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衷的世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我生命中的女人谢玖2

  在一个炎热的夏夜里,我如往常一般,与黑胖一起用完晚膳后,在下人的搀扶下,进入自己的寝殿休息,但坐在床沿边等待我的女人,却不是我熟悉的黑胖。

  “太子殿下,臣妾今夜为你侍寝。”

  见我进来,谢玖抬起头来,她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来,温柔地对我说道,但她的神色却有些许落寞,或许在那一抹浅笑之下,正有一股我看不见的伤悲。

  她早已梳洗完毕,如云长发披在肩头,身上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玲珑玉体隐约可见,看着如斯佳人,我即使再怎么愚钝憨傻,都忍不住一阵心猿意马,血液翻涌。但很快,黑胖凶神恶煞的样子占据了我的脑海,令我感到忐忑不安。

  由于惧怕黑胖发威,于是我摇着头,对谢玖说道:“不可,阿峕(shí)...她会怪我。”阿峕是黑胖的小名,这也是我平日里对她的称呼。

  或许是感受到了我内心对黑胖的惧怕,谢玖柔声道:“殿下不必担忧,此乃陛下的旨意。”

  听她这么一说,我脑海中想起晚膳时,黑胖突然酸溜溜地对我说了一句:“夫君,你今晚有福了。”那时我不知其意,现在才知道黑胖指的是谢玖侍寝一事。

  谢玖屏退了寝殿内的下人宫女,然后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朝我盈盈一笑的同时,眼中却又多了一丝泪光。

  谢玖开始为我宽衣,待我上衣尽数除去后,谢玖吹灭了寝殿中的蜡烛,接着我听见了纱衣落地的声响。

  在黑胖的严格监督下,我从未接触过宫中任何女人,如今与谢玖同出一室,还是我第一次与别的女人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亲密接触,为此我难免感到紧张,或许是感受到了我身体的僵硬,黑暗中,她温柔地对我说道:“殿下不要紧张,我会像伺候陛下一样,伺候你的。”她柔美的声音宛如清脆的铃音飘进我的耳中,让我说不出的舒心。

  谢玖用她纤细的手掌搭在我手心上,牵引着我朝床铺走去,我手心传来一阵酥麻刺痒之感,沿着我的手臂,流向我的四肢百骸,最终直冲我脑门,让我意乱情迷。

  这是我从未感受过的激情,也是黑胖永远也无法给予的,她对我总是那么的粗鲁,哪怕上了床,她也总是那么的蛮横,毫不讲理,但谢玖不一样,她是一个温婉如约的女人,她用她的温柔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激情,这股激情宛如一股熊熊大火,很快把我燃烧。我从没想过,原来在这人世间,比起吃和睡,竟还有如此使人欢愉,叫人沉醉的美妙之事。

  那一夜,我睡得很香,也做了很多个美丽的梦。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我的寝殿,我从梦中醒来时,谢玖早已离开,只是她枕过的地方,似乎有被泪水打湿过的痕迹。

  自从有了谢玖的开导,我在男女之事方面逐渐开窍,不再像从前那般拘谨,黑胖因为父皇的缘故,也不再像从前那般坚决不让我去亲近其他女人,所以除了东宫的宫女我偶有临幸外,在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又纳了十数名出身世家大族,长得貌美如花的贵族女子为妃,虽然我时常宠幸她们,但我心中最喜欢的依旧还是谢玖,谢玖也因为她特殊的身份,除了黑胖外,在东宫颇受人尊敬。虽然她已完成对我男女之事方面的教导,但父皇并不曾召她返回皇宫,所以她一直在东宫居住了下来,在这段时间里,我也习惯了她的陪伴,一有闲暇的时间,便会与她待在一起。

  有一次,夏日炎炎,我与她一起在东宫水榭乘凉,享受着吹进水榭的徐徐凉风,观赏着水榭周围的夏日美景,心中说不出有多惬意。

  水榭凉亭中摆满了各种冰镇的水果,美食,以及西域进贡的葡萄酒,我坐在主座上,谢玖坐在我旁边,在场纳凉人员中,除了谢玖,还有我的十几名妃子,其中有一名妃子早已身怀六甲,她坐在人群中,宛如众星捧月般,与其他妃子谈笑风生,时不时低头盯着自己的肚腹掩嘴一笑,面露羞涩。

  我一边品尝着美味冰凉的瓜果,一边听着妃子们莺莺丽丽的谈笑声,心中说不出有多快活。然而正当众人有说有笑之时,黑胖却不期而至,虽说在东宫没人喜欢她,甚至人人畏惧她,但不管如何,她依旧是这东宫的女主人。眼见这座宫殿的女主人走入水榭凉亭,笑声不断的凉亭瞬间安静了下来,众嫔妃纷纷起身行礼,黑胖冷冷扫了众嫔妃一眼,随后看见了我身旁的谢玖,心头生起一股醋意,朝谢玖阴阳怪气问道:“谢才人,不知最近太子功课学得如何?”

  谢玖在东宫的两年多时间里,黑胖没少刁难她,所以平时她尽量选择避开黑胖,能不见面则不见面,没想到如今一见面,黑胖又要开始刁难于她,这所谓的功课自然是指男女方面的事。谢玖心知黑胖存心刁难,心中不悦,自从有父皇撑腰后,她对黑胖也不像初来乍到时那般惧怕,于是简单回道:“甚好。”

  “甚好?”黑胖似乎被这简单冷漠的两个字噎住一般,眉头大皱,最近她身体发福,比从前更胖,每当她皱眉时,眉目上的黑痣便会被挤到眉目中间,看上去甚是吓人。

  黑胖虚荣心强盛,又特别好面子,自诩自己是东宫女主人,所以她认为人人都得对她低眉顺眼,但谢玖当着众人面却对她并不待见,黑胖觉得自己受到怠慢,于是提高嗓门道:“众所周知,太子天资愚钝,请问谢才人是如何教好太子的?”

  敢当着众人面能直截了当说我愚钝的人,全天下恐怕也只有她一人,但谢玖并没被她的气势吓住,而是回道:“此乃臣妾与太子之间的事,太子妃无权过问。”

  眼前的谢玖与初来时判若两人,黑胖心中怒极,道:“本宫身为太子妃,自然有权过问与太子有关的一切事情,不如谢才人当众说说,每晚到底是如何开导太子的,也让本宫好好学一学。”

  谢玖不愿过多搭理她,回道:“太子妃若真想知道,可以亲自询问陛下,臣妾每隔一段时间将太子的情况反馈给陛下。”

  黑胖听她抬出父皇,心知为难不了她,再加上怕她在父皇面前告状,气焰有所收敛,悻悻道:“谢才人不说也罢,那本宫今晚就亲自考验一下太子,看看他最近又有何进步。”

  说完,黑胖便朝我狠狠盯了一眼,那股眼神充满了一丝丝恨意,又带着几许幽怨,自从我纳妃后,便很少去她的寝殿,这两年多来,没少冷落她。而我在听她这么一说后,浑身上下忽然一紧,从前被她欺负的情形再次浮上心头。

  黑胖临走之前,再次扫了水榭中的众妃嫔一眼,当她看见人群中那名身怀六甲的妃子时,她的目光便落在了那名妃子以及她隆起的肚腹上,许久都未曾移开。

  那名妃子被她盯得心中发毛,浑身不自在,于是试探着问道:“不知太子妃有何见教?”

  不问还好,这一问仿佛唤醒了失神中的黑胖,她在回过神来后便暴怒开来,对着那名妃子大声呵斥道:“贱人,你可知罪?”

  黑胖一声暴怒,在场众人被她吓得不轻,那名妃子更是胆战心惊,腿脚一软,忍不住跪倒在地,询问道:“请太子妃恕罪,臣妾不知何罪之有?”

  黑胖也不解释,而是转身走出水榭,从亭外一名卫士手中夺过长戟,然后折回来说道:“贱人,你出身低贱,也配怀有天家骨血?”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黑胖嫉妒那名妃子身怀六甲,方才勃然大怒。

  原本那名妃子出身寒门世族,与出身高贵的黑胖云泥之别,只是因为她姿容秀美,方才被我纳入东宫,在受到我数次宠幸后,便怀有了身孕,黑胖见自己被一名出身不如自己的妃子捷足先登,一瞬间,心中滋生出无穷无尽的嫉妒与愤怒,这些东西宛如毒药在她心中蔓延开来,再加上刚刚谢玖又对她不待见,所以才会一股脑爆发出来。

  那名妃子见黑胖端着长戟朝她逼来,宛如一尊逼近的魔神,被吓得花容失色,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道:“太子妃饶命,臣妾怀有太子骨肉,乃是天意。”

  黑胖呸了一声,破口大骂道:“贱人,你也配说这是天意?太子何等身份,我帝王血脉岂能在你这等出身低贱的女人体内孕育。”

  不管那名妃子如何求饶,黑胖不管不顾,大喝一声,端着长戟朝那名妃子的肚腹狠狠刺去。没人会想到黑胖真的会刺下去,直至长戟刺穿那名妃子的腹部,鲜血喷涌而出时,众人方才回过神来,纷纷被黑胖的残忍吓住。

  黑胖手中的长戟刺穿那名妃子的腹部后,然后又是残忍至极的向上一挑,她力气本就极大,一瞬间将那名妃子的腹部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切口,里面未成型的婴儿隐约可见,那名妃子就此到地而死,惨不忍睹。

  黑胖在杀死那名妃子后,将长戟一扔,扫了在场中妃嫔一眼,然后径自离开了水榭,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等看到水榭一地鲜血后,众人方才反应过来,期间甚至有数名妃子昏厥了过去,而谢玖早已吓得脸色苍白。

  黑胖杀死我一名妃子以及她肚中孩子的事,很快便被我父皇知晓,我父皇对此大怒不已,打算废掉黑胖,并将她囚禁在金镛城中,但我姨母,也既是在我母后去世后成为皇后的杨芷,以及荀勖,杨珧等与贾充交往过甚的大臣,纷纷为黑胖奔走求情,方才保住了她的太子妃之位,此事最后也不了了之。但也因为此事,父皇不久后命人接回了谢玖。

  那是谢玖离开前,最后一次为我侍寝,或许是知道她即将离去,我心中不舍,早早来到她居住的寝殿,当时她正站在窗台前,凭栏眺望,面对夕阳,她的神色似乎有些落寞。

  见我进来,她转过头来,先是对我一笑,然后眼中流下两行泪水,对我说道:“太子殿下,臣妾怀孕了。”

  看着她梨花带雨,又饱含微笑的脸庞,我怔在原地许久,喃喃自语道:“怀...孕...了?”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是你的孩子。”

  我即使再傻,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此刻我的生命之种,正在她的体内深根发芽,她正帮我孕育着我的下一代。

  然而父亲从前的女人,现在却怀了儿子的孩子,真不知这是悲还是喜。

  “正是因为臣妾怀有身孕,所以才需要离开东宫,回到皇宫的西苑居住,为的就是能保下这个孩子。”谢玖流泪解释道。

  原来她离开我,是这个原因,毕竟黑胖性格嫉妒暴虐,说不准哪一天便会谋害她,或许离开东宫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殿下放心,臣妾一定会竭尽全力生下这个孩子,并把他抚养成人。”谢玖向我郑重承诺道,那纤细瘦弱的身影,此刻竟是如此高大,让我动容的同时,也让我心生惭愧,我身为太子,却无法守护她。

  那一夜,她靠在我的肩头,对我说了很多温柔的话语,也流了很多眼泪,夜深时,我们方才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她便被父皇派来的侍卫接回了皇宫,自此很多年我都没能见到她。

  我天生痴傻愚钝,一生都活在浑浑噩噩中,但作为我年轻时的性启蒙老师,谢玖用她的温柔,为我浑浑噩噩的人生,开启了另一扇窗户,在那道窗户中,有温柔的阳光,也有美丽的风景。

君临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