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衷的世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我的五弟司马玮与四叔公司马亮2

  此时,五弟的兵马已经将王府完全包围,一个又一个兵士爬上王府高墙,朝里面喊道:“汝南王司马亮图谋不轨,楚王封诏将其逮捕。汝南王僚属,若肯放下抵抗,诚心归顺朝廷,朝廷既往不咎,若是负隅顽抗,军法从事,罪及三族。”

  眼见高墙上的兵士越来越多,王府中的下人们早已人心惶惶,再加上四叔公没有下达任何抵抗的命令,因此王府内的兵士斗志全无,甚至有人打开府门,朝外逃窜而去。

  四叔公带着世子司马矩以及部分忠心耿耿的僚属来到王府大院前,见到站在高墙上的长史公孙宏,向其讨要诏旨,公孙宏不同意,下令兵士冲入府内将四叔公,世子司马矩以及他们的十多个僚属全部捆绑了起来,舍人岐盛与公孙宏进入王府后,两人私下耳语了几句,公孙宏便命令兵士将那十多名僚属拉到墙角全部杀害。

  眼看自己的僚属血流一地,一个个倒地而死,四叔公悲愤不已,对岐盛与公孙宏道:“我身为宗室之长,忠心可昭日月,批示天下,你们为何如此残忍无道,枉杀无罪之人。”

  岐盛与公孙宏置若罔闻,派人进入内室,搜杀漏网的僚属,由于王府内无丝毫抵抗,很快这些躲藏在王府内的僚属便被杀了个一干二净。

  四叔公与世子司马矩被绑在一辆马车下,不时便有兵士从内室抬着一具具尸体出来,摆在四叔公面前,四叔公看见那些死去的人都是自己曾经忠心耿耿的僚属,因自己没做任何抵抗,以致他们轻易被杀,忍不住心生悲悯,老泪纵横,一下子老了十多岁,形容枯槁,而世子司马矩早已吓得肝胆俱裂。

  汝南王身为宗室领袖,受人尊敬,深得人心,眼见他落难,于是便有士兵心生怜悯,倒水给他喝,此一幕正好被杀完人,从内室出来的五弟,以及岐盛、公孙宏等人看见,岐盛为避免夜长梦多,让五弟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四叔公。

  五弟深知留下四叔公的后果,于是对着大院中的兵士下令道:“能杀逆臣司马亮者,赏布千匹。”

  刚刚还对四叔公怀有崇敬之意的兵士们听见命令后,尽皆兴奋不已,满脑子想的都是半生荣华,早已将那份对四叔公的崇敬抛诸脑后,四叔公由此被院中的上百名士兵所杀,尸体被砍得支离破碎,死状甚至比杨骏还凄惨。

  一旁的世子司马矩见自己的父亲被杀,惊惧之余,也被杀红了眼的兵士所杀。

  四叔公一死,那些兵士更加肆无忌惮,为了立功,甚至将屠刀挥向了四叔公的儿孙们,可怜这些王子皇孙,在毫无反抗之下纷纷被杀。

  当四叔公一家被五弟的兵士尽数杀害后,十三弟那边也传来消息,说是卫瓘已被伏诛,一门九人,全部被杀,无一幸免。

  四叔公与卫瓘被杀后,岐盛、公孙宏便开始向五弟建议,乘着动武用兵的机会,率兵攻入皇宫诛杀黑胖以及黑胖的朋党贾模、郭彰等人,继而控制内廷,匡扶帝室。当时黑胖派去五弟身边传旨的张弘一直待在五弟身边,听见岐盛、公孙宏与五弟的密谈,吓得肝胆俱裂,于是慌不择路地跑回了皇宫报信,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陛下,楚王的军队马上就要杀进来了,赶快下诏吧。”张弘恳求道。

  黑胖也在一旁催促:“陛下,楚王素来心狠手辣,一旦攻入皇宫,与陛下,本宫亲近的皇亲国戚必然逃不了刀兵之灾,到时候大内皇宫又会是另一个汝南王府,陛下还在犹豫什么,赶快下旨捉拿楚王。”

  “阿峕,可那..那是五弟。”我忍不住一声叹息,那可是父皇生前最为喜欢的儿子,一表人才,能文能武,在众皇子中出类拔萃。

  黑胖见我心有不忍,眯缝着眼睛道:“楚王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留着也是祸害,还不如趁早除去。”

  我见她起了杀心,心中忍不住一阵后怕,这一阵子,死的人实在太多了,先是太傅杨骏,然后是太后杨芷,现在又是四叔公以及太保卫瓘,难道接下来是五弟吗。

  眼见五弟的兵马离宫城越来越近,黑胖越发着急,让我赶紧下诏,可此我却想着派人让五弟进宫见我,当面把事情解释清楚,毕竟这诏旨一下,五弟恐怕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黑胖见我不愿下诏,于是伸手过来抢夺我腰间的玉玺,一边抢夺,口中一边对五弟咒骂不已,我将玉玺牢牢抓在手中,不让她得逞。黑胖懊恼不已,于是抡起拳头,朝我揍来,这个恶毒黑妇,欺我痴傻,知我不会还手,所以下手尤为生猛,一拳将我鼻血打了出来,我痛叫一声,朝地下摔去,黑胖如饿狼一般扑了上来,骑在我身上,一边打我,一边伸手瓣开我的手指夺玺。

  一旁的张弘见我与黑胖为玉玺争得不可开交,心急如焚,不停出言相劝,这时,一名宫人来报,说是太子太傅张华求见,听闻张华求见,黑胖知这位老臣平日里足智多谋,忍不住面露喜色,立马让宫人将张华带进来,然后又从我身上爬了起来,整了整衣冠。

  老臣张华一进大殿,见我鼻青脸肿,吓了一跳,赶忙过来询问,黑胖却将他一把拉住,忙问宫外情况。

  “回禀娘娘,听闻汝南王与卫太保被楚王杀,尚书省的官员早已心怀恐惧,宫城禁卫军将士们亦是人心惶惶,不知所依,此刻楚王司马玮已率领军队抵达宫城外。”张华道。

  听闻五弟已率领军队抵达宫外,此情此景宛如大事去矣一般,黑胖面如死灰道:“楚王当真要攻入皇宫,行不臣之事?”

  张华叹息一声,道:“楚王原本性格刚烈,年轻气盛,近日来又因为返回封地一事与汝南王,卫太保心生间隙,想必是在一时冲动下,才会作出矫诏诛杀汝南王,卫太保之事,此刻他率领军队进逼皇宫,定是受了他手下岐盛、公孙宏等人的唆使,才会生出不臣之心。岐盛、公孙宏二人贪图富贵,居心叵测,有他们在楚王身边,生出这些祸事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听见张华说五弟杀害四叔公以及卫太保乃是自己矫诏所为,看来他尚不知‘密诏’一事,如今闹到这个局面,其实我这个皇帝也逃脱不了干系,虽说整个事件的过程全都是黑胖为争权夺利暗中推波助澜导致,但给五弟的诏书毕竟是由我亲自盖上玉玺后发出,五弟有了我的诏书,才有了底气去干这些事,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将四叔公与卫太保直接杀害。

  我自知理亏,于是朝张华问道:“张大人,如今事态严重,不知你有何良策?”

  “陛下,为今之计,应当先下诏宣布楚王图谋不轨,矫诏杀害汝南王和卫太保,然后再将‘驺虞幡’高悬宫墙之上,楚王身边的兵士看见驺虞幡,自会不战而退,届时我们在派人擒拿楚王,便是易如反掌之事。”

  “直接下诏捉拿楚王即可,为何还要用什么驺虞幡?”黑胖一脸茫然问道,‘驺虞幡’此物难道比起皇帝的青纸诏书还管用。

  “楚王性格强硬,不似杨骏那般软弱,如果直接下诏捉拿楚王,想必楚王定会作殊死反抗,到时候就真的会率兵杀入宫中,酿成更大祸端。至于这驺虞幡,皇后娘娘有所不知,此物在我们大晋朝,乃皇权的象征,主要用在紧急时刻传旨解兵,只要驺虞幡一出,战斗中的兵士们定会立即停手。”

  “此物当真有用?”黑胖将信将疑问道。

  “千真万确。”张华笃信道。

  见张华信心十足,黑胖也信了七八分,此刻别无他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于是一边派人将前往府库将驺虞幡找出来,一边命令张华拟诏。

  诏书拟好后,张华将诏书呈递给我,我眼见事已至此,已无回旋余地,于是在上面盖上了玺印,此时宫人也已将驺虞幡找了过来,驺虞幡乃我朝首创,上面绣着圣兽驺虞,常人见此幡,犹如见到皇帝亲临一般。

  事不宜迟,黑胖立即派殿中将军王宫携带诏书,扛着驺虞幡前往宫门。

  正如张华所言,当五弟手下的兵士听闻五弟伪造诏书后,无不心生疑窦,等他们看见宫墙上高悬的驺虞幡后,顿时吓得各自逃散。

  不多时,原本拥有成千上万兵士的五弟,身边就只剩下了几名亲信随从,以及岐盛、公孙宏二人,黑胖早已安排在宫门内的兵士见状,随即一拥而出,在擒拿五弟的同时,也将他身边的亲信,以及岐盛、公孙宏二人纷纷杀死。

  五弟被捕后,交付廷尉处治罪,经过群臣商议,一致认为五弟伪造诏书杀害四叔公司马亮以及卫卫太保一家,为人心怀叵测,派兵进逼皇宫,图谋不轨,论罪当诛,于是廷尉下令将五弟斩首,据说临刑前,五弟将怀中的那份青纸诏书上呈廷尉府,说自己只是授命行事,但无论他如何解释,都已为时已晚,五弟死时,年仅二十一岁。至于曾追随他的岐盛、公孙宏二人,则被夷灭三族。

君临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