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藏在岁月的背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寒冬

  苏南的冬天海风很大,刮得让人头疼。战术手套比较好的用处就是防寒比较好。我们的手已经算不上是手,和几十年的老松树皮是一样的。在运动的时候感觉不出有什么,夜里才是最为难受,指关节的疼痛让人难以入睡。这种疼不是有多疼,就像蚂蚁似的一会撕咬一下,使人不得安宁。

  在这样的夜里躺在床上,脑子里更多的是白天训练情节。重复着那些场景,脑子已经是模拟的训练场。不知道这是天赋还是环境所致。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思想是很单一的,除了军事脑子里再也想像不出其它的了。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训练成绩突飞猛进。很多在以前看起来难以完成的动作,在这样的训练下都是小菜一碟。就我们这些预备成员排在最后面的到了基层连队那也是尖子。毕竟训练的强度在这里放着,况且留下来的都还是各连队选拔上来的尖子。只是说从这个阶段淘汰的成员,他所掌握的军事素质更加的全面。掌握的更加熟练。基本上所有的训练科目都能拿下来。

  这些不是很重要就不说了。主要是讲讲我所知道的事情和我听到一些事情。有些事情的真实性我没法考证。有些东西也会存在吹牛的嫌疑。在里面每个人撒谎吹牛的能力是与军事素质成正比的。

  心理行为的训练不光练练我们的胆魄,也是练我们的脸皮。同样的在社会上也是这样的,不要脸皮的人混的都是不错的。因为有些机遇只有那些脸皮厚德的人才能把握。脸皮稍微差点的是很难抓住机遇,这些人只想着机遇来撞上他,与其来个亲密接触。或者是摸摸无闻的蛮干这。这里没有歧视谁,只是说这样的一个现实。毕竟社会是现实的,不能总是活在梦里。

  因此看到这些的朋友不能给你们什么指导,但是可以让你们知道。要想成功,隐忍很重要。因为我们生下来就是孙子,只有当得好孙子,才有当好爷的潜质。

  在第二加油站我们这些人都是孙子,教官就是爷。想怎么修理我们就修理我们。这里的修理不是电视里那样的,也没有向他们那样有意思。在当时看来是这样的,这些只有成为过去的经历回味起来才有点意思。如果正在遭受这样的过程是很痛苦的事。

  在这里就说几件在里面的事情。由于保密的原因一些地名人名都不会是真名。

  夜里很难入睡,预感到将会有事情发生。这是在部队待久了,或者是被整怕了的心理。反正就是心神不宁。在里面一定要相信自己的直觉,直觉是对我们很好地一种保护。当我觉得即将有事来临,已经没有办法入睡。眼睛胀痛很厉害,也想可以休息一会,那时候还不能调节自己的状态。到了现在只要是自己想睡是肯定能够入睡。那时候还不行。我就这样一直熬到凌晨三点,哨兵跑到班房将我们一一叫醒。弄得还很神秘,担心动静太大影响休息的同志,所以我们的动作幅度都很小。速度也就相对慢了一些。好在都是在两分钟的标准之内到达楼下集合。

  让我傻眼的就是所有人都来集合了,欠揍的哨兵非得小心翼翼。让我们白白担心。这就是在里面待久了,待出来的毛病。

  就跟我叫哨一样,刚开始是叫两声,到了后期就是直接掀开被子就走。这是最有效,不用担心走了之后接哨的还会睡着。

  这也是紧张中的调节剂,是哨兵的调节剂。对于还在睡觉的来讲可不是什么好事。

  集合完了以后,到炊事班拿了几个钢盆,随带着摸走十几斤猪肉和一些苗条。来到炊事班就知道是去干什么了。不要多想,可不是去什么野炊。这是我们的野外生存训练。算是一个放松性的野外生存训练。不然是不会让我们到炊事班来准备物资。

  带好装备物资,第一件事。除了跑步没有其他的事情干了。凌晨三点半我们开始跑了。跑了将近两个小时,来到野猪林西侧的一座山脚下面。

  盘旋而上的山路是水泥路若隐若现,修路的兄弟部队可能是为让我们少跑一段距离,所以这路不是真的盘旋而上,基本就是遵循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原则。落差七百米的山峰,修的路没有五千米的距离。中间是三座山峰。

  我们的休息时间只有十分钟,对于我们来讲是不想休息。因为在跑步之前已经将多余的衣服打进背囊。停下来一身的汗,冷风刮过热量损失很严重。衣服冰凉凉的很难受。我们是宁可慢慢的走也不想停下。

  不过一切都不会按照我们的想法来。既然是把我们拉出来了,即便是放松性野外生存训练,也不会让我们有好日子过得。好在我们是有心理准备。不至于被弄得措手不及。

厉无咎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