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九十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怎么能走?一

  刹那间连校场的火把也被打翻许多,剩余火把火焰被激斗的劲风带的忽明忽暗,飘忽不定。

  血腥味即使隔了几十丈远也渐渐的渗透了过来,不时有黑衣人从高墙或大树上跃下加入战团,想要逃跑的人被隐蔽在暗处突然现身出来的黑衣人一一击杀。

  这迎接大人物的校场已经成为了人间的修罗场。

  忽然一个如同雷霆霹雳的声音大喊道:“你…你为什么这么做?”

  一个低沉,冷酷却带着奇异热情的声音回到:“嘿,到了阴曹地府,去问阎罗王吧。”

  溃败的人群中一个金衣高冠的中年人手抚腹部,满面悲愤,目眦尽裂大吼道:“放开我。”他轻轻一震就讲两旁搀扶他的人给震开。

  “罗烈!剑来!”

  他身后一个已断了一臂脸色煞白的年轻人用仅剩下的一臂和肩肘将一柄巨大的金色丝绸包裹的粗长物什朝那金衣人顶了过去。

  金衣人手臂一招那长物仿似长了眼睛一般直飞他的手掌。

  金衣人一拉丝绸包裹上方的绳扣,右手轻轻甩脱丝绸包裹,如同一片疾飞的乌云。一柄金光耀眼的巨大物什,竟是一柄金光闪闪的巨剑。

  十几个黑衣人瞬间朝金衣人飞奔围攻而来。

  而金衣人身前围绕着他为他断后的人几乎是瞬间就倒了两个。

  金衣人望了望四周渐渐聚拢来的黑衣人,自家的兄弟除十多个还在苦斗,其余人已全部阵亡。聚拢过来的黑衣人还向每个倒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人在胸口补刀。

  甚至那些他们自己同伴的黑衣人也不例外。

  倒在地上的人来不及挣扎就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地上的血汇聚成小河从台阶上蜿蜒流下,黑色蔓延,如同未知的幽魂。

  金衣人怒发冲冠,双目迸血,忽然仰天长啸,临近的黑衣人突然骨膜刺痛,被珊瑚海啸般的传音填满,纷纷后撤。

  长啸过后,金衣人不怒反笑:“好杂碎,你今天居然屠戮自己的手足,好,你狠,你好狠。”

  他面对强敌环伺毫无惧色,反而脸上散发出逼人的光芒,双目如电一般扫视全场,黑衣人又渐渐聚拢过来,他也视若无睹。

  “弟兄们,城东的张半仙年初的时候说我今年有血光之灾,我一向不信命,我姓赖的做人做事一向不由天定,没想到今天应验啦。哈哈哈哈!想以我赖有咸堂堂青龙会四分堂堂主在江湖上还能有过不去的坎?没想到啊,弟兄们,今天我竟栽在自己人手里!我认!现在我守住盘龙厅的大门,罗烈你带剩下的弟兄们从密道走。一定要把今天发生的事通知到组织总部。让青龙会从上到下都知道那些个丧尽天良的宵小杂碎,尤其是那些背叛组织的狗杂碎的真正面目。青龙会上下十万帮众会给我赖有咸报仇雪恨,将这些狼心狗肺的杂碎挫骨扬灰!”

  说道这最后几个字,金衣人,青龙会四月分堂堂主赖有咸已经银牙咬碎,献血顺着嘴角丝丝流下。

  他一直抚着的手从腹部上拿开紧紧顶着自己的胸膛,剧烈的咳嗽,让他张口喷出了一口血雾。而他的腹部上赫然插着一柄匕首。

  “记住今天是谁杀了你们,就是变成厉鬼也要找到这帮狗贼。他们的头子就是。”

  四月堂帮众只知道要迎接组织里的大人物,还不知这大人物是谁。

  就在赖有咸即将说出那个名字的当口,忽然场中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嘿,死到临头还在这摆什么忠帮仁爱的高尚架子!让老子给你个痛快!”

  一个手持双爪状奇型兵刃的人如同一抹闪电朝站在大厅口四月堂堂主当头扑下。漫天的爪影要将面前重伤垂死之人撕成碎片。

  “嘿嘿嘿嘿,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赖有咸话落人动,将剑鞘猛击地面,剑身随之弹出。凑着那剑身弹射之力,他反手拔剑,剑刃在剑鞘的吞口冒出一流星的火花,一道匹练似的刀光,如同出闸的恶兽劈入了漫天的爪影之中。

  一声惨叫还未成型,忽然又戛然而止,那使双爪的人已经被一刀斩成数段。

  没有丝毫变化的一刀,没有任何招式的一刀,没有任何花俏的一刀。但一刀已足够。

  黑衣人里有人惊呼道:“是剑气。”“剑气。”是剑气”。

  赖有咸的胜利也不是毫无代价,他的脸上,双肩,胸膛,大腿上,被割开的肉翻卷起来,如同一张张择人耳噬的大嘴。

  这一切也不过发生在眨一眨眼的瞬间。

  他不回头,又大声的吼道:“你们还不快走!快走!走!”

  如同一只垂死的猛虎,还散发着最后的威严。

  后面的人纷纷扭头去看罗烈,只有他知道密道的入口。

  罗烈的血热的滚烫,却什么都没说,豆大的眼泪从他的眼角落下,他知道堂主将其他人托付给他,就是怕他不走,可他怎么能走?怎么能丢下他一个人就这样走掉呢?

  他还记得那年冬天雪下得好大好大,雪还没停,孩子们已经从家里走出来,堆雪人,打雪仗,他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带着父母将他们包的严严实实的帽子,围巾,手里拿着热气腾腾的豆浆,蒸饼。

  而他也只能这么看着热闹非凡的玩耍了。

  他躺在一个胡同里废弃的柴棚的屋檐下,那柴棚上的茅草顶不知有多久没有人修过。天上的雪就从那棚顶的缝隙纷纷扬扬的落下,落在他的鼻尖,脸庞,头发,雪花又融化顺着他的脖子流进他的身体。

  他本来是很讨厌下雪的,雪弄湿他的草鞋,让他整夜整夜睡不到觉,让他的脚和手还有脸上的冻疮和裂口变得肿胀生疼。

  但这一刻他反而不讨厌雪了,整个大地一片银白素裹,就像是一场奇妙甜蜜的梦。他起身用身边的雪仔细的洗净了自己的手,脚,和脸,雪不仅不再冻他的手脚,它们反而奇异的热了起来,热的发烫。

  他又伸手抓起一把洁白的雪吃了一口,比自己曾经吃过的刚出锅却掉在地上的五颜六色的糖人还要香甜一万倍,比那个好心人给过他那一只天香居的招牌脆皮鸭的鸭腿还要美味一万倍,而且雪是没有人看着的,自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没有人会因为他吃雪打掉他的牙齿,打伤他的双腿,也没人因为他吃雪会骂他兔崽子,狗杂种,和饿死鬼。所以他甚至开始喜欢上了雪。

  他又吃了许多,许多,可他总也吃不饱。

  “新鲜的包子,刚出锅的包子,皮薄馅多,一口下去满嘴流油。新鲜的包子,刚出锅的包子,陈屠户昨晚刚杀得猪,新鲜的五花肉馅包子。”胡同口的王记鲜肉包子出锅了。

  因为偷吃,平时被卖肉的王师傅打骂怕了。

  如果是平时他一定躲着王师傅,不敢从胡同口过的。

  可今天,他身上每个地方都是热的,热的他仿佛要燃烧起来,他感觉不到冷,也感觉不到怕。

  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包子铺前,面前的包子笼比他还高一头。

  他一抬眼就看到了要杀人一样的王师傅和他包子铺帮工的两个伙计的眼。

  如果是平时他一定早已经飞一般的溜走。

  可今天他不怕,他什么都不怕。

  来买包子的人忽然安静了下来,看着他,他也知道他们都在看着他。

  可今天他不怕,他什么都不怕。

  他一伸手就拿下了一个包子,热气腾腾的包子,忽然他觉得很累,头晕晕的,站都站不住,为什么不坐下呢?他这样对自己说,于是他坐在地上。仿佛坐在天香居的一号雅座一样。

  然后他张开了嘴咬了下去,不对,这一定不是肉包子,为什么一点肉的味道都没有?可是他还是不停的张开嘴把包子一口一口的送进去。

二月乙卯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