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唐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七

  唐仁搞完卫生已是大汗淋漓,也没把张勇当外人,于是便干脆是脱了个精光在屋子里晃着。这可把张勇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于是张勇索性也是脱了个精光。

  屋子里充斥着浓浓的荷尔蒙的味道。

  经不住张勇的挑逗。

  爽。

  这是唐仁的第一次,羞涩、害怕、不解,又兴奋,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爽过。

  正做着,突然手机响了,是唐仁的,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

  “我手上真的没钱了。我先还你五百,剩下的五百,等我过段时间有钱了再还你。求求你别在外面发了。”

  看完短信,唐仁自是明白,这是唐吉发来的。于是便立马回拨了电话,不过电话已关机。

  只是微信上却是收到了唐吉的转账,五百。本来自己早就是被唐吉给拉黑了的。

  意外,这一夜都是惊喜。

  完事了,唐仁有点累瘫了。两人便是一起去洗了个澡。

  第二天早上,张勇早早的就出了门,下面一个县里有个医疗官司,县卫生局邀请他前去指导。本来昨晚就要去的,因为那官司上午八点半就要开庭。

  不过唐仁却是起得很晚,可能是昨晚太兴奋,也可能是真的累着了,直到妇产科的罗宁打电话给他才是挣扎着起来。此时已是上午十点半多了。

  罗宁是妇产科的副主任,因为唐仁是男的,在妇产科还是多少有些不方便的,那些个病人及家属还是有些保守的,如果是一个男医生那到也是没办法,可是如果还有一群的男实习生争着看,在心里上许多人还是放不开。当然,罗宁是女的。正因为如此,罗宁平时对唐仁也就管得很松,想来就来,不想来就请个假便是了。

  罗宁从没给唐仁打过电话。所以,当看到电话时唐仁也是非常的吃惊。

  “出事了,你快来一下病房。”罗宁只是匆匆这么说了句,电话那头很吵。

  唐仁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过很快他便是猜到了几分。

  挂了电话,首先看到的便是十几个未接陌生电话,号码很熟悉,就是唐吉昨晚上发短信的号码,都是在九点左右打过来的。只是唐仁睡得很死,却是一个都没听到。

  然后便是一连串的短信,当然也是唐吉发的。唐仁仔细的读了。

  “你昨天到底发了些什么?我什么时候欠你几十万了?你到是给我说清楚了,这么造谣有意思吗?都说了我现在手头上没钱,有钱还不早就还你了?”

  “你真他妈有病,认识你这种人是我倒霉,我倒八辈子霉。我认识你这么个人渣。”

  “我告诉你,你给我等着,你弄得我名声扫地,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也要让你尝尝万人唾弃的感觉。”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凭你也敢跟我斗?老子上过刀山下过油锅,什么场面没见过,难道还怕你不成?就你他妈的这毛都没长全,小心我找几个人做了你。”

  当然还有好几条,只是语气更是不好了。唐仁看着,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只是,这唐吉怎么会如此这般大的火气呢?想来昨晚上不是还好好的?

  唐仁一时半会是实在想不出原由来。

  急忙的洗漱了一下,唐仁便是匆匆来了医院。妇产科病房还是一如往常的热闹,都是小孩子的哭声。

  “快去医生办公室。”刚进病房,护士小陈便是招呼着唐仁。

  “怎么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有个人找你,十点不到就来了,吵得凶,说是要跟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唐仁更是疑惑,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是唐吉。

  “嗯,快去,你们罗主任都要招架不住了。小心点。”

  陈护士如是说着,跟唐仁使了好几个眼神。唐仁自是明白,这,来者不善。

  进了医生办公室,果然是唐吉。想来,自从唐吉借钱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找上门来,也确实不容易了。于是,也没等这医生办公室的一众人开口,唐仁便是先声夺人了,“难得呀难得,你终于是肯出来见我了。”

  “哼!你他妈就是个变态,人渣。”见着唐仁走进办公室,唐吉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冷不丁,只一拳,打在了唐仁脸颊,是使出了十分的力气。

  太突然了,唐仁是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一颗大门牙就这么着从嘴里蹦了出来,满口的鲜血。

  “我叫你造谣。我叫你造谣。我叫你造谣……”

  没站住,唐仁一个踉跄是往门口倒去。但唐吉却并没有收手,压上去又是几拳,直直的打在了唐仁脸上。生疼。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唐仁被打蒙圈了。此刻,只觉得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脑袋也是晕晕的,一些亮闪闪的星子在眼前晃呀晃着,只是口里,似乎很甜,但又有一些腥味。

  唐仁就这么着躺在地上,被唐吉骑在身上,也没还手,也没阻挡。

  可能真是被打蒙圈了吧,但脸上,大家却看得分明,在笑。是的,唐仁被打了,但他,却在笑,只是这笑,没有发出声来。

  三拳下去了。

  唐仁的右脸角被打破,血染糊了整个眼球。鼻子也全是血,鲜红鲜红的,正大股大股的往外流着。还有那右脸颊,也明显的肿了,还裂开了好几道口子,虽然不深,但肯定是要破相了的。至于嘴,那蹦掉了门牙的地方,正呵呵的落着风。

  这阵式,医生办公室一屋子的人也是慌了神。硬是愣了好几秒,大家才急急的上前去拉住唐吉。只是这时,第四拳已是打在了唐仁脸上。

  “你知不,从昨晚到现在,十几个人打电话给我,说我现在在全市的医疗界都是名人了,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知不?你知不?”唐吉挣扎着,双拳难敌四手。唐吉被一众的医生架了起来,硬生生背按在了医生办公室那大桌子上。只是临了了唐吉还是狠狠的踹了唐仁一脚。这一脚,不偏不倚,正好踹在了唐仁两腿中间——档下——蛋上。

  唐仁惨叫,双手捂着档部,身子侧倦成了一团。

  还好还好,唐吉是被一众的人架了起来,虽是使了很大的力气,但毕竟身子离地,力气没地方生根。所以这一脚,到也不是很大力气。

  只是就算是力气不大,男人的这个地方却也是娇贵得很。平日里嬉戏打闹,哪怕只是不经意间碰了一下也是要痛上老一阵子的,更何况唐吉这一脚却也是不轻,正踹在了唐仁上。

  惨叫声只持续了不到两秒,唐仁便是晕厥了过去。

  还好是在医院,唐仁很快被送往了急救室。脸上是破相了,但问题不大,只是几道小口子,唐仁一脸的胡子以后自是能盖过去的。眼角虽是破了,但也没什么大碍,没伤着眼球,视力是没受影响的。不过那牙,却是只能补一颗了。但这些都只不过是些皮外伤,也无伤大雅的。重要的是那蛋,也算是祖上显灵,虽然是把唐仁痛晕厥了过去,但至少是保往了,还保往了生育能力。

  唐仁在医院住了一天,第二天便去了派出所。

  唐吉被抓了,故意伤害,正在派出所接受调查。

  只是至此,唐仁仍不明白为什么唐吉会突然如此的脾气。

  “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唐吉会打你?”是派出所的谭兵,一同的还有另外一个警察王得五,两人正在给唐仁做笔录,以了解昨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情。

  “真的不知道。”唐仁一脸的茫然。

  “你前天在QQ群里发的?”谭兵递给唐仁一手机,QQ正挂着,是红山区卫生局的QQ群,里面有网名为“春雨”的人发的信息:“唐吉你在哪里?你借我的几千块钱什么时候还给我?有人能帮我找到他吗?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找不到他人了。谢谢了。”

  唐仁看了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信息是我写的,但这一条不是我发的。应该是别人转发的。”

  “他借你多少钱?”

  “两千五。不过已经还了两千了,还有五百没还。”

  “只有五百了?”

  “是的。”

  “那他还借别人钱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

  “你再看看这个。”谭兵边说着,边递给唐仁昨天给唐吉做的询问笔录。

  唐仁仔细的看着,笔录里有这么几段话。

  “我妈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借了别人几十万没还。我说没有。她不信。她说她的一个同事打电话给她的,还把信息截图也发给她了,说我在外面赌博欠了别人几十万,现在大家都在满世界的找我。要是找到我一定会五马分尸的。”

  “还有好几个朋友昨天也打电话过来问这事。他们都是在不同的QQ群里看到的信息。也不知道是在哪个群里传出来的。我跟他们说那是造谣,假的。但有两个不信,还特意跑到了我家,把我那唯一值钱的电脑也给拿走了。因为我也欠了他们一些钱,他们怕我还不了。”

  “我知道肯定是唐仁发的,因为是在医疗群里看到信息。一定是他,他之前就威胁我,说不还钱就要好好羞辱我。是他,把我从市中医院赶到了红山博爱医院,然后又咄咄逼人,把我从红山博爱医院也给赶了出来。”

  还有很多,都是说的一些唐仁的坏话。唐仁看着,不禁的一阵阵发笑。

曾大公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