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式衣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七)(八)

  (七)

  赵母到底没能等到她的大胖孙子出世,就撑不住去了。

  偏屋漏又逢连夜雨,赵母的丧事没过,赵文轩就被一搞政治的朋友牵累入了大狱。

  彼时马冬梅挺着六个月的肚子操持了婆婆的丧事,就又开始为了救赵文轩四处奔走。

  她踩着一双小脚,踏遍了赵家以往故交好友的门槛,吃了不少闭门羹,得了不少敷衍。

  毕竟赵家曾是商人家,马冬梅知道的故交也多是赵家曾经商场上的朋友。

  都说商人是无利不起早,真正肯雪中送炭救危济困的没几个。

  她变卖了手头上仅剩的几家铺子,换了现钱到处拜码头,四下里疏通关系,得以见了赵文轩一面。

  经赵文轩提点,马冬梅找到了他一个文坛上的朋友,朋友们合计集合文坛上颇有影响力的几个大人物联合上书,保赵文轩出狱,毕竟众所周知他是被人牵累遭了无妄之灾,私下里是从不论政的。

  为保万无一失,马冬梅还去求了她的父亲出面做担保。

  虽然她的父亲是个旧派文人,到底还是一代鸿儒,在新政府眼前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马冬梅的父亲一直被新派文人排挤,对于经常冷脸的女婿也没什么好脸色。

  可最后到底还是存着几分慈父心肠,见不得女儿挺着肚子跪在门外糟践自己,老头子气呼呼的答应了女儿的请求,为赵文轩说项。

  (八)

  一场牢狱之灾过后,赵家夫妻二人几乎是倾家荡产,落了个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人说患难见真情,赵文轩经历了母丧而后入狱又出狱,才算是真正认识了他的小脚妻子,也下定了决心往后不闹腾了,安安心心跟马冬梅过日子,有妻有子万事足。

  马冬梅虽然被女子无才便是德影响很深,以至于没沾上马家书香门第的清贵气。

  不通文墨诗书,却也是个极合格的当家主母贤内助。

  她一力将一个已经一穷二白的赵家经营的绘声绘色,使得赵文轩可以埋头做学问,没得半点儿后顾之忧。

  夫妻二人凑合着倒也过了三五年安稳日子,无波无澜平淡如水。

  其间马冬梅和赵文轩先后生下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也算是为赵家开枝散叶,满足了赵文轩母亲生前的愿望。

  马冬梅觉的她的生活还是挺幸福的,如果可以一直这么幸福的过下去,她也会觉的一生是圆满的。

  可是有那么一个词叫做七年之痒,何况这是一对凑合着过日子的夫妻。

  赵文轩先前设想的再好,再怎么想跟他的小脚夫人过上有妻有子万事足的小日子。

  架不住他身边的朋友们时时刻刻都在替他抱不平。

  他的朋友们时时刻刻都在以一种先知的优越感对着他,他们预测着他和她那样一段荒诞不经的封建婚姻,什么时候会撑不住走向灭亡。

  他的朋友们觉的他的夫人马冬梅的确是个好女人,可是也只是得个好字了。

  她和他方方面面都实在不相配。

  赵文轩起初是不在意的,不管朋友们怎么议论,他都很坚定的想要一心一意过安稳日子。

  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一晃眼就是七个年头。

  那一年的赵文轩在京师大学任教,他遇上了那么一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女人。

  他的心被她深深牵动,让他有了一种干涸的心田突然被注入了一股甘美的山泉,活过来的感觉。

  她是他的学生,一个十七岁的花样年华的少女,陆雯慧。

  于是他恋爱了,在朋友们的祝福下,渐渐的渐渐的遗忘了他那一段不被朋友们认可的荒唐姻缘。

非我知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