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藏在岁月的背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无言的战友

  那天回来的有五人,我们三人都是很轻松就赶到。后面还有没有人不知道,等到五点我们就被接走。到了另外的地方接受训练。

  由于是保密单位,里面的一些训练就不再写。

  等到训练完毕,我已经是下士。我的同年兵都已经基本都退伍了。大队长给我们三天的假,到原单位做个告别,随便回去拿档案,和自己的私人物品。

  回到团里正好赶上一级团考核,静态考核,所有人都准备着,等着抽考。

  我和肖班长一起与连长、指导员、老班长们叙叙旧,然后我就离开和几个留队的同年兵说了几句话。我认可曾经的战友情,也会一直认可那段战友情。可是我们的路不是一样的,方向也不是一样的。以后能不能再相见是个未知数。这些感情只能埋在心里。

  再次回到连队有种陌生感,感觉自己格格不入。与周围的人和事不能很好地相融。我就像是个陌路人一样看着他们的日常。就这三天的时间我感到非常的孤独,有人来找我说话,我就聊两句。没有人来,我就一个人在哪发呆。我不知道自己应当去做什么。好像除了发呆就只能去炊事班帮厨,能做一点是一点。和我同一个区的那个战友也在炊事班,在三个月之前他就已经出院了。本来是要退伍的,可是评残的手续还没办完,暂时滞留在部队。同年兵都是挂着下士军衔他还是上等兵,比我们晚一年的兵都已经是上等兵了。他说他现在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是兵是民他已经搞不清楚了。就算还待在部队,他也是个废人。不光是身体废了,思想也废了。

  行走已经离不开拐杖,只是不想觉得自己碍眼,才到炊事班来帮忙洗菜这些手上能干的活。他是我最好的兄弟。可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了。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没有生气。想不通这些不幸让我们遇上了,似乎其他地方没这么多事情。虽然已经做好准备,可是当那一天来临,又没有勇气去面对。

  我和他说的话已经忘记了,我也不想再去回忆那些话,说出来可能影响不好。况且也没有说什么话,就是和他在哪里一起洗菜,然后等到开饭时间到了,我出去帮忙分餐。给每一个战友分餐,看着一个一个的战友离开我,我也知道自己走了,大家就真的没有机会见面了。眼泪没有忍住流了下来,本来还能控制自己,可是我的新兵班长赖班长过来抱住我,那一瞬间就爆发了。哭出了声音,肖班长也哭了。其他的战友都过来和我拥抱,我已经不知道是谁和我在拥抱。眼泪模糊了眼睛。眼泪鼻涕哗啦啦的流,已经哭得双手缺氧发麻。最后还是连长过来把我带走,那天下午我在二班的班房坐着发呆一下午。身体都不想挪动。六点钟接我们的车已经来了,战友们也都已经吃完饭再待命。炊事班长知道我们要走,做了饺子给我和肖班长。吃饺子时又哭了,饺子是边吃边哭,就算吃不下也要硬塞下去。三个饺子吃了好几分钟才吃完。走的时候连队集合送我们,他们向我们敬礼,我们回礼。当我抬头看向晾衣场,看见一个人影缩了回去。我知道那是谁,他没有谁了。

  我不想和他告别,我低下头不想再去看晾衣场!

  离开那绿色的营房,和战友们挥手告别。

  回到训练基地,又来了一批队员。不过与我们隔离开,他们还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存在。并且我们也即将离开训练基地。我们那一批的集训队员一共有十三人,我们十三人会到新的基地训练。张娣排长不知道去哪里了,他没有被淘汰,是我们那些里面唯一的一个军官。

  第二天我们被运兵车拉到一片密林。在苏南周边这样的密林实属少见。驾驶员是根据命令改道,他不知道去哪里,我们也不知道是跑到哪里了。至于我们还是不是在苏南很难说。这样的路程是完全已经离开苏南境内。可能已经到达其他省份,我们之前的训练基地是在三省交界处。所以很难判定自己是在哪里。这些我们没必要动脑子去想这些,上面不想让我们知道地点,肯定是不会那么简单就让我们知道。

  新的训练基地是在山体内部,里面空间很大。里面主要训练城市防卫作战。

  过墙。

  在侦察过墙那边的情况后,士兵快速的滚过墙头,保持身体尽可能的低姿。速度和低姿态可以避免敌人的火力打击。

  穿越拐角,在穿越拐角之前先要仔细观察周围情况。在拐角常犯的错误就是将武器从墙角处露出,暴露自己的位置。探头观察时要低于敌人以为会出现的高度,正确的观察技巧是:士兵平躺在地上,避免武器露出,带好头盔,探出头,能观察清楚即可。

  通过窗户,窗户是又一个危险,通过窗户时最常犯的错误就是露出自己的头部,此时室内的敌人会通过窗户击中士兵而又不会暴露自己。

  运用正确技巧通过窗户时,士兵要低于窗户,确保自己的侧面轮廓不会暴露,要“抱”着建筑物的边缘运动。此时房内的敌人射手如果要射击必须把自己暴露在掩护火力下。

  通过地下室窗户时同样如此。最常见的错误是没有发现地下室的窗户。士兵不能跑过或走过窗户,那样就给敌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目标,应紧贴墙面跳过窗户,避免露出腿。

  利用门口,门口通常不能用作入口或出口,因为敌人的火力肯定已经封锁住它了。如果必须从门口出来,那就尽快的冲出,到达下一个隐蔽地点,使暴露自己的时间尽量短。此时要强调的是预先观察位置、速度、低姿和掩护火力。

  与建筑物平行运动,士兵和分队不可能总是能利用建筑物内部作掩护前进,在室外运动时,就要利用烟幕、掩护火力和隐蔽以保证运动的秘密。要紧贴墙角、利用阴影里、少暴露轮廓、快速运动到达下一个位置。如果此时建筑物内的敌人要向士兵射击,他就要把自己暴露在班内其他人的掩护火力下,而且,街上远处的敌人也很难观察和瞄准士兵。

  穿越开阔地,街道、小巷、公园之类的开阔地应尽量避免,那是敌人多人操作火器天然的歼敌区。但如果遵循一些基本原则,也能安全的穿越。

  要有一个个人的行动计划,发烟手榴弹和发烟罐能为所有人提供掩护。在建筑物之间运动要走最短的路线,尽量减少暴露的时间。在向下一个位置运动之前,要目视观察,选择一个最好的隐蔽位置,同时选择适当的运动路径。

  火力组的使用,火力组在建筑物之间运动时是个比较大的目标。从建筑物的一个角到另一个角时,火力组将穿越开阔地,从建筑物的一个面前往另一个面时,情况类似,应用的技巧也一样。火力组应以建筑作掩护,在向邻近建筑运动中,组员应保持3-5 米的间距,使用预先约定的信号,突然的从翼侧冲出,穿越开阔地,冲向下一座建筑。

  阵地之间的运动

  从一个位置向另一个位置转移时,士兵要注意不要遮挡住自己的掩护火力。一旦到达新的阵地,应立即作好准备掩护组内或班内的其他士兵。他必须充分利用新的射击位置,做到用双肩射击。

  士兵在某阵地射击时最常犯的错误是从掩蔽物的顶部射击。这样就把自己的身体暴露给了后方,成为敌人的好靶子。正确做法是从掩蔽物的边缘射击,避免暴露自己。

  另一个常犯的错误是习惯用右手射击的士兵在向右拐弯的拐角处射击仍然用右手。而是用左手能更好的利用建筑物作掩护。无论惯用右手还是惯用左手的士兵都要训练选择适合自己的掩蔽位置,而且在必要时,要做到双手都能射击。在建筑物内部运动当处于攻击之下而在建筑物内运动时,士兵要注意避免在门窗处暴露自己,一定要利用走廊时,要紧贴墙壁,避免成为靶子。在要求非常精确的行动时,运动技巧可以根据交战规则适当修正或忽略。

  敌人经常在门窗处设置诡雷,进屋时应避免触动把手,可以向插销处打一个点射,然后将门踹开。如果发现有诡雷,应做好标记、上报并绕行。

  进入每一个房间之前,第一名士兵向室内应投掷手榴弹:拉掉保险销,弹开握片,数2 秒再投出。对薄弱的墙和地板要特别小心。投弹时应发出警告,当临兵投弹时,喊“投弹”,发现敌军手榴弹时喊“手榴弹”。注意:M67 破片手榴弹会伤及室外的人,不应使用。应使用MK3A2 进攻型手榴弹,而且如果使用不当,也会受伤。

  手榴弹爆炸的瞬间,第二人立即冲进房间,以点射消灭房间内的目标,然后系统的搜索目标,第一人跟着进入,被对门口的一边,这期间,负责支援的第三人留在室外,警戒外部。

  士兵应使用口头信号,口头信号和视觉信号都是极端重要的,一个人必须随时让组内其他人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房间清扫后要向支援者大喊“清扫完毕”,离开房间与支援者会合前要喊“出来了”,随后应对此房间做好标记。当突击组上楼或下楼时,要喊“上楼”或“下楼”。通过墙上的洞进入房间更安全,进入前还要先投手榴弹。

  这些都是刚开始的学的,基本的都是一样的,难的就是这些炼精,精准狠。时间就是生命,准度就是胜利。

厉无咎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