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学姐要抓妖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恭喜!喜提灵石一枚

  老人不慌不忙,黑卡交予身旁的侍女后,摸向唐衫腰间的的口袋,寒芒一现,是柄碧蓝刻刀。

  银白色的龙纹鳞甲攀上刀身,黑色皮革包裹的刀柄处正是龙头所在,不过这龙乃是闭口之龙。

  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带来的压迫不可小觑,就好像面对一条龙一样。

  “滋滋嘶嘶。”

  凌厉的刀光划过青石坚固的皮肤,银白之线悄然出现,如美妙乐章轻轻奏响,薄薄石皮无声滑下她的躯体,露出她曼妙的身姿。

  每一次走刀行云流水,好像他行的不再是刀,而是一双灵巧的手,舞动着,轻轻褪去她的衣裳,美妙绝伦。

  不出一刻钟,她终于露出真容,是一块核桃大小的红色晶体,在皎洁的月光下,散着柔和的红芒,带来点点温暖。

  “呼——”

  老人呼出一口气,收刀,浑浊的双眼有了一丝清明,点点头说,“下下品灵石一枚,道友也不算亏。”

  “哇!灵石!”众人惊呼。

  老人随意扫过众人,接着将红晶敛入黑盒内交予壮汉,神情再度变得平淡。

  “切,才下下品灵石,走啦,走啦,没意思。”

  大汉神情平淡接过盒子,看也没看,扔在怀里,摆摆手便走了。

  接着余下几人为了一块石头争得面红耳赤,而一位金发女子更是财大气粗,一口气买了三千万!结果只有一块下下品灵石,觉得不对就自己开刀,结果有一块下品被她切坏。

  气的她把三千万的石头全部扔到湖里。

  然后就又去别的地方玩去了。

  待金发女子走后,余下者在也没有淘到过,倒是掏出几块帝王绿。

  但那刀切再也没有出鞘。

  取而代之的一柄普通刻刀。

  “学姐,要不要玩?我可是很准的呢!”

  孔水镜向沈清乐热情地问道。

  “这种东西还是自己来,更有意思。”说罢,沈清乐上前,纤手拨弄几块又掂掂几块,闻了闻,黛眉皱作一团又舒展,纠结许久后,才将右手的黑石递过去。

  看到黑石,孔水镜笑了,以他的感知的确可以知道那些有灵石哪些没有,这右手的黑石灵气充沛,应是灵晶。

  “小姑娘,这块可要四百万,你可想好了。”

  “嗯,四百万就四百万,开吧,老先生。”沈清乐递出与壮汉差不多的黑卡,然后站在一边与孔水镜聊天。

  “好。既然小姑娘没意见,老夫自然帮你开。”老人发出爽朗的笑声。

  这黑石是角落的一块,当时那人把那批货卖给他的时候其价格定在四百万每块,只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便将那批货大部份灵石开出自用,今天不过是图个乐趣。

  碧蓝刻刀晃出,这是第二次出刀,刀口的铭文激起微微蓝芒,平添几分锐利。

  手起刀落,刀游刃有余,黑石上闪现几十道银线。

  漆黑的衣裳“沙沙沙”落下,只留下薄薄裘衣。

  “呼——”老人满头大汗如临大敌,最后一闪,刀刃划过锦缎,收入腰间,颤颤巍巍地端起灰白色的石头,只剩下不到一半。

  老人两眼放光,双手抚摸着石头,欲言又止,最后交予沈清乐。

  “恭喜学姐喜获灵石一枚。”孔水镜将灵光未露的拳头大小的灰白石塞入屏蔽的黑盒,交给学姐。

  “老夫眼挫了,不知小姐……”

  “老先生,英雄不问出路,不过是小女子手巧而已。”

  “是么?”老人眼神暗淡一会,又恢复正常。

  “老先生下会有期!告辞!”

  说完孔水镜拉着学姐跑了,任谁手上有极品灵石都会跑路的。

  没错!就是极品灵石!

  “学姐牛!这可是极品灵石耶!”

  孔水镜转过头,说。

  “知道啊,这可是姐的秘密,要保密哟,小弟弟!”沈清乐小手扶着孔水镜的肩头,利用身高优势,脑袋靠在孔水镜耳旁,一丝热气席卷而来。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萦绕,让他心头有些火热,急忙大喊,:“学姐!你!”

  “咯咯咯!”学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替姐好好保管!姐先去谈事了。”

  “不要惹麻烦!”

  “也不要手下留情!”

  “拜拜~”

  声音渐行渐远,留下美丽愉快的身影。

  孔水镜面红耳赤,嘟囔着嘴,撩完就走!有本事继续啊!

  “小姑娘挺皮的啊!以后有你好受的!”

  “不过这块灵石用在遗迹战舰上,倒是可以支持一下基础能力。”

  墓铭再度出现,瞅着灵石思索。

  “等会跟学姐商量一下。学姐这真是,我这还有一个人呢!”

  把灵石丢入弧光锁空间,沿着湖边漫步。

  老人摩挲着碧蓝刻刀,粗糙如树皮的手有着不曾有过的温柔,眼神望向两人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你果然还活着!”

  侍女自觉退下,十年的跟随还是第一次见到老人这样。

  月光洒落一地,老人的眼角流下两行浊泪。

  落寂的身影显得孤独无助。

  孔水镜的湖边之行并不圆满,太清冷了。

  无趣只能走向中央,好在幽兰早就戴上了耳罩听不到声音。

  在南方,男子带娃跟喝水一样正常,所以孔水镜背上个人并没有引起轰动,在哪些女子眼里这才是好男人!

  当然还是引起了轰动,是孔水镜尚显稚嫩青涩但帅气的脸。

  引来一片骚动,仿佛丝毫不介意他带着人。

  “小弟弟!姐姐带你玩要不要?”

  “来这!姐姐包你的衣服钱!”

  “嘿!小弟弟!姐把别墅给你!”

  “我,我!十万一夜怎么样!”

  “姐,二十万!”

  “四十万!”

  “……”

  孔水镜满头黑线,这都什么人啊!真的是云海市高层吗?怕是哪里来的女流氓吧!

  “小子,你就安心吧!要来早就来了!”

  “当初我到一个女权巅峰的世界,男人你知道怎么来的吗?”

  孔水镜说,“生出来的呗。”

  “嘿嘿,天真!男人是靠抢的!”

  “那个世界男人不到总人数的十分之一!”

  “谁的实力强,谁就能抢到!要不就是打光棍!”

  “生?呵呵,一出生就被群狼环伺!稍微长大一点就不见了!”

  “那十分之一也不对!”怎么可能?十分之一?孔水镜摇摇头,心中自认不可能。

  “天真!上一个女人达到目的后就立马被另一个女人抢走!”

  “地是没有耕坏的,可牛会耕死的。”

  “你说对吧?”墓铭不怀好意地笑笑。

  “地?牛?有什么关系?”孔水镜挠挠脑袋,不明所以。

  “老流氓!”七姐厉声道,随即转过头,看向孔水镜,“别理他,小孩子不需要知道。”

  “哦。”疑惑的种子埋下心头,孔水镜心想,我才不是小孩子,有时间一定要问问学姐!

  “小弟弟,可以陪姐姐喝一杯吗?好不好?”嗲声嗲气,惊的孔水镜一身鸡皮疙瘩。

  孔水镜皱眉,想寻找出处,忽然一杯色彩斑斓的锥形高脚杯杯出现在眼前。

  “伊诺卡斯哦。”带着酒气和三分抚媚,在耳边响起。

  浓烈的酒气熏的孔水镜感到极度不适,特别是那让人不爽的声音,太过抚媚和嗲气,矫揉造作!

  正准备说话,场面一度混乱。

  “花姐来了!”

  “花姐看上这小子嘞,伊诺卡斯耶!”

  “也是小弟弟长得俊俏好看。”

  “欸,既然花姐看上了,咱们这些姐妹也不好争了。”

  “是啊。”

  “希望花姐手下留情,能留点汤给咱们喝。”

  “嗯嗯。”

  在被称作花姐的女子来后,喧嚷的宴会一下子变得寂静。

  “嗯啊,细皮嫩肉的,感觉好好吃。”

  “小弟弟,你说我该从哪里开始吃呢?”

  “是这里,还是?”

  “哪里都不好!”孔水镜一把抓住一双袭向腰间的手,冷冷说道。

  “这位姐姐,你喝醉了。”

  转身,入眼是一位面容较好,媚眼如丝的女子,傲然的山峰加上充斥魅惑的语气,和满脸潮红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

  醉醺醺的带着挑逗的眼神,闪过一丝愕然。

  孔水镜轻轻推开花姐,准备走人。

  不料意外发生!

  场内瞬间死寂,所有人都看向孔水镜,有嘲讽,有怜悯,有同情,也有失望……

  “这么好的男人,居然是个傻的。”

  “可惜了。”

  这是在场众人的心中所想。

  “呜哇呜……”

  “你竟然说我喝醉了!”

  “呜哇……”

  花姐被一推,猝不及防倒在地上,小脸瞬间挂上两串晶莹的玉珠,抽着鼻子撅着嘴大声喊道。

  “呜呜……你欺负人!”

幻未冥铃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