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殿之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二章苗魏相别六十年

  唢呐吹响,

  全场骚动。

  苗玉凤的葬礼很是盛大,

  风光而来风光而去,

  多年前她被誉为最有可能振兴苗疆蛊师的存在,天生蛊体,十五岁便已精通苗疆所有蛊法。

  二十岁那年上一代蛊主传位于她,便撒手人寰,苗疆黑蛊也只剩下她了。

  便是如今苗疆蛊师只剩下她一人,但上一代蛊主依旧觉得她可振兴蛊师,便是她自己也这么认为。

  毕竟不过二十便踏入了三星异人巅峰的人在异人界实在少见,当得上一句天才!

  恩师已逝去,苗玉凤便真正的踏出苗疆,准备闯出一份属于自己的天地,她倾尽一生打算完成恩师遗愿,重振黑蛊。

  只要踏入六星异人境界便有了开宗立派之资本,到了那刻她只需登高一呼,便可重聚黑蛊盛世!

  据说白蛊那边也出了一位天才,但苗玉凤不屑一顾,她自认为要重振苗疆蛊师,非她黑苗蛊主!

  那一年她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那一年她的愿望只有一个,

  那便是重振蛊师,

  只可惜她可能想不到她终其一生也是只停留在了五星巅峰,踏不进那六星之境。

  她更想不到自己最后会抛弃重振蛊师的愿望,最后寡守孤山六十年,只望他一切安好。

  初入这混沌江湖不过一年便知这江湖险恶世态炎凉,若非这一身实力卓绝怕是也早就见了自家师傅。

  而遇见他那是在第二年,

  他姓魏单名一个通字,

  小名憨儿,

  也确实够憨,

  文文静静,

  斯斯文文,

  一个青年郎,

  她于深山中的魏家村,大战那一只屠了全村的五百年道行的红衣厉鬼,大战途中他舍身替她挡了一击,三魂七魄离体,最后苗玉凤却只从那厉鬼手中夺回了他的三魂六魄,

  缺了一魄,

  还魂归来多少是傻了一点,

  更是憨得可爱!

  厉鬼虽除,

  但魏村已无,

  从此他便赖上了她。

  三年间他与她形影不离,

  游离于生死之间,

  三年里他替她挡了不知道多少致命一击,

  而她也渐渐的习惯了他的存在,

  她曾经数次呵斥这个傻子不要替她挡伤,

  会死的,

  可他每一次也只是回了一句“没事”后,便憨憨的笑了。

  苗玉凤次次都是哭笑不得。

  而这一年苗玉凤此时已踏入四星之境,距离到达六星境界也近了一步。

  “啊……凤……给……!”魏通递过来一个苹果,由于少了一魄说话有点不利索,有点憨憨的感觉,不过这倒也无愧这憨儿小名。

  “憨儿,也多亏你丢的是那最无关紧要的一魄,也只是让你痴了些。”苗玉凤接过魏通的苹果笑眯眯的说道,不知从何时起发现这魏通倒也可爱。

  吃着苹果看着这三年里变的有些邋遢的魏通,她笑了。

  三年前斯斯文文,

  三年后邋邋遢遢。

  倒也怪不得他,这三年里生死危机经历太多,很多时候哪里顾得上整理行头。

  又是三年,

  她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离不开他了,

  而他却也早已如此。

  “你喜欢我吗?”那一天苗玉凤没有女孩子家家的扭捏。

  “喜……欢……”魏通没有犹豫脱口而出,只是说话还是有些不利索。

  “哦……”苗玉凤。

  “嗯。”魏通。

  有时候发现古人说的话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就比如那日久生情,

  相伴六年,

  生死相依,

  她终是对这个憨憨的男人生出了情愫。

  那一天后,

  苗玉凤对魏通的称呼没有变,依旧是憨儿,傻大憨,大憨子,小憨憨……

  而魏通以后也只道她这独属的一声:“凤儿!”

  苗玉凤也默认了,

  世间太冷,

  与这个憨子,

  共度余生挺好的!

  第二年,

  她准备与这憨子成婚了,

  相识相知七年之余,

  已然不分彼此。

  只是命运总是造化弄人,

  白苗蛊主寻上门来,

  与苗玉凤大打出手,

  为的亦不过先祖败的那一丝气运,

  以及那气运龙脉的消息。

  苗玉凤败了,

  败的很彻底,

  她是天才,

  而对方何尝不是?

  双方都是异人四星巅峰蛊师,

  且又同出一脉,

  深知对方深浅术法,

  倒也是一个平分秋色!

  只是白苗孑然一身,

  而她黑苗身边却是多了一个魏通,

  一个拖油瓶,

  所以苗玉凤她败了,

  但此刻的她却不后悔。

  “噗!”魏通身上多了个窟窿,鲜血喷涌,他又替苗玉凤挡下一击。

  苗玉凤倒也没太大的伤悲,

  她反而笑了,

  也许这个结局是最好的,

  两人共赴黄泉也不错,

  魏通也笑了依偎在苗玉凤的怀里笑的像个孩子,

  两人的衣服都已被自己的鲜血染的鲜红。

  魏通依偎在苗玉凤的怀里,看着两个人身上的血衣,笑的更加灿烂说话依旧不利索:“凤……儿……这……红……嫁……衣……喜……欢……吗?”

  “喜……欢……”苗玉凤也笑了,看着她与魏通身上的血衣,这不就是嫁衣吗?

  看来老天爷也祝福他们,

  让他们最后一刻共白首!

  “凤……儿……嫁……给……我……好……吗?”

  “好!”

  “好一对亡命鸳鸯,苗玉凤只要你交出那东西,我便念在你我同出一脉放过你们,你看如何!”白苗说道,没办法那东西当真硬取不得,同出一脉怎么会不知那命理之术,那是死术,无解!

  “滚……”苗玉凤淡淡的吐出了一个滚字。

  “憨儿,你不怪我吧!”

  “不……怪……”

  “那便好!”

  “找死!”白苗冷哼一声,下了杀手。

  只是这一击没有击中两人,

  被一朵凭空出现的桃花拦下……

  “你……来……了……”魏通看着那朵桃花知道是谁来了,有些惊诧,十多年没见了。

  桃花一现,

  千花来,

  待到花散尽,

  一身着道袍的老人缓缓走了出来,

  老人看着魏通略有深意的又看了眼苗玉凤,最后言语中多了一丝玩味:“小娃,如今你可愿随我上山?”

  “呵…呵……老……阴……B!”魏通只剩一声苦笑,这老头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自己,结局倒也好,至少她能活下去。

  “谬赞!”老人毫不在意。

  “狂妄!”白苗怒斥一声,从头到尾这突然出现的老人居然把自己当空气了!

  “师……傅……”魏通艰难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好!”老人很满意轻斥:“去!”

  桃花开剑飞去,

  不稍片刻,

  白苗四星巅峰异人宛如土狗,

  一剑封喉,

  一语都未能道出。

  经此一役,

  苗魏相约六十年,

  亦是,

  苗魏相别六十年!

  再见已是暮年,

  回想过往,

  也许那一天两个人都死在白苗手下,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六十年后,

  他所做一切,

  她不怪他,

  毕竟他少了一魄,

  而那一魄执掌……

在下很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