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5章 白竹虫蛊

  示意视频播放人员起身,李林坐到了他的位置上,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枚U盘,然后点开了教学文件夹中的一个PPT。

  “关于这一部分的讲述,我本来准备在后面的课程中给学员进行简单普及的,没有想到,今天先用到了。”

  一边示意众人看向大屏幕上的ppt,李林一边开始侃侃而谈。

  “所谓的先秦方士,至少在我个人接受的传承之中,属于真实存在的,最为久远的记载,几乎可以追溯到黄帝时期的炼炁士,以目前我所能接触到的传承知识来看,这几乎可以看做是世间最早的修行法门。

  甚至基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大胆地推测,关于先秦时诸子百家的很多记载,也与炼炁士、方士有着很大的联系,我们也都有着认真探究的必要,这是后话,与今天的内容无关。

  巫之一道,盛行于商周,而依照历史记载的映射来看,古时,巫道之争曾经历经了很漫长的时间段,大家也都知道,始皇帝焚书坑儒,坑杀焚烧的实则并非我们理解的儒家,而是方士,其中也有大部分传承者,为巫道之争的第二次盛衰节点。

  至此后,巫道传承,盘踞于我国南方,逐渐繁衍生息,直至楚汉之争,则为巫道力量的最后一次抗争,有一定巫道支持色彩的项羽败落,而得到张良等人支持的刘邦,则正式走上历史舞台。

  这便是第三次巫道之争,以这一次历史战争为节点,巫道彻底退出历史主流舞台,而道家则走向鼎盛,并在此后的历史长河之中传承至今,同样的,其实在巫道之争的同时,关于巫道的许多知识,道家也在有选择的吸收与接纳。

  比如说道门五术之中的医,相传医道之中的一部分祝由术,便是道家先贤在巫道的秘术基础上得以改创而成的,包括道武,也就是引导术之中,许多关于气血搬运的法门,部分也有借鉴巫道的倾向。

  而退出历史舞台的巫道,并非彻底消散在历史长河之中,而是在南方扎根,随着时代的变化,不断的演化、本土化,比如很多志怪小说之中描述的苗疆巫蛊,还有湘西赶尸,大都源自于巫道。

  回归到我们的目标人员本身来看,目标人员师立善,基本可以确定为巫道修行者,修行途径来源未知,受限于我传承之中关于巫道的描述有限,目标人员可能拥有的手段信息不全。

  目前目标人员已知的手段为有效的养蛊,并且驱使蛊虫,其余手段与能力,依旧有待进一步探寻,而关于目标人员的蛊虫数量、种类也未知,目前仅可知的蛊虫种类为——白竹虫蛊。”

  随着李林的话语,大屏幕上的课件也一点点翻过,基本上与李林的表述大同小异。

  随即,李林关掉了课件,打开了先前的视频,再度调出了有关于水果的画面。

  再看向画面中水果上面那蒙着一层的细密白色“灰尘”的时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严肃起来。

  “白竹虫,是一种普遍存在于竹林之中的虫类,较为常见,甚至因为白竹虫富含大量的蛋白质,市场上还有很多关于白竹虫的黑暗料理,而目标所炼制的白竹虫蛊,所用多为虫卵。

  具体的炼制法门未知,但是此类蛊虫,基本可以确定为古时法门,在我个人的师承传承之中,也有着关于此类蛊虫的明确记载,此蛊虫伤人方式主要以入口为主。

  白竹虫蛊炼制成功后,虫卵细密如灰尘,多半被方士、蛊修附着在食物上,虫卵入体之后,便会有秘法刺激其苏醒,短时间之内便会疯狂生长,引起服用者的强烈不适,伴随多种并发症。

  而白竹虫蛊,则会以服用者的五脏为食,主要以肝脏为主,成熟期白竹虫蛊,大约为成年人的食指长度,而且发作时期基本上以子、丑之时为主,这也是为什么我要求让行动人员11点之前赶到的原因。

  至于师立善趋势这类蛊虫害人的目的,暂时依旧未知,但是我觉得大家需要警觉地一点是,巫道盛行于商周时期,其传承受古时奴隶制影响较重,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巫道的衰弱,意味着华夏文明从奴隶制走向封建制社会的变化。

  在以古老奴隶制影响下的传承,必然伴随着冷酷与对生命一定程度的漠视,想必先前几天的专业课的课程,大家也有通过录像进行学习,我曾经说过,存神观想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修士的心境,简而言之,性情也会有所变化。

  比如说主修水、木之道的修士,多半会比较温和,主修火之道的修士,则会较为暴力,主修金属性的修士,性格较为顽固,不易被别人影响,而主修土之道的修士,则较为沉闷。

  若依照此而言,修行了巫蛊之道的师立善,我不清楚他曾经是否善良,但是必然会受到功法传承本身的影响,若是如此的话,只怕白竹虫蛊造成的影响,会更加严重……”

  想到这里,重重阴影几乎笼罩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头。

  关于师立善的水果摊,行动人员也在持续监控。

  只是今天,卖出去的水果就不知道有多少份,若是上面都带有白竹虫蛊的卵,那么或许今天晚上,金陵市的各大医院,就要迎来繁忙的一个晚上了。

  想到这里,严义德也罕见的开口询问。

  “那么关于这类已经入体的白竹虫蛊,现有的医疗设备能够有效的发现,并且将其医疗杀死呢?”

  面对严义德的询问,李林只是摊了摊手。

  “炼蛊的又不是我,部长你问错人了。”

  想到这里,严义德也立刻安排行动人员道:“紧急联系金陵分部的医疗合作机构,将部分内容告知,尽量尝试检测病人体内的白竹虫蛊,并且寻找有效灭杀的手段。”

  与此同时,严鸿雯身前再度响起通讯请求。

  简短交流之后,严鸿雯扣掉电话。

  “行动人员已经登上了来基地的专机。”

  李林闻言点点头。

  “好的,严组长,请帮忙联系白云观敬元道长,紧急赶来基地。”

  “请敬元道长做什么?”

  “我们俩进行会诊啊……”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