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式衣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一)(二)

  (一)

  马冬梅是个很传统的女人,从小遵循着母亲的教诲,三从四德不敢有违。

  她有一双袖珍小脚,走路一摇三摆端的是身姿婀娜,杨柳扶风。

  母亲看着她很满意的笑了,她也就忘记了说她脚疼。

  十三岁那年,父亲做主将她许配给了城东赵家三少爷文轩,一个小她两岁的少年。

  马家说来也是书香门第,祖辈是实打实的官宦人家,也曾显赫一时,只是在马冬梅父亲这一代,淹没在了时代的浪潮里。

  皇帝老子内忧外患,时刻面临着失业的危机,延续了千百年的科举一途中道崩殂,天下不知多少埋头苦读奔着入仕去的学子,站在了人生的岔路口,一时间茫然无措。

  时代如此,非马家一家之祸。

  城东赵家是当地颇有名望的富商,虽家财万贯,放在以往时候,士农工商排资论辈,马冬梅的父亲是断不会将女儿下嫁。

  可是如今的境况,由不得他顾及文人的清高,也只能忍痛嫁女。

  索性赵家那位三少爷自幼天资聪颖,是个极好的读书种子,三岁能诗,五岁能文,如今正就读于洋人传教士办的新式学堂。

  有个这样的女婿,也不算辱没了马家的清贵。

  婚事定下了,马冬梅便被关在屋子里随着母亲穿针引线,一针一针秀着自己的嫁衣。

  她不知道那个比她还小两岁的赵家三少爷,是个怎样的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能成为她的良人,她只知道她要做个贤妻,如父亲希望的那样绝不能堕了马家的名望。

  等到婚礼那天,一大早新娘子就像个木偶一样被人从头到脚肆意摆弄了好一番,然后才坐上花轿。

  花轿摇摇晃晃,耳边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一路吹吹打打,很是热闹。

  下了花轿,新娘子被人一左一右扶着,穿过一条条回廊,一步一步走进了赵家正厅。

  眼看吉时已到,宾客都在却不见新郎。

  赵家当家主母,也就是赵家三少爷的亲生母亲,站出来对宾客们解释了一番。

  说学堂课业繁忙,学堂的洋教士不通中原礼节,直言什么没见过十来岁的娃娃成亲,让个十一岁的孩子娶媳妇实在是荒谬,硬是拦着不给放假,文轩尊师重道不得脱身。

  说到那洋教士,宾客们哄然大笑,乐得不行,一时间喜堂少了新郎的窘境倒是去了不少。

  有人给赵母出主意,让赵文轩八岁的妹妹赵思怡女扮男装替哥哥拜堂。

  于是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便在一个八岁的女娃娃和一个十三岁的少女拜天拜地拜高堂三叩首,告一段落。

  被送入洞房的新娘子,一个人坐在红鸾账内,头顶的鸳鸯戏水遮住了她的眼帘。

  她一个人坐了一夜,床前的龙凤双烛燃了一夜。

  (二)

  嫁进赵家的马冬梅,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的新郎。

  真的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与赵文轩见的第一面是在他们成亲六年以后。

  那时的马冬梅十九岁,赵文轩十七岁。

  十七岁的少年,穿着一身西服身姿挺拔,俊秀如一竿翠竹。

  十九岁的少女,穿着一身旧式袄裙,直筒形的裙子将她的身体衬的臃肿刻板,唯一醒目的却是她的一双袖珍小脚,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好似船帆在风浪里摇摆。

  赵文轩没有跟她打招呼,逃也似的飞快从她眼前晃过,她揉了揉眼睛,余光里还剩下一道影子。

  她自言自语,“你跑什么,我们不是夫妻吗?”

  赵文轩回家了一趟,见了赵母便又连夜离开了。

  小姑子赵思怡告诉马冬梅,她的哥哥一直都是抗拒父母给他定下的婚事的,所以当年他拿着洋教士开的介绍信一个人逃去了京城,此后六年便一直在京师读书,这次回来是因为他考了留学生,很快就要漂洋过海去国外留学,走之前回来见父母亲一面。

  此时的马冬梅才清清楚楚的认识到他们这一段婚姻从来不被新郎认可。

  可是她已经嫁了他们赵家,马冬梅有生以来的记忆里,都是母亲告诉她的女人要从一而终。

  她是赵家妇,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为了不让自己被丢弃,马冬梅越发努力认真的去做一个贤良淑德的赵家妇。

  孝敬公婆,尊敬兄嫂,奉养小姑,仔仔细细不敢有一丝马虎。

非我知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