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师兄破次元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百三十一章 生死无常

  眼见戚元鹰命悬一线,华遗凤顿时焦急不安。

  “哥,稳定情绪,血液流动慢,危险便小。”华遗凤提醒戚元鹰。

  “反正也是死,怕个蛋啊!”戚元鹰豪气而言。

  “他们目的,不是让你死。”华遗凤分析,“他们担心药蛊不能完全克制你。因为你左臂经脉内还有元丹真气,调息得当,也天下无敌。所以,他们想再加一道保险。”

  “老子绝不屈服。”戚元鹰狂笑。

  笑声一落,他又喷出几口血,那血里夹杂着金黄色的变种鱼。

  这变种鱼,生长速度极快。此时,戚元鹰能感到体内变种鱼的蠕动。

  “你还没告诉我,那药蛊是什么?”戚元鹰一副死不幂目的神态。

  “不知道。”华遗凤老老实实回答,“所以说,这制蛊之人,相当聪明。”

  华遗凤一脸无奈和自责。

  “放开我吧。”戚元鹰示意他松开自己的腿。

  华遗凤没松开他,依然用右脚紧紧勾住他左腿弯,依然用左脚大拇指紧紧贴着他左脚涌泉穴。

  他在努力想办法。自己妄称“天下第一名医”,救过许多该救的人,也救过许多不该救的人,可临到自己兄弟时,却束手无策。他不甘心,不想放弃。

  突然,他脸上满带惊诧之色,接着,变得阴晴不定,时喜时悲。然后,他哭了,哭的很痛,眼泪鼻涕“哗哗”落下。

  “别哭,别哭。让你烧个纸而已,实在没空不去也行。”戚元鹰安慰他。

  “哥,哥哥,你有救了。”华遗凤呜咽着说,语气里流露着激动。

  戚元鹰笑了,有友如此,死不足惜。

  “你体内,是否很难受,怎么说呢,怎么说呢,”华遗凤语无伦次,“比如两军打仗,白刀子进入,红刀子出来,就那种感觉?”

  戚元鹰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那变种鱼遇到那药蛊……那蛊在吃那鱼,不对,是鱼在吃蛊,也不对,都不对,都对……”华遗凤依然是语无伦次。

  华遗凤左脚大拇指紧紧贴住戚元鹰左脚涌泉穴,还做出侧耳倾听状。

  此时,戚元鹰感觉体内的蠕动更剧烈了。在这剧烈蠕动中,所有神经全都飙直,汗毛根根乍起,从头到脚,既痒又疼,既胀闷憋燥,又锥心刺骨。

  他不知道,在自己体内,正如华遗凤所言,那变种鱼和那药蛊正拼的你死我活,刀刀毙命,枪枪致死。

  这两种毒物,毒性极强,世上罕有。可惜,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宿主也绝不容许有两种寄生蛊。

  这也是郑三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之前,玄辰子对他打包票,说白甜瓜的药蛊,绝对能制服戚元鹰,并让他乖乖听话。白甜瓜和玄辰子是师兄弟,玄辰子主攻暗器,白甜瓜主攻毒物。所以,郑三闯相信了玄辰子。可结果,还是差点让戚元鹰逃脱。无奈,郑三闯才使用这变种鱼。

  这变种鱼“海黄峰”他已饲养了多年,专门对付倭僵。

  这海黄峰,正如华遗凤所说,其实也是一种蛊。当它们溢满全身时,便会生不如死。那时,只有服用他的解药,才能暂时缓解痛苦。

  那些倭僵的僵甲,只有“引路蜂”能刺破,然后,引诱“海黄峰”进入倭僵体内,以达到控制倭僵目的。

  只是,郑三闯没想到,这两种世外奇毒之物,为争夺宿主,会如此血拼,并导致两败俱伤。而这,对作为宿主的戚元鹰极为有利。

  在经过一阵痛不欲生的折磨后,戚元鹰感觉体内蠕动减缓,逐渐舒服。再过一会儿,他便觉丹田之内有气息流动。

  顿时,他惊喜过望。而华遗凤则急忙松开他腿。

  戚元鹰长吁一口气,缓缓入定,闭目调息……一阵阵蓬勃之气,一阵阵熊熊之火,一片片涛涛江水,全往丹田汇聚。

  ……

  一炷香,他身上笼罩一层淡淡黑雾。恢复了五成。

  ……

  两柱香,黑雾渐浓。恢复了七成。

  ……

  三炷香,浓雾如碳,并融聚为一个光溜溜的黑皮球。完全恢复。

  ……

  四炷香,球化雾,雾渐淡,消弭无形。

  调息完毕,戚元鹰长吐一口气。

  此时,他皮肤完好如初,体内毒素全被逼出,精气神一如既往。

  “哥哥,哥哥,我们,我们有救了。”华遗凤惊喜狂呼。

  戚元鹰张嘴对准下面湖面深吸,一股清冽湖水便缓缓而起,在空中打个旋儿,直奔华遗凤身体。

  哗——

  水花四溅。

  华遗凤狂笑一声,身体飘起,以那根毛竹为轴,绕着打转——戚元鹰用那股水流解开了他穴位。

  虽然郑三闯点穴手法独特,但挡不住戚元鹰强劲的真气。

  “哥,你吹口气便可给我解穴的,咋用水流啊?这么复杂。”华遗凤狂笑问。

  “天这么热,给你降暑。”戚元鹰笑道,接着,嘱咐他,“弟,给我护法。”

  说着,他再次闭眼调息。这次,他要解决元丹问题。

  之前,暗慢真气没消失时,在强大真气压制下,元丹不敢嚣张,可一旦暗慢真气消失,那元丹便吞噬白紫内法,以致自己难以脱困。

  戚元鹰用尽办法,但那元丹气团依然是既排不出去,又难以化解。

  这很正常,倭僵的元丹,是经过数百年修炼,甚至上千年修炼而成,汇聚宇宙精华,具有灵性,怎能轻易被化解呢?

  虽化解不了,戚元鹰却想到了抑制方法,他用暗慢真气裹挟着元丹气团慢慢移到阑尾之处。人的阑尾,是身体盲角,对人无害,但也无促进作用。戚元鹰把元丹气团封存于此,再合适不过了。

  为了验证此法是否有效,他把暗慢真气封存丹田,再打开中丹田,小心谨慎运行“白紫真气”,运行一个小周天,毫无异常。之后,他便小心翼翼把“白紫真气”再次封存中丹田。

  戚元鹰缓缓睁开眼,长舒一口气。

  就在此时,水牢的门被推开,进来四个红衣武士。

  他们奉命带两人去郑府。

  就在四人把戚元鹰和华遗凤抬到岸上时,戚元鹰对华遗凤一使眼色,出手便把身边两个红衣武士穴道点了。两人颓然落地。

  一看他出手,华遗凤顺势挥手,身边两人也脸色泛白倒下。

  “你怎么把人给弄死了?”戚元鹰不解。

  “像你这个榜样学习啊!”华遗凤拍拍他肩膀。

  “我只是点穴。”戚元鹰一脸无奈。

  “啊?”华遗凤不相信,伸手摸摸被戚元鹰废掉的两人,果然,只是被点穴。

  “我刚才给你使眼色,就是让你把人制服,不是让你弄死。”戚元鹰并不想滥杀无辜。

  “死就死球吧,赶快救人去,别废话了。”华遗凤不耐烦。

  如果不是解救小草和小松,戚元鹰就不用再次深入险境。此时,他从水牢这里便可以跃上云端直接离开。

  如果不是为了姬叶心,华遗凤也不会冒死重回。此时,他完全可以“烟缈而飞”,无影无踪。

  两人换上红衣武士服装后,华遗凤猴急地推门而出。

  戚元鹰在原地没动,他在等华遗凤回来。果然,华遗凤立刻就回来了。他出门后,发现面前是十八条曲里拐弯的小巷,这些小巷一模一样,难辨雌雄。

  他冲戚元鹰笑笑,一副谦虚的神态。

  “还是哥有远见。”华遗凤拍马屁,“快,把这两个倒霉蛋弄醒,别让他们死翘翘了。”

  戚元鹰笑笑,隔空解开那两个倒霉蛋穴道。

  “我不是有远见,是我来时感觉的。”戚元鹰笑答。

  他们被带来时,全被蒙着眼睛。

  戚元鹰跟着武士前行,感觉这道路很怪,想默记,但道路太繁杂,他又不是什么天才,一会儿就糊了。所以,他知道,要想从这里出去,就需人带路。

  幸好,还有两个武士。但两人被解开穴道后,却是一副傻乎乎的神情。

  “哥,你把他们搞傻了?”华遗凤疑惑。

  看着两人傻乎乎的神情,戚元鹰也奇怪,只点他们睡穴而已。

  戚元鹰拍拍两个家伙的脸,他们依然傻乎乎的。

  两人相视一看,有点傻眼。

  “哥,我靠你了。”华遗凤一脚把水牢们踹飞,指指门外的小巷。

  “我估摸着,那是按照某种阵法布局。你看看它们有什么规则。”戚元鹰分析。

  华遗凤仔细审视一番,不住点头。

  一看他明白自己意思,戚元鹰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对他说,“我歇会儿。”

  话音一落,他便顺势躺在地上,闭上眼睛。

  此时,是未时与申时之交,日头西斜,辣气渐消。水牢围墙正好挡住西来阳光,形成一片荫凉。戚元鹰就躺在这荫凉里。

  被折腾了一上午,终于能歇息了。

  戚元鹰躺在地上,翘起二郎腿,一副心旷神怡之情。由于心情大好,他便感觉从湖面上吹来的微风也是清凉无比。

  而华遗凤则托着下巴,蹙眉凝思,一副智者形象。

  那两个傻家伙,起先是傻不愣登的站着,一动不动。可他们看见戚元鹰躺在荫凉里,还悠闲地闭眼休憩,便下意识地效仿他。

  于是,这三人并排躺在地上,一副世外高人的超然。

  这两个傻家伙,最外面那个是胖子,紧挨戚元鹰的有狐臭。

  盛夏,狐臭味极浓。戚元鹰实在受不了,就坐起来,对狐臭武士挥挥手,示意他离自己远点。

  可是,狐臭武士却坐起来,学他挥手。胖子武士紧跟着坐起,也学他们挥手。感觉这非常有趣,两个傻家伙便不停的挥手,还笑嘻嘻的。

  突然,两个傻家伙不知是谁先打了谁的脸。然后,两人就互相打脸,边打脸还边嗷嗷叫着,似乎从没遇到过如此快乐的事情。

  这一闹,把正在蹙眉凝思的华遗凤惹急了。面对复杂的出口,他思绪混乱。这地方,太挑战自己智商了。

  华遗凤拎起那个狐臭武士,随手抛进一条小巷内。

太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