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衷的世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我的继母杨芷与她利欲熏心的父亲2

  元康元年(公元291年),五弟司马玮到京城以后,黑胖召其入宫密谋,在场人员除了五弟司马玮,孟观、李肇二人,以及内侍张泓等人外,还有承袭我堂叔司马攸爵位的堂弟司马冏,东安公司马繇,这司马繇乃是我爷爷司马昭异母三弟司马伷的儿子,论辈分,算是我的堂叔,受封东安郡王。

  时值深夜,一行人在黑胖居住的晋阳殿内开始商讨诛杀杨骏的事,经过一番谋划,决定先发制人,由五弟司马玮,东安公司马繇直接率兵攻打杨骏府邸,杀他个措手不及,然而杨骏终究是当朝宰相,若无皇帝下旨讨伐,便是犯上作乱,于是黑胖当机立断,决定把我从睡梦中叫起来,发诏讨伐杨骏,当时正值元月,夜间气温极低,整座宫城早已被白雪覆盖,寒风呼啸不绝,黑胖带着五弟司马玮,东安公司马繇等人来到我居住的太极殿东堂,当时我正酣睡梦中,突然被黑胖叫醒。

  我刚一醒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黑胖的话语宛如冬夜凛冽的寒风刮入我耳中,冰寒刺骨:“陛下,杨太傅要造反,妾身与楚王,齐王,东安公等人商议后,决定先发制人,请陛下立刻下旨,派人捉拿杨骏。”

  “造反?谁要造反?”我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皮,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何事,杨太傅要造反?这怎么可能,那个平日里在我面前憨态可掬的山羊胡子老头,他怎么会无缘无故造反。

  我虽傻,但有些事还是能分清对错,杨骏身为太后父亲,又没有儿子,怎么会随便造反。可是不等众人回答,黑胖已经心急火燎地将我从床上拉了起来,并把事先拟定好的诏书放在我面前。

  “盖印。”黑胖一如既往的蛮横霸道,不由分说道。

  她简短的两个字令我错愕当场,玉玺象征着天子的威权,任何一道诏书只要加盖了玺印,就说明天子认同了此事,任何人都得遵从,所以玺引绝不是随随便便能盖的。

  见我无动于衷,东安公司马繇站了出来,一脸严肃道:“陛下,杨太傅图谋不轨,证据确凿,请早作决断,铲除奸邪。”

  见他言辞凿凿,也不知他哪来的证据,等他说完,一旁的五弟司马玮,齐王司马冏,孟观、李肇等人相继附和道:“请陛下早作决断,铲除奸邪。”

  我茫然地看着众人,只见他们一个个脸若寒霜,额冒冷汗,直勾勾地盯着我,只等着我的胖手解下腰间玉玺,然后往诏书上一盖。

  正当我犹豫不决之时,一个略带哭腔的嗓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便有一个人连滚带爬来到我身边,一把鼻涕,一把泪道:“陛下,杨太傅身为太后之父,受先帝厚恩,尽心竭力辅佐陛下,而且是个无儿的孤寡老头儿,岂有谋反之理?望陛下详察。”

  原来来人正是杨骏安排在我身边的内侍段广,身为杨骏的侄儿,也不知从何处听来到了黑胖等人谋划杨骏的消息,跑到此处阻止我在诏书上面用玺。

  黑胖,五弟司马玮,齐王司马冏等人见段广出现,脸色无不大变,害怕夜长梦多,黑胖当即命人将段广收押了起来,然后催促我赶快在诏书上按下玉玺。

  我被她拉起来时,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此刻外面天寒地冻,大雪连天,不时又有冷风灌入殿内,叫我冷颤连连,难以消受,再加上黑胖在一旁催得我不厌其烦,我迷恋着温暖的床铺,想让此事尽快过去,心想他们既然只是要捉拿杨骏,那就等他们把杨骏捉拿归案后,在进行审理也不迟,于是解下腰间玉玺,往诏书上一盖。

  在场众人见我在诏书上盖了玉玺,无不松了一口气,黑胖更是喜上眉梢,将我手中的诏书拿了过去,然后递给五弟司马玮和东安公司马繇,并对他们使了一个颜色,二人会意,带着孟观、李肇二人出了太极殿东堂,只留下齐王司马冏继续守护在我身侧,我见众人都已相继离开,于是又回到了龙床,继续憨睡起来,只等着明日醒来审问杨骏。然而令我没想到的却是,我以为的捉拿,却变成了血腥的屠杀。

  正当五弟司马玮,东安公司马繇点齐兵马,准备朝杨骏的府邸飞奔而来时,杨骏的府邸中,正一片歌舞升平,此时,他正在府邸中大宴百官,座中皆是他亲信之人,正当众人推杯问盏之际,宫中生变的消息此时也已传入杨骏耳中,杨骏如在梦中,完全不敢相信我会下诏拿他,毕竟朝中诏旨,一向是由他派人拟定,然后传至杨太后翻阅,没什么问题后,方能拿到我这儿盖上玉玺,如此诏旨方能生效,可如今黑胖联合五弟,齐王,以及东安公,直接让我下诏捉拿他,使他猝不及防,他本就性格懦弱,遇到这种突生变故之事,一时间难以决断。

  宴会中的百官见杨骏面对突变,显得魂不守舍,不知所措,有人脸上逐渐露出失望之情,但也有人为其出谋划策,参与宴饮的侍中傅祗便建议他派人烧掉云龙门,如此一来,五弟与东安公的兵马便会被阻隔在宫城之内不能出来,宫城一乱,杨骏便有了时间召集兵马,然而云龙门乃是当年魏明帝耗费了无数钱财以及人力建造,杨骏心疼云龙门,舍不得焚烧。

  见杨骏不肯采纳傅祗焚烧云龙门的建议,于是又有人建议他理应当机立断,召集府中兵马奋起反抗,杀回宫城,来个反客为主,迫使殿内兵士交出首犯,此时杨骏府内尚有兵士两千于人,黑胖起事仓促,五弟司马玮与东安公司马繇派来讨伐杨骏的兵马也只有四五百人,论实力,还是杨骏这边占据优势,然而此时的杨骏早已乱了阵脚,不知来讨伐他的兵马有多少人,况且这条建议兵行险着,极为凶险,性格懦弱的他又怎会采纳。

  眼见左也不行,右也不行,宴中百官无不大失所望,纷纷找了接口逃命而去,一时间,喧闹的府邸人去楼空,就连他最亲近的两个弟弟尚书令杨珧、卫将军杨济也各自逃命去了,而此时,五弟司马玮,东安公司马繇也已经杀到了杨骏府前,开始朝里面放箭,而站在听闻变故,早已站在府堂前等待命令的兵士们,宛如活靶子一般,纷纷中箭而亡。

  五弟司马玮,东安公司马繇的兵马不费吹灰之力,便攻入了杨骏的府邸,纵兵士一边高喊‘奉诏讨贼’,一边四处砍杀,府内的兵士眼见杨骏无所作为,纷纷选择了缴械投降,跪地求饶,纵然如此,也有不少人被当场砍杀,人头落地,鲜血流了一地,适才还歌舞升平的府邸,一瞬间就变成了人间炼狱。

  眼见冲入府邸的殿内兵和楚王兵越来越多,见人就杀,杨骏肝胆俱裂,竟然跑到了马厩中,藏在马槽下躲避战祸,最后被孟观、李肇二人率领的兵士找出,并被他们用长戟钉死在马厩的横梁上,死状凄惨。

  杨骏府邸内的屠杀,持续了一天一夜方才罢休,除了杨骏圈养的兵士外,府内老弱妇孺尽皆遭毒手,等到五弟司马玮,东安公司马繇率兵抓捕杨骏的同党时,杨骏府邸早已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得知杨骏已死,黑胖还不解恨,命人将他的尸体放在囚车中游街示众。

  至于杨骏的同党,于是尚书令杨珧、卫将军杨济、侍中段广、散骑常侍杨邈、中书令蒋俊、东夷校尉文鸯等人皆诛灭三族,牵连者多达数千人。而令黑胖怨恨不已的杨太后自然没夺过这场劫难,在五弟司马玮,东安公司马繇奉诏讨伐杨骏时,得知消息的杨太后在帛书上写下“救太傅者有赏”的字样,然后命人用弓箭射到宫外,只可惜书信被黑胖的人拾到,在杨骏被诛灭后,黑胖当即将书信公之于众,并宣称杨太后与杨骏同谋,杨太后百口莫辩,与其母庞氏最终被押往金墉城关押了起来。

  杨骏及其兄弟被诛灭三族,该杀的人已被杀,不该杀的也被杀了,此事本该到此为止,杨太后也已被废黜封号,贬为庶人,但黑胖似乎对她怀有强烈的怨恨,非置她于死地不可,于是暗中唆使大臣不停上表杨太后之罪,称杨骏之罪属于谋逆大罪,家属不能饶恕,因此其母庞氏,理应交付廷尉斩首,面对众多大臣的上奏,我无奈之下,只能按照黑胖的意思下大了处死庞氏的诏书。

  据说庞氏临刑时的场景极为惨烈骇人,当时杨太后跪在地上,抱住自己的母亲嚎啕大哭,并且用剪刀剪短自己的头发,上表黑胖,自称“臣妾”,请求保全母命。当时黑胖正站在金墉城的城墙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城墙下发生的一切,神色无丝毫怜悯,因此对于杨太后的上表毫不理睬,最后在杨太后的亲眼见证下,庞氏的人头被大刀斩落,鲜血溅了一地。

  庞氏死后,杨太后又被重新关回了金墉城中,但她整个人彻底崩溃了,我见她乃父皇生前宠爱的女人,而且母仪天下期间品性端正,并无任何过错,不由对她心生怜悯,欲留她一命,奈何黑胖根本不想放过她,在她被重新押回金融城后,黑胖将她身边的内侍宫人全部遣散,并命人不给她食物,就这样,这个美丽纯情的女子,曾经母仪天下的太后娘娘,在金墉城黑暗的牢房中,饿了足足有八天,最后被活活饿死。杨太后死后,黑胖仍不解恨,为防止杨太后死后在阴曹地府下向先帝诉冤,于是在她的棺材上贴了很多灵符,并在棺材内放了很多符书药物。

  纵观我朝这场争权夺利的内乱,杨骏的败亡完全是咎由自取,当年父皇之所以重用他,正是因为看中他能力不济,觉得他不会生出什么野心,奈何杨骏不安本分,在拥有权力后,整个人迷失在了权力的漩涡之中,想要独揽大权,却又缺乏应有的才干,最终却落得身败名裂,三族夷灭的下场。

  这场始于太康元年的权力斗争,并没有因为杨骏的倒台而就此结束,在往后的十多年时间中,我朝的王公大臣们更是为了权力,争得死去活来,最终葬送了一个大好王朝,为北方的胡人做了嫁衣。

君临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