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式衣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五)(六)

  (五)

  马冬梅没有多余的时间继续思索小姑子的事情,很快的她便陷入了新的麻烦之下。

  赵文轩的情人,一位摩登女郎陈小姐登堂入室了。

  她一早便知道,赵文轩在外边有女人,他们那一批留学生,或多或少都沾染了某些不良习性。

  喝喝小酒,赌赌小钱,与风尘苦命女来段露水情缘...

  他们自己不以为然,自诩风流。

  马冬梅也没有放在心上,她以为她占据了妻子的名分,便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外边的野花野草,也只能是野花,开不到家里来。

  她没想到赵文轩会真的带人回家。

  那个女人堂而皇之高坐在主位上,随着赵母主持宴会宾客尽欢,而她马冬梅却只能像个丫鬟一样站在赵文轩身旁。

  到底谁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马冬梅可以三从四德,贤良淑德,却也是个执拗的人。

  她是赵文轩的妻子,大红花轿抬进赵家的,哪里来的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认不清自己的身份。

  上赶着给人做妾,就要有做妾的觉悟,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懂规矩不要紧,她会亲自教她认清自己的身份,好好做人。

  宅斗什么的高级技能,马冬梅的母亲并没有来得及为她点亮,母亲收拾小妾那一套她却是耳濡目染大概学到了点皮毛。

  她端坐在正堂,让人去请了赵文轩那位登堂入室的红颜来见,虽然纳个小妾不用办酒,给嫡妻正室敬杯茶还是必须要得,她觉的她有必要秀一秀当家主母的威严。

  可赵文轩那位红颜似乎并不愿意给马冬梅这个捍卫自己正妻身份的机会,仅仅是敬茶一件小小的小小的事情,那位陈小姐便落荒而逃了,这使得马冬梅很没有成就感。

  那位陈小姐走了以后,马冬梅的处境并没有好转,很快迎来了赵文轩的第二次离婚请求。

  是的,请求。

  这一次的赵文轩把姿态放的很低很低,他彻底抛弃了一个读书人的清高和傲气,第一次愿意低下高贵的头颅来请求马冬梅。

  他请求马冬梅和他离婚,放他自由,他说他不愿意被一段封建包办婚姻绑缚一生,他说他的人生不该是这样的。

  他说的可怜,一个大男人几乎要哭出来了。

  可是马冬梅毫不留情的铁石心肠的又一次拒绝了他。

  在赵文轩你冷血你无情你无理取闹的眼神控诉下,第二次离婚事件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六)

  这一年马冬梅二十七岁,赵文轩二十五岁。

  赵母的身体每况愈下,作为一个孝顺的儿子,赵文轩推掉了外边所有的应酬和工作,和马冬梅每日里晨昏定省在母亲病床前伺候。

  马冬梅的婆婆也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虽然她养出了一对一点儿也不传统的儿女。

  她说她这一生还算圆满,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抱上孙子。

  赵文轩只是安慰母亲,却也并没有想做个愚孝的好儿子,他还计划着必须赶紧离了婚,娶个志同道合的淑女满足母亲抱孙子的愿望。

  可是任你千般算计,也只在心里没能付诸行动,到底抵不过姜还是老的辣。

  赵母下手快准狠,一碗加了料的爱心汤给儿子媳妇灌下去,毫不犹豫将两人凑了一堆。

  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

  赵家儿子儿媳妇难得摒弃前嫌抱头痛哭。

  坑儿子的老娘,坑儿媳妇的婆婆,儿子心里苦啊,儿媳妇心里也不得劲呀,这叫什么事啊。

  坑你也就坑了,你能咋滴。

  赵母态度嚣张,丝毫没有要认错的意思,躺在病床上享受着儿子儿媳妇的照顾,目光灼灼的盯着儿媳妇的肚子瞧,好像已经看到了她的大胖孙子在向她招手。

  马冬梅尴尬,赵文轩也囧的不要不要的。

  夫妻二人难得思维同步,想到了一处去,没有孙子他老娘肯定不会罢休。

  是要享受他老娘的爱心料理继续摧残?赵文轩拒绝,马冬梅也是不愿意的。

  终归是夫妻,还是自觉的自己去凑对,省了他老娘费心。

  于是这一对阔别十多年的新婚夫妻终于有了点新婚夫妻的意思。

非我知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