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唐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四

  语气很重,唐仁也没想到自己能把这些话说出口。不过此刻两人已是撕破了脸皮,那重就重呗,管它那多。唐仁心里这么想着,已是放松了很多。

  晚上睡得很早,唐仁也睡得很死。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以至于唐吉打了几个电话过来也没有听到。早上起来,手机上还有唐吉发过来的几条短信。

  “你能先不来医院找我不?我怕影响不好。求求你了,求求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五百块已经转在你微信里了,收一下。”

  “要不这样子,我先还你五百?其它的,等我发了工资我再一并还你,你看行不行?”

  “我知道我之前做错了,请你原谅我吧。只是我手上真的没钱。你看,能再缓缓不?”

  短信是倒着看的。

  看了短信,唐仁又打开了微信,果然,唐吉转了五百给自己,还备注了句“钱还了”。

  尔后一连几天唐仁的心情都是非常的好,也是没有再去催唐吉还钱了。只不过这种好心情,却是没有持续几天。

  这天上午,放射科来了一个危重病人,是从红山博爱医院转院过来的,说是脾破裂,外伤造成的。本来去红山博爱医院时人还好好的,可没过多久便是出现了低血容性休克前期。主治医生觉得情况不对,可是医院又没CT,光一个CR机子根本就检查不出来的,于是只好转院。

  本来市中医院并不是红山博爱医院的对口医院,只是在去市人民医院的路上,严重堵车。而此时病人情况危急,没有办法,主治医生只好把病人拉来了最近的市中医院。

  唐仁一向是在DR室的,虽然与CT室只是隔了一个转角,但来放射科这么久也是很少去的。

  可事情就是有这么凑巧。CT室的陈医生、王医生这天都请假,原来有两个实习生,前些时候也是离院了,剩下两个医生确实有点忙不过来,于是科主任便要唐仁临时顶一下班。

  病人来CT室时已经是昏迷了,走的绿色通道,直接进了CT室。一群的医务人员围着,唐仁还是看到了病人的主治医生,白大褂上印着六个字,红山博爱医院。

  CT需要做一会,一众人都是出了CT室等在了过道。唐仁本来是要回操作室的,不过看到红山博爱医院的医生还是忍不住上前去问了下,“唐吉还在医院上班吗?”

  问的多余。唐仁话已说出口,只是自己却是想笑。难道这唐吉还又要辞职不成?

  “唐吉?在呀。不过这几天请假了好像。”

  “请假了?”唐仁很是诧异,难不成是故伎重施?

  “嗯,好像是有什么事吧,你找他有事?”

  那个医生问着,但唐仁没有回答,只是心中却是升起了一丝丝不好的预感。

  CT室今天是异常的忙碌,临下午下班唐仁才空出点时间休息,于是便给唐吉去了个电话。

  只是……

  “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唐仁起初还没当回事,想来应该是唐吉正在接打电话吧。可是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唐吉的电话却是一直处于通话中。

  被拉黑?这是唐仁一直在怀疑的一个事情。吃过晚饭回了宿舍,唐仁便是借了隔壁宿舍一朋友的电话。

  电话那头接听了,正是唐吉的声音,“你谁?”

  “我,唐仁。你怎么把我的电话拉黑了?”

  “谁?你打错了。”

  “我……”唐仁正准备说着,电话那头已是挂了。于是再拨过去,电话很快就接了,只是接下来的事,却是让唐仁有点猝不及防。

  “你谁呀?说了打错了,你听不懂吗?你有病呀!一直不停的打过来干嘛?你是要我报警是不?”

  凶巴巴,像是吃了枪药籽似的。唐仁被说的云里雾里,只是还没缓过神来,电话那头便又是挂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唐仁一时也没想明白,也想不明白。只是没有再去拨那个电话了。

  尔后又是上了几天班,终于是又有了休息。唐仁一大早的便是急匆匆的去了红山博爱医院。

  唐仁一直在想着,等见了唐吉要怎么说。发脾气吗?在别人的地盘显然并不合适,况且发脾气就能解决问题吗?这次来的目地,除了想知道唐吉的态度为什么会突然的180度大转弯,更多的,还是为了把那借出去的两千块钱也要回来。可是如果好好说,那唐吉又会是个什么态度呢?如果能态度好,那还有必要让自己这跑这么多趟吗?还有,如果又碰不上唐吉人怎么办?

  就这么一路的想着,唐仁已是到了红山博爱医院。上了楼,左转,进了外科病房。

  唐吉正在查房。

  “唐吉,你给我出来。”唐仁站在外科病房门口,声音虽然不大,但跟这外科的清静一对比,还是很洪亮的。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唐仁望来。

  唐吉自是也听到了,但却是迟疑了好几秒,才慢慢的直起身子转向了唐仁。没接话,只是向着唐仁走了过去。到了病房门口,拉了拉唐仁的衣袖。

  “走,我们外面去说。”声音很小,小到唐仁都没有听得清楚。

  “外面去说?为什么要外面去说?有什么丢人的事情吗?非得要外面去说?”唐仁冷笑着,“你是怕大家都知道你借钱不还吗?你也会有怕丢人的时候吗?”

  唐仁站着没动,唐吉没有接话。

  “怎么?可以把工作从市中医院辞了跑到这个小破地方来,可以把手机号都给换了还又拉黑我,你说你到底想干嘛?”唐仁很是气愤,只是在说着时病房有个医生插了个嘴。

  “破地方?市中医院有什么了不起的?”声音远了点,但唐仁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只是没有接话罢了。

  “你说呀?就为了躲我那两千块钱?”

  “躲你?你谁呀?我凭什么要躲你?”本来还是低声下气的唐吉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却是突然的爆发了,大声的吼叫着,到是把唐仁也吓了一跳。

  “借你钱?证据呢?证据呢?没有证据你凭什么在这里说我借你钱了?”唐吉咄咄逼人。

  “证据?哼哼哼哼哼,你在跟我说证据?你好意思跟我说证据?你有没有借钱你难道不心知肚明吗?”

  “没有证据你他妈的就给我滚。”唐吉边说着边是把唐仁往门外推了一把。

  两个人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很快就惊动了全院的所有医务人员,包括医院的院长李红梅。大家都慌忙的往这个外科病房赶着。

  “你还想动手是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唐仁孤身做战,却已是没了底气,只是嘴上嚷嚷着。

  “推你怎么了?推你怎么了?”唐吉恶狠着脸,又是往外推了唐仁两把。人多,仗理。虽然这唐仁比自己要高出半个头来。

  没忍住。虽然这一路来唐仁一直告诫自己,一会不管是出了什么事情都要忍,不然自己这一个人是要吃亏的。但此刻,看着这唐吉凶神恶煞的,唐仁却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伸手一拳头就是打在了唐吉脸上,说重不重,但唐吉的嘴角还是流出了血水。

  唐吉可也不是好惹的,毫不客气,也回了唐仁一拳头,也打在了脸上。只是唐仁是有所准备,这一拳是躲去了大半,并没打出个什么事情。

  这阵式,眼看就要打起来了,围观的是不嫌事大,纷纷拿出了手机,只有一护士站了进来。是外科的一个护士,事后唐仁都已是记不起她是长什么样子。那护士走到唐仁和唐吉中间,大吼了一句:“住手!”

  紧接着。

  “有什么事好好说,在这里打什么打?”声音是从过道传过来的,是李红梅,已是站在了人群后面。

  对方人多,唐仁自知要打定是会吃亏。

  理亏,唐吉有个台阶自然是要下的。

  于是本已烧起的战火就这么着还没怎么开始便是被灭了。

  两人跟着李红梅去了院长办公室,其它的医务人员则疏散着人群。事情似乎就这么着结束了,只是警察却已是在来的路上了。是外科的一个护士,见到这种的事情,第一时间就是报警,这是她从事护士工作时学到的第一个知识。

  进了院长办公室,李红梅大概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唐吉当然还是一口咬定借唐仁的钱已经还完,还出示了微信转账记录,唐仁收的那五百块钱,明明白白的写着“钱还了”。

  但唐仁自然也是有证据的,于是便是把那一堆的短信给找了出来。

曾大公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