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式衣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九)

  (九)

  他把他的那位小脚夫人彻底抛在了脑后,也把他的孩子们暂时性的给遗忘了。

  在朋友们的资助下,赵文轩和他的女学生同居了。

  他过上了一段神仙日子,几乎到了忘我的地步。

  他觉得他之前三十几年的人生都白活了,直到今天才明明白白活了一回。

  甚至很多年以后,在他的自传中仍然念念不忘。

  很多年以前,有一个叫雯慧的女人在他平淡如水的人生里掀起了一阵波澜。

  他和她可以吟诗作对,夜间饭后时而手谈一局,慧娘撒娇耍赖悔棋重来也颇得意趣,偶得佳句时候,有卿卿在侧言词间尤为推崇,心意相通始知人生有味。

  彼时马冬梅尚不知情,怀里抱着不足一岁的小女儿,操持家里家外,一双小脚半点不耽搁生意往来。

  赵文轩的朋友们是极热心肠的替赵文轩打掩护,马冬梅也没有生出什么疑心病,还担心他在外吃不好睡不好,急呼呼的给他汇了一笔钱过去。

  不知道赵某人收到家里的汇款单,心里有没有几点愧疚不安,是不是如梦初醒忆起家里的孩子和女人。

  总之马冬梅很快就见到了匆匆赶回家的赵文轩。

  时隔七年他第三次向她提出了离婚。

  马冬梅抱着小女儿,脑海里有一个女人冲进厨房里拎了一把菜刀,她把刀摔在客厅的茶几上,杯具碎了一地。

  她说你要离婚是吧,等我砍了你的儿子们,再抹了脖子,你就用不着离婚就可以娶新妇了。

  ——

  第一种结局:

  马冬梅被小女儿的哭声惊醒,幡然醒悟她还是一个母亲,于是干脆利落的答应了离婚,赵文轩被净身出户。

  这一段新旧时代交替时候,格格不入的封建婚姻,在一纸离婚声明里告一段落。

  赵文轩和他的女学生最终也没能走在一起。

  他的女学生被家人接了回去,赵文轩后来也没再娶,一个人在朋友们的接济下艰难度日。

  马冬梅生意越做越大,做成了一位鼎鼎有名的富商,后来带着她的孩子们移居海外,一生未再嫁。

  第二种结局:

  马冬梅提刀威胁赵文轩,敢提离婚就自杀,赵文轩被吓到了,离婚的心思马上歇了再不敢提起。

  两个人跌跌撞撞过了一生,不曾结发却为夫妻,不能相爱却共白首。

  别人的议论也罢,嘲讽也好,说什么心在新时身在旧,说什么仁懦身弱不当人。

  也只是外人的言语。

  人言可畏,畏也不当畏。

  第三种结局:

  马冬梅烈性提刀抹了脖子,赵文轩愧疚一生,一个人养四个孩子,辛苦劳累一生,学问也没时间做了。

  结局……

  第四种结局:

  马冬梅提刀自杀误杀赵文轩,警察上门时候,她放火烧了房子,一家子都灰飞烟灭了。

  ……

非我知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