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九十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山雨欲来。二

  被兵刃削砍落下的石柱碎块,和被内力震为齑粉的石块像一个巨大的打开的纸扇,以宋远凰的脚下为圆心向前扩展出三丈方圆。显然遭受着巨大的压力,赖有咸并没有后撤半步他似在有意的保护着什么东西。

  宋远凰忽然道:“上午从组织总堂的资料发来的飞鸽传书里,四月分堂登记在册在堂口的人有六十七人,我们入殓的尸首有六十六具,加上之前消失的老四的尸首,刚好六十七具,会有这么巧吗?全部人都在那一战里被杀死?这个数目未免太巧了。更何况,组织里不可能没有一些闲杂人等处理日常的琐碎。”

  陈凌风道:“很有可能,但据飞鸽传书的资料来看,四月堂的主力能有特殊特征的人都躺在这里了。”

  宋远凰道:“但尸首里有很多面目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画像上也没法核对。”

  陈凌风失望的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宋远凰道忽然冷冷道:“这件事虽然颇多疑点,但也许最好的办法不是一一破解这疑点,而是找到这些杀人的凶手,只要找到这些人自然就知道了一切的答案。”

  青龙会在江湖上各个堂口皆有内线,在各个交通要道,茶馆酒楼也布满了安装和眼线。

  陈凌风道:“俞千有没有说他们飞鹰组什么时候会有消息?”

  宋远凰道:“不要着急,该有消息的时候,消息自然就来了。”

  陈凌风点点头:“大哥,你觉得这次我们的敌人是些什么人?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有什么人能有实力和我们青龙会一较高下。”

  宋远凰叹息道:“你太小瞧这天下的武林人了。青龙会是明面上弹压天下,暗地里的大野龙蛇不知凡几。就拿帮派来说,蜀中唐门虽然式微,但听说他们最近已和江南霹雳堂暗地里组成了联盟;关东的万马堂和高丽,东瀛的被称为忍者组织的伊贺派也以航运交易为依托,组成了同盟;西域的密宗听说这几年出了几个惊才绝艳的江湖人物,本来这帮出家人早该看破世事,常伴青灯古佛的,但奈何这几人同气连枝且欲借助武力在中原大兴佛法,座下号称八百天龙,三千罗汉,虽有些不实,但势雄力壮,绝不可小视,况且他们还与西域的杀手组织“夕夜”有千丝万缕的关联;而其中对青龙会威胁最大的应该就是屠龙会了。不说别的,单这名字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说道这里他又露出了苦笑:“说句让人败兴的话,我们连除了知道屠龙会这个名字我们对它可说一无所知。但有一点确是确定无疑,那就是它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就在我们青龙会的势力范围内。”

  陈凌风脸色变了变:“不可能吧,大哥,我们青龙会居然还有这么多敌手,只希望老龙头能早日康复,好带我们把这些格老子的组织全部踏平。他奶奶的!大哥,为什么查不出屠龙会的消息。”

  宋远凰忧虑的道:“一共派出了四波人,但是四波去打探消息的人一出了青龙会暗桩的眼线就凭空消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陈凌风握紧了拳头道:“后来呢?后来没有继续调查?难道他们的死就白死了?”

  宋远凰神色变得奇怪了起来,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龙头和木雨尘都强烈要求暂停调查此事。”

  陈凌风显然已被调动起了兴趣:“哦?竟有这样的事!”

  宋远凰接着道:“我们十二分堂一向各自为政,只要不牵涉到帮派总体的利益的重大事件,一般小事都是分堂内部处理,事实上以青龙会近些年的声势,可以说能传到分堂堂主这一层的事都屈指可数。我们十二个不光统领各自的堂口,也要在分堂堂口总部的所在地驻扎,随时处理自己所在地区的各种事物。我的二月堂只是恰巧要为组织收集情报,所以接触的情报比你多一些。”

  “当时,我们正在和山东河北河南三省的的长安镖局联盟开战,卓天虹,百里不悔,钟长歌,这些人的身手放在青龙会里也是我们这一级别的任务,当时对方人强马壮,声威赫赫,而屠龙会只是不知从哪个人口里传了出来,捕风捉影的事当然比不上迫在眉睫的战端来的急迫,所以当时也就停了下来。白白折了六名金龙卫,还有刚在组织里崭露头角的“二月春风”组合。”说到这里,宋远凰脸上禁不住流露出惋惜的神色。

  陈凌风恍然大悟:“原来是在那时候的事!那一次我们十二分堂里九哥堂主都集合到总部去了,木雨尘和老五老六硬是在决战之前在道上截住了从江南来的乌衣帮的高手,漠北来的“九天王”,如果让他们也加入长安镖局的大联盟,真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卓天虹,百里不悔,钟长歌这几个老小子还真有点本事,老五,老六每个人都搭上了几个零件,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可惜我那时负责狙击的那条路上来的都是些臭鱼烂虾,没什么意思。那之后呢?大哥?没有再继续调查屠龙会?”

  “之后,之后,哎!”宋远凰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

  “之后,龙头密令我不得声张,此事到最后也不了了之。”

  陈凌风皱紧了眉头:“我不明白,大哥难道你就这样放下不管了?”

  宋远凰忽然轻笑了起来:“在你面前,我什么秘密都别想有!”

  陈凌风嘿嘿的笑道:“那也是大哥你看的起小弟我,不然我算得上哪根葱,是吧,哈哈,哈哈。”

  宋远凰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神里却满是笑意:“你说呢?以我的性子,我自然是不会违背龙头的意思,可我当然不能放着这件事不管不问。负责情报的人怎么可能忍受有自己不知道的情报。”

  陈凌风道:“所以,你找了组织以外的人?”

  宋远凰点了点头:“没错,这样就既没有违背龙头的意思,还能把这件事继续挖下去!”

  “江湖上势力最大的杀手组织,我们青龙会当仁不让,虽然我们号称一切只是为了生意,但很多时候生意就是杀人。但如果说到最疯的杀人组织,我们青龙会却排不上号。”

  陈凌风道:“我们组织讲究的是效率。一天完成一个任务,和一个月完成一个任务那收入可是差大了。”

  宋远凰道:“自是如此。但江湖上有些人,却是天生的屠夫,他们可以不吃饭,不睡觉,不赌钱,不喝酒,不找女人,但就是不能不杀人。”

  “而且他们杀人没有任何目的,杀人对于他们来说就像喝水,吃饭,呼吸一样自然。他们不仅要杀,会杀,爱杀,对于杀人还有相当多的讲究。”

二月乙卯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