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殿之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一章一杯奶茶

  阳光明媚的日子里,

  魏憨撑着黑色雨伞,

  回头率也是颇高。

  魏憨借的这具尸体,皮肤十分白皙,一眼看去就仿佛是给人一种大病初愈的样子,病恹恹的。

  倒是惹来了不少路人八卦,这人莫不是得了绝症,现在想在最后的时光里出来讹人不成?

  一念至此,

  不少人都离得魏憨远远的,这搞的魏憨有些不好意思了,把伞收了起来。

  阳光很温暖,

  只是他本能的反应就是不喜欢被阳光照射。

  魏憨的家离吴家百货不远,

  坐几站公交车后,

  再走十来分钟也就好了。

  魏憨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或者说是恐惧,

  恐惧回到家,

  看到奶奶的遗像,

  甚至看到自己的遗像,

  最怕的是看到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后,再黑发人送白发人的样子,

  父亲一定很忧伤吧。

  想着想着,

  也就走到了家门口了。

  如今这个时代很少有人死后再土葬了,更多的是实行遗体火化。

  倒也不是说火化比土葬好,

  主要还是政策不予许不是,

  埋下去的都给你挖出来,

  归根结底还是“尸潮”之变的原因,

  华夏可不允许再出现第二次“尸潮”的出现了。

  但很多条例其实都是给穷人定的,

  富人这个群体独立于些许条例之外!

  这本就是人姓使然,

  倒也无可分说。

  魏家说不上什么名门大家富可敌国,但是绝对谈的上有钱人几个字。

  魏海可不想让母亲经历火焚之苦,仪式他办的很传统,抚摸着母亲的遗像,遗像里母亲笑的很和蔼。

  “妈,您活到这个岁数也算是喜丧了,海儿我也就不哭哭啼啼再惹您不快了。”魏海放下母亲的遗像,走到了母亲的棺椁前。

  魏家是一栋复古的华夏风格别墅,跟四合院差不多,很大,里面有一大堂,棺椁便摆在大堂中间,魏海就一个人在里面,其他人都在大堂外随时恭候着。

  魏海在本地商业界也算得上是大佬的存在,

  特别是今年拿下了不少大项目可谓是意气风发,

  只可惜,

  生意欣荣,

  可家门不幸,

  先是独子被人杀害,且至今凶手还未抓到,这件事情上不是本地警督无能

  可能魏海也想不到,

  魏憨的案子其实早已经移交零组,

  可惜,

  便是这零组也是毫无头绪,

  老道属于六星异人,

  便是在当今异人界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哪怕零组高层中也没有几个六星异人,

  要让零组查出个头绪来也是有鬼了!

  本不过四十来岁,却接连受到亲人离世的打击,终于是满头白发,孤家寡人了。

  魏憨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奶茶店点了杯奶茶,坐在了一角,静静的等待着奶奶的出殡。

  他不可能进门送奶奶最后一程,他是魏憨却又不是了。

  现在的他连家门都进不了。

  奶茶店的店员的个小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应该是个学生在奶茶店兼职的吧。

  她拿着一杯奶茶送到了魏憨面前,微微颤颤,甚至脸色煞白,冷汗直流。

  “怎么了?”魏憨似乎是察觉到女孩的异样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没事!”女孩一惊连忙否认,头也不回的就逃也似的的逃走。

  魏憨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并未放在心上。

  女孩逃回里间后,气喘吁吁,整张脸都怕的发紫。

  “鬼……有鬼……”女孩喃喃道,使劲的拍了拍高耸的胸口,要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她知道自己千万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已经发现他是鬼,很多时候,你不惹它,什么事情也就没有,要是让对方发现了,说不定还会缠上自己。

  阴阳眼,

  通阴,

  晓阳,

  可辨鬼魅,

  属于灵眼的一种。

  一般来说异人的灵眼都是后天练就,属于灵眼中的后天眼,而女孩的这双阴阳眼属于先天眼,先天生来。

  虽说是灵眼,

  但如果让女孩选择的话,

  她宁愿不要这什么阴阳眼,

  她只是个普通人,要了这双眼睛可以说天天找刺激受,说来她也适应了十八年了,普通鬼魂她倒也习以为常,不会表现出怕的感觉。

  今天这鬼,

  很特殊,

  以前遇到都是孤魂野鬼,多是魂体出现,浑浑噩噩,而这可是有肉身的鬼,一具身体里住着另一个灵魂!

  这得是多深道行的鬼物啊!

  女孩第一次接触怎么能不害怕,特别是一想到在那里坐的不是人,而是具尸体时,她更是害怕不已。

  不能怪魏憨被人一眼看穿,

  哪怕借尸还魂,

  这尸终归是别人的,

  若要鸠占鹊巢,

  可不得要一段让灵魂融合适应的时间,

  而他魏憨才融合了几天?

  把吸管插进去,

  喝了一口奶茶,

  味道还不错。

  虽然这奶茶店离他家不远,但是他生前倒也没发现这里居然有家奶茶店。

  喝了几口,

  魏憨提了提一边装着元宝的黑色塑料袋,

  份量也是挺足的。

  只是真的要烧吗?

  魏憨犹豫了,

  毕竟好low的说,

  影响形象。

  这一坐便是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对魏憨与奶茶店女孩来说都是煎熬的。

  魏憨想看奶奶最后一面,却又害怕看见奶奶下葬,

  而女孩则是精神紧绷,心中大呼mmp,大哥你怎么还不走啊,她就想店里的这只鬼赶快离开。

  该来的总会来,

  唢呐声顿时响彻四野,

  出殡了。

  车水马龙,

  这场仪式办的很盛大,

  甚至有些扰民,

  但是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

  因为魏海提前知会过大家了,

  当然更主要的是给了钱了。

  既然给了钱,那吵不吵也就无所谓了,只要给钱,你天天吵都不介意。

  该出去了,

  魏憨起身来到收银台前准备付钱,

  女孩看见魏憨到靠近,整个人都不好了,身体甚至有些瑟瑟发抖。

  “多少钱?”魏憨示意自己点的那杯奶茶。

  “十二块。”女孩道,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终于要走了。

  一分钟后,

  魏憨与女孩都沉默了,气氛一度陷入了尴尬。

  魏憨忘记了,

  自己根本没有钱啊!

  摸遍了全身一个钢镚也没有,魏憨第一次体会到了十二块钱难倒英雄汉的感觉。

  怎么办啊!

  他哪里有钱?

  除了一大袋元宝外他哪里有钱?

  难道把塑料袋里的元宝拿出来付钱?

  女孩心中更是mmp,

  第一次看见鬼喝霸王奶茶。

  “额……”魏憨有些尴尬。

  “小哥哥没事的,我请你!”女孩平复心情道,她现在只想送走这只鬼,十二块钱无所谓的。

  “额……”魏憨更不好意思了:“下次过来,我会还你的。”

  “不用,不用……”女孩连忙拒绝,不要有下次了,您鬼佬走的越远越好!

  “要得要得!”听到女孩这话,魏憨哪里好意思。

  “不用!”

  “用的!”

  “不不不!”

  “要要要!”

  “我说不用给,我请你!”

  “这怎么行,要给钱的!”

  “好吧,那钱呢?”

  “……”

  女孩与魏憨互相推脱起来,到了最后,女孩终于烦不胜烦,不知哪里来的火气怒吼了一声。

  “你丫的给我滚!”

在下很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