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学姐要抓妖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掘地银鱼

  来者是两人。

  一人身材魁梧,有着力拔山兮气盖世之势,看着憨厚朴素,可不呆傻,容貌也算不差,形如风,每行一步都极其稳重,可以看出是个练家子。

  另一人有些削瘦,脸上青春印记还未褪去,可眼中精光闪烁,不落下风,脚步略微轻浮,可步伐颇有章法,中指关节厚厚一层老茧,应该被久经商战所累。

  两人皆戴着黑边眼镜,带来成熟稳重之感与些许书生气质。

  “徐大帅,尧小成!你们回来了!”

  沈清乐眉头舒展,喜笑颜开,孔水镜站在一旁看着,这些人他不认识,不好打招呼,只能静静站在一边,留足三人相聚的空间。

  “疯丫头,好久不见!”两人笑着走来,眉宇之间尽是喜悦。

  “好久不见,回来就好!”

  沈清乐小跑回去,足见真情,三人相拥,多年故友再次相会,让孔水镜想起苦苦等待白小六的白小五,和等自己的小六和阿冬,一时悲伤弥漫心头。

  相拥一会,沈清乐小拳头想发泄一样狠狠砸向两人,说,“这些年干嘛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就连曾经的活宝尧小成都会装深沉了。”

  “疼!”尧小成摸着胸口,刚才那一下可不轻,面对调侃,尧小成嘿嘿一笑,“咱本来就是个深沉的boy好吗?你看我这帅气的脸,要装吗?”

  “别理他,这家伙在北方有点巴子成就,就成天苦大仇深的,成天想着怎么办?我要成为华夏首富了,会不会有人嫉妒我杀我之类。”

  徐大帅说完,不忘转头白一眼尧小成。

  “现在就成天装深沉,搞的高深莫测一样。”

  “还说什么,别人一看我这样一定以为我有十万将士藏于黑暗,就不敢来了。”

  沈清乐听到,嘴角挂起笑容,眼神怪异,“啊哈哈,尧小成还老样子,那你们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徐大帅撇撇嘴,摆摆手,“还能干嘛,创业呗,不过有点小成就。”

  尧小成补充道,“也算在北方立足了。”

  “话说回来,你们好像有三个人嘞?”

  “这玉卡最多三人入场,我们两个外加疯丫头你,你这位小弟弟怎么办?”

  徐大帅,尧小成的话又引得孔水镜沈清乐发愁,这次宴会是特邀她家,有事相商,若是不进入,必然会损失大量机会和错过会议。

  若是入,必然留下两人,这又是特殊情况。

  留下水镜不是她想的,怎么办?

  过了好一会,孔水镜都准备叫她了,她才做出抉择。

  沈清乐打结的眉毛散开,如释重负般呼出长长的一口气,露出甜甜的微笑,“水镜,你去吧!我照顾幽兰。”

  “徐大帅,尧小成好好照顾他。”

  “水镜!不要丢了沈家的脸嘞!听见没!”

  此话一出,立刻引来反对,“不行!学姐才是沈家代表!”

  “啊哈?水镜,你要知道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既然你是我的,那你也是沈家的!”

  “学姐,你!”孔水镜眼皮狂跳,无言以对,学姐好霸道!

  徐大帅尧小成相视无言,内心悲戚。

  “呜呜呜,谁来可怜我们两个单身狗啊!”

  “宴会快开始了,我还有两个空位。”轻柔的声音如春风拂面,一时焦灼的气氛有了缓解。

  “莫小姐!你怎么又回来了?”秦伯问道。

  “婉柔姐走到一半听到争吵就又折了回来。”

  “婉柔姐真是善良!”

  秦烟撅着嘴,一脸不爽地说。

  “多谢莫小姐相助!”

  孔水镜,沈清乐闻言,大喜大惊,作礼道谢。

  常言道:帮人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能帮他们已是莫大的情分。

  “嗯。”莫婉柔轻点头,走入竹亭。

  最后孔水镜带着幽兰与莫婉柔一同前去,沈清乐与徐大帅,尧小成三人一起。

  一路上秦烟都是撅着嘴,环抱胸不爽。

  竹桥虽不长却也有一段距离,湖面波光粼粼,云儿调皮,将脸蛋羞红的月儿遮遮掩掩,引得湖中银鱼竞相追逐。

  微风不冷,带着湿润气息。

  鼻尖微动,便是沁人心脾,温润肺腑。

  与湖外的萧瑟截然不同。

  湖面偶尔跃起几道银线,激起波澜,点点蓝光漂浮,如仙境般美丽。

  “这是什么?啊!你干嘛!”尧小成看见一尾银鱼扑在竹桥上,准备去摸,却被一只手打断,疼的尧小成咬牙切齿。

  “别摸!这鱼彪悍的很,小心手没了!”声音冷淡,眼神不耐。

  “这银鱼有意思,全身鳞甲,尖嘴头大厚重,一双鱼眼几乎埋在鳞甲下,两侧鱼鳍也是形状怪异,带爪子?这是要掘地吗?”墓铭推测,孔水镜看向鱼,果然根墓铭所说的一模一样。

  秦烟蹲在桥边,寻找什么,一下又突然跳起,拿着一块指甲大小的蓝色晶体,晶体借着月华发出柔和蓝光,正如湖面的蓝光。

  “有了这个这鱼就会走,走你!”秦烟小心上前,将晶体放在一动不动的鱼嘴前晃两下,立马扔向天空。

  “咻!咚!”几乎一瞬间,银鱼飞跃,冲向晶体,又落入水中。

  危机解除。

  “这东西只能在满月才有用,对这鱼吸引力真是强,我以前还看到过,几百条鱼争一块,拼的你死我活,那次可染红了半湖水!”

  “要是没有邀请函,根本过不了银鱼这一关,只要一进入,就会被啃成渣渣。”

  众人心尖打颤,好在后半段桥上没有东西了。

  对岸灯火通明,点亮天际,三层阁楼式建筑矗立中央,一眼望去不足百人。

  但这也是云海市几乎所有高层。

  走的越近,风开始涌动,湖面也不太平,扰乱一湖羞月之色。

  “终于到了!这桥可真长。”尧小成迫不及待,跑向中央区域,“我先去补充能量了!”

  “我也走了,你们好好玩。”徐大帅自认识相地走了,走时还回头向孔水镜眨着眼睛,仿佛在说:兄弟!好样的!坚持住!哥看好你!

  孔水镜无语,自动忽略。

  “既然两位已经到了,小女子也就失陪了,告辞!有缘再会。咳咳!”莫婉柔用手巾捂住嘴,只见白洁上一缕血红,连忙收好,好在天色渐暗无人看见,便转身离开,秦烟自然跟着莫婉柔。

  孔水镜四处张望,向沈清乐问道,“学姐,我们去哪?”

  “去见世面!这可是姐第一次来!”

  “好好陪姐逛逛。”

  沈清乐高兴的像小女孩一样,蹦蹦跳跳。

  “好!”

  面对学姐的热情,孔水镜从未有过拒绝。

  其实还有一些原因。

  在桥上时,弧光锁内的七姐和墓铭告诉孔水镜,此地灵压相当大,也就是灵气浓度相当大。

  引起小雨和幽兰的觉醒征兆。

  但引起这种变化的是何物不得而知,两人建议让他到处找找。

  “幽兰要不给姐背,你也好歇会。”

  看见孔水镜停下,以为是有些累。

  “不用,还不重,学姐你就好好逛吧!难得一次,不能浪费了!”孔水镜挥挥手,视线扫到一个有意思的东西。学姐是沿湖走,人并不多,只有三四人,此时都围在一唐衫老人前。

  老人一双剑眉之间流转一股血气,不怒自威,国字脸,八字胡,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上位者气质。

  他端坐一方桌前,桌上摆着形色各异的石头,有大有小,大的足有半人高,小的只有小拇指大小。

  “买这块!老子相信这快!给老子开!”粗旷的话语透着浓浓的自信,一位身穿皮草的粗旷大汉抓着一块脑袋大小的青石使劲摇着。

  一条狰狞的刀疤如蜈蚣一样,扒在半张脸上,引得众人闪躲。

  “这块可要三十万!买定离手,盖不退换。”

  “不多想想?”老人泛起慈祥的笑容。

  “老子有钱!开!”大汉傲然一笑,甩去一张黑卡,带着凛然的劲风跟刀子一样划过,老人眼瞳皱缩,右手一闪,黑卡落在手心,笑道,“原来是同行,失敬失敬!”

幻未冥铃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