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离皇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猎杀金睛

  猿啼山宛如大猿仰天长啸,陡峭,山体平滑如镜,偶有山岩凸起,却是极少,这无疑为攀爬增加了难度,而陈禅所欲猎杀金睛猿便栖息在这猿啼山之巅。

  “射神车!”

  陈禅令青甲道兵将射神车放于山体底部,然后拿出万米的长绳,这绳子乃是取黄麻纤维编制,编制后又经深海鲸油浸润,所以不但坚韧,放在掌中更是宛如无物。

  将麻绳捆绑在白虎精金箭之上,以射神车发射,顿时这白虎精金箭化作一道白色利光直冲天际。

  “我先行一步,道兵依此麻绳攀爬,燕隶、你与先生随我一同。”陈禅说完,整个身躯化作暴猿,在山脚之下一蹬,顿时身躯化作炮弹一般直冲而起,跨越百丈高空,微微的抓住了那凸起的山岩。

  燕隶也不甘示弱,脚下岩石被其一踏粉碎,身化流光,向上冲去,不过高度却要比陈禅低了很多,说起来,燕隶要比陈禅更早的踏入筋肉境,但,燕隶修行的功法不如陈禅,更无法与精元核心相并论,但即使如此,这一踏之下,燕隶也跨越了将近百丈丈左右。

  王机在十年前已经是换血修士,何为换血?武道五境,皮膜、筋***窍、换血、蜕凡胎息,武道的第四个境界,拥有划江成陆的神通,一拳一掌拍出,可将滔滔大江断流,露出底部陆地,供人行走,堪称恐怖。

  所以此刻王机最为轻松,他轻轻的一跃,便到达了此山的丈之高,但位置却要落后于陈禅一些,陈禅见状一笑,不过一刻,陈禅登临了这座万丈猿啼山。

  此山之下,海水滔滔,一望无际。

  山巅平滑如镜,尽是破败山岩,枯木歪斜,杂草丛生,两棵伛偻的老松静静扎根在山巅之侧。

  一头大猿正倚着那儿臂粗的老松休憩,此刻听到动静,不禁睁开双眼,看到陈禅,猛然站起,不时发出低吼之声,在此猿打量陈禅之时,陈禅亦在观察此猿,此猿身高将近十丈,如同一座小山,其双眼之中有着淡金色的光芒闪动,不过此时却是闪动着凶狠之光,一口森森白牙露出,闪动锋锐厉芒。

  “好一头畜生!”陈禅心中暗道,此猿周身被黑毛覆盖,根根如铁,气息并不弱于此前所斩黑猿。

  三息后,王机与燕隶同时登上山巅。

  “你二人为我掠阵,看我拳败此猿,以其精血熬炼肉身,武道更进一步。”陈禅长啸,一拳击出,脚下一蹬,山石破碎,烟尘四起。

  “吼...吼...”

  金睛猿怒吼,猛的一拍胸脯,随即如同狂暴的坦克一般向陈禅弱小的身影碾压而去,其每一步踩下都可引起这山巅的震动。

  “大螺旋劲气!”陈禅于百万武道典籍中所草创大螺旋劲气,又经与御神老祖生死搏杀磨砺,如今已经将要迈出大成,此刻他出拳如同羚羊挂角,无懈可击。

  “少候天资横溢,将能开创一道。”王机赞叹,换血修士何等眼力,岂能看不出其中奥妙,此刻这大螺旋劲气在陈禅手中使出,每一拳都仿佛化作矛锋,将要斩破金睛猿的防御,而这,还是因为如今陈禅修为不高,如陈禅推测,若是他以蜕凡胎息的修为用出此拳,定能碎裂虚空。

  “先生所言极是,少候不过踏足武道一年,出拳便已具此威,虎豹恐怕擦之便碎,实乃天纵奇才。”燕隶看着陈禅相斗金睛猿,目眩神迷,恭声说道。

  “砰!”

  金睛猿高三十丈,手掌之大便已经将近五丈,此刻宛如一座小山,夹裹磅礴四溢的劲气拍下,陈禅眼中露出神芒,这金睛猿防御之强,堪比玄铁,自己的大螺旋劲气全力施展之下,只能将其毛发斩去,肌肤之上留下红肿,而其攻击,更是暴虐。

  陈禅此时已经并非皮膜大成,没有借助归元甲的威力,何况,此时他已经凝聚了精元核心,可以储存天地之力,此时他眼中露出金色神光,一只手掌稳稳的拖住了金睛猿的大掌。

  “崩!”

  脚下的山岩在巨力之力纷纷破碎,瞬间陈禅被拍入岩下三尺,“少候!”燕隶疾呼。

  王机拉住了欲要出手的燕隶,淡然道:“此番只是少候在磨砺己身,破境之后少候已经身具震山撼地之能,相差此猿不多,此猿的优势在防御,待少候斩破它的防御,此猿便如砧板之肉,任人切割。”王机说完,其眼中闪动莫名之芒,当初陈禅突破,王机便在他身上感觉到天地元气波动,此刻陈禅与金睛猿相斗,劲气四溢,他感知更为清晰、强烈。

  “看来少候并非如表面这般简单呐!”王机心中暗道。

  金睛猿虽将陈禅拍的陷入岩下三尺,但陈禅除了衣衫残破一些之外,并无任何伤痕,内里也只是筋肉有一些拉上,此刻,他以掌拖住金睛猿之掌,脚下猛的一踢,随后其脚宛如芙蓉出水,瞬间破碎山岩,重重的踢在了金睛猿的脚踝之上。

  “吼!”

  金睛猿吃痛,变的更为的狂暴。

  “以你之血,熬炼我无上筋肉,当为你的荣幸才是。”陈禅看着不住跳脚吃痛的金睛猿,缓缓说道。

  “斩你!”陈禅冷喝一声,精元核心之内的天地元气瞬间充斥了四肢百骸,双拳狠狠一握,再次长击而去,金睛猿眼中露出凶狠之色,恨透了陈禅,拔动巨脚,轰隆之声似巨象践踏,暴虐而来。

  陈禅面色不动,一拳击在了金睛猿的猿爪之上,顿时筋断骨折的脆响传来,金睛猿吃痛,将要后退,却又被陈禅跃起一拳打在胸口之上,顿时胸口下陷一尺,庞大的身躯被打在岩石下,出现一个猿形巨坑。

  金睛猿陷入劣势,陈禅再度一动,身躯宛如化作神山,跃起一脚狠狠的踩在了金睛猿的胸腹之上,使得山巅一阵摇晃,金睛猿更是瞬间再次下陷三尺,口角溢血,目中现出晕厥之像。

  陈禅欲要再次踩踏金睛猿头颅,一脚镇死,岂料金睛猿眼中金色光芒猛的冲出,化作利剑,噗嗤一声穿透了陈禅的脚掌。

  “金睛之术!”王机见陈禅被金睛猿眼中金光击打的暴退,缓缓说道。“金睛之术?”燕隶问道。

  “对!金睛之术,金睛猿的天赋神通,少候执意猎杀此猿取血,意便在这金睛之术上,欲此猿血,有一定的几率可以参悟觉醒此术。”

  “大离冠军侯,幼年曾得大翅金鹏之血沐浴,从中顿悟一种穿梭之术,一念可穿梭千里,神秘莫测。”

  “大离镇海王,曾得白玉金刚圣象之血洗伐肉身,悟得金刚圣轮加持,一举一动,震碎虚空。”

  陈禅被金睛猿金睛所伤,目中却露出强烈的兴奋之意,如同王机所言,陈禅志在金睛之术,本以为此猿尚未觉醒此术,没想到在陈禅的打击之下,金睛之术觉醒,给了陈禅一个大礼。

  金睛猿体内蕴含金睛石猿的一丝血脉,金睛之术亦是血脉之中觉醒,极尽之处,可查千里动静,神异非凡,更有传闻,其祖,金睛石猿之金睛术,可射出神光,焚烧虚空。

  金睛猿觉醒金睛之术,让陈禅心中更为兴奋,虽脚掌一片焦黑,但却不觉痛楚,他以精元核心暂时封禁了脚上神经,再次猛然一踏,化作暴虎,狂暴肆掠而出。

  磅礴的拳势在陈禅之手出神入化,大螺旋气劲经此一战,彻底大成,陈禅冲击之时,因气势狂暴,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道锋锐的矛锋,并且不断的旋转,瞬息冲破了金睛猿的神目封锁,一拳穿过金睛猿欲要遮挡的猿掌,噗嗤一声锤在金睛猿的眉心。

  金睛猿眉心之中的金光缓缓消散,巨大的身躯噗通一声跌落在地,使得这山巅猛然一震。

  “不但觉醒金睛术,更能冲出流火,日后若是再采其祖金睛石猿之天赋,当能化作神通,火眼金睛之术。”陈禅面露喜意。

  见陈禅镇杀金睛猿,王机一步跃出,到达陈禅身前,亦是一脸喜色,“恭喜少候夙愿成真,待回转还锋,以这金睛猿之血液精华熬炼肉身,当有一丝几率悟得这金睛之术。”

  陈禅点点头,让随后而来的青甲道兵割破金睛猿颈部,将鲜血流尽,又命人将金睛猿的尸身运下猿啼山,这才道:“此番出海,收获巨大,不但踏破御神宗门,更得到这布谷之术,尚有其宗内宝物若干,再加上今日所猎杀之金睛猿,不虚此行矣!”

  “少候所言甚是!”燕隶含笑答道。

  “回转还锋,遏制灵米衰竭,看拿吴让君与许诩还有何手段!”陈禅豪气冲天,大手一挥,睥睨四方。

  “回航!”

东勿邪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