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来了个太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宫里的宫女太监逐渐变少,气氛越来越紧张,想留下的人不多。

  这日清晨,余下的所有宫女太监都到了宫门门口,一个平日里不曾见过的太监站到了正前方,挺直腰杆,在人群里扫视了一番,这才开口,“咱家念到的人,都留下。”

  听到此话,人群中一阵骚动,前方的太监也没管,慢悠悠的打开手上的名单。

  宫中的凄凉和迁都路途中的沉闷有几分相似,护国大将军带领士兵走在最前方,宫女太监紧紧跟随,其次是杨广的座驾,宫中的佳丽,大臣朝中,宫里各个殿的管事,大部队尾部也跟着士兵。

  天气有些闷热,隋朝的衣饰有些厚重,杨峪热的直冒汗,偶然回头,发现身后的士兵也是汗流浃背。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太监服,和士兵的盔甲,杨峪有些砸舌,心中惊叹,古人的毅力不是他能模仿的。

  太阳快落山时,前方的传令将士来到后方,一声令下,众将士都纷纷忙碌起来。

  营地临近河水,许多士兵到水边都忍不住捧起清凉的河水往身上泼,也有人褪去了盔甲,以求凉爽。

  不远处的宫女们转头看向此处,指指点点,时不时的惊呼,都红了脸颊。杨峪在喝水附近瞎溜达,闲来无事挽起裤脚下河抓鱼,他们的营帐与杨广的营帐有一定距离,属于外圈,自然不怕被呵斥。

  “公公,有鱼吗?”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吓得杨峪脚一滑,摔倒在河里,他还未起身就听到那人放肆大笑。“哈哈哈哈哈,公公,你也太不经吓了。”

  好不容易站起身,杨峪心里骂了那人祖宗十八代,调整了表情才转身上岸,入眼的是一张年轻的脸庞,因为笑容舔了些许生气,半脱的盔甲显示他的身份。

  “河里有鱼。”在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孩子面前,杨峪对刚才自己心中骂人的事选择了遗忘。笑容温和的开口。

  士兵比杨峪略微高一些,身体也壮实,显得杨峪才是年纪较小的人,还得抬头看人。“那公公抓到鱼了吗?”士兵一脸不怀好意的开口,余光瞥向几步远的几个士兵。

  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杨峪并未拆穿,只是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语气有些僵硬的说:“没有,咱家还有事,就不打扰您了。”说完,就快步离开了。

  他刚离开,那边的几个士兵就走了过来,几人不知说了什么哈哈大笑,并用鄙夷的眼神目送杨峪离开。不怀好意的笑声以及传入耳朵里的只言片语让杨峪抽了抽嘴角,穿越成太监他也很无奈啊,真是一群小屁孩。

  浑身湿透了,迎着太监们同情的眼光,踏进了所住的营帐,杨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麻利的换了一套衣服。躺到简易的垫子上,闭目养神,晚上他还需要去守夜呢。

  时间过得飞快,跟着新调来一起守夜的小太监去往杨广的营帐。到达时,营帐外站了好些人,地上还有几个被压着的士兵,杨峪一瞬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无非是半途逃跑被抓住了。

  其中一人惊慌的不住磕头,眼泪都滴落在了地上,说的话也带了哽咽,“将军,我不想去洛阳,我要回家!求求你,将军,让我回去吧。”

  其余的人也开始磕头,求情,额头都磕破了皮,没人敢应声,没有人搭理他们,全部低下了头,生怕连累到自己,士兵磕头的将军不耐烦的一脚将他踢开,正好滚到了杨峪面前。

  杨峪看清楚那人的容貌时,愣了一下,竟是下午那士兵。一时无言以对,突然杨广营帐的帘子被掀开,许总管走了出来,几个士兵仿佛看到了希望,全部挣扎的上前,对着许总管磕头,“许公公,许公公,叔叔您,让陛下饶了我们一次吧。我们再也不逃跑了,求求你,许公公。”

  许总管默然的一动不动,一字一句的传达了杨广的命令,“私自逃跑,杀无赦。”

  还没等那士兵反应过来,旁边的士兵立刻将他驾走,没一会儿,传来了惨叫声,和空气中的血腥味。

睡仙带你飞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