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九十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山雨欲来。一

  虽然发生了惨案,宋远凰却毫不介意,带领自己的人在四月堂暂住了下来。

  漆黑的夜空繁星满天,呼啸的夜风从大地上吹过。

  月黑风高。

  陈凌风此刻正在走廊的栏杆后,隔着栏杆上雕花的缝隙,他隐约看到那光亮的方向依稀是在二十几丈外的大厅。

  沿着雕花的围栏,陈凌风悄无声响的向大厅靠近。

  一阵激动和兴奋让他的新砰砰直跳。

  眨眼间已到大厅的窗前。

  陈凌风从关着的窗子缝隙里向内望去,只见一个瘦削修长的身影正蹲坐在一个宽大的椅子上出神,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根白蜡烛安静的燃烧。

  陈凌风站起身子拍了拍衣襟,走入了大厅:“这么晚了,大哥还没休息呢!搞的我还以为有什么可疑人物。”

  宋远凰淡淡笑了笑:“可疑人物能突破这么多的暗桩,你也未必能收拾的下他啊!”

  陈凌风扑哧一笑:“那是自然,我是有可能收拾不下,这不还有大哥你殿后嘛。”

  宋远凰苦笑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你对我的信心从哪里来的?天天被你吹,我自己都忍不住飘飘然了!”

  陈凌风哈哈笑道:“大哥你真能拿小弟开涮!怎么?白天没有看到想要的东西?”

  宋远凰道:“都看到了!”

  陈凌风眼珠转了转:“大哥看出什么来了?”

  宋远凰没有回答却又把问题抛了回来:“说说你的看法吧!”

  陈凌风沉思片刻,想要开口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此事疑点太多,我只觉千头万绪,没有一个疑点能想明白。”然后自嘲的说道:“我说了也是白说,还是大哥你说吧。”

  昏黄的珠光下,宋远凰的眼神似乎在望着大厅外的某个地方,缓缓道:“长夜漫漫,我们正可以好好梳理一遍。其实此事我想到几种可能性,但又不能妄下结论,此次回去肯定要去总堂回复一个满意的答复,但现在却不知为何我却觉得心神不宁,只隐约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顿了顿,他又接着道:“有时候,仿佛抓住了一丝头绪,但仔细想又消失不见了。哎,兴许是老了,脑筋也不像原来那么灵光。”说完竟不再说话。

  陈凌风一脸惊讶:“大哥,这可不像你说的话呀!我们青龙会在整个武林那就是执牛耳的帮派,天下莫说任何一个组合,莫说能和我们分庭抗礼,就是敢对组织流露出一丝不满都没有一个。”

  “更何况,不要说一个帮派,某个组合,就是几十个帮派联合起来,以我们青龙会的实力,任何一个分堂也有绝对的实力将他们尸横遍野,土崩瓦解。可不是我狗眼看人低,华山的四明剑客那在江湖上也是一流的好手,可是对上我们一个分堂的金龙卫就已经血溅五步,人头落地了。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是青龙会要杀的人,我的结局不外也是一死。”

  忽然他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如果要我说青龙会实在已经是一个可怕的庞然大物,它的财力有生意源源不断的补充,用掉一万两黄金,有人出十万两黄金要杀人;它的人手由江湖上的三教九流,各门各派的高手来填补,死掉十个,后面有一百个削尖了脑袋,挤破了头要加入进来;每一年的演武大会高手一层又一层的被刷了出来,担任组织的要职;青龙会的恐怖不在某一个人,而在于它的组织和纪律性,不管杀掉什么人都不会动摇它的根基,总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来填补上来。”

  宋远凰神色微动,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继续听陈凌风讲下去。

  轻轻的微风吹了过来,将蜡烛吹的忽明忽暗。

  陈凌风的念头却仿佛进入了一种不在此地的境界:“有时候,我也会想,到底什么人才有能力创建这样的组织,又是为了什么创建这样的组织?它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以后组织的未来又会去向何方。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有一天青龙会把整个江湖都握在手里,整个江湖再也听不到一个反对的声音,那我们还有什么存在意义,或者说我们还能做什么?难道接着就是-天-下?”

  说道天下两个字,陈凌风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仿佛在暗夜里也会有什么人会偷听到他们的谈话,而那些人即使是位居江湖巅峰组织的第一梯队高手的青龙十二煞也要畏惧三分。

  听到天下两个字,宋远凰的脸色也变了。他终于收回了望向远处的目光,一双看起来温柔多情的眼睛也有了忧色。

  几只飞虫飞了进来,嗡嗡的绕着蜡烛的火焰飞舞。忽然有一只直冲向了火焰,一阵刺鼻的烧焦味在空气中弥漫。

  过了半晌,宋远凰才开口道:“你知道我为何在深夜来此处查看?”

  陈凌风不解的摇了摇头。

  宋远凰略带讥诮的说道:“我是为了来印证几件我想到的事,不过,这几件事出乎意料的全都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宋远凰忽然长身而起,迈步向前指着大厅的墙壁横梁,还有几乎碎裂成碎片的屏风说:“第一件,赖老四的武功。”

  “也许赖堂主一个月能输十万两银子,也能包养四五个花魁粉头,每天还能喝二三十大碗白酒,可那并不代表他的长鲸真气就变成了泥鳅真气。如果我看的不错的话,最后杀死他的人有两个人。”

  陈凌风顺着宋远凰指过去的方向望去,只见墙上一道道纵横的剑痕,粗粗拂过,像情人的手一样温柔不留痕迹,但在剑痕的中间,剑痕的两侧像是凸起的小馒头然后剑痕继续划下,如果不细看竟看不出那剑痕是中断的。

  陈凌风问道:”你是说,他在大厅里动手,他的长鲸真气配合他的巨鲸剑竟然达到两丈之远。”

  宋远凰道:“不错!而且犹有不止,如果墙上的真气已经到了难以操控的距离,那剑痕绝不会比最专业的雕刻匠还要圆润十足。而且他与这两人动手的地方就在此处。”说完宋远凰就已经站在一个高大的石柱面前。那石柱上血迹斑斑,兵刃碰撞的痕迹几乎削去了一半的石柱。

  这里有什么秘密?

二月乙卯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