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夔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鄱阳封神

  天空中飘浮着的姜夔向上苍要求:“我要回故里!”

  上苍回道:“你别叫了!年年叫,都叫了五、六百多年了,弄得我也烦了!是你自己:得罪“乌石”,婉语对联诚实批;泄漏天机,白石染黑未洗清。”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要回鄱阳!”

  “你说要回鄱阳!你听听人间怎么说你的!”

  “谁在乱说!”

  “再洗洗吧!”

  “我等不了!”

  “现在说“等不了”,当初是你定的归位时间,有我女儿刘云在你身边听到的!”

  “你监视我?”

  “哈哈!”

  “人间七咀八舌,十笔无实心,还“再洗洗”,越洗越黑,那里有清水洗我白石身!”姜夔没办法,仍然在天空中飘浮着,时不时又跑到上苍殿门前喊叫一声“我要回鄱阳!”

  ――

  刘过说:姜夔“词笔最华逸。”

  洪迈曾“击节”赞姜夔《摸鱼儿》词写得好。

  周密说:姜夔“得盛名于天壤间”。

  陳郁说:“白石道人姜尧章,气貌若不胜衣,而笔力足以扛百斛之鼎。家无立锥,而一饭未尝无食客,图史翰墨之藏,汗牛充栋。襟怀洒落,如晋宋间人,意到语工,不期于高远而自高远。”

  陈造有诗曰“姜郎未仕不求田,倚赖生涯九万笺,稇截珠玑肯分我,北关当有合肥船。”并说姜夔:“诗传侯王家,翰墨到省寺。”

  陶宗儀说:白石书法“迥脱脂粉,一洗尘俗。”

  纪晓岚说:“夔诗格高秀。”“词亦精深华妙。”姜夔“尤善自度新腔,故音节文采并冠绝一时。”

  纪晓岚说:姜夔的《绛帖平》“其书二十卷”“十四卷不可复得,残珪断壁终可宝。”

  陶方琦说:白石词“骚雅”。

  奕枢说:“白石老仙世所称词坛大宗”。

  朱彝尊代表浙西词派说:“姜夔是“圭臬”!”

  戈载说“白石之词,高远峭拔之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真词中之圣”。

  陈廷焯在五易其稿的《白雨斋词话》书中说姜夔词“声情激越,笔力精健,而意味仍是和婉,哀而不伤,真词圣也。”

  顾沅辑《古圣贤像传略》也把姜夔收入其中,例于圣贤之列。

  周济说:“词中之有白石,犹文中之有昌黎也。”

  宋翔风说:“词家之有姜夔,犹诗家之有杜少陵。其流落江湖,不忘君国。”

  杨慎说“姜夔字尧章,南渡词家名流,词极精妙,不减清真,其间高处有美成所不能及者”。

  张德瀛说:“词则无逾姜白石”。

  “姜尧章词清虚骚雅”。

  “南宋一大家”。

  “白石词以清虚为体,而时有阴冷处,格调最高。沈伯时识其生硬,不知白石者也”。

  “白石长调之妙,冠绝南宋”。

  “姜夔的词旁扣谱是唯一流传的古代词谱曲调。”

  “姜夔会写词,自度曲;能弹琴拨筝,吹箫善笛。”

  姜夔灵魂说:“这不是统一口舌了吧!圭臬!词圣!多好呀!”

  上苍说:“不要太得意!“乱”在后呢!”

  姜夔是白石“道人”,“鄱阳芝山之北有石洞”,“武康牟山有白石洞天”

  “那是姜夔念《道德经》“练石为食”之地”。

  姜夔灵魂说:“人间怎么这样说?”

  上苍回道:“你就洗耳慢慢听吧!”

  王国维说:人间之词“白石格高绝,而无情。”又说:词是“有情才有格。”

  姜夔灵魂说:“王国维怎么自己打自己嘴巴,“无情”怎么“格高绝”?”

  上苍回道:“怪吧!还有怪者!”

  乾隆年间德兴县令苏遇龙与萧立选称姜夔为德兴籍,并说有张涛“累荐”姜夔与建“御书楼”亊。

  《江西省志》与《德兴县志》均把姜夔籍贯载为德兴。

  姜夔灵魂说:“我留有亲笔申明“鄱阳人”,怎么还有人胡说!”

  上苍回道:“那不是“胡说”,是你太出名了,人家爭呢!”

  姜夔灵魂说:“我要回鄱阳!”

  上苍回道:“时机未到,再洗洗吧!”

  姜夔灵魂说:“越洗越黑了!”

  上苍回道:“白石如玉,天长地久能溢美。”

  姜夔灵魂说:“清水似箭,日积月累可穿心。”

  上苍回道:“不要跟我斗咀,静候佳音!”

  姜夔灵魂说:“能有佳音?”

  上苍回道:“隨缘吧!”

  这样又过去一百多年!

  “乞求张岩相爷洒甘露,是姜夔的污点。”

  “姜夔随萧德藻到湖州,依张平甫移居杭州是“清客”!”

  “姜夔与名公巨儒交往是“依人而食”!”

  “姜夔词只求字句精、形式美,没有内容!”

  姜夔词中有“青楼梦好”四字,在说“妓院生活烂漫”,那就是“风月词人!”

  姜夔词中有“池面冰胶”四字,是在说“冰成胶糊状,冰开始融化”,有说“南宋春天到了”之意。那是“不现实”的东西!

  姜夔词中有“寻花伴侣”四字,是在说“寻妓女打发时光”。那是“风流”、“不问政治的闲人”。

  姜夔词中有“乱鸦送日”、“离宫吊月”、“忆江南江北”句,是在忆恋人、写风景、发泄个人私愤。“靖康之乱”都过去六、七十年了,他不可能说“国耻之亊”!

  姜夔词中有“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句,是在耽心恋人“无人管”。他为对句而用“冷千山”,不会关心“政局”。

  姜夔词中有“今但借,秋风一榻,公歌我亦能书。”是在说“借辛弃疾造的秋风亭美美睡上一个觉,等我醒酒后,我们两个词坛高手再来过过招。”他不会是说借辛将军“秋风扫叶之势”北伐抗金。

  姜夔不是“—流作者!”

  姜夔“饶有漂渺风神,而缺少现实内容”。

  “白石词的地位无疑是不及辛弃疾的。”

  “姜白石他谈不到什么样的理念”。

  “姜夔的诗风同他的词风格相近,没有生活内容:缺乏社会意义,但有些绝句比较清隽有神致。”

  “这种形式主义的风气的作俑者实始于姜夔,这是我们必须指出的。

  但他的正面理论都是纯粹主观唯心主义的。

  结果只有脱离现实,脱离生活甚至脱离了理性,像禅宗修道一样去追求那种空洞玄虚的“妙悟”,但完全陷入了唯心主义的泥坑里了,带来了非常恶劣的后果。”

  姜夔“只是追求格律,在修词选句上用雕琢锻炼的功夫,写一些风花雪月的咏物写景的词,没有内容,缺乏血肉。”

  “姜夔以布衣身份依附于当时的官僚士大夫,开了南宋末年江湖派诗人用诗文干谒公卿以求利禄获名位的风气。

  他的词就嫌过于含蓄曲折,朦胧隐晦。”

  姜夔灵魂来到上苍殿前问:“近期人间喧华,锣鼓吵闹是何亊!”

  上苍回道:“人间大吵后会冷静,冷静后会思考,思考后会有正策岀现,那你离归故里的路就近了!”

  姜夔灵魂说:“只怕名声坏了,家乡父老不欢迎!”

  上苍回道:“名可名,非常名!”

  姜夔灵魂说:“只怕道不道,没有道!”

  上苍回道:“道可道,非常道。只是时机未到!”

  “姜夔词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姜夔词难懂!”

  “虽然周、辛二家的高处,白石终于没有能达到,但是这两派的某些流弊,他就设法避免了。这是宋词艺术进一步归于圆熟的标志。”

  上苍传姜夔灵魂并告知:“国际天文学会聘请一些专家、学者以文学家和艺术家名字为环形山命名,1987年正式公布了第一批环形山的名字。中国的文学家和艺术家是:

  伯牙:传说是春秋时代的音乐家;

  蔡琰:东汉末女诗人;

  李白:唐代大诗人;

  白居易:唐代大诗人;

  董源:五代十国南唐画家;

  李清照:南宋女词人;

  姜夔:南宋音乐家;

  梁楷:南宋画家;

  关汉卿:元代戏曲家;

  马致远:元代戏曲家;

  赵孟頫:元代书画家;

  王蒙:元末画家;朱耷:清初画家;

  曹雪芹:清代文学家;

  鲁迅:中国现代文学家。

  你己归星位!在103度 14.5(南) 40!”

  姜夔灵魂坚持说:“鄱阳才是我牵掛之地,也是我梦想回归之地!”

  上苍说:“你享誉乾坤,名刻苍穹,被定位于“世界文化名人”,你的大名将永远与日月同辉,还不满意?”

  姜夔灵魂坚持说:“那不是我要的。我要回鄱阳!”

  上苍说:“你故里有一湖清水,在洗白石身,你自己也去催促一下,可能会加速你如愿以偿!”

  姜夔灵魂时而化作“伯劳”身,时而“话眉”形,在鄱阳湖上空飞舞,每天准点催促“起床!”、“快洗!”时而也哼几句《汉宫春》曲,唱两首《夜行船》词。

  鄱阳行政上,设制了一个“白石乡”。

  鄱阳有过一个“白石诗社”。

  鄱阳县组织了一次全国性的“纪念姜夔诞生830周年学术讨论会”。

  李艳说:姜夔“不是“清客”!”

  早晨的鸟叫声时间,四季有所不同。春天在六时左右、夏天在四时三十分左右、秋天在五时三十分左右、冬天在六时三十分左右。统一的时间是天刚亮,也就是文人们所描述的、能给人们带来希望之光的“曙光”时分。无论天寒地冻、冰封雪地,阳光明媚、花开花落;还是战火纷飞、兵临城下,福寿双至、欢乐无边,在“曙光”这个时间点上,鸟儿们是非常精确的要啼鸣。至于它们“说”些什么,那就又有许多神秘存在。鸟儿们通人性,它知道你在什么时候最需要什么语言,很是顺逐人意!

  春天,春色满天下,人们习惯是“春眠不觉晓”,好睡清静觉,思量着如何度过美好时光,懒得不愿起床。鸟儿们就在天刚放亮时,到耳边说:“起床!起床!”,“白石等你!”。伯劳就在说:“只怕春深!”

  夏天,天高云淡,空气新鲜,人类高兴,虫儿也快活。蚊虫闹得人们难以安床,下半夜气温聚降,飞蚊散去,实想早上赖床一把。话眉就在床头说:“冷月无声!”“难赋深情!”伯劳又在说:“故人情味!”

  秋天,人们享受着丰收的喜悦,白天忙碌了一整天,晚上好不容易睡着,日上三杆也不会误秋收。鸟儿们不管如何心思,它们仍是准时提醒:“莫似春风,不管盈盈!”、“非弃我”、“谁念我、鬓成丝!”

  冬天,“池面冰胶,墙腰雪老”,寒气逼人,人们依床很是正常。“朋友”就不厌其烦督促:“未成归计!”“惆怅谁能赋!”“柳老悲桓!”

  鸟儿们的语言情真意切,多少年来,从“吵”至“闹”到“歌”,有着不一般的经历,就始终给人一种“精神”,那就是“坚持”!

  姜夔灵魂又来到上苍殿前说:“赞扬声一片,怎么还不让我回鄱阳?”

  上苍道:“滴水洗石,需要时日。”

  姜夔灵魂说:“鄱阳湖那么大,怎么是滴水洗石?”

  上苍道:“众水难合,众音难调。那滴清水就是那么执着。”

  姜夔灵魂说:“那还不是我催促有力才有的功效!”

  上苍道:“他多少年来,在案前痴!在人前呆!在书前醉!在纸前狂!为洗你这块白石,时而哭泪纵横,时而笑容怒放!多少心血!多少精神!不管“天风夜冷”而“疏帘自卷”,始终坚持“唯有池塘自碧”,在为你魂归鄱阳而努力!”

  姜夔灵魂说:“我看到也听到:我“我行半天下”,他“清泉石根走”;我“追惟恍如梦”,他“寻源行渐远”;我叹“乾坤希大识者少”,他呼“应有隐者为识赏”;我唱“人间犹传夜啼曲”,他和“仙界同听春唱歌”;我诉“寄情芳草绿荫中”,他说“吹散濒湖数峰雪”。我不易,他更不易!”

  上苍道:“那你还急吗?”

  姜夔灵魂说:“有我后辈如此孜孜不倦、荜路褴褛,再晚百年回鄱阳也无仿!”

  上苍道:“果真如此!”

  姜夔灵魂说:“很是震撼!”

  上苍道:“那是玩笑,无需百年!”

  姜夔灵魂说:“当真!”

  上苍道:“看来,你对你的后辈还是缺乏信心!”

  姜夔灵魂说:“不是缺乏信心,耽心滴水力不够!”

  上苍道:“是你说的“日积月累可穿心”!”

  “白石公是大诗人、词圣、书法家、音乐家、鉴赏家、文学艺术批评家、文学艺术理论家。”

  “贬姜夔是不公正的、不科学的态度。”

  “姜夔给词坛带来了一种新的审美观!”

  上苍传姜夔灵魂并告知:“你的《扬州慢》上教材了!”

  姜夔灵魂说:“这是好亊!是喜亊!我的要求是回鄱阳!”

  “姜夔说过:我家曾住赤澜桥,邻里相过不寂寥;君若到时秋已半,西风门巷柳潇潇。在合肥他的恋人就是柳潇潇。”

  “姜夔是与辛弃疾、吴文英三足鼎立的大词人!”

  《魂断赤澜桥》情景在合肥赤澜桥仿效上演!

  “姜夔在词的艺术上超过了辛弃疾。”

  “姜夔的《续书谱》是影响最大的一部书论专著。”

  吴金华说:“姜夔成为南宋间因改变词风而词史地位和作用都超过辛弃疾的一代词宗。”

  唐圭璋说:姜夔“一气流转,笔如游龙。”“俊语纷披,意趣深远”、“笔笔转换,一往情深”、“奇峰突起,拨地千丈”。

  刘乃昌说:“白石词具有动人的艺术魅力,和永恒的审美价值。姜夔在中国词史上做出了重要贡献,发生了深远影响。”“姜夔的成熟,在词坛主苑中成为公认的一代翘楚,扮演了开宗立派的重要角色。”

  宛明灏说:“《白石道人歌曲》,殊多感慨乱离,府仰身世之作。”

  殷光熹说:“姜词的景物描写往往不是单纯的自然影物的描写,里面有较丰富的内涵。作者所要表现的意象和自然之间的关系,不是一眼看穿,一读便悟,而是由暗示沟通的。”

  张文勋说:“白石诗词,喜欢用典,或明用,或暗用,各得其趣”。又说“情中有景,景中有情,自然入化,这正是姜白石写景词之所以富有神韵的妙处。”

  陆永品说:“这两首词(指姜夔的《暗香》与《疏影》两词。)无论思想性,还是艺术成熟,都是完美无缺的,最令人津津乐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们是古今咏梅词的双壁和绝唱,永远给人们留下美好的艺术感受”。

  曾枣庄说:“写恋情而毫无脂粉气,语言清爽朴实,充分体现了姜夔词用健笔写柔情,而又情深韵长的特点。”

  启功说:姜夔“诗无败笔,足冠南宋”。

  彭定安说:“白石道人是一作家兼艺术家。”“在他的诗词中,也不人乏痛心国家,忧国忧民之作。”“他的艺术世界里,飘扬着格调高雅,神韵飘逸的旗帜。”

  韩经太,王维若说:“他(姜夔)性情高洁,除却一腔才气,便是一副傲骨。”“其诗风高秀。”“姜夔词作开宋词‘清空’一派,成为南宋一代词作大家。”

  赵晓岚说:“姜夔的乐谱是非仅“留下”,而是“岀现”,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又说“姜夔书论最大特点是从道德批评转为美学批评。”

  黄宝华说:姜夔“是一个全才型的纯粹的文人”。

  袁向彤说:““韵”的境界寄寓在姜夔身上所特有的思想个性、才情气质和人格境界之中”。

  游国恩说:姜夔“视野比较广阔”、“托古讽今”、“写岀较有现实内容的《扬州慢》词”、“情感比较真挚,艺术上也有特色”、“咏物和抒情结合得较好”、“纠正向来婉约派词人平熟软媚的作风,给读者一种清新挺拔的感觉”。

  袁行霈、罗宗强说:“姜夔与辛弃疾同时,本是与辛弃疾并峙的词坛领袖”。“姜夔是耿介清高的雅士”。“虽终生布衣,名声却震耀一世”。“难得的艺术全才”。“他的贡献主要在于对传统婉约词的表现艺术上进行改造,建立起新的审美规范”。

  王季思说:“白石词由于思想上艺术上的杰出成就,在词史上影响深远。”、“把他看作江湖游士、豪门清客,评价也是偏低的。”并说:“把婉约派词人贬得过低,对他们的艺术成就也未能深入分析,却不是公正对待南宋词家的态度。”

  陶尔夫、刘敬圻说:“姜夔把婉约与豪放两种词风成功地加以融合。”、“在词史上掀开了新的一页。”、“姜夔是继辛弃疾之后攀登到第二高峰的大词人。”

  “姜夔的《诗说》在诗话史上,它是一部转折性的诗话,由“言诗及事”向“言诗及辞”过渡;在文学批评史上,反映了他的美学批评观念。”

  “姜夔的《续书谱》完善了从道德批评转为美学批评。”

  鄱阳县团林乡的姜夔后裔,在团林乡藕塘姜村,建造了一座姜夔灵魂墓,这是世界第一的创意。也是姜夔后代无奈的选择,又是最好的选择。岀于能让这位在800多年前身葬异乡的姜夔灵魂回鄱阳的初衷!这不单是鄱阳姜夔后人,应该说是鄱阳人的意愿。是不想再让这位伟大的艺术家灵魂仍在空中飘游,也给姜夔的后人、崇拜者、痴迷人、爱好者一个思念、祭祀的场地!

  姜夔灵魂墓在团林乡藕塘姜村西北方向,从团林乡进藕塘姜村的大路边,墓旁有树木点缀,青草环绕。墓座北朝南向,墓内放有姜夔著作,墓前有墓碑与石刻姜夔画像及姜夔《自题画像》诗,墓的西面是石刻姜夔《扬州慢》词。

  上苍传来姜夔灵魂说:“你魂归故里,该满足吧!”

  姜夔灵魂说:“足也!只不过具体地址有误!”

  上苍问道:“误在那里?”

  姜夔灵魂说:“我的岀生地在县城东流水桥,怎么回归乡下团林了?”

  上苍道:“团林有你一支,繁衍一族。藕塘姜村、老屋姜村、对面姜村、七甲姜村、十甲姜村、四甲姜村、安门口姜村、沙塘姜村,鄱阳县城及磨刀石姜村、四十里街姜村、游城淮王坦姜村、双港聂家、力池姜村,后裔过万人,迁涉更广。江西省的上饶、余干、慈溪、景德镇、德兴、新余、九江、丰城、南昌等地有不少你的裔孙。还有台湾、湖北、湖南、浙江、江苏、福建、上海、新加坡、美国等地也有你裔孙!”

  姜夔灵魂说:“虽然有此我不明白的情况,但在“乌石寺”时,所说“非神即仙”,怎么你想赖账吗?”

  上苍道:“我赖账!笑话!说一不二是我的本性。只是你性急了!”

  姜夔灵魂说:“灵魂归鄱阳与在鄱阳封神,是两回亊,差距大着呢!你胡弄我不是!”

  上苍道:“那你就再等等吧!”

  鄱阳书架上还能看到鄱阳人写的《姜夔传说》、《姜夔长短句赏析》、《姜夔文化探密》三本书。这三本书被中国多家图书馆与多所高等教育学校永久收藏。

  《姜夔传说》以散落典籍中有关姜夔文化的八句话,整理成为八个故事。全部原创,对还原姜夔真实历史面貌有些借鉴作用;《姜夔文化探秘》从多个角度,探讨姜夔文化,以通俗性、普及式的方法介绍姜夔文化,为“纠正误读姜夔”做了些宣传工作;《姜夔长短句赏析》主要是读词心得,从姜夔本人的身世与历史的角度提岀了一些新的看法。

  这三本书的研究成果:(1)编成了8个完整传说故事。(2)画像还原给姜夔。(3)提出了姜夔文化命题。(4)加大了认识姜夔爱国词的深度。(5)纠正了一些对姜夔词的误读。(6)姜夔鄱阳故妻的认定。(7)完善了《暗香》、《疏影》写北宋二帝的说法。(8)破解了姜夔与萧氏结婚时间。(9)对姜夔词有不少新的读法。(10)提出了“姜夔与鄱阳的课题”。

  鄱阳县斥巨资建设了一座公园,冠以姜夔名,并搜集了大量资料,造了一座现代化的“姜夔纪念馆”,以纪念这位“世界文化名人”!

  姜夔公园在鄱阳县城西面,以韮菜湖为依托,牛头山为标志,赋有公园山水之美色。种栽姜夔喜欢的竹、梅、荷、松、兰、桂、柳等植物,彰显姜夔艺术之神韵。

  姜夔公园广场立有巨型石质牌楼,牌楼上有六幅鄱阳文化人写的对联。

  汪填金两幅:

  “戛玉敲金,千秋一曲扬州慢;

  杖藜携酒,访圣谒仙韭菜湖。”

  “英才盖世布衣老,

  绝恋惊天词笔新。”

  姚道生一幅:

  “疏影暗香曲度扬州慢,

  看山听水春归故里娇”

  姜清水三幅:

  “红泉透干,夔公满纸怀乡志;

  赤镜还清,旅客宽胸念国情。”

  “乾坤倒转年轮八百圈,

  白石增添曲谱五千言。”

  “精词雅乐千年诵,

  壮志豪情万古留”

  公园的广场上立有一尊花岗岩质地的姜夔立姿塑像,手拿洞簘,仿佛在回忆“小红低唱我吹簘”那段美好时光。

  一个潇洒、飘逸吟唱者的身躯立在世人面前!

  姜夔公园内的“姜夔纪念馆”,是用现代科技手段再现姜夔的一生,展示他的著作与贡献。

  姜夔公园占地千亩,壮观、雄伟、美丽、彯亮,是鄱阳的一张出彩名片。那里:植被优等,荫凉诸多,养眼抚神,放松身心,看山听水,都是佳处。牛头山高,松青草绿,百米陡壁,形似刀劈,点缀蕨类,高涯披绿,桂馥兰香,山色虚涵。韭菜湖阔,水清莲红,万倾碧波,波澜壮阔,湖光潋艳,烟波浩瀚,水天一色,美不胜收。

  夔公悠然,不再为“西风”敲门“窗”而愁,不再为“暗雨”侵湿“铜铺”而忧、不再为“乱鸦送日,风沙回旋平野”而恨。不要去“无端抱影销魂”、“坐待,千岩月落”期盼祖国“一帘秋霁”;不耽心“一片江山,总付与啼鴂”与“红衣半狼藉”;也无须舍“山中之妻、襁褓之子”而奔走江湖,倾倒才志,诉说着那金兵欲来的“西风消息”;更无须用委婉、念蓄之笔,洒尽豪情,吟唱着那南宋政局尴尬、时代走向灭亡的“悲歌”。

  姜夔的《白石道人歌曲》流传本,是世界音乐史上奇迹,被称之为:世界古代音乐“活化石”。

  姜夔的“词谱”是“中华词谱”惟一流传至今的实证资料,具有研究“中华词谱”的发生、发展的“唐宋词谱实证唯有”价值。以姜夔词谱为“标本”导出了一门“中华词谱学”。

  姜夔的词被认为是“把豪放与婉约两种词风加以融合,形成了一种清刚风格,创造了一种审美规范,给人以新的审美观念。”正因如此,姜夔被清中期推崇为“圭臬”,誉为词圣。

  姜夔的诗杨万里称之为“裁云缝雾之妙思,戛玉敲金之奇声”,能“吹散濒湖数峰雪”。

  姜夔的《诗说》被称之为中国文学批评,从“道德批评”转变为“美学批评”的“里程碑”。是中国古代的一部理论体系比较完善的诗词创作专著;是研究中华诗词创作演变的宝贵资料。姜夔的《诗说》创建了一个,强调“异”、“合”为特点,以“含蓄”为“贵”的“美学”观念为核心的诗词创作理论体系。

  姜夔的《续书谱》是宋代一部非常有名的书法创作指导专著。《续书谱》完善了姜夔从“道德批评”转变为“美学批评”的文学批评理论。姜夔的《续书谱》形成了以“善”、“美”为核心的书法理论体系。

  姜夔的《绛贴平》一书,是姜夔对中国古法贴《绛贴》的评论、鉴别、赏析。非常翔实可靠。体现了姜夔的书法理论水平,鉴赏能力。对研究中华法贴流传、“误认定”、“失原意”都是难得的教材,特别是姜夔“鉴定”方法的“科学”程度;做学问的“较真”态度值得后人借鉴。

  姜夔的“兰亭考”有指导研究“兰亭书法”价值,被称之为“天下第一考”。

  姜夔的手迹《跋王献之保母贴》是少有的姜夔遗存物,这是他“迥脱脂粉,一洗尘俗”书法声名的实证资料,也是他鉴赏、评论、考证王献之书法的实证。体现了姜夔的书法理论水平精深与实践中运用能力高超。

  姜夔的《大乐议》与《琴瑟考古图》是献给朝廷的书文。

  姜夔的琴曲《古怨》是姜夔根据中国汉代遗存琴曲整理而留存的曲谱。

  姜夔的《霓裳中序第一》词谱是根据中国唐代古曲谱整理而遗存。

  姜夔文化体系孕育于江西鄱阳,产生于江西、湖南、湖北、浙江、江苏、安徽江南一带。

  江西有鄱阳湖、干越亭、旌阳宫;湖南有洞庭湖、湘江、南岳衡山;湖北有九真湖、女郎山、长江;浙江有太湖、富春江、西湖、临安京城;江苏有吴王台、吴越文化遗址;安徽有巢湖,淮河。姜夔游历江南一带,姜夔文化体系思想、艺术、风格融合高山雄健、大湖宽广的原素,给世人一种清新的审美感。

  姜夔著作可考者有十六种之多。《白石道人歌曲》、《琴瑟考古图》、《姜夔丛稿》、《白石道人集补遗》、《白石道人集外诗》、《琴书》、《集古印》、《张循王遗亊》《跋王献之保母贴》、《兰亭考》、《诗说》、《绛贴平》、《大乐议》、《禊贴偏傍考》、《词集》、《诗集》等

  鄱阳电视台正在进行中的《清水点白石》大型节目,有五十余期,每周一集,播出需用一年多时间。这个节目以“点”为点,点出姜夔的一生传奇!

  姜夔公园举办开园典礼!

  姜夔公园内,礼炮八百响!

  锣鼓响起来!

  歌声唱起来!

  舞蹈跳起来!

  鸟儿欢乐!

  花儿灿烂!

  鱼儿飞跃!

  韮菜湖仰听欢歌!

  牛头山俯看好戏!

  人山人海!

  潮高潮涨!

  热闹非凡!

  上苍传令姜夔灵魂道:“鄱阳已造神坛,归位去吧!”

  姜夔灵魂说:“盼了多少年!念了多少年!想了多少年!梦了多少年!今天终于来到了!我来也!”

  姜夔灵魂边说边化作一种无形的“神”,融入欢歌劲舞的人群中,每个人的血液内。

  姜夔的文学艺术思想会在这些人中生根、传播!姜夔的为国愁、为国忧、为国劳、为国言的精神会在这些人中传承、延续、扩展下去!

  参加庆典的人群中,有祖孙两人也来看热闹。孙子把爷爷当马骑着。

  孙子在爷爷头上用小手指着前面的塑像问:“爷爷,那个是谁?”

  “他是姜夔!”

  “姜夔又是谁?”

  “他是鄱阳人!是鄱阳人民心中的神!”

  “人与神是一样的吗?”

  “是一样也不一样!是一样,都是人!他很特别就又不一样,所以能为神!”

  “那个夔是什么意思!”

  “龙生九子,夔龙为其一”

  “他是干什么的?”

  “是词圣!是个伟大的文学艺术家!”

  “我长大了也做词圣!也做伟大的文学艺术家!”

  爷爷称赞孙子说:“好!有志气!”

问夔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