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衷的世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我的六叔公赵王司马伦1

  权力宛如人世间最迷人的汤药,使人沉沦堕落,使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杨骏,五弟,以及黑胖,都曾是权力欲望下的奴隶,如今风水轮流转,终于转到了我六叔公赵王司马伦头上。

  六叔公因铲除贾氏集团及其党羽,居功至伟,升任相国一职,总览朝政大权,他宠幸的长史孙秀则升任中书令,天下大事,皆取决于孙秀一人。朝堂上任何人,上至王公贵族,下至文武大臣,只要见到我这我六叔公,都得低着头走路,不敢与之对视。六叔公似乎很是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为了永远把持权力,他开始大肆封官赏爵,安插自己的亲信进入权力中枢担任重要职位,由于安插的人数太多,一时之间,高级官员官袍上必备的貂尾供不应求,最后只能用狗尾来代替。至于出力最大的堂弟司马冏,并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利益,因此心生不满,愤懑之色溢于言表,孙秀为防止堂弟成为第二个楚王五弟,经过商议后,就矫诏外放他为平东将军,出镇许昌。

  六叔公在朝中安插完自己的亲信党羽后,便开始排除异己。昔日与贾谧交好的潘岳,石崇二人则首当其冲。想当年,二人巴结于贾氏,与贾谧走得极为亲近,连同左思、欧阳建、陆机等人,号称‘金谷二十四友’,时常在金谷园饮酒纵乐,如今随着贾氏的倒台,二人自然逃不过秋后算账的命运。

  潘岳,字安仁,亦称‘潘安’,作为我朝第一美男子,不但容貌俊美,而且文采风流,排‘金谷二十四友’之首,与当年吴国大将军陆逊的孙子陆机,共称“陆海潘江”,说的便是陆机的文才如大海,而潘岳的文才如长江。

  潘岳早年时曾与孙秀交恶,当时孙秀只是一名出身寒门的小吏,在潘岳的父亲琅邪内史潘芘手下干事,孙秀寒人出身,为人狡黠贪婪,潘岳当时年轻气盛,极其看不惯他的为人,因此时常用鞭子当众抽打他,叫他很是受辱,孙秀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一直将此事记在心中。有一次,潘岳在朝中与孙秀偶然相遇,潘岳试探问他道:“孙大人,您还记得咱们过去的交情吧?”

  孙秀冷笑回道:“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潘岳听了孙秀的话,背生冷汗,他心中明白,如果孙秀有朝一日得势,自己必将遭到报复。果不其然,孙秀在帮助六叔公废除黑胖,夺得大权后,第一个找上门算账的便是潘岳。孙秀找人给潘岳罗织了一些列谋逆的罪名,潘岳一家老小便全部被打入了死牢。潘岳有一八旬老母亲,见识深沉,慧达通明,时常劝诫潘岳切勿趋炎附势,然而潘岳却仅仅只是口头应允,依旧攀附权贵,当他被打入死牢,等着问斩时,想起老母亲的话,方才追悔莫及。

  潘岳被抓后,接下来便轮到我朝第一富商石崇。众所周知,石崇有一座富丽堂皇的金谷园,石崇半生积累的财富全在里面,孙秀为了谋夺石崇的财富以及金谷园,于是便找了一个借口趁机向石崇发难。

  孙秀派使者向石崇索要他的爱姬绿珠,绿珠本是鲜卑人,拥有纯正的鲜卑血统,无意间被石崇得到,据说她生得肤白如雪,妩媚动人,美若天仙,不但能歌善舞,而且善解人意。金谷园中的无数美人,石崇都视若草芥,可以随意杀之,但唯独绿珠,石崇将她看作珍宝,宠爱无比。为了慰藉绿珠的思乡之愁,石崇在金谷园内专门为她修建了一座奢华无比的楼阁,里面用珍珠、玛瑙、琥珀、犀角、象牙等珍贵物材进行装饰,楼阁高达百丈,据说可以极目天南。石崇时常在这座楼阁中宴请宾客,每次宴客,石崇总会让绿珠出来跳舞助兴,伴随着琵琶声响,绿珠轻盈的身姿也随之翩然起舞,美丽的舞姿搭配她绝世的容颜,总能把客人迷得神魂颠倒,忘乎所以。

  当孙秀的使者向石崇讨要绿珠时,石崇将金谷园内的数百名美姬叫出来让使者观看,这些美姬身穿锦绣绫罗,身上散发麝兰芳香,无一不是绝色美女。

  “这些美貌姬女,你们随意挑吧!”石崇对使者如是说道。

  使者指名道姓只要绿珠,石崇当场拒绝道:“绿珠乃我之最爱,你们是得不到的。”

  使者劝诫石崇审时度势,三思而行,但石崇坚决不愿交出绿珠。使者遭到石崇拒绝后,回报孙秀,孙秀勃然大怒,于是在我六叔公耳边说了几句关于石崇的谗言,我六叔公便当场决定诛杀石崇。

  当六叔公派去逮捕石崇的兵马包围金谷园时,石崇正在绿珠所在的阁楼上宴饮,得知自己大难临头,石崇对绿珠叹息着说道:“今日我是因为你,方才惹祸上身。”

  绿珠流泪回道:“大人的大恩大德,今日为以死相报。”

  说罢,便快步走到栏杆边,纵身一跃跳了下去,身死当场。

  绿珠死后,石崇一家老小遭到逮捕,他本以为自己会遭到流放,但当他看见自己以及一家老小被囚车拉到洛阳东市行刑时,方才醒悟过来自己即将死到临头。

  在刑场上,石崇遇见了潘岳,两人刑场相见,石崇惊讶问道:“安仁,你怎么也在此?”

  潘岳苦笑道:“我得罪了小人,怎可能还活?你是怎么回事?”

  石崇骂道:“那些狗奴才们贪图我的钱财!”

  旁边恰好有一名刽子手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忍不住面露鄙夷神色,对石崇说道:“知道钱财害人,干么不送给别人?”

  石崇羞愧难当,一时无言以对。

  潘岳曾在金谷园与石崇宴饮时,写过一首名为《金谷诗》的诗作,其中有一句:“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本意是说两人友情坚贞,至老不变,谁知其中一句‘白首同所归’竟一语成箴,成为了他们死亡的预言。

  就这样,潘岳、石崇,以及他们的家人,全部被斩于闹市街头,昔年与我舅公王恺斗富斗得昏天黑地的石崇,自此结束了自己奢靡荒唐的一生,富丽堂皇的金谷园也落入了孙秀手中。

  潘岳、石崇被诛杀后,朝中基本上不再有反对之声,六叔公趁机为自己加‘九锡’,出入礼数与帝王无异,然而此举却引起了九弟司马允的暗中不满,因为加‘九锡’从来都是历朝历代权臣篡位前的征兆,六叔公为自己加‘九锡’,说明他心中已生谋逆之心,而九弟则是挡在他面前的一颗绊脚石。

  十年前,九弟司马允受诏入朝,受到杨骏的监控,杨骏伏诛后,黑胖又间接用计除去了四叔公司马亮以及五弟司马玮,黑胖独揽朝政大权后,便下诏九弟司马允令他返回藩镇,继续镇守淮南。

  太子被废杀后,我膝下无子,朝廷商议打算立我年长的弟弟为皇太弟,在多数大臣的推举下,九弟司马允众望所归,重新被召入朝中,再一次回到了阔别十年的洛阳。

  但九弟入朝后,黑胖一心想让自己妹妹贾午的儿子冒充自己儿子登上太子之位,因此对册封九弟皇太弟一事百般阻难,后来黑胖被废杀,贾氏集团覆灭,为安抚人心,朝廷一致推举太子三岁的儿子为皇太孙,九弟自此与储君之位彻底无缘。

  九弟入朝后,被任职为骠骑将军,兼任中护军,统管洛阳禁军,对于六叔公而言,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职位,自从六叔公大权独揽后,野心日渐膨胀,时刻想着篡权夺位,身在朝中的九弟自然而然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九弟也深知,六叔公有谋逆之心,因此在家中秘密豢养死士,暗中谋划诛杀六叔公。

  九弟性格刚毅沉稳,并不像五弟那般急躁,六叔公对他颇为忌惮,为夺去他的兵权,决定册封他为太尉,九弟自然能看出六叔公这种“优待”的目的何在,因此当使者前来淮南王府宣读诏旨时,九弟称病不接受任命,隔了一天,六叔公再次派出御使抵达淮南王府,宣称九弟拒绝太尉任命,抗旨不遵,有谋反的倾向,让九弟交出印信,以带罪之身留在淮南王府,听后发落。

  九弟听闻诏旨后,惊怒交加,从使者手中夺过诏书,审视诏书后,发现诏书上的字迹出至孙秀之手,九弟当场大怒,拔剑瞬间杀掉了两名令史,宣读诏书的御使见势不妙拔腿就跑,逃过一劫。

  御使逃掉后,九弟将诏书狠狠仍在地上,然后声色俱厉对左右说道:“赵王狼子野心,图谋篡位,欲破我家,本王欲将讨伐他,如肯从我者,速即左袒。”

  淮南王府的七百多名亲兵将士纷纷袒露左臂,跟随九弟冲出王府,直奔皇宫东门而来,九弟的目的便是准备将我抢夺到手中,只要把我掌握在手上,他便胜券在握。眼见九弟率领亲兵来势汹汹,尚书左丞王舆命人赶紧关闭东门,阻挡九弟进入皇宫。皇宫墙高坚厚,又有禁军把守,九弟纵然想要攻入皇宫,也是不可能的事,于是转而围攻六叔公所在的相府。

君临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