,只是那个时候我不会感恩。现在母亲还那么年轻,她永远都是27岁,我已经从最初的小不点长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17岁的小伙了,生命本就没有什么不朽,只有那一坡黄土下的存在,铭刻在了家人的记忆中间。在成长的路途中,我偶尔想起那以别离人世的母亲,但不是因为我爱她,只是偶尔有人问起罢了。我那可怜的母亲啊!并非孩儿无情,只怪生死不由人,我都没能在您的怀中学会感恩,你便离我远去了。“若是你我今母子,集你疼爱于我身。牵我雪中柔柔笑,护我林中把路寻。痴儿定将泪以送,感恩于你敬一生。仰天观星惆怅魂,愿你天堂莫悲呤。”我闭眼默默的祈祷。

  小时候的爱,不是针对别人而有的,只是被爱着,对自身有影响的、满足自己需求的,才是有意义的、有价值的。那时候人还只是能感受到自身的需求,并不会去想这个需求能否被满足,更不会思考别人为什么要满足自身的需求。成长是一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所以我非常感谢在那些不能自保的日子里,有家人默默的的守护,让我能够成长到如今的模样。

  虽然我那个家,没有高档的空调房、高大的客厅、也没有华丽的外表、更没有很大的占地面积。但是在这个占地100平方米的房子里住着我的亲人,他们无条件的给予我照顾与关爱,虽然到现在它的模样也只是增添了几片新砖,但每每回到这里,奶奶便会跟我嘘寒问暖;给我做小时候的饭菜;跟我讲他进来的趣事;说我在外面又变瘦了。她将关爱的双眼投向我,发送思念微光,那一刻我的心便被爱装满,还有兄弟姐妹的相见,虽然没有过分的交流,但是我总能听见弟弟妹妹的一声“哥,啊!”和一种惊喜的笑意浮在脸上。纵使在外面受了数不尽的委屈,在那一刻也将烟消云散。

  家,是在在现实世界中散发温暖的地方,外面的世界残酷与冰冷,给人的心灵压迫与折磨。家是人面对现实时唯一的心灵寄托,也因家的存在,所以我们总能在迷茫的世界里,抓住一份希望、得到一份温暖,让我们不至于对这个世界绝望。留下一颗希望的种子在心田,让我们的生命还能温暖。

中涅 · 作家说

我写给看的人看!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