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奇怪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臭。

  恶臭。

  剧烈的恶臭。

  被不断扭曲扩散的黑影和隆隆的脚步声带来的恶臭不断侵袭着祭一林的神经。

  祭一林甚至都能感觉到那恶臭中带着浓浓的恶意。

  然后他看见伊万深深吸了口气,露出愉悦的笑容。

  祭一林的心里陡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他一定是疯了!

  恐惧回到了祭一林身上,甚至比那巨大怪物袭击基地的时候还要强烈。

  因为那阴影中的巨大事物终于站在了伊万的身后,暴露在了火光之中。

  树,大象,又或者什么野兽……祭一林根本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把这么多似是而非的形象强行捏成这么一个充满了亵渎意味,也不知道算不算生物的东西。

  那东西张开了位于躯体中间的巨口,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叫。

  祭一林下意识倒退,然而没走几步,他就感到膝盖后方踢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糟了!石台!

  不过就在祭一林刚要失去重心的时候,他感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背上,稳稳的把他扶住。

  “没想到啊……我终于见到了……”

  阿尔乔姆的声音从祭一林的背后传来。

  仿佛咏叹调一样,充满了愉悦。

  “黑暗之母的子嗣……森之黑山羊的幼崽……”

  祭一林脑子里一片混乱,所有的思绪都像是被投进了搅拌机里一样,一片混沌。

  终于他还是抓住了一缕碎片,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你说这是黑山羊的幼崽?这东西哪里像山羊了?!”

  话刚一出口,祭一林就意识到……

  自己恐怕也快要疯了。

  “名字并不重要,形象也无需在意。”

  阿尔乔姆严肃地回答道,仿佛这是一个值得认真回答的问题,

  “面对祂的伟力,外在都毫无意义,唯一重要的,是它带来了祂的伟大意志。”

  完蛋。

  即便已经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祭一林还是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现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拿着枪的疯子,而那个拿着枪的疯子背后站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

  背后还站着一个疯子。

  两个疯子都很愉悦,而只有自己和那个怪物看上去不太愉悦。

  恐怕等那个怪物吃了自己之后也会变得愉悦。

  祭一林这样想着,很干脆地坐在了石台上。

  充斥在鼻子之中的恶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闻不见了,恐惧慢慢消失了,惊慌也慢慢消失了。

  心中一片苍白。

  “伊万,你会失败的。”

  祭一林从眼角的余光里看到阿尔乔姆走下了石台,站在了他的身边,轻松的样子就好像之前受过的伤都已经不复存在。

  那张粗犷的脸上露出慈爱的表情。

  “你的愿望不会实现。”

  “但那都不重要,你的灵魂会回归到主母的怀抱。”

  “就像我的灵魂也会回到主母的怀抱一样。”

  然后祭一林就看到伊万的脸慢慢扭曲了起来。

  “放屁!”

  伊万猛地抬起枪口,但犹豫了一下之后,终究没有扣下扳机,转而一枪托将阿尔乔姆砸倒在地。

  “两个灵魂,四份血肉,黑暗之母一定能治愈我的灵魂!我会变回那个勇猛无畏的战士,而不是现在这样在阴暗处瑟瑟发抖,只能靠药物才能保持平静的可怜虫!”

  说着说着,伊万脸上的愤怒渐渐消失,表情慢慢变得兴奋。

  他一下子转过身,对着他身后那诡异的怪物,一手扶胸一手做出邀请的手势,咧开嘴说道:

  “请收下您的祭品!”

  砰!

  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伊万的双腿落在了地上。

  祭一林看着那怪物因为咀嚼着伊万的身体而不断蠕动的巨口,莫名觉得它似乎露出了戏谑的表情。

  原来这么大一张嘴也吞不下一整个人的啊……

  连续的刺激让祭一林彻底麻木,他就这样坐着,一边想着有的没的,一边看着那个怪物慢慢把伊万嚼碎咽下。

  “终于轮到我了。”

  阿尔乔姆站了起来,拍了拍祭一林的肩膀,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在篝火和怪物的映衬下显得圣洁又诡异。

  “不需要害怕,也没必要逃避,这是你的命运,也是赐予你的恩典,我们并不是黑暗之母的子嗣,却有机会让灵魂归于祂的身边,成为祂的一部分,这是莫大的幸运,这也是你来寻找我的那份善意的福报。”

  说完,阿尔乔姆走到那个怪物面前,仔细擦去了脸上刚刚被伊万砸出的鲜血,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的衣服,然后双手抱在胸前,低头跪在了地上。

  咔嚓!

  阿尔乔姆的腰消失了,下半身还跪坐在地上,胸腔以上的部分“吧唧”一下落在了地上。

  然后祭一林看到阿尔乔姆努力地撑起身子,转头看向自己,一脸羡慕。

  “原来你……还有……任务……咳咳……祂对你……还……有期待……”

  咔嚓!

  阿尔乔姆的头消失在了那怪物的巨口之中。

  祭一林还是坐在石台上。

  他想要思考,但又不知道应该思考什么。

  他觉得自己应该感觉到什么,但什么都感觉不到。

  他就这样木然的看着那个怪物慢慢吃完了阿尔乔姆,然后又吃完了那四个救援队员。

  最后沉闷的脚步声慢慢走远,那庞大的身躯消失在阴影之中。

  祭一林还在原地坐着。

  篝火猛地跳动了几下,随即渐渐变暗,最后只剩下星星点点的暗红。

  为什么我没死……

  有点冷……

  为什么我还坐在这里……

  饿了……

  那个黑暗之主又是什么……

  身上有点疼……

  对我的安排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祭一林脑中的空白慢慢被混乱的思绪填满,然后这些思绪又慢慢连接成了一条完整的线。

  恶臭充斥着鼻腔。

  祭一林的身体开始颤抖,撑在石台上的手变得惨白,十指的指甲都传来了快要被掀开的疼痛……

  跑!

  强烈的思绪一下子占领了祭一林的脑海。

  祭一林一下子窜了起来,抓住地洞洞口垂下的绳子,手脚并用地往上爬。

  手腕和脚踝的挫伤让祭一林爬的异常艰难。

  正当祭一林在绳子上不断挣扎的时候,他听到一串古怪的音节从自己的嘴里传出。

  然后手腕和脚踝的刺痛都消失了。

  顾不得研究自己究竟说了什么,祭一林奋力爬出了地洞,爬上了雪地车,然后向着南方一路开去……

猫大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