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衷的世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黑胖之死与贾氏集团的覆灭

  说完我的亲家王衍,再来说说黑胖的结局。

  在黑胖决定废杀太子之前,她身边一些亲近她的人都在对她进言,比如她的族兄贾模,以及生母郭槐。贾模甚至因此事,受到黑胖排挤,在她废杀太子之前便郁郁而终了。至于郭槐,嫉妒了一生,在临死之时,似乎良心发现,苦心劝诫黑胖善待太子,将太子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不要听信贾谧以及贾午娘俩儿的谗言,可惜她终究没能将自己生母的话听进去,最终还是废杀了太子。

  太子被废杀后,六叔公司马伦与孙秀经过一些列谋划后,最终决定借由此事发动宫廷政变。

  永康元年(公元300年)四月的一个晚上,我居住的寝殿大门突然被人踹开,我从梦中惊醒,六叔公司马伦身披甲胄,带着一群甲士闯入太极殿东堂,他的身后分别跟着他的长史孙秀,禁卫军右卫督司马雅,以及我的堂弟齐王司马冏。

  六叔公来到我的龙床前,从怀中拿出一道诏书说道:“陛下,贾后乱政,谋害太子,荼毒天下,论罪当诛,请陛下下诏,容许本王逮捕贾后。”

  当六叔公将诏书递到我的面前时,这番情景,让我想起了从前的黑胖,她不也曾是这样吗,总是在深夜里闯入我的寝宫,然后把我从龙床上拉起来,接着拿出一道一道诏书让我盖上玉玺,正是她的那些诏书,杨骏,四叔公,卫瓘,五弟,还有遹儿纷纷被杀,没想到,现在终于轮到她了。

  不等我有任何反应,六叔公已经朝身后的甲士命令道:“来人,抬陛下登殿上朝。”

  听闻登殿上朝,深更半夜的,大臣们还在睡梦中,上哪门子朝。我一脸惊恐地看着面前这个一脸骄横的六叔公,口中哆嗦不停,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六叔公也不回答,只是冷冷一笑,紧接着,他身后走出几名甲士,将我从龙床上粗暴地拽了出来,我身体肥胖,他们未能把控好力度,致使我从龙床上翻滚了下来,一旁的堂弟司马冏见状,忍不住大声怒斥道:“大胆,尔等敢对陛下无礼。”

  那几名甲士摄于齐王之威,迅速将我从地上搀扶了起来,然后又将我扶上事先准备好的御辇之上,抬起我朝正殿走去,一旁的孙秀靠近御辇,对我一脸谄媚笑道:“陛下放心,臣等所为全是为了肃清内政,匡扶天下,并非有不轨之心,还请陛下明鉴。”

  此人五短身材,略微矮胖,嘴角有一颗大黑痣,当他咧嘴发笑时,那笑容真是说不出的猥琐。

  我被抬出太极殿东堂,朝正殿走去时,一路上,看见一群甲士正有条不紊地清理沿途上的尸体和血迹,原来六叔公假拟诏书,召集三部司马一百多人,趁夜打开宫门进入皇宫。进入大内后便宣布奉皇帝诏令,逮捕皇后,宫中禁卫军见六叔公手持诏旨,多数人不敢抗命,唯有少数忠于黑胖的禁卫军试图反抗,很快便被六叔公带入皇宫的人马击杀,这场战斗结束得异常快速,未曾惊动任何人,此时的黑胖正处于睡梦之中,尚不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

  我被众人抬入正殿,六叔公命人将我安置在皇帝御座上,此时天还未亮,空荡荡的大殿,一片漆黑,偶尔风声吹入,宛如鬼哭一般,看着进入大殿的甲士在黑暗中影影绰绰的身影,我吓得魂飞胆丧,忍不住一声惊叫:“鬼。”

  六叔公凑了过来,拉着我的手,微微一笑说道:“好侄孙勿怕,宫中没鬼,即使有鬼,也是皇后这般的黑心鬼,待天明之时,叔公便会擒住这黑心鬼,替太子报仇。”

  六叔公说罢,随即命人掌灯,数名宫女袅袅婷婷进入大殿,将宫灯一一点燃,待大殿一片光亮时,我方才看清,大殿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甲士。

  似乎是为了安抚我,孙秀命人将端上肉汤,肉饼,瓜果以及其他食物,不一会儿,我身前的御桌上,便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食物。我看着眼前香气扑鼻的食物,肚中传出阵阵打鼓声,忍不住抓起一块肉饼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见我吃得津津有味,孙秀凑了过来,一脸猥琐道:“陛下,这些都是赵王专门为你精心准备的,你慢慢享用即可,等一下发生任何事情都无需惊慌,等你吃完,咱们的事也就办完了,这天下也就太平了。”

  我的身心早已被眼前的食物吸引,对他的话毫无知觉,听说这些都是为我精心准备的,我直接放开了手脚,左手拿着一块肉饼,右手握着一块羊腿狼吞虎咽吃了起来,站在一旁的赵王看见我的吃相,伸手摸了摸胡须,和孙秀对视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丝得意的笑来。

  安顿好我后,六叔公,孙秀,以及堂弟司马冏开始商议接下来的对策。

  “赵王殿下,如今陛下已在我们手中,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堂弟司马冏问道。

  “趁贾后这黑妇还未发现宫中有变,咱们现在就去晋阳殿逮将她捕过来,然后令陛下下旨,将她幽禁到金墉城中,等妖后被囚,咱们再将贾氏连根拔除。”六叔公说道。

  “王爷不可。”孙秀出言阻止道。

  “有何不可?”六叔公问道。

  孙秀分析说道:“晋阳殿守卫森严,咱们此次骤然起事,人数上不足,如果冒然前往晋阳殿,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擒住贾后,贾后外侄贾谧掌管洛阳兵马,如今他尚在宫外,一旦知晓宫中有变,届时派大军包围皇宫,我们此次起事不但前功尽弃,而且我等必将性命不保。”

  六叔公沉吟片刻微微点头:“孙大人说得不错,那依孙大人之意该当如何?”

  “咱们先想办法除去贾谧,贾后一旦没了依靠,自然成了瓮中之瘪。”孙秀说道,接着献计将贾谧诱骗入皇宫,然后趁机杀掉。

  六叔公觉得此计甚好,点头同意,当即命人假传诏旨,召贾谧入宫,说是皇后打算召集大臣商议一件重大国事,贾谧不疑有他,一番着装后便朝皇宫而来。

  当贾谧抵达宫门时,天刚破晓,贾谧迎着晨光步入皇宫,朝太极殿走去,心中正好奇是何重大国事,但走了一阵,却发现今日的大内静得出奇,平日在这个时辰已有宫女太监来回忙碌,但今日一路上却不曾看见一名宫女太监,心中一阵惊疑,当他来到太极殿正门口时,发现周围站岗的禁军守卫多是不曾见过的新面孔,心中笼罩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所以当他走进正殿大门时,是探头探脑走进来的。

  待他走进正殿后,首先看见的是正坐在御座上吃东西的我,而我身前的御桌上早已一片狼藉,贾谧正想朝我呼唤一声,但当他看见站在我身侧,全副武装的赵王,齐王等人时,脸色顿变,堂弟司马冏在看见贾谧进来那一刻,也是猛然一声大喝:“贾谧心怀不轨,谋害太子殿下,陛下有旨,杀无赦。”

  声如平地惊雷,贾谧胆战心惊,但他素来机灵,眼见大事不妙,转身就跑,跑得像兔子一样,站在大殿上的司马雅见状,立马便追了上去。

  贾谧跑出大殿,正想朝大殿下的广场跑去,武艺高强的司马雅哪里肯放过他,一个腾挪跳跃,瞬间逼近贾谧,随即一剑横劈,贾谧一介文弱书生,根本来不及躲闪,眨眼间便已人头落地,那颗俊美精致的人头叮叮咚咚滚落台阶,失去头颅的身体也从台阶上栽了下去。

  此时,六叔公,孙秀以及堂弟司马冏一同跟了出来,看见贾谧被杀,堂弟司马冏忍不住喝彩道:“杀得好。”

  贾谧的尸身滚落到台阶下,一路上鲜血染红了台阶,恰好此时黑胖乘坐着御辇在宦官张弘的陪伴下来到太极殿前的广场上,看见贾谧身首分离躺在台阶下,鲜血染红了一地,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六叔公站在太极殿大门前的台阶之上,居高临下,此时也看见了黑胖的仪仗队,下令道:“将士们,抓住那黑胖妖妇,本王重重有赏。”

  一群士卒呼喊着冲下台阶,挥舞刀剑朝黑胖的仪仗队冲杀了过去,堂弟司马冏,以及禁军督卫司马雅为不落人后,也跟了上去,司马雅口中还不忘大声喊道:“贾后乱政,谋害太子,奉皇帝陛下命,缉拿贾后归案。”

  看见冲杀而来的士卒,仪仗队的宫女太监吓得一哄而散,宦官张弘慌忙说道:“娘娘,看来宫中有变,咱们赶快避一避。”

  黑胖此时也慌了神,在张弘的带领下,舍弃御辇,朝太极殿左侧的一处偏殿跑去,进了偏殿,张弘随即关闭偏殿大门,朝偏殿阁楼跑去,堂弟司马冏以及司马雅率领的士卒追上前去,一脚踹开偏殿大门,追上阁楼,此时黑胖以及张弘已退到阁楼墙角处。

  死到临头,张弘似乎仍想做些反抗,颤声说道:“大胆齐王,尔等反了不成。”

  堂弟司马冏冷笑一声,也不多说什么,来到张弘面前,一剑朝张弘脖颈劈了下去,鲜血喷涌而出,溅了黑胖一脸。

  见自己的心腹横死当场,黑胖强装镇定问道:“齐王欲意何为?”

  “奉诏书逮捕皇后。”堂弟司马冏回道。

  “诏书当从我手中发出,你奉的何人之诏?”

  司马冏置若罔闻,命人将她捆绑后押下阁楼,走出偏殿时,黑胖朝司马雅问道:“起事主谋是谁?”

  “赵王殿下。”司马雅毫不避讳回道。

  黑胖听后,神色悔恨,口中咒骂道:“系狗当系颈,我却反系其尾,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是活该。”

  当黑胖被押着从太极殿正门路过时,正巧看见我被六叔公的人用御辇抬着离去,于是朝着我的后背奋力大喊道:“陛下,如今有贼人图谋不轨,要废掉我,您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他们阴谋得逞吗,我如今要是被废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我听见她的呼喊声,忍不住回头看去,一直跟在我身旁的孙秀连忙叫住我,机警问道:“陛下要做什么?”

  此时,我乘坐的御辇正好转过宫殿的一处墙角,当我看见身后除了一众甲士外空无一人时,不由四处张望道:“寡人好像听到了皇后的喊叫声。”

  “皇后不在此处,应该还在晋阳殿,陛下等一下或许就能看见皇后了。”孙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随即命令甲士赶快将我抬离此地。

  黑胖呼喊了一通,眼巴巴看着我乘坐的御辇头也不回地离去,刚刚燃起的求生希望瞬间熄灭,不由哀叹一声,或许此刻她方才意识到,我这位丈夫只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罢了,从前是她手中的傀儡,只是现在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傀儡。

  当她黑胖被押着路过贾谧的尸体时,看见贾谧死无全尸,她眼中竟也流出了些许泪水,只是不知她眼中的泪水是因为悔恨还是因为悲伤而流。

  黑胖倒台后,昔日的党羽如黄门郎孙虑、太医程据等人纷纷被杀,三族被诛,文武百官中,凡是曾经依附于黑胖,甚至与贾氏沾亲带故的大臣,不是惨遭连坐就是被罢黜官职,而留在宫中的贾午以及她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则被押入暴室,遭乱棍活活打死。贾氏家族在朝中的势力被六叔公连根拔除,六叔公打着诛灭贾氏余党的旗号,排除异己,趁机杀害张华、裴頠等诸多大臣,当年六叔公在治理关中时,因赏罚不公,激起当地各族反叛,于是被征召回京,通过在黑胖面前使尽手段阿谀奉承,最后成为黑胖亲信,才能留在朝中混得一官半职,不过在要求任职尚书令一职时,却遭到张华、裴頠二人的反对,六叔公因此对他二人怀恨在心,所以在捕杀贾氏党羽之时,张华、裴頠第一时间被逮捕,并被残忍杀害,除了张华、裴頠等重臣被杀,还有许多大臣遭到牵连。此次诛灭贾氏牵连甚广,不亚于杨骏被夷灭三族时的情景,安稳了九年多的晋廷,再次迎来剧烈动荡。

  贾氏的势力被彻底清除后,六叔公便开始让人检举黑胖的所有罪行,准备名正言顺将她除去。当她的罪行被一一罗列我在面前时,我不禁为之瞠目结舌,原来她专政的这些年,除了遍植党羽,扰乱朝纲,处心积虑谋害太子,打算用自己妹妹的孩子混淆帝室血脉外,甚至无时无刻都在秽乱宫闱,身边面首无数,其中便有太医程据,难怪她时常称病,每次发病都只召程据入宫看病,原来是为了行苟且之事。

  除了在身边饲养面首外,她还派人在宫外寻觅,此事之所以会被发现,起因竟是一件‘贾府失窃事件’。

  话说洛阳南城盗尉部有个小吏,面容清俊,身姿挺拔,外出公干时失联,杳无音信。当时洛阳城内时有美少年莫名失踪,再无归还,无人知晓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猜测该小吏也是这个结局。但小吏失踪十几天后,却又神奇地回来了,回来时鲜衣骏马,一身华服,叫人惊诧不已。

  小吏回来当天,恰好黑胖亲戚家被盗,丢失大量财物,这位贾氏亲戚听说小吏身着华服归来,怀疑他入室盗窃,就把他送了官府,小吏在公堂上经过一顿严刑拷打,威逼恐吓后,不敢隐瞒,如实招来。

  原来小吏日前外出公干时,遇见一个老妪,老妪说自己家中有人生病,需要找人帮忙救治,小吏贪利,在老妪许诺重金酬谢的诱骗下,随她上了马车,马车内有个箱子,老妪让小吏钻进去后,便令车夫赶车。马车行了一段距离后,驶入一间大门,在门内拐了十几道弯后方才停下,小吏下车四下观望,周围房宇巍峨,宛如壮丽的宫阙,小吏问老妪是什么地方,老妪笑了笑说是‘天上’。随即老妪将小吏待往其中一间宫殿,接着一群服饰统一的妙龄女子鱼贯而出,侍候小吏沐浴净身,为他换上崭新的衣服,端上珍馐美味供他食用。到了夜晚,老妪又将小吏领到另一座殿宇之中,殿宇中一位衣着华丽的贵妇早已静候多时,贵妇约四十模样,只是她身材矮胖,面色青黑,眉宇后有一颗大黑痣,见到小吏后,贵妇笑颜逐开,非常高兴,随即拉着小吏上了床,与他同床共枕。如此十数日,方才放小吏回家,临别之时,贵妇又赠送了小吏一些金银细软以及华丽的衣裳,并嘱咐他勿将此事外泄。

  小吏交代到这里,在公堂上听审的那位贾氏亲戚便以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位将小吏留宿几日的贵妇自然是黑胖无疑,至于那位引小吏入宫的老妪,乃是侍奉黑胖多年的奶妈。黑胖随着年龄增长,情欲逐渐旺盛起来,到了难以满足的地步,于是常常派自己的奶妈外出,在洛阳城内物色美男子,然后带入皇宫与她交欢。几天过后,若是黑胖厌倦了,就会暗中将那些美男子杀掉。这个小吏之所以能逃过一劫,恐怕是深得黑胖喜欢,才会被放出宫,以便他日再聚。

  原本此事被贾家封藏了起来,没几人知晓,但黑胖倒台后,此事便被挖掘了出来,在朝堂上引发轩然巨波,没想到当今皇后竟如此不堪,于是纷纷上书治黑胖死罪,再加上六叔公在背后推波助澜,即使我与她三十年夫妻,也难以救她一命,最后在我的一道诏旨下,一杯金屑酒被送往金墉城,就这样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不知她在饮下那杯致命的金屑酒时,是否可曾想起自己当年害死太后杨芷的金墉城,如今也成了埋葬自己的地方,真可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纵观黑胖一生,身为当朝皇后,本该母仪天下,成为全天下女子贤良淑德的典范,只可惜她权力欲望太重,为了争权夺利,一生都在算计别人,到头来机关算尽,不但害了自己性命,反而背负了一个‘八王之乱’始作俑者的千古骂名。

  黑胖死了,正如杨骏死后一样,晋朝内部关于权力的争斗并没有因为她的死亡就此结束,反而越演越烈,葬送我朝大好河山的‘八王之乱’正式拉开轰轰烈烈的第二阶段。

君临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