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藏在岁月的背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重出江湖

  时间过得很快,八个月的训练时间已经过去。我们离开基地。同样也是我们离开部队的时间。从此以后我们没有了军人的身份。

  在档案里我们是服役期已满正常退伍,在部队我们就是普通的的侦查兵。

  我出来的接到任务就是去抢弹药库哨兵的枪支弹药,同上次事件差不多。不过这次角色转换了。我是歹徒,经过军事训练的歹徒。为了真实性我对哨兵下手是真的下手,在这里我只能说句对不起,因为不这样的话,我的计划是不能成功。经过上次的时间,哨兵的警惕信很高。但是我对那里很熟悉,所以下手很容易得手,好在不是我的老连队看守弹药库。不然是容易暴露身份。

  这次反应很快。他们拼命的要抓住我,我有拼命的跑,不能让他们抓住我。我不能真的像歹徒那样随便乱动手。但是没有伤亡也是不行,因此我就只能对那些集训基地的兄弟下手了。他们是和我有默契的兄弟。知道该怎么配合我。因此经过三天的时间,军方在牺牲十多名战士的情况下,未能抓捕袭击哨兵的歹徒。

  当我“逃出”军方的包围圈之后,和我见面的人使我始终不敢相信,这两个人的出现我差点怀疑我的信仰。

  当已经离开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以为是我自己出现幻觉。见到对的第一个人是严坤班长,就是已经在上次追捕中牺牲的老班长。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张娣排长,这时候他已经是上尉军官。

  两人的出现我就已经大致知道我被骗了,我们这些人都被骗了。但是我的好兄弟的腿是真的没有了,我已经搞不清楚什么是假,什么是真。

  我没有说什么,就看着张娣上尉。想从他那里知道一些答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这是我迫切想知道的,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我的脑子乱的很。可是他并没有告诉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就是说,上次是真的,但不是全部是真的。事情涉及太广,他也不知道事情的全部。上面的人在下棋,我们下面的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做好自己的,除了让我去给军队搞破坏就没有其他的。虽然我的内心有很多疑问,课保密条令告诉我,不该知道就不要多问。

  我压制住自己内心的冲动,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弄清事情的真相。我不希望事情弄得很糟。张娣上尉和严坤班长过来就是给我提醒,隐藏好自己和见到一些人不要惊讶。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是真的离开。不知道和我遭遇相同情况的队员会是怎么处理这些事情。

  当目标突然消失,在迷茫中前行,除了沉默和寂寞还会有什么?

  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是对我的考验,我只知道我脑子乱的很。我只能告诉自己要将情绪调整好。任务还没开始自己不能就这样丧失斗志。

  隐藏在于苏南这个城市是非常不容易。生存是我面临的地难题。我是第一次进入社会,如果只是单纯的活下来没什么难度,可我还要时刻提防着便衣,这个城市我不知道有多少便衣。反正不会少,我是刚刚离开部队,身上的军人痕迹是很难抹去。那些便衣经验丰富,我可能稍微一走心就会被发现。如此给我带来的麻烦将会阻碍我的一切行动。

  基本上我能想到的去处,那些便衣也会想到。他们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必定不会手下留情。所以自己知道太多也是不容易,总是疑神疑鬼。是自己到哪里都很别扭,总会觉得身边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起初的一两天实在是太难受。就和刚到部队一样,怎么都不能睡着。后面开始就好些了。可是只要有一丁点的动静我都会惊醒过来。我曾不止一次在脑子里想过放弃,好在每次都忍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去坚持,即使知道自己被骗了。反正就是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走人。

  白天我只能躲藏起来,到了夜里我才会行动。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出去找一些吃的,我把自己当做真正的通缉犯了。反正我的事情已经在苏南算是大事了。尽管没有上次的事件严重,但是在军方特意的操控下,我的形象就是十分残忍的恐怖分子。危险性人物。我搞不清楚有多少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不敢出去冒险。虽然我对自己的实力很认可,但是我还是相信特警兄弟们的能力,在我这种不能拼尽全力的情况下我是会被特警的兄弟干翻的。

  其实夜里才是最为危险的,夜里的便衣更多,但是相对而言夜里更加有利于我的行动,不容易暴露我的行踪。

  第五天我已经没有钱买吃的,我身上除了哨兵的54手枪和三发子弹,就没有其他物品。为了保证自己的战斗力便决定去打零工。

  苏南地区川渝过来打工的人很多。我和他们也算是老乡,家乡话一出口就有种亲切感。他们也不会怀疑我的身份,工头很快就给我安排木工的活。跟工头说好了自己刚出来身上没有钱,干活干的好,工资就按天结算。大家都是老乡,也都是跑到外地讨个生活,谁都知道不容易。工头答应得很爽快,并且中饭也是他请的客。这位工头是是四川南充的兄弟。也才二十七岁。算是在同龄人当中比较有出息的人。

  在认钱的时代,没有谁会去在意你从事什么职业,只要钱到位就可以了。工地上的工作看起来又脏又累,但是在赚钱方面来讲是不错的,当然了前提是要有个好的老板。不然不得工资不知道给你拖到什么时候。

  我在工地很卖力,这些老乡很热情。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一片,我也告诉他们我当过兵,这些事情没法隐瞒。因为在里面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兵。我身上的兵味被他敏锐的嗅觉发现。

  况且工地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

厉无咎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