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藏在岁月的背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城市幽灵

  在工地每天起床时间还算是比较早,因为基本都是天亮就开工。虽然现在是机械化,可是很多都是需要人力来完成。这样的强度对于我来讲没什么难度,不是说我当过兵怎么样,而是因为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这些工作量对我而言也是美神难度。

  下班时间也是比较早,在六点左右就属于自己的时间,这是相对于部队。而我每天下班的时间都是要到外面去打探情报。我的手里就只有里面发的一部诺基亚手机。想看新闻是不容易的事情。况且我也知道想要知道事实看新闻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一向相信自己的判断。只有自己去打探的消息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当然在新闻里也是能看出一些东西,但是这些消息对我们没什么用。坐了四十分钟的公交车,来到市区。因为工地是在乡镇,不过苏南的乡镇经济比较好,不必大西南的县城差。市区和乡镇之间基本都是公交这些为主。地铁是没有,也只有市区才有。

  打探消失一般还是在夜店这些娱乐性质的地方容易一些。但是这里也是便衣最多的地方。每年都有许多退役的军官、士官在这边任职。军队出来的看人都还是比较准的,我敢来这里就是因为便衣比较多,即便发现我的军人的气息也没关系。他们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人员。只要我自己不去暴露自己就好。我担心的是特警,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人在这里。我是很难在人群里面将他们分辨出来。也只有这里的特警才会有知道我是抢劫哨兵武器,便衣是不会让他们早知道。因为是为了他们的安全考虑。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我的身高不高,只有一米七多一点点,肌肉也不是大块大块得,就是腰杆比较直。穿的也是普通的衬衣,来到里面一般也不会有人来在意我。

  我要找的就是像我一样的短头发吗,眼神四处探望的人。大概找了十多分钟,终于让我碰到一个人。我可以肯定他是一名军人,尽管他尽力抹除自己身上的痕迹,可还是能发现。这一刻我算是自己是怎么容易发现了。

  为安全起见,还是要向他确认一下,方法就是我们集训基地的手语。手语是不一样的的,手法都是一样的,只是表达的意思不一样而已。只有学同一套手语的人才懂。很荣幸我和对方接上手语。算是接头吧。过来的人比较瘦小,身高也只有一米六八的样子,体重在一百二左右。但是身体很结实。我能看出他是个高手,并不是通过什么气场乱七八糟的。因为他的手看出来的,至于怎么看就不说了。

  他向我走过来,给我手里塞了一张电话卡就离开。这手法完全算的上是神偷,我想他是经常在这里干这样的事情。不然手法不至于如此娴熟。

  我拿着卡离开夜店,给我东西的人已经不见踪影。我没有打算跟上他,就算是想跟也没那个能力。好在已经有新的联系方式。以前的拿着诺基亚都不知道联系谁。换上对方给我的电话卡,很快就有电话打过来。

  “十八号晚上十一点整,在平安三号有一批货,需要你的介入,不出人名即可!”电话那边的暗语也是正确的,口音经过处理不知道是不是认识的人。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所能知道的,我听命行事就可以了。这算是把我训练出来真正第一次执行任务。我回道“收到”对方将电话挂断。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踩点是必不可少的。行动之前不把周围的情况打探清楚是不明智的选择。在自己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为自己的后路做好保障是打胜仗必要条件。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是最大的胜利。

  这里的地形不熟悉,好在地铁口是有当地的地图,平安三号楼在地图上能找到。花了十多分钟赶到目的地。是一栋写字楼和居民楼结合在一起建筑物。

  地下车库监控没有死角,在这里交易的比较少。要看具体交易的物品。办公区域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最大的可能还是杂物间或者库房。外围的情况已经摸透,里面的情况在消防逃生图里面就能看出来。显然对方也会按着上面的线路做规划。把自己当做犯罪份子,各种各样的情况都过一遍,基本就能排查出对方的意图与计划。

  经过侦查可以得到对方经验丰富或者心狠手辣。我可以肯定军方和警方已经派人将周围控制起来,为的就是以防事态发生到不可控制的境地。而像我这样身份的人也是不在少数。我明白上级的意图,我也还是会以罪犯的身份出现。

  我不知道上面是怎么考虑,可是我可以肯定在我的档案里会有我袭击哨兵,抢夺枪支的记录。我所面对任何人只需要沉默即可,言多必失。

  当我得知自己的使命就下脑子里反复模拟这自己的出场方式,以及如何面对军警的包围逃出生天。而且还是要带着其他人一起逃走。交易不是重点了。把自己推销出去才是目的。

  隐藏好自己,离开三号楼,回到工地。工作还要继续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回到工地快接近十点钟,工人们已经入睡了。

  我的动作很轻,和他们住在一起还算是安全,不用担心。

  躺在床上,对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做好规划,万全之策是没有可能。只能是保证完成任务,在战场上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我要做的就是在意外来临之时,减小意外所带来的伤亡。

  我即将面临的又将是新的游荡,身份的转变,使我不得不去适应角色互换。

  我内心时刻提醒自己,我早就已经是军警双方的通缉犯。我不是正常人。思维的转变才能使我更快的进入角色。这和吸毒没什么区别当坏人也会上瘾。当一个人无所忌惮,还有能力。给社会带来的伤害是及其恐怖。

厉无咎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