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衷的世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八章 我的堂弟齐王司马冏2

  文武大臣的任免确定下来后,则开始对起事主谋论功行赏,堂弟司马冏功劳最大,朝廷经过商议,官拜他为朝廷大司马,加赠九锡,成为朝廷首席辅政大臣,出入仪仗同帝王无异。十六弟司马颖不贪功,选择回镇邺城,在他返回邺城后,朝廷下诏赐他加九锡殊礼,进位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入朝不趋,可剑履上殿。族叔司马颙升任侍中、太尉,加三锡之礼。六弟司马乂升任骠骑将军,曾因五弟遭受牵连被贬为常山王的他,如今因功再次回复长沙王封爵。

  待一切尘埃落定后,朝政大权被堂弟司马冏掌控在手中,而起事的主要人物十六弟司马颖,族叔司马颙已经相继离开洛阳,返回自己的大本营,唯有六弟司马乂留了下来。

  堂弟司马冏掌权后,以王豹为主薄,当时王豹认为一些诸侯王如果继续留在京城,最终会使得政局动荡,于是提出遣散诸侯王返回各自封国的政策,王豹此举触及了六弟司马乂的利益,六弟司马乂担心远离权力中枢后,会被被再次疏远,因此不愿返回封国。于是他便跑到堂弟司马冏处,说王豹离间司马氏骨肉,理应杀掉他。堂弟司马冏不愿得罪六弟,于是下令处死了王豹,王豹含冤而死,据说他临死前对堂弟司马冏说道:“请高悬我的头颅于大司马门前,我必能看到诸王率军攻打齐王的那一天。”

  王豹说得没错,这一天很快便到来了。

  似乎我司马氏家的诸多王爷,都难逃权力的宿命魔咒,堂弟这位被视为司马家最精明能干的王爷,最终也在权力的漩涡中迷失了自我。

  堂弟司马冏掌权后,居住在自己父亲老齐王司马攸从前的宫殿中,设置掾属四十人,开始大肆修建府邸馆舍,他在北边收取五谷买卖市场,南边开设各种官署,毁坏的房舍数以百计,并派遣工匠经营制作,将府邸宅院修建得与西宫一样。大肆扩建府邸的同时,堂弟亦开始沉湎于酒色,渐渐不再入朝觐见,并在自己的府中任命百官,宠幸小人,封自己的下属葛旟,路秀,卫毅,刘真,韩泰五人为县公,号称“五公”,并将朝廷重要的职任委派给他们。堂弟司马冏骄奢日甚,逐渐变得飞扬跋扈起来,朝廷为之侧目,天下人也逐渐对他大失所望。

  正当堂弟司马冏骄纵专权之时,翊军校尉李含因与堂弟的参军皇甫商、司马赵骧等人有怨恨,于是逃往长安投奔族叔司马颙,假称手中有我的密诏,让族叔司马颙率兵诏讨伐堂弟司马冏,并向他陈说其中利害关系。

  族叔司马颙为人精明,自然不会相信李含手中有密诏的说法,不过他却有自己的想法,当日三王举兵一同讨伐六叔公司马伦,族叔司马颙原本一开始打算站在六叔公一边,看苗头不对,才选择加入义军阵营,此等蛇鼠两端的行为,自然遭到堂弟司马冏的忌恨,族叔司马颙对此心知肚明,一直以来都他担心堂弟司马冏会报复他,于是就打算借此机会,向诸藩王广发檄文,趁机除掉堂弟司马冏,自己也好坐收渔翁之利,哪怕事情不会成功,只需把李含杀掉,说他矫诏传旨,与堂弟‘和好如初’即可。

  计议商定后,族叔司马颙罗列了堂弟司马冏的一些列罪状,并向十六弟成都王司马颖、新野王司马歆、范阳王司马虓等诸王广发檄文讨伐他,甚至连甚至洛阳的六弟司马乂也收到了讨伐檄文。

  堂弟司马冏在看到族叔司马颙发出的讨伐檄文后,心生惧怕,于是召集幕僚询问计策,司徒王戎、司空东海王司马越当时正在其中,王戎劝堂弟司马冏交出权柄,归第待命,东海王司马越也赞同王戎的观点,堂弟司马冏听后,对二人极为失望。

  王戎乃我亲家王衍堂兄,出自琅琊王氏,‘竹林七贤’之一,与我朝名士嵇康、阮籍、山涛等人齐名,同王衍一样,喜欢清谈,身居高位,却很少有所作为,平素爱养生,喜食五石散。之前琅琊王氏依附贾氏,黑胖倒台后,琅琊王氏被六叔公逐出朝廷,王戎、王衍兄弟二人也惨遭罢免,堂弟司马冏当政后,又让二人官复原职,此次他将王戎召来议事,为的就是向他询问计策,没想到他不思回报,反而劝谏他交出权柄,归第待命,这也就意味着什么也不做,直接等死。

  至于东海王司马越同样不思回报,先前主薄王豹劝谏堂弟遣返留京藩王,堂弟非得没有采纳王豹的意见,反而杀了王豹,东海王司马越方能继续留在京城。

  堂弟都有恩于二人,二人却坐视旁观,堂弟座下大将葛旟当场拔刀,大怒道:“赵庶人司马伦听任孙秀,移天换日。当时天下议论喋喋不休,莫敢先倡。齐王不惧矢石,披挂甲胄,冲锋陷阵,才有了拥戴皇帝复辟的一日。论功行封,事多未能周遍。属下失职,责任不在齐王。李含谗言叛逆,河间王心怀不轨,理当诛讨。再者,汉魏以来,王侯免职回府者,又有哪个能得保全妻子儿女身家性命?持此议者当斩!”

  葛旟话语铿锵有力,在场文武百官见他挺身拔刀,无不震惧失色。王戎见势不妙,当即捂着自己的肚子说服用的五石散药性发作,需要如厕,随即逃离了众人,不一会儿,就有卫士来报,说他掉进了屎坑之中,堂弟司马冏无奈,只能让卫士将浑身屎尿的王戎抬了下去。在场的文武百官,都心知肚明王戎到底因何掉入屎坑,不过他‘屎遁逃命’的能力,不亚于其堂弟王衍为躲避六叔公在家中装疯卖傻的行为,果真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

  诸王在收到族叔司马颙的讨伐檄文,并没有进行任何动作,而是准备坐山观虎斗,但六弟司马乂却已在暗中谋划如何将堂弟司马冏除去。

  永宁二年(公元302年)十二月,六弟司马乂先发制人,率领亲兵一百多人突入皇宫,并关闭各座城门,直奔我所在的西宫后殿而来,六弟司马乂入宫后,二话不说,就将我拥上御辇,朝上东门而去,准备上殿升朝,下诏捉拿堂弟司马冏。

  与此同时,堂弟司马冏听说了六弟发难,将我劫持到手的消息,于是率兵攻打六弟占据的宫城,并对外宣称:“长沙王假托诏命,劫持皇帝陛下,欲图谋不轨。”

  另一边,凭借宫城抵挡齐王府兵士进攻的六弟,则对外宣称:“齐王谋逆,与其共谋者诛五族。”

  洛阳城内,堂弟齐王司马冏,六弟长沙王司马乂展开拼死内斗,鲜血与战火再次席卷洛阳,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内斗了。

  两方兵士厮杀在一起,宫城内外,箭雨纷飞,火光冲天,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又从傍晚持续到第二天天明。六弟虽然人少,但是手中有我这个皇帝,因此他得到了宫中禁卫军的支持,人数方面与堂弟不相上下。

  双方你来我往,不相上下,战况极为胶着,不过随着东海王司马越的加入,战况急转直下,原本东海王司马越是堂弟那边的人,但临阵倒戈,加入了六弟这边,合二人之力,形势朝着一边倒,最后堂弟司马冏败北被抓,手下将士也纷纷战死。

  战斗一共持续了三天三夜,战火停息后,原本繁华的都城,被一片阴云笼罩。当堂弟司马冏被押上殿被审判时,他衣衫褴褛,浑身血污,神情颓废,浑然没有了往日的神采气息。

  六弟司马乂派人宣读了堂弟司马冏的罪状,并下令将他处死,我对他心生怜悯,打算放他一条生路,哪知六弟喝叱手下,迅速将他拉出去斩首,就这样,我眼睁睁看着这个司马氏家族中最为优秀的男人死在我的面前,身为皇帝的我却无力挽救他。

  五叔公平原王司马干得知堂弟司马冏被杀后,非常悲伤,对左右侍从哭泣道:“晋朝宗室日渐衰微,唯有这孩子最为优秀。如今他也死了,宗室从今以后也完了!”

  堂弟司马冏击败六叔公,迎我复位后,五叔公司马干原本非常看好他,在宗室和朝臣用牛羊酒肉来犒劳他时,唯独五叔公司马干送了他一百枚铜钱,并告诫他说道:“赵王谋逆,你首倡大义,这是你的功劳,今以百钱相贺。尽管这样,但身居高位,很难坐稳,你不可不谨慎,不可惹人议论,更不要效仿赵王。”

  面对五叔公的谆谆教诲,堂弟终究没能听进去,以致落得身死名裂的下场。堂弟司马冏死后,朝廷再一次迎来清算,首先是他的亲属党羽,尽皆被杀,三族夷灭,包括他那几个年幼的儿子,然后就是他曾经册封的那些属官,全部遭到罢免。待堂弟司马冏在朝中的势力被清除后,朝廷大权落入了六弟司马乂手中。

君临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