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衷的世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我的五弟司马玮与四叔公司马亮1

  杨骏被诛后,在黑胖的授意下,朝廷开始封赏此次行动中的有功之人,几乎参与了此次行动的每一个人都有奖赏。

  首先是五弟司马玮被任命为京师卫将军,兼领北军中候,虽说北军中候这个职位只是兼领,但该职位却不可小觑,凭借这个职位,五弟可以随意调动北军五营的兵力。

  东安公司马繇拜右卫将军,进封东安郡王。

  孟观,李肇二人封郡公,晋升积弩将军。

  黑胖身边的红人内侍张弘,被册封为武安侯,连带他的亲族,也在此处诛杀杨骏的事件中因为他的功劳而受到不同层次的封赏。

  除了以上主要参与诛杀杨骏行动的人被大肆封赏外,齐王司马冏,以及曾给杨骏出主意焚烧云龙门却没被采纳的侍中傅祗都有封赏,就连我舅公王恺,也因为‘参与’诛杀杨骏,受封山都县公,舅公王恺自然是没有参与诛杀杨骏的行动,但他在抓捕杨骏同党的过程中甚为卖力,因此,诛杀杨骏也算有他一份功劳。

  封赏完毕后,面对杨骏死后留下的权利真空,早就有心专摄朝政的黑胖蠢蠢欲动,奈何她在朝中的威望远不及四叔公汝南王司马亮。四叔公司马亮身为宗室领袖,德高望重,群臣自然对他更为信服,因此在太保卫瓘的主张下,我亲自下诏,让留任许昌的四叔公入朝主持大局,四叔公在接到我的入朝诏书后,星夜兼程从许昌赶赴洛阳,在抵达京师后,立马被我任命为太宰,与太保卫瓘一起主持政局。

  四叔公上任后,第一件做的事情便是让留在京师的各地藩王返回封地,这些藩王中自然也包括我五弟司马玮,以及九弟司马允,五弟都督荆州诸军事,九弟都督扬州军事,荆州,扬州素来都是历朝历代重镇,四叔公以此为由,要五弟,九弟即刻离开京城,返回封地。

  五弟刚因诛杀杨骏之功,身兼数职,无论京师卫将军,还是北军中候,都属于权力中枢的要职,这些职位刚刚到手,他又怎甘心轻易放弃,可面对四叔公的命令,却又不得不从。五弟性情刚烈,再加上年轻气盛,因此对四叔公的安排极为不满,以致五弟与四叔公逐渐心生间隙,关系开始恶化起来。

  五弟身边有两个人深得他宠信的人,一人是长史公孙宏,另一人乃是舍人岐盛,只是这二人品行不端,不学无术,常常教唆五弟行险恶之事,以致五弟时常骄横不法,行事胆大妄为,因此这二人深为四叔公以及卫瓘厌恶,他们担心五弟在这二人的引导下,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给朝廷带来祸患,特别是岐盛,谋略超群,非一般人可比,只是此人首鼠两端,阴险狡诈,因此四叔公与卫瓘打算想办法先将岐盛除去,只可惜此事被岐盛事先知晓,岐盛为求自保,于是鼓动五弟先下手为强,除掉四叔公与卫瓘,但五弟却犹豫不决,岐盛眼见五弟下不了决心,于是与公孙宏密谋,通过接近积弩将军李肇、孟观,婉转传达四叔公与卫瓘暗中图谋废立之事,李肇、孟观自杨骏被诛后,便已成为黑胖的心腹,于是将岐盛、公孙宏的话传达到了黑胖的耳中,黑胖早年因太子废立之事,本就对卫瓘记恨在心,对李肇、孟观传达的话语没有详察便轻而易举相信了,再加上四叔公与卫瓘主政以来,大力整顿朝纲,黑胖无法为所欲为,因此早就对他们心生怨恨,正想借五弟之手除掉四叔公与卫瓘。

  于是,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黑胖来到我居住的太极殿东堂,将我从睡梦中粗暴地叫醒,然后扔给我一份青纸诏书,说是四叔公与卫瓘图谋不轨,需要将他们捉拿归案,并让我速速盖印下诏,听闻四叔公怀有图谋不轨之心,我心头顿时吓了一跳,但又怀疑此事的真实性,四叔公身为宗室领袖,德高望重,怎会突然图谋不轨。

  黑胖说是四叔公正图谋废立,打算把我这个傻皇帝废掉,另立一个聪明的皇帝,此话说得我将信将疑,世人皆知我傻,能坐上皇位全赖我长子的身份,从杨骏事件便可看出,我的确难担大任,然而只要我仍然是大晋朝的皇帝,天下人便需要继续臣服于我,哪怕我的的确确是个白痴皇帝。

  不得不说,黑胖的话对我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满朝文武中,四叔公是我最信任的臣子,同为司马家人,他又是我最亲近的长辈,如果连他都觉得我难堪重用,不适合做皇帝,那我还能依靠谁呢。一想到世人都轻视于我,甚至连那些每天上朝向我跪拜的臣子们,大多数人心中都瞧不上我,我倍感伤心失落,神情开始变得恍惚起来,情不自禁地解下腰间玉玺,在没有细看诏书内容的情况下,我盖了上去。

  我本以为诏书的内容就只是缉拿四叔公和卫瓘,但没想到黑胖心黑,在诏书中还革除了他们太宰、太保之职,废他们为庶人。

  黑胖见我盖下了玉玺,兴高采烈地取过诏书交给了自己的心腹张弘,张弘拿着诏书便出宫去找五弟了。与此同时,为防止宫中有变,黑胖还让九弟淮南王司马允,以及留在京师的六弟长沙王司马乂、十六弟成都王司马颖屯兵在各大宫门前守卫皇宫。

  五弟在拿到张弘带来的‘密诏’后有些犹豫,想要进宫确认诏书的真假,但张弘以此事关系重大,以有可能泄露出去为由劝阻了五弟,并暗中授意让他逮捕四叔公与卫瓘后,趁机除去二人。

  此事兹事体大,毕竟四叔公宗室领袖,卫瓘两朝重臣,冒然除掉二人,稍有不慎,自己便会死无葬身之地,五弟一时半会儿难以下定决心,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岐盛、公孙宏二人眼见此时正是夺取权力的大好时机,心中激动不已,因此在一旁不停煽动五弟,五弟经不住二人的旁敲侧击,踌躇片刻后,最终还是决定先发制人。于是以自己京师卫将军,以及北军中候的身份,迅速召集洛阳三十六营的兵马,当着众将士的面宣读完诏书后,便带着兵马朝四叔公与卫瓘的府邸包围了过去。

  当五弟带着兵士进发时,凄冷的夜风在洛阳城的大小街头吹拂不停,城内又一次迎来了一个流血的夜晚。

  天刚破晓不久,晨光照进大殿内,我于梦中醒来。不知为何,今天的我醒得特别的早,或许是记挂着四叔公的事,我一觉醒来,便命令宫人赶忙为我洗漱穿衣,准备上朝处理四叔公的事,想必此刻五弟已将四叔公和卫瓘缉拿。

  当我洗漱完毕,刚好把龙袍穿上时,黑胖便心急火燎地闯入了我的寝殿,然后急匆匆说道:“陛下,楚王图谋不轨,正带兵杀入皇宫,赶快下诏捉拿他。”

  我以为我听错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几个时辰之前,她跑来跟我说四叔公图谋不轨,让我下诏缉拿归案,怎么一夜过去,图谋不轨的人就变成了五弟。

  “看我做什么,下诏啊。”黑胖将一道早就拟好的诏书递到我面前,我见她语带哭丧,嘴唇哆嗦,脸上的神情满是担惊受怕,有些不明所以。此刻的她,全然不似平时那个趾高气扬,蛮横霸道的贾皇后。

  “图谋不轨的人不是四叔公吗,怎么变成了五弟?”我讶然问道。

  黑胖瞥了我一眼,心虚道:“你下诏让五弟捉拿四叔公和太保卫瓘,没想到五弟心怀不轨,捉拿四叔公与太保卫瓘后,五弟将他们二人残忍杀害,然后又带着兵朝皇宫杀来,要谋害你我二人性命。”

  黑胖这一句话,将所有的责任推脱得一干二净,第一,下诏的事,与她没丝毫干系,全是我一人所为,第二,杀害四叔公与太保卫瓘全因五弟心怀叵测所至,并没有她从中授意。可她忘了,这一些列事情背后,都有她在推波助澜,若不是她想通过五弟与四叔公之间相互攻罚,坐收渔利,事态又怎会演变到今天的局面。

  一夜之间,山河巨变,对于不曾历经大风大浪的我而言,太过惊骇,我依旧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于是扭着胖头朝黑胖问道:“五弟当真杀害了四叔公与太保卫瓘,然后带兵朝皇宫杀来了?”

  见我不信她,黑胖忍不住提高了嗓门道:“那还有假,这些都是臣妾的内侍张弘亲眼所见。”

  本以为杨骏被诛后,晋朝天下会迎来太平盛世,可没想到转眼之间,四叔公死了,五弟叛变了,晋朝天下非但没迎来太平,反而生出更多祸端,我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非要弄个明白,于是传唤道:“张弘何在?出来说个明白。”

  “陛下,臣在。”

  听我召他,这个阉人灰不溜秋地从殿外跑了进来,然后跪在我与黑胖面前,哭丧着脸说道:“回禀陛下,皇后所言皆是臣亲眼所见,千真万确,还请陛下赶快下诏捉拿楚王,一旦迟了,恐怕大事休矣。”

  据他所说,当时他将诏书交给五弟后,五弟拉着十三弟清河王司马遐一起召集兵马,分兵两路,一路由五弟亲自率领前往四叔公府邸,另一路由十三弟清河王司马遐率领,前往太保卫瓘府邸。

  五弟率领兵士赶到四叔公府门外时,据说四叔公当时正在书房看书,忽然听见下人来报,说是五弟封诏缉拿他,四叔公不信,以为这是讹传,毕竟自己对大晋朝忠心耿耿,怎会无缘无故被下诏缉拿。然而等府邸外传来阵阵喧闹时,四叔公方才知道事情有变,世子司马矩建议他召集王府内的兵士,合力与五弟的营兵一战,冲出五弟的包围,前往皇宫亲自面见我,讨回公道,然而四叔公认为自己身为宗室领袖,当朝太宰,不能轻举刀兵,于是打算亲自面见五弟,把事情问个清楚。

君临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