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中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09:我一定会回来的!

  陈耳朵在原地站了良久才上楼。欧阳濮看到小哥哥离开了而没有继续纠缠陈耳朵也就放心了,赶紧溜回陈耳朵家里去。

  家里,萧景在帮忙洗菜,欧阳濮烹饪。陈耳朵看到这样和谐的画面心里由衷的不舍,可是这世间终有一别,而离别终会教会我们什么。

  陈耳朵没有打扰两人配合做饭,而是去了储物间里拿出了2个行李箱开始打包自己的东西。从房间里开始,衣服她只带了她父母和姐姐给她买的衣服,其他都扔进了垃圾桶;房间里的书籍她都没有碰,她托付给了欧阳濮让他拿去书店卖了.卖了的钱放在他那里、逢年过节自己不能回来的时候请求他去给自己的父母送朵花,这样不会让他们那么孤独;挂在墙上的照片它全部都细心取下然后轻轻地放进行李箱里。这是自己和家人仅存的一些照片,她一定要保护好;理了理这些东西,两个大皮箱基本上也满了。

  陈耳朵不舍地在房间里转了转,打开电视,弹出来的是陈爸平时爱看的频道,可现在……物是人非了。

  一小时后,欧阳濮和萧景终于煮好了晚餐。

  “耳朵,来吃吧”欧阳濮走出厨房来叫陈耳。

  “好”陈耳朵收起自己的情绪,往厨房走去。

  餐桌上,三人都安静地吃着最后一顿晚餐。

  “你们干嘛呀?怎么都不说话?”陈耳朵其实知道原因,但就是为了气氛不要那么尴尬。

  “耳朵,我们会想你的!”萧景放下手中的饭碗,说道,眼里打转着泪水。

  “哎哟喂,那么煽情干什么?平时你们可不是这样的!不许哭啊!”其实最伤心的莫过于陈耳朵了,可是她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劝他们。

  “陈耳朵!我警告你,你要是逢年过节的不过来看我们的话,我们就绝交!这辈子的都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你自己看着办!”欧阳濮说。

  “没错!你必须要来看我们!”萧景哭丧着脸说道。

  “我一定会回来的!再说了,又不是一辈子都见不到了,看开一点嘛!”陈耳朵说,

  “嗯”萧景偷偷摸摸地擦去快要掉下来的眼泪,就是为了不让陈耳朵有负担。

  晚餐依然在继续。吃完饭后,三人坐在沙发上发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谁也不说话。

  “很晚了,你们不回去吗?明天还要上课呢!不是要考试吗明天?赶紧回去吧!好好考试!考完了就解放了!”陈耳朵鼓励道。

  “我留下来陪你吧?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住在这么大的房间里肯定害怕的!”欧阳濮说。

  “那我也要留下!”萧景说。话还没说完,萧景就收到了欧阳濮要杀他的目光,

  “那……我回去吧”萧景被形势所逼,只能妥协。

  “要走一起走,要留一气留!萧景你睡我姐那个房间吧;欧阳濮你睡我爸妈的房间”陈耳朵分配道。

  “我睡这!沙发上!”欧阳濮说。

  “?嗯?”陈耳朵一脸疑惑地看着欧阳濮,不理解他为什么有床不睡非要睡沙发呢。

  “我不敢躺叔叔阿姨的床,毕竟长幼有序”欧阳濮说。

  “可是沙发……”陈耳朵还是觉得让客人睡在沙发上不好。

  “要不然这样吧,你们听我给你说说?”萧景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说!”欧阳濮说。

  “耳朵房间不是有个地毯吗?啊濮你可以睡在耳朵房间的地毯上然后耳朵睡在床上啊……”萧景说,

  “你怎么看?”欧阳濮觉得萧景在关键时刻还是有那么一点用处的。

  “要不然你们两个睡我的房间,然后我睡我姐的房间?”陈耳朵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委婉地拒绝。

  “不行!如果我和啊濮睡的话我一定谁地板上!我想睡在床上啊耳朵~你帮帮我吧?”萧景卖惨道。

  “可是……”陈耳朵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你不答应我就说沙发上,反正睡在地毯上还是在床上都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欧阳濮说。

  “那好吧,你睡我房间的地板上”陈耳朵最后妥协。

  “那我先回房了!”萧景说完噌的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那我们也回去吧?”陈耳朵问。

  “走吧!”欧阳濮起身往陈耳朵的房间走去。

  “你睡吧,我先去洗个澡”陈耳朵说完拿着睡衣就进了浴室。

  陈耳朵在洗澡的过程当中,欧阳濮左右寻思,可就是睡不着。

  “还没睡着啊?”陈耳朵打开厕所的门,跟着而来的是沐浴露的味道,扑鼻而来的味道让欧阳濮花心怒放。

  “睡不着”欧阳濮佯装谈定地说道。

  “睡不着?怎么可能啊?你最近都一直陪着我也没有怎么合上眼过,现在应该是一躺下就睡的状态啊……”陈耳朵不解。

  “是吗?我可能是最近都有点失眠了所以才会这样的!”欧阳濮说。

  “哦……”陈耳朵似信非信的点点头。

  “耳朵,刚才下午的时候他来找你干什么啊?”欧阳濮没有说陈耳朵的男朋友,只是用了“他”来代替,免得陈耳朵听到他的名字就伤心。

  “没干什么,就是问了我些问题”陈耳朵轻描淡写地说,其实心里已经是错综复杂了,

  “什么问题?”欧阳濮问。

  “没什么,反正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陈耳朵说。

  “分了?”欧阳濮假装很震惊,其实下午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个时候还高兴了好久,但是都被他隐藏起莱。

  “嗯,分了”陈耳朵背着脸对着欧阳濮,她只知道那时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为什么?”欧阳濮觉得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陈耳朵那么喜欢小哥哥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分手就分手呢?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得不让陈耳朵与他分手。因为陈耳朵要回国了?这是欧阳濮唯一能想出来的,而且肯定是因为这个!欧阳濮嫉妒之心又一次上来了。不管什么时候,陈耳朵永远是护着他的。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谈了”陈耳朵说道。其实她在骗自己,但是她却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选择,所以她不得不这么做。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欧阳濮说。

  “干嘛呀这是?怎么突然那么煽情了?这不像你欧阳濮的风格啊!”陈耳朵调侃道。

  “一个男生只有在自己喜欢的女生才会变得不一样!”欧阳濮说。

  “哦!”陈耳朵似乎没有理解到欧阳濮这句话的意思,她以为就是这么一说想要教育她的。

  “哦?你就哦一下就没啦?”欧阳濮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陈耳朵,坐了起来。

  “嗯!”陈耳朵还是没有理解欧阳濮这话的意思,似懂非懂。

  “笨死了你!”欧阳欧气不过,又一次躺了下来。

  “切!明明是你自己想让我懂,但又不说清楚!你说这样我能理解么?”陈耳朵指责道。

  “我喜欢你。这样够清楚吗?”欧阳濮说。

  “呃……哈哈哈哈,别闹了!咱俩可是好哥们儿!”陈耳朵说。

  “你知道我不仅仅想要当你的好哥们儿而已!”即使关着灯,欧阳濮盯着陈耳朵那坚定的眼神依然落入陈耳朵的眼里。欧阳濮很好,好到陈耳朵觉得自己都配不上他。他是一个很好的男孩,但是他应该找一个跟自己门当户对的女孩,这样他的妈妈才能接受她。

  “咳咳咳……天色也不早了,早点睡吧”陈耳朵说完就躺下了,把自己藏在被子里。

  “你迟早会明白的!”欧阳濮心想道。

  一个和谐的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很快就来到了早晨。欧阳哦是第一个醒来的,他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门然后去厨房准备三人的早餐。第二个清醒的是萧景,因为怕迟到错过今天的考试!最后一个苏醒的是陈耳朵,她还在迷迷糊糊中来回打转。

  “吃早餐吧”欧阳濮准备好了叫了2人一下。

  “这是最后一顿早餐了,给我吃掉这一块!”欧阳濮把一个面包递到陈耳朵跟前。

  “好”陈耳朵沉默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面包吃了起来。

  半小时后,早餐结束,欧阳濮和萧景也该去学校了。

  “那我们就要去上学了,就不送你去机场了”欧阳濮说。

  “去吧去吧,好好考!”陈耳朵给他们加油鼓气。

  “那耳朵,我们就走咯?”萧景舍不得陈耳朵的离开。

  “走吧走吧,快走!”陈耳朵连踢带拽才把两人弄出家门。

  欧阳濮上前抱住了陈耳朵,紧抱了很久,一直到陈耳朵发声抗议了才松手。

  “加油考试,你是最棒的!”陈耳朵说。

  “等我考完试放假了,我去中国找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上海玩,我请客!”欧阳濮说,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啊,一定要有诚信,我可等着你呢!”陈耳朵打趣道。

  “嗯,等着我!”欧阳濮说。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你们,再墨迹就要迟到了!”陈耳朵说。

  “我们真的走了!”欧阳濮和萧景往楼下走去,三步一回头的看看陈耳朵,陈耳朵也一直注视着他们。

  陈耳朵站在窗口目送着他们的离开。最终,陈耳朵就是孤苦无依,一个人的解结局。

  一个人的家,一人的等待,一人的生活。

陈耳朵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