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藏在岁月的背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密林

  所有人的背囊不会低于七十斤,每个人觉得没有塞多少东西在里面,可是一放到身上就能感受到重量。短时间还好,没什么难度。一旦行军十公里以上,该来的反应一点都不会少。

  达到山脚算不上累,就是不舒服。十分钟的调整时间已经结束。整理好行囊向着山顶出发。

  前面的一千米只有一个要求,一直跑不能停。哪怕跑比走还慢也要坚持跑下去。跑过上坡的人应该是知道这个难度的,跑得不是阶梯。阶梯还要好跑一些,就是硬化的平山路。一步也就半米不到,跑起来很难受。大腿前面的肌肉疼的要命。这个不管平时怎么锻炼,在山路面前都会被降服。没有体验过的朋友可以去试试,不需要速度,连续三五百米不停就可以了,一定是上坡才能体验这种酸爽。

  这算是一个开场白吧!真是的我们没有影视作品里的人物表现的那么牲口,不可能跑完五公里大气都不喘,面不改色。

  我们也是人,只是训练久了忍耐能力强于一般人,体能比普通人好点,其他的也没什么不同。

  开始的一千米周围都是有树木遮挡,风很小。头上的汗水顺着凯夫拉头盔一滴一滴不停的滴落。汗水就真的是从细胞里逃出来似的,承载汗水的身躯已经留不住她。

  冬天本就不爱喝水,身体的水份就比较少。就这一会功夫,肌肉和细胞已经开始因为干燥而燃烧。应了那句部队是个大熔炉,当兵就是来深造。全方位的锻造,躲都没地躲。

  教官也同样是和我们同样的装备,看着他们同样也是流着汗,还催促着我们快点。就在想着他们是真的体能很强,还是说表现给我们这些人看。当时我们很想知道,不过少有人去问。这样的问题去问,教官会让提问者明白他们的体能是怎么来的,除了训练就是训练。这都是面前有人去躺雷总结而来的经验。

  我们这些人也是不服软的傻子。不想落后与其他人也是拼命的向前迈进。真是的来讲,那是并没有什么服不服软,只是单纯的不想落后被惩罚。伟人都说了,落后是要挨板子的。我们不想挨板子,就只能对自己狠一下,总比教官再来对我们狠一次的好。

  七分钟的时间,第一个一千米已经完成、短短的七分钟对我们来讲就是度日如年的感觉。整个过程每一秒钟都是煎熬。现在的我打死也不想有那样的感受,所以回来以后就很少爬山。可能对山真的是不想去回忆吧!

  不光是这里的事情,后面还有一些事情导致。

  到底是不是一千米,我们不是很清楚。不过想来也差不多是这个距离,差肯定会差个一两百米,这都不用猜。一贯的做法都是这样。谁要是相信了,就是还没被玩够,一般新兵是相信,基本来部队半年左右一些套路都会明白。不明白的就只有被完的命运。

  一千米的说法只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平台,相对而言有个大的场地可以修理一下我们。因为是在第一个接近山顶的小平台处,视野还是比较开阔,主要是有风。第一件事就是抗寒训练,没有下雪,就用风来替代雪。一身的热汗在衣服还没有脱完的那段时间已经被风吹干,凉飕飕的很不舒服。这感觉没有几秒钟就结束,立马就是上身赤裸于风中。全部在军姿站好,教官说的是十五分钟,具体是多少也不清楚。反正一直在发抖没其他的。越是冷的环境越不能抖,也不能咬牙根。这样只会越来越冷抖得更加的厉害。只有在前面几分钟忍住,到后面没了知觉就不会觉得冷了,那时你的大脑告诉你,你的身体很热,是一种潜意识的行为。在这样的潜意识下你是不会感到冷的,还想着将多余的裤子脱掉。一般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以外的话就已经接近死亡了。不光是身体冻坏了,脑子也是冻坏了。

  所以奉劝大家没事还是要多穿点,不要学电视里面玩什么极限挑战。玩不好就只能玩一次了。

  时间大概是差不多了,教官让我们活动一下,可是没有人愿意动,因为已经让身体麻木了,不想动一下让身体变得敏感,不然是会感到很冷。

  可是教官会强制要求我们活动,交管都是从这一步走过来的老油子。我们的思想他是一清二楚。

  活动的时间只有一分钟,之后让我们将所带的矿泉水没人拿出一瓶。教官也将自己的挎包打开,拿出一袋小米椒。结合天气和矿泉水,已经知道他是要干什么。

  果不其然没人三个小米椒,大家同时吃,最后吃完的再加三个。所有人二话不说直接噻嘴里。都知道不能犹豫要果断,只要犹豫了是没法吃下去,而且还要一口直接吃完,慢慢吃是没有那个能力。如果是在条件好的情况下吃三个小米椒是没什么问题。关键在于空腹和寒冬。辣辣的小米椒下去是真受不了。更要命的的是要把一瓶矿泉水一口喝完,不能停顿。大家可以再冬天吃口辣椒,再连续喝瓶矿泉水试下什么感觉,后脑的感受是什么样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试。记住要在室外,温度零下。

  在冷火两重天的刺激下,腹部已经疼得不能让人立身。这时候还有科目就是冲刺。所有人轮番向山顶冲刺,不远也就两百米的距离。这个真的是不想迈腿,腹部已经将双腿的力量束缚住,大腿难以迈开。但是教官在后面,不管想不想都要走。我们难受就是他训练的目的。我们不难受他就会发火。我们宁可自己难受一些,也不想教官发火。至少我们只是身体累一下。

  在哪里冲了多少趟已经不记得了,以为状态不佳,没有精力去注意这些,就像机器人一般一轮一轮的冲刺。教官没有说好,我们就一直在冲刺。

  直到黎明来临,我们冲刺的频率减小。太阳升起时大家一起拍照留影。因为我们这一批不同,我们可能只是来这里训练一次。以后还不一定有机会来。

  拍了几十张照片之后收拾东西继续向着下一个山头前进,走的时候肚皮都还是疼得。下山的路程只有一百多米,不长。但是不好走,比较陡峭。背上背囊也不轻。双腿已经没什么力量了。这个时候才明白超负荷的训练是有好处的。再难走的路我们也要走,穿上这身军装就要走这样的路,走路什么样的路,我们没有任何选择。我们只需要按指令就可以了。我们是有灵魂的机器人。

  从这条路上掉下去的人很多,包括我。可能是我的运气好,没有伤残。然而运气不好的下去之后就没再起来。大多都是在边缘坚挺,下山的路就是压在他们身上最后的一根稻草。

  看着他们躺在那里不能起来,所有人都知道淘汰还没有结束。以前只是训练,现在也是训练。只是有些方式不同。强度不一定比平时在营区强,可是危险性高了很多。意志摔倒了,身体没什么用处,机器人没有了灵魂也是不好的。

  剩下的二十五人走着比较平缓的山路,比之前的路要好走一些,同样走的也更累一些。心理上的累。来之前很多都是被情绪所感染,凭着一腔热血而来。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一些人已经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我们留下来的人也明白是为了什么。我们能想明白那些事情,只是不想去想而已。担心同他们一样没有勇气走下去。不过后来想通了,是自己选择的路。回避问题是没有用,只有内心强大,才能更好地走下去。如果自己都不能面对心中的坎,什么路还能走好。

  教官已经在前面等我们,他不会过来挽留任何的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思想不过关就回去自己摸索,再不行哪里来到哪里去就可以了。在这里不需要人来做思想工作。

厉无咎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