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胶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92章 隐藏楼层

  心里一阵悸动,林南屿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又回到了之前的原点。

  张琳月萱的声音又在耳旁响起:“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每天都疑神疑鬼的,你心里到底藏着什么事,为什么不肯跟我说!”

  林南屿平复了一下心中惊骇的余波,本来想和上次一定打断众人,却又冷静了下来。

  林南屿:我还能有机会吗……我们已经在死局里了,不论怎样都逃不出去。活下去的方法只有一个——我必须阻止那个恶魔跑出来……

  林南屿知道,自己恐怕连一丝胜算都没有,但如果放弃了,一定是十死无生。

  于是,他开口了:“停下吧,这里马上要发生灵异事件。”

  “啊?!”

  和之前一样,众人用错愕的神情看着他。

  “程浪,这里楼下有民防工程吗?”

  “啊……有,有的。”

  “你们坐电梯直接下去,待在那里不要乱跑,然后……祈祷吧。”

  “祈祷?祈祷什么?”

  “祈祷能活下来。”

  林南屿说的平平淡淡,所有人却莫名感到了一股寒意。

  “快点,没有时间了!”

  “……听林哥的,他是专业人士,大家快跟我来!”

  程浪不疑有他,招呼着众人行动。

  陆云又一次打开了他提前准备的装备,边穿边问:“南屿,那你呢?”

  “我要去阻止灾难的发生。”

  “啊!那我跟你一块!”

  “不,太危险了。”

  林南屿一口拒绝,陆云却大义凛然地说道:“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得陪着你啊!”

  陆云的表情很浮夸,把紧张的气氛都给冲淡了,林南屿边往外走,边说道:“别闹,你又没有异能,刚达到战场就被秒杀了。”

  “不行,我必须和你一块去!”陆云却不依不挠地跟了上来,“你一开口我就知道这事的严重程度了,表面上云淡风轻,心里其实怕的要死!”

  “你既然知道,就跟应该跟他们下去,别拖我后腿呀!”

  “下去也是死,跟着你也是死,我当然要跟你死在一块!”

  林南屿的心里突然一酸,眼泪差点掉出来,但他刻意板着脸,冷声道:“把设备给我,你给我下去!”

  陆云看着他不容置疑的眼神,终于还是让步了:“那……头盔戴好,这个不方便你就别穿身上了,影响你战斗,这两个摄像头你也不一定要装在身上,找个角落一扔就行。虽然可能啥也拍不到,但咱至少完成工作了不是吗。”

  “嗯……”

  陆云突然紧紧地抱住了林南屿,肩膀在颤抖,但他的牙关紧咬,始终没有让眼泪决堤:“给我活着回来!”

  “好。”

  ……

  道别之后,林南屿独自走下了楼梯,不是之前的通行楼梯,而是在侧面的消防楼梯,下了一层,来到了一处拐角,林南屿停了下来。

  从一进小区,他就觉得这栋楼有些古怪。视线不和谐的楼层,一定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其实答案非常简单,那就是在15层之下,有一层隐藏的空间。

  “就是这里。”

  林南屿一个蓄力,暗影覆盖在拳头之上,一拳轰塌了墙面,一跃而入。

  果然是一层夹层,隐藏在此处,暗无天日,却有着浓浓的血腥味,打开照明,林南屿向前探索而去,没有几步,他的脚步骤然一顿,呼吸都不禁急促了起来。

  眼前,是极其血腥而恐怖的一幕。

  天花板上吊着十几具尸体,环绕成圈,如同屠宰场挂着生猪一般。每一具尸体的上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黑线,他一开始以为是尸变的异象,定睛一看,才回过神来,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里就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他们是无数不同尸首的碎块缝合而成,阴森而诡异,他恍惚间,仿佛听到了无数的灵魂挤在一个躯壳里,大声哀嚎。

  “这……这是用高丰的那个能力……”不仅如此,林南屿还发现了一个更加令人不寒而栗的细节,每一个躯体都是男女之身的拼合,每一张脸也同样阴阳各半。

  林南屿想起了他在轮回中看到的恶魔。

  “这是……这是为了召唤那个家伙,故意这样做的吗,太残忍了,这,这不得把所有的受害者……”

  “剁碎”两个字,他无法说出口。

  他把手电往下照,地上,用血液画出了一个古怪的图案,血迹已经变得乌黑,在圆形图案的周边围绕着一圈孔雀尸体,它们长长的脖子垂在地面,全部伏跪在地。

  最后,手电一扫,图案中央的东西吓了林南屿一跳,那里竟然坐着一个浑身插满孔雀羽毛的男人,他的脑袋已经开瓢了,是真正意义上的开瓢,仿佛被一双大手向两边掰开。

  林南屿一眼就认出这个男人。

  “这……这不是那个矮个子的油漆工……”

  果然,自己的直觉是对的,这个人果然有问题,可是……他是被谁杀了,还是……林南屿瞳孔猛然一缩,男人的坐姿和脸上诡异的微笑,不禁让人觉得……他是不是自己……

  “献祭……”

  他的脑海里冒出了这个词。

  这时,杂音突然从他的身后响起,无数的乌鸦从他身后的破口一拥而入。

  林南屿本想阻止它们,却发现这是螳臂当车,他只好用影子转而护住了自己,鸦群绕过他,群聚在这方空间里,挥打着翅膀,尖叫着碰撞。

  这时,上方突然传来异动,屋顶像纸张被烟头灼烧般破损溃散,圆形的破口涌动着狂躁的力量,冰冷而压迫,成为了两个时空的交汇口。

  透过它看去,竟有一片血红的天空,无数的荆棘在缠绕盘旋,在其中浮现出了一张脸,一张半男半女的脸……它从洞口中爬了出来……

雾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