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殿之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三章鬼!

  唢呐声起抬棺行,魏海亲自为母抬棺,不过四十年岁,本是意气风发之时,却两鬓斑白,仿佛一瞬间老了不少,一身白衣。

  丧妻丧子如今又丧母,

  三大悲,

  他魏海偿尽了!

  守灵七日今日还是要送母入土了,

  锣鼓喧天,

  周围可是站了不少围观的人群,

  不过敢议论纷纷闲碎的却是没有,

  先不说人家早就给了钱提前知会,

  单是人家的势力就足以让人闭嘴了。

  魏海一人白衣赤膊抬棺而行,根本不去理会周围的人,墓地不远,那块地是他特地为儿子魏憨买的,想不到母亲也去了。

  母亲从小就疼爱憨儿,如今把母亲葬在憨儿旁边,她在天之灵也应该会高兴吧。

  魏憨撑着黑伞就站在路边,他眼睁睁的看着爸爸抬着奶奶的棺材路过自己身边,心中滋味陈杂。

  “爸……奶奶……”魏憨抹了抹眼睛,并没有泪水,似乎他已经哭不出来了。

  魏憨撑着伞默默的跟在丧葬队后,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只是此情此景之下多少多了丝萧瑟,就好比一颗老鼠屎毁了一锅粥一般。

  本是如沐春风,却是完全被这唢呐声吹散,一步又一步,魏海抬着棺,不知疲惫。

  “妈,这里你喜欢吗?”魏海停下了,唢呐声也停下了,眼前这一片偌大的私人墓园,若是没有人提醒,怕是会误以为成公园。

  郁郁葱葱,鸟语花香,方圆圈起两里地范围,都是是这块墓园的地域。

  四安市虽比不得华夏帝都那般寸土寸金,但这里的土地却也是不便宜,魏海却丝毫不在意,这是他为儿子与母亲准备的安眠之地。

  也只是停顿了一会,魏海接着抬腿入内,魏海动了所有人也都动了。

  唢呐声响,

  丧葬队启,

  一队人马慢慢的走入墓园。

  魏憨终是停下脚步,

  他也只能送到这里了,

  严格来说这座墓园是他的“家”,

  但似乎这个家现在就是想买门票也进不去。

  渐行渐远,

  魏海的人影已经不可见,

  周围终于开始吵杂起来,

  这怎么说也是一大谈资,

  人在威在,

  人去威去,

  不敢在你面前嬉笑,

  背后总是管不着的吧?

  听着周围人的嘻骂笑语,

  魏憨感觉上多少还是有些奇怪的,

  但是也不好说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寻了处偏僻角落,关了雨伞,提出黑色塑料袋,这一幕多少是引来了不少人侧目,毕竟大白天撑着把伞,又提着个大塑料袋不知道装着什么满满当当的,瞩目是必然的。

  只是当所有人看见黑色塑料袋里的元宝时,真的是要大呼晦气,本就赶上他人出殡,又见有人提着通冥元宝上街,这不是晦气是什么。

  不过几分钟时间,魏憨身边就人迹罕至,不过他并无所谓。

  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打火机,开始烧起元宝来,不稍片刻炊烟袅袅。

  此情此景,

  若是平时魏憨少不得去局里坐坐,

  只是今日由于魏海之事,

  倒也没什么人多管闲事。

  “奶奶,走好……”魏憨烧着元宝,却不知要说什么,只能喃喃道了这么一句。

  魏憨最后默默的烧着元宝,这一幕也是怪异,惹的早就离远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大白天的蹲在路边烧纸钱,

  有病吧?!

  这一烧也就是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中除了魏海还在墓园中其它人却也都已经退了出来,静待魏海命令。

  魏憨却也没再多关注这边,该送的路已经送完了,他也该回去了。

  此时事了,

  也已经下午四点了,

  夕阳西下,

  倒也不用再撑伞了,

  多多少少的打扫了一下烧元宝的地方后,

  提着伞他缓缓远去……

  此时路上行人倒也不多,

  却也是人来人往,

  不知为何魏憨心中有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仿佛就感觉自己与周围格格不入一般,

  明明自己又重新站在这个世界上,

  可为什么好像自己被正常人本能的排斥一般?

  这种感觉很微妙,

  微妙到你不去认真感受一时间还发现不了多那种。

  这感觉也不过转瞬即逝,

  魏憨也就恢复过来,

  没办法的事情,

  现在自己能站在这里送奶奶一程,

  也都是奶奶替他争来的,

  能活在这片蓝天下已经是万幸,

  那自己还想要什么自行车呢?

  想通了也就释然了,

  他朝着公交牌走去准备坐车回去了,

  看了眼时间说不定还能赶上晚饭时间,

  本以为天黑是赶不回去了还让吴姐不用煮自己的饭,

  看样子要打个电话说一声了,

  电话也只是嘟了两声就被接通了。

  “喂……”电话那头传来了吴沫兮清冷的声音。

  “吴姐是我,我现在就回去了,把我的晚饭一起煮吧!”

  “好!”

  没有多余的话语,就是这么干脆,挂断电话。

  魏憨感觉自己心情顿时大好,想开点什么都好,反正自己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好好活着就可以了,想太多也没用。

  看着前方的道路,

  再拐个弯差不多也就到公交站牌了,

  魏憨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只是刚刚抬起脚步准备拐过去,

  他就转角遇到爱腹部不知道被拐角处的什么东西撞击倒,猛的倒摔在地,

  最后定睛一看,才知道刚刚转角的那个瞬间,在另一边冲出的是一个小男孩,此刻小男孩也已摔倒在一旁。

  魏憨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转头看向那个小男孩,看样子自己没事情,这小孩倒把自己摔了个呲牙咧嘴。

  魏憨走到小男孩面前伸出了白皙的可怕的右手准备拉起小男孩,他倒不想去怪小男孩什么,小孩子调皮很正常:“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大哥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小男孩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这事怪他,怪不得这哥哥。

  他准备给这个大哥哥道个歉,只是小男孩刚刚抬头看见魏憨此刻的脸时,脸色煞瞬间白。

  “哥……”小男孩最后满脸的不可思议,嘴里微微颤颤的只吐出了这一个字。

  “啥?”

  魏憨有点摸不着头脑。

  经过短暂的震惊之后,小男孩却再也压制不住内心恐惧,猛的爬了起来,挣脱魏憨,疯也似的逃离,嘴里还大喊道:

  “鬼!!鬼啊!!!!!”

  “……”魏憨。

在下很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