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8章 正式接触(二)

  会议室中悄然无声,只有李林坐在严义德对面,不断翻阅文件的声音。

  不知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严义德很是坦诚,将部分关于李林的调查文件,交给了他自己去翻阅。

  手指轻轻捻动着文件的页脚,李林将整沓文件平整的放在桌面上。

  “内个……严部长?”

  “嗯。”

  李林咧咧嘴一笑,“您这文件上写的已经很详细了,要是抓犯人,也算是证据确凿了,如您所见,我的的确确是因为机缘巧合,得到了有关修行的传承。”

  猜测是一回事,听到李林肯定的回答是一回事。

  话音刚落,整个会议室中,不少人都下意识坐直了身体,目光热切的看向李林。

  严部长也了然的点点头,“李先生,方便说一说,你是怎样获取到机缘的么。”

  李林点点头,“是这样的,最初是因为我们学校的毕业设计问题……所以在跟朋友商量之后,我们选择在齐鲁省昌乐县拍摄毕业作品,身为导演兼编剧,我才提前动身,一是选址,二是准备前期创作工作……

  但是在游览首阳山的时候,因为山上少有游客,结果一不小心迷了路……结果摔倒之后,却发现山坳处是个斜坡,连滚带爬,等再站起来的时候,就……接受完传承之后,那张古画也直接变得腐烂,整个过程大概就是这样的。”

  李林表情诚恳,将先前寻找机缘的事情半真半假的说了出来。

  完全说假话,那么未免也太过于经不起推敲。

  毕竟短短时间,整个部门就能够将李林的个人信息查的一干二净,而李林一旦完全说谎,说出一个谎言,就需要一万个谎言,甚至要用一生去隐瞒。

  但没有完全说真话,倒也是因为李林的部分私心。

  毕竟这个世界上有着阳光照耀的一面,就必然有着阴影的一面。

  重生也好,仙人洞府也好,都是李林心中最后的底牌,必然要有所防卫。

  所以李林故意将获取传承的时间提前,事实上李林提前半月到了昌乐县,每日都会去首阳山一趟,偌大的首阳山,一个监控摄像头都没有,到底是什么时候得到的传承,自然全凭李林一张嘴去说。

  李林一边说着,一旁也有工作人员在飞快的做着会议记录。

  听到有关首阳山的话题,严义德的目光也更加和善。

  之前情报组的人员分析的时候,认为李林自首阳山获取机缘的可能性最大。

  “非常感谢李先生的坦诚,是这样的,其实关注到李先生之后,我们就曾经派遣分部工作人员前往首阳山,但是……”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严义德点点头,眼神示意李林继续解说。

  “是这样的,灵气复苏的准确时间您知不知道?”

  “知道,和灵气复苏也有关系?”

  “是的,那天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当时在宾馆里,那个时候得到传承已经好几天了,传承中记载的引导术我也修炼过,却一直感觉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忽然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沿着脊柱往天灵盖上冒。

  我当时有些发愣,等反应过来之后,才觉得这样的感觉,和传承中记载的灵炁入体有些像,但是您也应该能够理解,这样的变化有些让我三观崩塌,直到我借助传承中的指点,尝试引导术成功之后,才彻底确定,是灵炁复苏了。

  大概是十二点钟左右,我决定去山上修行,因为宾馆中居住的人太多,很不利于修行,尝试后效果太差,才决定去传承处进行尝试,但也不知道是我成功牵引了灵炁的原因,还是因为灵气复苏的原因。

  守护传承处的阵法也一点点恢复了功能,等我发现的时候,再想要寻找,却发现那里只是一处光滑的峭壁,再也找不到入口了,第二天天亮,也因为没有必要继续待下去,就索性买了车票回家。”

  听闻李林说完,严义德将目光落在情报组组长的身上。

  “部长,李先生说的基本属实,我们曾经调取过李先生居住宾馆的监控视频,灵气复苏当夜,十二点五分左右,确实有李先生背包走出宾馆的记录。”

  严义德点点头,又将目光落回李林的身上。

  “好了,很感谢李先生,关于你的传承问题,我们基本了解,当然,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会让你有些抵触,但是请你相信我们,我们是基于自愿的前提向你提出申请,关于你所传承的功法,能否与我们部门进行一定程度的交流,当然这并不是无偿的,如果你愿意,我们会给予让你满意的报酬,工作也好,还是一定数额的资源,包括但不限于金钱。”

  听闻严义德的要求,李林只是笑着摇摇头。

  “其实我之前就有过尝试,传不了,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您这里有没有过这方面的尝试,依照传承中的记载,功法也是有区分的,有传承秘法,也有普世法,这其中的区分在于存神观想。

  秘法的传承中,存神观想有着很大的限制,如同我先前提到的古画,就属于古代有道真修的手段,我个人猜测,传承之后直接腐朽也是这个原因,这样的传承具备极大的保密性质。

  只有修为达到很高深的境界,才能够将存神观想的法门凝聚成类似精神投影一类的道种,传递给旁人,这种方式大概类比灌顶之类的说法,说实话我现在这是个登堂入室的后天小修,连修行的大门才刚刚迈入,离传法的资格还远得很。

  而且依照传承中的记载,除去修行境界之外,像古代道教,一般也只有亲传弟子才够传承道脉的秘法,而且要举行本脉秘而不宣的科仪,才能够得到存神观想的法门,我不清楚现在是不是这样,了解不多,传承中记载的也少。”

  听到李林的说法,身旁一众道爷也都点点头。

  而严义德的脸上也没有露出丝毫的意外,想来,已经有过这方面的尝试。

  了然之后,严义德却又大为失望,不知心中的计划什么时候才能够顺利展开。

  心中多半已经猜测到严义德想法的李林,眼看胃口已经吊的差不多了,才笑着开口。

  “严部长?”

  “李先生有什么想法请说。”

  “您刚刚说有关功法的交流,不是无偿的对吧?”

  像是猜到了什么,严义德的情绪也有些激动的点头。

  “对,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和我们提出。”

  “传承之中的秘法我实在无能为力,但是传法的那位有道真修,是古时隐世宗门的门徒,所以我这里还有一部普世法门,完整的普世法门,我愿意就这部法门,进行交流。”

  “感谢李先生的支持,不知道您想获取什么样的酬劳?”

  “严部长您别着急哈,您看,是这样的,这部普世法门,目前来说只有我了解对吧?那么关于交流的话,我还不清楚交流的对象,但是肯定要有人进行实修的对不对?实修又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您说我要是三天两头儿往您这儿跑,这不就成上班了么?要是上班,我拿个工资不过分吧?再然后,作为交流的报酬,我这修行的资源,您也给负责一下呗……”

  李林的话还没说完,严义德早已经听出了他的言中之意,此刻竟哈哈大笑起来。

  “以我的年纪,喊你一声小林也不过分吧。”

  李林只是笑着点头,“您随意。”

  “那好,小林,你对我们官方部门,不排斥?”

  李林面露诧异的神色。

  “您为什么会觉得我要排斥?老实说,修行是个很费钱很费钱的事情,这一点我深有体悟,别说我努力工作挣钱了,就是现在把我们家的家底全掀出来,恐怕也支撑不到我晋升先天境界。

  再者来说,不知道您听没听过法财侣地的说法,古之有道真修,寻一二好友,修行路上结伴同行,是为道侣,而对于现在来说,灵气复苏,注定要开启一个全新的生活,是与一二人为侣,还是与国同行,我觉得这样的选择题很好做。

  往大里说,我出生在这个古老的国家,希望着她能够在这个全新的节点上,继续变得更强,往小里说,咱们这是合理的交易,各取所需,为什么要排斥呢。”

  听到李林的坦白,有些中二,又有些小市民的话语,严义德脸上的笑意却更加浓郁。

  他缓缓起身,第二次向李林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那么小林同志,这里有一份部长顾问的工作,不晓得你有没有兴趣?”

  闻言李林笑着站起身来。

  “有,十分有兴趣。”

  握手的那一瞬间,李林知道,自己已经在创造着历史了。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