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师兄破次元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百三十二章 智商

  那家伙惨叫一声,晕死过去,因为他脑袋撞在墙角上。

  一看自己同伴飞出,胖子武士很是羡慕。于是,他便做出一个“飞”的姿势,准备对那巷子“飞”去。可他看到那巷子,猛然怔住了。他摸摸自己脑袋,似乎在想什么,却什么也想不出,于是,便急的猛拍自己脑袋。

  华遗凤可不管他想什么,见这家伙送货上门,就不客气地把他抛出去。

  胖子武士被甩到另外一条巷子里。还好,只是摔在地上,并无大碍。他本能跳起,一看身处之地,惊慌地窜回华遗凤身旁。

  此时,狐臭武士也醒了,他缓缓爬起,摸摸血淋淋脑袋,更茫然了。但他瞅见胖子武士,便欢天喜地跑回来。

  见两人行为异常,戚元鹰也过来。

  此时,两个傻家伙正对那些巷子托腮努力回忆。

  看着两个傻家伙可爱的神态,戚元鹰计上心来。

  他笑吟吟拉住胖子武士进入一条巷子,可他极力排斥,死命抗拒。

  “一共十八条,只有一条是生道。咱分别试探。这两个家伙经常走这巷子,潜意识里只认准这一条生路。”戚元鹰分析,“明白老马识途的道理吧。”

  华遗凤恍然大悟。

  于是,戚元鹰拉着胖子武士从“右一”开始,向左;华遗凤拉着狐臭武士从“左一”开始,向右。

  果然,两个傻家伙只要一踏入巷子,便极力抗拒。只要他们抗拒,两人便退出来,重新进入下一条巷子。

  就这样,他们很快便到“右九”和“左九”两条巷道口。

  这两条巷道必定有一条是生道。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拉着两个傻家伙进入巷道。可是,两个家伙都没抗拒。

  这什么情况?应该有一个抗拒才对。

  他们退回来,不敢向前走了。

  戚元鹰与华遗凤茫然对视,狐臭武士和胖子武士茫然对视。

  “是不是,狐臭武士的脑袋被撞坏,记错了?”华遗凤揣测。

  “本来就是傻乎乎的,你还指望他们能记起什么?”戚元鹰揶揄,“要真能记起,就直接领我们出去了。现在,我们是在考验他们的潜意识。”

  “哥,我们冒一次险,先跟一个家伙深入进去,不行再换巷道。”华遗凤提议。

  戚元鹰没回答,望着两条幽深的巷道沉思。

  这个风险太大。一旦误入死门,也许再也回不来了。郑氏家族苦心经营千年的府邸,岂能让人当游乐场?

  “反正是一半的机会,试试吧?”华遗凤不死心。

  也是,好歹也是一半机会。戚元鹰便决定冒一次险。

  “先试这个脑子没破的。”华遗凤指指胖子武士。

  说着,他猛推胖子武士,进入“左九”巷道。接着,戚元鹰拽着狐臭武士紧随而入。

  “啊死,啊死,啊死!”狐臭武士怪叫连连,拼命后撤。

  戚元鹰揪住他脖颈,往前拖他。但狐臭武士一副宁死不屈的神态,即便那脸憋的如猴子屁股,气都难喘了,依然死命挣扎。

  而胖子武士则活蹦乱跳、欢快兴奋的向前奔,要不是华遗凤拉的紧,他就没影了。

  “等等,等等。”戚元鹰突喊住华遗凤。

  华遗凤急忙拉住那狂奔的胖子武士。

  “哥,干嘛?”华遗凤不解。

  “是不是走错了,你看这傻蛋,死活不向前走。”戚元鹰指着狐臭武士说,“要不,咱先试试“右九”那条巷道?”

  华遗凤看看那惊恐万分的狐臭武士,无奈,只好强拉胖子武士退出,跟着戚元鹰他俩进入“右九”巷道。

  一入这巷道,狐臭武士一副生龙活虎状,还对戚元鹰挥手示意,意思是,跟我来,绝对没错。

  一看狐臭武士如此自信,戚元鹰怀疑之心立刻打消八成。难道这条巷道是生路?

  可是,相同难题又出现了。胖子武士是死活不前,面带惊恐,口中叨叨咕咕、念念有词。

  华遗凤本来就心烦意乱,此时这家伙还磨磨唧唧,他抡起大巴掌便扇这傻家伙数个耳光。这耳光,扇的地动山响,瞬间,胖子武士的肥脸便膨胀为大面包。

  胖子武士委屈地摸摸“大面包”,不敢再挣扎,乖乖地跟着华遗凤前行,但却依然是磨磨蹭蹭、叨叨咕咕。

  四人缓缓前行,不一会儿,便转过几道弯,但依然没到尽头。

  戚元鹰伸手扯住那活蹦乱跳的狐臭武士,示意华遗凤停止前行。

  “有点不对。”戚元鹰蹙眉。

  “哪里不对?”华遗凤担心的问。

  “不知道。就是感觉不对。”戚元鹰沉思。

  突然,狐臭武士扭头就窜,奋不顾身。

  华遗凤抬掌,一阵气流裹住狐臭武士,手掌一压,便把他缓缓吸回来。

  狐臭武士拼命抵抗强大的掌力,努力挣扎,但华遗凤恼怒之极,根本就没给他机会,片刻,他脑袋便到华遗凤掌下。

  但是,狐臭武士是豁出命了,不悉一切代价,一副张牙舞爪状。

  “傻子,嘿嘿,傻子。”胖子武士指着狐臭武士傻笑。

  见傻子笑话傻子,戚元鹰和华遗凤也乐了,傻子的世界真是天真烂漫啊!

  “你才傻子。”狐臭武士怒骂。

  他话音一落,戚元鹰脸色顿僵。他意识到一个重要问题。

  “举起他。”戚元鹰急对华遗凤喊。

  可晚了。狐臭武士左脚一跺,这巷道立刻乾坤转化,出口刹那消失,墙壁咯吱咯吱爆响,有前的,有后的,有凸的,有凹的,瞬间,这巷道变成一座七楞八斜、毫无规则的露天房屋。

  两人心里顿时自嘲:聪明一世,却被傻子骗了。

  华遗凤双手举起狐臭武士,让他四处不挨,生怕这家伙再生出什么事端。

  而那胖子武士,此时,吓的瘫坐在地,屎尿一裤子,口中依然叨叨咕咕、念念有词。

  “王八犊子,装傻,还装得挺像,老实交代吧。”华遗凤怒骂。

  说着,他双手用力,狐臭武士便疼的哭爹喊娘。但这家伙却不老实交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哥,我恨你。”看狐臭武士不交代,华遗凤便抱怨戚元鹰。

  如果走“左九”巷道,此时,说不定他们已安全了。可戚元鹰相信了狐臭武士,导致他们再次身陷囹圄。

  “没事,咱再跟着这家伙原路回去就行。这家伙不傻了。”戚元鹰指着狐臭武士道。

  “做梦吧。马上你们就死无葬身之地。”狐臭武士一副凛然神情。

  “哥,你是何时知道这家伙不傻的?”华遗凤好奇问。

  “刚才,他怒骂‘你才傻子’这句话。”戚元鹰解释,“这傻子起初一直是互学对方手势和语言的。”

  华遗凤哈哈一笑,顿时醒悟。

  “我记得来时,走这条巷道,没这么多弯儿。”戚元鹰笑笑,说:“把他扔地上吧,他跑不了。”

  华遗凤看看戚元鹰,手一松,狐臭武士便跌落尘埃。这家伙一落地,急忙蜷缩一团,很精灵的模样,一点儿都不傻。

  不过,狐臭武士之前的确傻了一阵,戚元鹰出手太狠,把这家伙搞傻了。但华遗凤把他摔到墙角上后,他便被剧烈的疼痛刺醒了。

  狐臭武士睁开眼,看到了戚元鹰和华遗凤,便想起了事情经过。他本想抽机会逃跑的,可转念一想,便放弃求生了。

  他们这些人,平时各做各事,固定路段,固定空间。狐臭武士和胖子武士负责水牢路段和空间,其他路段他们也不熟悉。

  无论是带犯人入牢还是出牢,他们负责把人送到指定地点,再由负责那个空间和路段的武士接走。犯人姓甚名谁,来自哪里,去向哪里,他们一概不知,也一概不问。

  今天,与他们同行一起去水牢带戚元鹰和华遗凤的是郑三闯心腹武士,他们可以随意出入这岛屿。那两个武士只是带来郑三闯口谕,说是带人回去,仅此而已。

  可惜,那两人魂归阎罗了。要不然,他们是带路绝佳人选。

  但戚元鹰和华遗凤并不知这些,他们还以为这两个傻家伙能把他们安全带出呢。结果,被狐臭武士骗入这死道了。

  狐臭武士之所以这么做,是抱了必死之心。反正也逃不出去,不如当个英雄。即便有幸逃出,也难熬过故血洞的刑罚。

  本来,狐臭武士是准备带领他们再前行一段路的,只要拐过前面那道弯,机关一动,无不死于非命。

  可戚元鹰感觉到了异常,并意识到他的错误,所以,狐臭武士便一不做二不休,提前催动机关。

  “如果我没猜错,这里没出口。”戚元鹰沉沉问狐臭武士。

  “等死吧。”狐臭武士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一听此言,华遗凤怒不可遏,老子好不容易才逃出虎穴,你又把老子骗入狼窟,你主子欺负老子,你这狗奴才也欺负老子,于是,他猛掐住狐臭武士的脖子,歇斯底里喊:“说生路,说生路。”

  戚元鹰急忙阻止他,担心把这家伙掐死了。

  好不容易,戚元鹰才把华遗凤的手从狐臭武士的脖颈上掰开。可那家伙的身体却颓然倒地,一命呜呼了。

  两人傻眼一对,无奈撇嘴。

  华遗凤猛拍自己脑袋,逼迫自己冷静……

  冷静下来的华遗凤,想到一个好办法。

  他把胖子武士放倒在地,然后骑在他身上努力扇耳光。他的意图简单明了,狐臭武士能被撞清醒,那我就把胖子武士打清醒。

  扇耳光无效,他就揪住这倒霉蛋脑袋猛撞地面。

  累的他呼哧呼哧,可换来的是胖子武士脸色惨白,奄奄一息。无奈,华遗凤只好住手。

  “弟,别急。让我想想。”戚元鹰笑言。

  他依然很沉着,依然很淡定。

  “还想个屁,直接捣毁机关。”华遗凤焦躁不安。

  “要随便能被捣毁,就没人研究阵法了。”戚元鹰笑答。

  华遗凤不信邪。他见那巷墙也就两丈之高,便飘然跃起,想落到墙沿上。

  轰然之间,华遗凤面前呈现一道气墙。气墙激喷出阵阵鬼火,如火幕般罩向华遗凤。

太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