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夔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龙游哀叹

  宁宗赵扩开禧元年,岁次乙丑,正月人日,姜夔在杭州生活过得平静而快乐,这时,小妾刘氏已经有身孕,萧氏很是为姜夔又有传人而高兴,她希望刘氏怀的是男儿,打听到龙游的乌石寺菩萨很灵,向刘氏提岀,让她去龙游朝拜神仙,祈求赐子。

  刘氏正在厌食期,心里有些烦闷,很想岀去走一走,散散心,驱散怀孕反应所带来的伤感,她得到大姐萧氏的准许,很是高兴。

  “他去不去?”刘氏问萧氏。

  “我是问你去不去?他的亊我做主,你去,他有不去的理!”

  “那,那!”

  “那什么?给句痛快话!去还是不去?”

  “那就去吧!”

  “这不结了!你看今年春天多暖和,是看山水、求菩萨的天,再过个把月又走不了,那时,春雨要下个不停。”

  “那天走?”

  “我去问他,最好是明天!”

  刘氏与萧氏商定,这年正月初八,让姜夔与刘氏到龙游乌石寺去朝拜神仙、求菩萨,保偌姜家又添一男儿。

  萧氏跟姜夔说,要姜夔陪刘氏去龙游乌石寺求菩萨,被姜夔一口拒绝了:“她要去,让她去!我不去!”

  “为什么?”

  “菩萨是泥塑的不可信!”

  “真是个呆子,我说你不懂就不要乱说!”

  “我乱说?”

  “你不是常说“人要有神”吗?”

  姜夔笑了笑说:“你弄叉了,我所说“神”是主见、是灵魂、是自己的精神。”

  ““主见”、“灵魂”、“精神”从何而来?”

  “学习、感知、参悟!”

  “这不结了,你去龙游走一走,是学习、是感知,至于参悟,等你回来慢慢参、细细悟。她出去走一走,爬爬山,看看水,不再呕吐了,这不好吗?”

  “你非要我去,那琼儿……”

  “你今天说琼儿,你在家又管过几回?”

  “好!好!我答应去还不行吗?”

  “我已经答应妹妹了,你不答应当然不行!”萧氏笑了,是那么得意的笑。

  于是,姜夔开始了浙西之游。

  姜夔带着刘云从杭州出发,逆钱塘江而西过富阳。

  一日到了桐芦,山的伟岸,石的气势,水的灵韵,林的秀色,构成了桐庐山水洞天色彩斑斓的景致与诗画般的意境。

  姜夔他们二人,乘小船逆钱塘江之水而上,溪流蜿蜒曲折,洲滩众多,一个滩连着一个滩,素有“溪有十八滩,一滩高一滩”之说,置身溪流之上,时而穿涧过坳,山回水转;时而跌宕起伏,破浪逐水。姜夔与刘云意气满怀,痴痴沉醉,尽情享受着泛舟一叶的欢乐。

  桐君山宛若窈窕淑女,靓影绰约;立目仰望,怪石嶙峋,古木森森,桐君山又如同一位飘飘欲仙的老翁,几许神秘色彩映入姜夔与刘云心中。

  富春江与天目溪合流处,与狭长的桐庐县城隔江而峙,这里有形似碧螺,美若翠玉峡谷溪瀑。

  桐庐是一处天然港湾,峡谷、平湖、孤屿、悬崖、瀑布、奇松集合地。触山、水、林、洞于一体的景区,具有“秀、雄、奇、险”的山岳风貌。涧泉水碧,清沏透明,百尺见底。山高林茂,树大叶绿,青翠似海。这里鸟语竹舞,犹如欢迎姜夔与刘云的到来。

  姜夔与刘云身在仙境,满眼自然野趣。

  姜夔情不自禁地唱出《过桐庐》一诗。

  “横看山色仰看云,

  十幅风帆不藉人。

  记取合江江畔树,

  他年此处好垂纶。”

  刘云时不时发出惊叫声:“好看!”“树大!”“山高!”“水深!”“有花鸟!”“有大魚!”她置身于大自然之中。

  姜夔与刘云他们,从桐芦走富春江穿兰溪到龙游。

  龙游是浙江东、中部地区连接江西、安徽和福建三省的重要交通枢纽,素有“四省通衢汇龙游“之称。东毗金华市、兰溪市,南邻遂昌县,西接衢江区,北交建德市。

  龙游县城北25公里处有一座名山叫乌石山,南宋丞相周必大题曰:“山如削鉄、悬瀑千仞”。

  乌石山上有座古寺叫乌石寺。

  乌石寺建于唐太和元年,又名招庆寺。乌石寺属佛教和道教传化之地。据说北宋年间,殿宇庄严,香火兴旺,内有大雄宝殿、金刚殿、天王殿、地藏殿及钟鼓楼等,山门两侧塑四大金刚,殿内佛像皆为樟木雕就。乌石寺历代高僧辈出,道风蔚然,游人香客登临朝拜,络绎不绝。

  姜夔与刘云一路笑语,双双携手,犹似热恋中的情侣。他们来到山门,见门柱上一幅对联,上联为:行为伪善,来寺倾诚何益;下联是:心有挚情,进门笑我无妨。大梁上横批更有趣,是:访者非神即仙。

  姜夔看到此处,稍一低头,抬头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刘云不知姜夔何故即问:“你笑什么?”

  “笑此联开明!”

  “有何说法?”

  “不说破更好!”

  “就说给我一人听!”

  “只此!不可传!”

  “好吗!”

  “上联在说作恶者不要来求菩萨,下联说有情意之人取笑菩萨也无妨。横批在说,来到乌石寺的人不是神就是仙。”姜夔边说边笑。

  “有这亊!你我都会名列仙班了?”刘云也跟着笑起来了,把姜夔的手拉得更紧了。

  “你我本来就是天界之神,百年之后应归位,今天我涉露天机,只怕要多“孤魂游练”八百年!”姜夔的话音落地,两人又是会心一笑。

  姜夔这一笑言,竞成为一句谶语。

  他们两人边笑边拾级而上。台阶上青绿鲜苔厚厚一层,麻石边有连接地根上的黄干杂草,青苔与横着的干草可以抬起行人脚来。

  刘云在大雄宝殿门口置了香火,放了鞭炮,进得大雄宝殿大门,一尊坐姿大肚弥勒佛呈现于眼前。刘云跪拜时拉姜夔也拜,姜夔着揖示礼毕,注意佛身两旁的对联。此处东联为:因何长笑,访者低头进,能笑;西联为:迎客多难,吾身大肚容,好难。弥勒佛头上横批是:笑佛为难。

  姜夔看了看弥勒佛,想了想这幅对联,又笑了起来。

  “这里不可笑!”刘云爬起来,挽着姜夔的上肢,并摇了摇姜夔的上肢。

  “没人看见!”

  刘云指了指弥勒佛说:“他看见!”

  “是他要我笑的!”

  “有什么好笑的?”

  “他说“笑佛为难”!”

  “佛法无边,那有为难之亊?”

  姜夔与刘云来到寺后,一行血色大字夺走了姜夔的目光。上写:“岳飞奉旨趋阙,复如江右,假宿幽岩。游上方,览山川之胜,志期为国,急欲扫平胡虏,恢复舆图,迎二圣沙漠之辕,辅圣主无疆之休,因结缘佛事,以记岁月。宋绍兴三年(癸丑)十月初三日题。”

  岳飞题字旁有张浚《偈》诗一首,诗曰:

  教外单传佛祖机,本来无悟亦无迷。

  浮云散尽青天在,日出东方夜落西。

  此诗上方有刘光世的大名,并有题记,只是字迹模糊,加上姜夔这时泪水充满眼眶,更看不清楚了。

  姜夔低头,把头摇了摇,陷入了沉思……

  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一段段、一片片、一幕幕展现在姜夔的泪水中……

  那么清淅?那么模糊?那么深刻?那么淡漠?那么遥远?那么逼近?

  好似亊发昨天,又仿佛是悠久的历史!

  假如是在今天:“我会保卫京洛!”

  假如是在今天:“我会持枪杀敌!”

  假如是在今天:“我会告知岳飞……”

  姜夔稍一抬头,泪水洒落在脚下,一声响后,溅起尘土一片……

  刘云看在眼里,就不知何亊让丈夫如此伤心?上前抱住姜夔连声问:“怎么啦?”她神情紧张了,以为丈夫发病了。

  刘云她被姜夔的落地泪水、愁苦表情吓着了。

  “你那里不舒服?”刘云紧紧追问。

  “他们死得好惨!”

  “谁死得好惨,让你如此伤心?”

  “岳飞他们!”

  “你不是说给他平反了吗?”

  “平反、纠错,都无法改变历史!不发生错的话,历史会又是一种写法!”

  “那是怎么回亊?你说一下,让我也知道些!”

  “那是……”

  “到望云亭那儿坐下说。”刘云挽着姜夔走向望云亭。

  姜夔在望云亭上讲述了那段历史……

  宣和2年,宋金两国结成海上之盟,议定金国进攻辽中京,而宋攻辽燕京,事成之后,燕云十六州归宋,其余国土归金。后来金兵攻破辽中京,而宋朝二十万大军大败。燕京被金人所攻占,天祚帝被俘,辽国灭亡。金灭辽之役严重暴露宋军的腐败。宋廷竟要求金人履行盟约,金人反指宋人没有履行攻打燕京的责任。宋廷则用岁币将燕云十六州买回。宣和5年7月,前辽国将领、金平州留守张觉以平州降宋,事败逃奔刚成为北宋燕山府的原辽燕京,金人以私纳叛金降将为由问罪。北宋燕山府不得已斩了张觉,造成燕云十六州的汉人均感到不满。

  宣和7年8月,完颜宗望、完颜宗翰以张觉事变为由奏请攻宋。十月,金军分东、西两路南下攻宋。东路由完颜宗望领军攻燕京。西路由完颜宗翰领军直扑太原。东路完颜宗望率军自平州,攻燕山府。宋易州戍将韩民毅投降。东路金兵破燕京,渡过黄河,南下汴京。公元1126年宋徽宗见势危,乃禅位于太子赵桓,赵桓在哭哭啼啼中登上皇位,是为宋钦宗。改年号为靖康。“靖康”二字有平定乱世健康发展赵氏江山之喻。

  靖康元年1月2日,于白河和古北口大败宋军;两天后,宋将郭药师降,宋燕山府防卫崩溃;不久破宋中山派来援军三万人,1月14日又破宋兵五千于真定府,1月22日克信德府。

  西路左副元帅完颜宗翰则率军自大同攻太原,没有完颜宗望顺利。宣和7年12月29日攻克朔州,靖康元年1月6日破代州,1月13日中山投降,1月15日包围太原,但在太原受阻。以至贻误军机,直到得知完颜宗望已经和宋讲和以后才罢兵。

  靖康元年1月27日,完颜宗望军渡过黄河。第二天攻下滑州,1月31日,包围北宋首都汴京。因汴京守御使李纲抵抗得力而未能破城。2月,胁宋以康王赵构、太宰张邦昌为人质,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议和。

  此时只有完颜宗望的金国东路军参与围攻开封。完颜宗翰的金国西路军不但在太原被绊住,而且又拒绝完颜宗望提出的隔断西军(宋朝征西夏的边防军,是宋当时最精锐部队)的部署,以至种师道率十万西军顺利赶到开封,完颜宗望被动后撤到开封西北远郊孟阳扎营寨。姚平仲军劫完颜宗望营寨被全歼一事,有人指是投降派李邦彦、李棁为逼主战派李纲、种师道议和而有意无意透露给奸细邓圭所致。劫寨失败以后,李纲、种师道被撤销军权。金兵复至开封城下,宋钦宗大恐,遣使说:“初不知其事,且将加罪其人。”。李邦彦又使宋钦宗下令不得得罪金兵,一霹雳炮手发炮后竟被枭首处死。完颜宗望再攻城时被西军击退,于是停止进攻,改肃王赵枢为人质,康王赵构得以回归。

  完颜宗望的金国东路军第一次围攻开封不果,临走前派人入城辞行,并送来一封拜辞信,说是“非不欲诣阙廷展辞,少叙悃愊,以在军中,不克如愿,谨遣某某等充代辞使副,有些少礼物,具于别幅,谨奉书奏辞。”完颜宗望退军之时,种师道之弟种师中率领的西军精锐秦凤军三万人开到东京开封,种师道即命他率部尾随金军之后,俟其半渡而击之,完全消灭其尚在南岸的一半,将金国最精锐的东路军打残以消后患。李纲也建议用澶渊故事“护送”金军出境,密告诸将有机会就纵兵追击。宋钦宗也同意李纲表面上的建议,派军十万,紧紧“护送”。但吴敏、唐恪、耿南仲等投降派又最终压倒了主战派,派人在黄河边上树立大旗,严令军队不得绕过大旗赶金军,否则一概处死。

  以后种师道又提出亡羊补牢的办法,建议集合大军驻屯黄河两岸,防止金军再次渡河,预为下次“防秋”之计。宋钦宗准奏施行,不久又被吴敏、唐恪、耿南仲等投降派大臣压到,认为万一金军不来这笔巨大的军事费用会被浪费,拒绝采用种师道之言。以后种师道气愤致疾,以至病死。李纲则被外调河北河东宣抚使,无所作为,最后被逐到江西。

  不久,金国以萧仲恭使宋,耶律余睹监军。宋钦宗认为此二人都是原辽国贵族,可诱而用之,以蜡丸封了一封书信让萧仲恭送耶律余睹,使为内应。萧仲恭忙跑回金国见完颜宗望,以蜡丸书信献之。八月,宗望以此为由集合军队重新伐宋。第二次攻至汴京仍然是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两人的比赛。

  第一阶段,西路完颜宗翰于靖康元年9月5日和第一次攻宋一样从大同出发,第二天破宋张灏军于文水,9月21日克太原。东路完颜宗望9月8日从保州出发,当天破宋兵于雄州、中山。9月15日,攻下新乐。9月26日,破宋大将种师中于井陉,取天威军,克真定。

  第二阶段,经过休整,西路完颜宗翰11月18日自太原向汴京进攻,22日攻下威胜军,29日克隆德府,渡盟津。宋西京、永安军、郑州皆投降。12月4日,完颜宗翰克泽州。东路完颜宗望11月20日自真定向汴京进攻;12月4日宗望诸军渡河,随后攻下临河县、大名县、德清军、开德府;于12月10日克怀州并到达汴京城下。12月16日,宋出兵拒战,被完颜宗望等击败。12月17日,完颜宗翰才到达汴京城下,又被完颜宗望抢了先。和第一次开封围城战相比,第二次围城战宋朝的处境要困难得多:

  ①王禀守卫的太原在被完颜娄室的五万金军围困二百五十多天后终于失守,完颜娄室的这部分军队南渡黄河,西趋洛阳,封锁了潼关,把宋朝最精锐的西军关在潼关以内,断绝了其东来的勤王之路。

  ②第一次围城战时,只有完颜宗望的东路军到达开封城下,兵力有限,攻城的活动限于西、北两隅,有时蔓延到东北角,南面诸门则始终未受攻击。第二次围城时,金军两路合攻,四面合围,陷东京于彻底孤立。

  ③第一次围城以前,北宋朝廷在完颜宗望到达开封的前夕定下了战守之策。李纲被任命为亲征行营使和御营京域四壁守御使,取得主持战守的大权。而第二次围城时,李纲已经因为姚平仲劫寨失败一事和种师道一起被褫夺军权,宋钦宗把战、守、和的全权都授给何宰相。一边迷信妖人郭京的六甲神兵,一边派出枢密使冯澥到完颜宗翰军中求和,自以为双料保险,却不是守城之道。宋钦宗又临时派待罪在京的刘韐提举四壁守御,另外又以次相孙傅为守御使,事权不一,掣肘实多。孙傅和何宰相一样,把希望寄托在妖人郭京的六甲神兵身上。

  ④第一次围城时,完颜宗望的东路军全军六万人,这次增加到八万人,主要将领完颜阇母、完颜昌、刘彦宗等仍在军中,只有郭药师以燕京留守的名义,留驻燕京。西路军仍以完颜宗翰、完颜希尹、完颜娄室三大将为主副帅,完颜银术可等战将都属麾下,汉人高庆裔,时立爱为谋主。完颜娄窒、完颜希尹两人轮流至潼关外督师阻止宋朝的西军勤王。西路军的总人数,原来与东路军相等,也是六万余人,经过长期的围攻太原,兵力不断补充,总数增加了一倍以上,这时除封锁潼关的五万人外,仍有七、八万人参加第二次开封围城。计东西两路金军的兵力已超过十五万人,比第一次围城战增加了一倍半。而宋朝这边,第一次围城时开封原来的禁军加上西北陆续开来的勤王军,总数达到二、三十万人。解围后,这些大军没有安放到应当去的地方,一部分被遣送复员回西北,一部分参加太原解围战而遭到损失,一部分在黄河南岸溃散,还有一部分被投降派大臣唐恪、耿南仲以经济上的理由遣散。以致第二次围城时城内守军不满七万。各地勤王军早已受到唐恪、耿南仲的命令而裹足不前。只有南道总管张叔夜与两个儿子伯奋、仲熊违抗这一投降式的朝命,募兵一万三千人勤王,在颍昌府遭遇完颜宗翰部,大小十八战互有胜负,最后全军突入开封城,这是第二次围城之役中唯一的一支能够进入开封城的勤王军。

  靖康元年正月,宗翰率金兵东路军进至汴京城下,逼宋议和后撤军,金人要求五百万两黄金及五千万两银币,并割让中山、河间、太原三镇。同年八月,金军又两路攻宋;闰十一月,金两路军会师攻克汴京。宋钦宗亲自至金人军营议和,被金人拘禁。

  靖康二年正月九日,因为郭京作祟,完颜宗望、完颜宗翰与诸将破城,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二帝。

  靖康二年三月二十日,金太宗下诏废宋徽宗、宋钦宗二帝,贬为庶人,强行脱去二帝龙袍,随行的李若水抱着宋钦宗的身体,斥责金人为狗辈。完颜宗翰初时想招降李若水,过了几天看看无效,就随便让手下处理他。李若水骂不绝口,被宗翰的手下割裂咽喉而死节。四月二十日,金军大肆搜掠后,立张邦昌为帝,国号“大楚”。随后分两路撤退;一路由宗望监押,包括徽宗、郑皇后及亲王、皇孙、驸马、公主、妃嫔等一行人沿滑州北去,另一路由宗翰监押,包括钦宗、朱皇后、太子、宗室及孙傅、张叔夜、秦桧等人沿郑州北行,其中还有教坊乐工、技艺工匠等数千人,携文籍舆图、宝器法物,百姓男女不下10万人等北返。又因靖康元年为丙午年,亦称此事件为“丙午之耻”。

  靖康二年,北宋宣告灭亡。同一年,宋钦宗的弟弟赵构在应天做了皇帝,后来定都临安。赵构就是宋高宗。

   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宝寺大火。二十五日,虏索国子监书出城。次年正月,二十五日,虏索玉册、车辂、冠冕一应宫廷仪物,及女童六百人、教坊乐工数百人。二十七日,虏取内侍五十人,晚间退回三十人。新宋门到曹门大火。二十八日,虏索蔡京、王黻、童贯家姬四十七人出城。

  金兵围攻陷汴京前后,烧杀掳掠,奸淫妇女。除金银财物之外,大量掳掠宋朝官员和百姓,其中女性尤多。金人特意索要“女童六百人”,却没索要男童。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二十七日,金兵掠巨室,火明德刘皇后家、蓝从家、孟家,沿烧数千间。斡离不掠妇女七十余人出城。”

  靖康元年十二月初十,宋臣吴开、莫俦传宋主意,允以亲王、宰执、宗女各二人,衮冕、车辂及宝器二千具,民女、女乐各五百人入贡。

  金军守城千户陆笃诜杀死其兄尚富皂,原因是尚富皂“踞大宅,淫及陆笃诜所掠女””。

  靖康二年正月二十二日,原定犒军费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须于十日内轮解无阙。如不敷数,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任听帅府选择。自正月二十五日,开封府津送人物络绎入寨,妇女上自嫔御,下及乐户,数逾五千,皆选择盛装而出。选收处女三千,余汰入城,国相(完颜宗翰)自取数十人,诸将自谋克以上各赐数人,谋克以下间赐一二人。”次月五日夜,完颜宗翰宴请手下将领,令宫嫔换装侍酒,不从者即处死,当时有郑氏、徐氏、吕氏抗命不从,被斩杀,又有“烈女张氏、曹氏抗二太子(完颜宗望)意,刺以铁竿,肆帐前,流血三日。初七日,王妃、帝姬入寨,太子指以为鉴,人人乞命。

  选纳妃嫔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锭,得金一十三万四千锭,内帝妃五人倍益。嫔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准金五百锭,得金二十二万五千五百锭。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准金二百锭,得金二十四万八千二百锭。宫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六百单四人,宗妇二千单九十一人,人准银五百锭,得银一百五十八万七千锭。族妇二千单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准银二百锭,得银六十六万四千二百锭。贵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准银一百锭,得银三十三万一千九百锭。都准金六十万单七千七百锭,银二百五十八万三千一百锭。被抵押折价的各类女子统计竟有11635人。

  被掠者日以泪洗面,虏酋皆拥妇女,恣酒肉,弄管弦,喜乐无极。

  完颜宗翰长子设也马看中宋徽宗之女赵富金,完颜宗望于是要徽宗将富金交给设也马,徽宗因为富金已经出嫁为蔡京的儿媳而不同意。完颜宗翰大怒道:“昨奉朝旨分

  虏,汝何能抗令?堂上客各挈二人。”徽宗道:“上有天,下有帝,人各有女媳。”然而无用,设也马北上途中就以富金为妻,回到上京后,金太宗诏许,赐帝姬赵富金、王妃徐圣英、宫嫔杨调儿、陈文婉侍设也马郎君为妾。”宋钦宗的朱慎妃在北上中途解手时,遭到千户国禄的调戏,其他妇女惨遭蹂躏而死者甚多。开始共有三千多人的宗室队伍,到达燕京后,只剩下一千几百人,而且十人九病。

  临行前俘虏的总数为14000名,分七批押至北方,其中第一批“宗室贵戚男丁二千二百余人,妇女三千四百余人”,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自青城国相寨起程,四月二十七日抵燕山,存妇女一千九百余人。”一个月内,有近半数1500名妇女死去。1900名未死者中,一部分送往上京,听从金太宗发配,其中上千妇女被赐给金国留守方的人员,另有三百人留住浣衣院,这些人都被迫随女真乡俗,“露上体,披羊裘”。徽宗的郑皇后、钦宗的朱皇后也被同样处理,朱皇后不堪受辱,回屋后自缢,被救后又投水自尽而死。另一部分留在燕京被赏赐给伐宋的金兵,许多妇女被卖进娼寮,有的还被完颜宗翰以十人换马一匹,有的被卖到高丽、蒙古作奴仆。这些妇女,“十人九娼,名节既丧,身命亦亡”,“甫出乐户,即登鬼录”。“以八金买倡妇,实为亲王女孙、相国侄妇、进士夫人”。被扣留在金国的北宋使臣宇文虚中曾遇见沦为歌妓的北宋宗姬,作《念奴娇》词称其为“宋室宗姬,秦王幼女,曾嫁钦慈族”,另一使臣吴激作《人月圆》词也说:“南朝多少伤心事,犹唱后庭花。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髻堆鸦。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是天涯。”

  绍兴10年岳飞正在指挥将士奋战抗金的战场上,战绩辉煌,奉十二道金牌返京,途经乌石寺,参拜高僧圣悟禅师,高僧在滴水观音洞旁石壁上书“你来了”三字来迎接岳元帅。岳飞问壁上所书何意,答云:‘你来’即‘你来’,‘了’者‘了’也。”岳飞沉吟良久,似悟非悟。进幽岩精舍,岳飞问师傅有何可以充饥,老和尚煮面一碗,岳飞问曰:面条竟清淡无味如何下咽,高僧云:“味在其中,酱在下,何不翻也?”说酱油在面条下,你翻一下。酱、将,翻、反,均音谐,示意岳飞:你性命危在旦夕,何不举反旗。岳飞恍然,一时心潮翻涌,毕生精忠报国,万死不辞,岂能反?叛国作罪臣!于是举面碗碎山颠幽岩,不辞而别。入临安述职,果受“莫须有”罪杀害。禅师大哭,天地同悲。碎面条竟成瀑布流泻。今水痕犹存长留岩上,人称“幽岩泪”

  岳飞在要么班师、要么丧师的不利形势下,明知这是权臣用事的乱命;但为了保存抗金实力,不得不忍痛班师。岳飞愤慨地说;“十年之功,废于一旦!所得诸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岳飞的抗金战斗,至此被迫中断。岳家军班师时,久久渴望王师北定中原的父老兄弟,拦道恸哭。岳飞为了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故意扬言明日渡河,吓得金兀术连夜弃城北窜,准备北渡黄河,使岳飞得以从容地组织河南大批人民群众南迁到襄汉一带,才撤离中原。这时,有一个无耻的书生,骑马追上金兀术战马而谏:“太子(兀术)毋走,京城可守也,岳少保兵且退矣。”金兀术又整军回到开封,不费吹灰之力,又占领了中原地区。岳飞一回到临安,立即陷入秦桧、张俊等人布置的罗网。绍兴十一年,他遭诬告“谋反”,被关进了临安大理寺。监察御史万候卨亲自刑审、拷打,逼供岳飞。与此同时,宋金政府之间,正加紧策划第二次和议,双方都视抗战派为眼中钉,金兀术甚至凶相毕露地写信给秦桧:“必杀岳飞而后可和。”在内外两股恶势力夹击下,岳飞正气凛然,光明正大,忠心报国。从他身上,秦桧一伙找不到任何反叛朝廷的证据,韩世忠当面质问秦桧,秦桧支吾其词“其事莫须有”。韩世忠当场驳斥:“‘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绍兴十一年农历除夕夜,高宗下令赐岳飞死于临安大理寺内,时年三十九岁。岳飞部将张宪、儿子岳云亦被腰斩于临安市东门口。民族英雄岳飞,就在“莫须有”的罪名下,在风波亭上被逼,灌呑毒酒,含冤而死。临死前,他在供状上写下“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个大字。这是悲愤的呼喊!

  岳飞在乌石寺还写有“招庆寺送北伐”诗:诗曰:号令风雷迅,天声动北陬。长驱渡河洛,直捣向燕幽。马碟阏氏血,旗枭可汗头。归来报明主,收复旧神州。

  张浚,字德远。汉州绵竹人。宋徽宗时进士及第。宋高宗初立,升为礼部侍郎。建炎三年,宋高宗在临安被将领苗傅、刘正彦所围。张浚约文臣吕颐浩、武将张俊、韩世忠、刘光世等破苗傅、刘正彦,使宋高宗复位,被任知枢密院事。他提出经营川陕的建议,出任川陕宣抚处置使。建炎四年,富平会战中,宋军溃败,浚推卸败军之责。绍兴四年,被召至临安,后谪居福州。五年,出任宰相,重用岳飞、韩世忠为将,督岳飞镇压杨幺起义。七年,刘光世部将郦琼叛降伪齐,遭秦桧长期排斥,张浚因而罢相。从此谪居20余年,仍上疏反对和议。宋孝宗时封为魏国公。隆兴元年任枢密使,都督江淮军马渡淮北伐。旋即溃败,再次罢官,不久即死,谥忠献。著有《紫岩易传》等。

  刘光世,以荫补入官为三班奉职,累升领防御使,鄜延路兵马都监。宣和三年,从父刘延庆镇压方腊起义,以功升领观察使、鄜延路兵马钤辖。宣和四年,宋军攻辽,刘光世随父攻取易州,升领承宣使,进入高级武官行列;在进攻辽南京的战役中,刘光世违约未到达,致使已先攻入城内的宋军失援而败,成为宋军攻辽战败的原因之一,因此被降官。后在镇压河北起义军张迪中立功,恢复领承宣使,升任鄜延路马步军副总管。靖康元年,西夏应金朝之约攻宋以牵制宋朝,刘光世在杏子堡战斗中击败西夏军,以功升领侍卫马军都虞候衔,成为侍卫马军司次长官。同年十一月,金军第二次进攻宋首都开封,刘光世率步骑3000勤王,在行军途中得知北宋已被金灭亡。次年四月下旬,刘光世率部到达尉氏,得到兵马大元帅府令,率部前往济州,于济州南新兴镇遇到正前往南京应天府的康王赵构,当即被任为元帅府五军都提举。

  宋高宗即位后,刘光世任提举御营使司一行事务、行在都巡检使,陕西将官王德开始隶属刘光世部。八月,刘光世以讨平山东李昱之功,升领奉国军节度使,是南宋建立后第一个建节的将领。十月,宋高宗南逃,任命刘光世为滁州、和州、濠州、太平州、无为军、江宁府界制置使,苗傅任都统制,先后击败张遇、李成。

  建炎三年二月,金军500骑兵追击至天长,宋高宗渡江南逃,刘光世所部未遇金兵即溃退渡江,被任为行在五军制置使,屯守镇江府,随后又升为殿前都指挥使,成为名存实亡的殿前司长官。

  三月,苗傅、刘正彦在杭州发动兵变。四月,刘光世参与平定苗、刘兵变,升为太尉、御营副使,所部即称御营副使军。后任江东宣抚使,守太平州、池州,移守江州。九月,金军自黄州渡江,刘光世率军南逃。建炎四年二月,河北流寇郦琼围攻固始县,降于刘光世后撤围南下。

   建炎四年六月,撤消御营使,刘光世所部无所隶属,因其阶官为太尉,号称“太尉兵”,大臣们认为欠妥,遂设御前巡卫军,以刘光世为都统制,兼任两浙路安抚使、知镇江府,又加开府仪同三司为使相。金将挞懒(完颜昌)攻楚州,刘光世违诏不援,只派王德、郦琼率轻兵袭扰金军而已。绍兴元年三月,刘光世改兼淮南、京东路宣抚使,置司扬州,但刘光世不奉诏。次年六月,刘光世升领宁武军、宁国军两镇节度使。绍兴三年四月,改兼江东路宣抚使,置司建康。九月,南宋调整江防部置,刘光世改为江东、淮西宣抚使,置司池州;十月,伪齐军渡淮南犯,刘光世移驻建康设防。绍兴四年,金和伪齐联军临江;五年正月,宋高宗亲征抵抗,并再次调整江防部署,刘光世升少保。十二月,南宋改军制,废神武军及巡卫军号,改设行营护军,刘光世所部改为行营左护军。六年五月,以部将王师成击败伪齐军之功,加领保静军节度使,遂成为继韩世忠之后第二个领三镇节度的将领。六月,刘光世移屯庐州。十月,伪齐刘麟渡淮攻宋时,刘光世弃城南逃,在右相兼都督张浚的督迫之下,被迫回军,并派王德、郦琼等击败伪齐军于霍丘等地。藕塘之战杨沂中等大败伪齐军后,刘光世派王德率军随杨沂中追击伪齐军。

   刘光世一贯畏惧金军,每逢奉诏移驻前线,大多不奉诏而设法退避,治军不严,不少流寇、叛军乐于投附为部属,成为当时人数最多的军队之一。常虚报军额,多占军费,作战时又多不亲临前线而是坐守后方,以便必要时逃跑。大臣们对他深为不满,但宋高宗考虑到南宋政权基础还不稳固,刘光世所部仍是不得不依靠的军事力量之一,不仅设法满足其后勤军需的供应,还不断对刘光世加官进爵,以防止其部属溃散后复为流寇或投奔伪齐。绍兴六年十二月,右相兼都督张浚奏:“刘光世骄惰不战,不可为大将,请罢之。”而左相赵鼎则认为,刘光世“将家子,将率士卒多出其门下,若无故罢之,恐人心不可”。绍兴七年二月,宰相张浚再次上奏:刘光世“沉酣酒色,不恤国事,语以恢复,意气拂然,乞赐罢斥,以儆将帅”。四月,刘光世罢为少师、万寿观使,其部隶属都督府。张浚意在直接控制左护军,以王德为都统制,郦琼为副都统制。果然如赵鼎所推测,引起郦琼等不少中低将领的不满,郦琼直属部队虽只5000余人,但在他的煽动裹胁下,同年八月叛归伪齐的竟达4万人之多。刘光世的行营左护军5.2万多人,仅剩王德所部8000余人及零星部队。

   绍兴八年冬,宋金第一次议和。宋高宗以宋金议和,刘光世赐和众辅国功臣号,张俊亦赐功臣号,与已赐功臣号的韩世忠,成为南宋初期仅有的三个赐功臣号及领三镇节度使的将领,说明三人在当时地位的重要。

   绍兴年间,金军几次南下,追击南宋统治者。绍兴十年,金军又向南宋大举进攻,南宋派军分路抵抗。岳飞带领的宋军,在郾城大败金的主力骑兵,乘胜收复了许多失地,其他几路宋军也取得了许多战果。取得了顺昌、郾城、颍昌等大捷后,在金军北撤时,南宋抗战派将领韩世忠把金军阻截在黄天荡48天。紧接着,抗金名将岳飞收复被金军占领的建康,金军被迫撤至长江以北。

  五月,刘锜进行顺昌保卫战时,宋高宗又重新起用刘光世为三京招抚处置使以援刘锜,显然是对罢免刘光世兵权不当的一种抚慰,也想利用刘光世对伪齐灭亡后又投金的旧部产生某种影响。但刘光世在宋的旧部王德不原归属,宋朝廷只能调拨李显忠、李贵、步谅等将领所属数千人归属刘光世,战斗力不强,未起多大作用。

  绍兴十一年四月,南宋朝廷收韩世忠、张俊、岳飞三大将兵权;六月,刘光世也再次被收兵权,罢为万寿观使、封杨国公。绍兴十二年,刘光世死,终年54岁,谥武僖。乾道八年,追封安城郡王。开禧元年,追封鄜王。

  宋高宗赵构与宰相秦桧唯恐有碍对金议和,下令各路宋军从河南、淮北等地撤回,以取悦金人。金完颜宗弼则率重兵深入淮南,造成大兵压境的形势,以利于宋廷投降派的活动。绍兴十一年,宋将刘锜、杨沂中、王德等部,在柘皋镇大败金兵,金兵也在濠州击败宋兵,退至淮河北岸,淮西的宋军也退至江南。宋廷以论功行赏为名,将韩世忠、张俊、岳飞三大将召赴临安府,分别任命为枢密使和枢密副使,实际上解除了兵权,把他们所领的三个宣抚司撤销,军队也直属宋廷。秦桧进一步拉拢张俊,打击韩世忠、岳飞,甚至不惜采用卑劣手段,制造岳飞冤狱,使抗战派无法对正在进行的投降和议采取有力的反对行动。与此同时,宋高宗和秦桧加紧对金乞和。绍兴十一年十月,派魏良臣为禀议使赴金。十一月,金以萧毅、邢具瞻为审议使,随魏良臣入宋,提出和议条件。双方最后达成和约:

  ①宋向金称臣,“世世子孙,谨守臣节”,金册宋康王赵构为皇帝。

  ②划定疆界,东以淮河中流为界,西以大散关为界,以南属宋,以北属金。宋割唐、邓二州及商、秦二州之大半予金。

  ③宋每年向金纳贡银、绢各二十五万两、匹,自绍兴十二年开始,每年春季搬送至泗州交纳。

  绍兴十二年三月,金遣左宣徽使刘筈至宋,对宋高宗进行册封礼。宋高宗向金一再请求,金才送归其母韦后灵柩。

  绍兴和议确定了宋金之间政治上的不平等关系,结束了长达十余年的战争状态,形成了南北对峙的局面。

  “太惨了!帝宫嫦娥们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羊!”刘云边听边不断摇头,开始忧似仙女浇花,泪水不断喷出,后来成了山泉,泪如倾盆大雨,完全成了泪人。衣袖如淋大雨,脸上胭脂被泪水冲刷贻尽,望云亭的绿色苔迹被泪水染成红色。

  “细节不可传?”

  “那又是为什么?”

  “岳飞是自找“死”路!”

  “不是说“功高震主”吗?”

  “乌石寺的题字,证明是岳飞自找“死”!高宗违背祖训!”

  “我就不明白,你再说给我听听!”

  “你不准哭了,我才说。”姜夔说完了那段伤心历史,心里觉得舒坦些,看见刘云伤心,不免又添了几份愁绪,安慰起刘云来了。

  这时,寺中一小和尚走到他们面前说:“二位施主,主持有请!”

  姜夔问小和尚:“小师父,寺内清静,有无晨钟暮鼓?”

  “近年难有香客来寺,寺中只我与主持二人,晨钟暮鼓还是坚持的!”

  姜夔与刘云起身跟在小和尚身后走下望云亭,待小和稍离他们远一些,刘云轻声问:“你怎么说岳飞自找“死”,高宗违祖“训”呢?”

  姜夔边走边轻声说:“岳飞志在“扫平胡虏,恢复舆图,迎二圣沙漠之辕,辅圣主无疆之休”。这“迎二圣”回来,皇帝由谁做?”

  姜夔在写《张循王遗亊》时,为“高宗一伙为什么非要杀岳飞”而困惑,今见岳飞书题,才明白!是岳飞性直,这“迎二圣”三字,有让赵构失皇位意,得罪了高宗。

  刘云点了点头,表示听明白了,又问:“那违祖“训”,从何说起?”

  “宋太祖赵匡胤曾经为继承者们立下三条禁令:“不嗜杀人”、“不杀大臣”、“不杀谏官”,岳飞等人是主张抗金而遭杀身!”

  “也真可恶!为了赵氏江山浴血奋战,反而因赵氏江山谁做皇帝遭赵氏人杀,不可思……”

  “轻点!”姜夔见刘云没控制好情绪而提醒。

  “所以你记住了奶奶的“不乱说话”,父亲的“婉语艺术人生”!”姜夔听完刘云的话,无奈的表情让他点了点头。

  “所以你做不了英雄!”

  “不是说了,我们是神仙吗!”

  姜夔他们三人来到主持禅房,见面后互相行礼毕,主持了解姜夔身份后,对姜夔在寺中无人问津时来访表示感谢,告知安排了斋饭,并要姜夔留下签名。

  姜夔先是推诿,后在刘云的劝说下,到大殿签名簿上留下了一声千秋叹息!

  诗名就是:登乌石寺观张魏公、刘安成、岳武穆留题,刘云侍儿意真,奉命题记

  诸老凋零极可哀,

  尚留名姓压崔嵬。

  刘郎可是疎文墨,

  几点胭脂污緑苔。

  姜夔诗的前两句说:岳飞、张浚、刘光世三位大将军的结果,都到了极致可哀叹的地步,还好留有姓名压高山。第三句说刘光世不太会文笔。第四句是说姜夔的妾刘云泪流让脸上胭脂脱落污染了少有人来、长满緑苔的台阶上。

  真是:凋零将帅多少恨,哀叹诗人万古情!

问夔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