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7章 祝由术(一)

  轻轻侍弄着面前宽阔木桌上的物件,如果不是穿着一身休闲装,而是一件白大褂的话,李林更像是要进行某种诡异黑科技化学实验的老法师。

  将手中的银碗放在一旁,李林缓缓拿起几张空白的符纸,放在一旁,一边做着准备工作,一边侃侃而谈。

  “对于道家的诸多经文,最近的集训之中,你们也有过了初步的了解,我想说的还是之前曾反复强调过的一点,抛去那些晦涩的描述,那些一定程度上充满神话色彩的夸张之后,我们要正确的去看待道法的存在,或者是说规则。

  天地阴阳,五行轮回,这一切在神秘侧的修士眼中,应该是客观存在的,天地客观存在,五行客观存在,道法客观存在,就如同物理学家眼中,我们扔起苹果,它就会落在地上一样,这一切道法,遵循着自身的规则,客观的存在着。

  所以修行并非是一条唯心的道路,而是朴素唯物主义观,所谓修士,吞吐灵炁,搬运气血,归根结底是在加深对于这些道法的理解,所谓证道,也不过是将这一条路上的道法理解透彻,看到道法背后代表的事物,那些永恒存在,且不可磨灭的真相。

  而我们所修习的法门,所需要去掌握的术法、神通,则是这些规则的外化,就如同有了一个支点,就有人能够撬动地球一样,这些法门、神通,就是那个支点,通过掌握了解这个支点,我们可以撬动天地之间的元炁,化腐朽为神奇。

  撬动地球的背后,是力学,或者说更多物理学的支撑,而撬动天地元炁的背后,则是道法规则的体现,它们真实存在,且有迹可循,可以依照既定的规则加以利用,以完成我们如今的实力所无法做到的事情,就如同今日所要施展的祝由术一样。”

  顿了顿,李林已经将三枚桃木牌立在了木桌的正中央,一如曾经在首阳山下的情景再现,只是这一次,李林的施展注定会轻松许多,而用到的材料,也愈发珍贵,连手中捏着的黄符纸,也源自于白云观所出精品。

  “或许刚刚所说的道理依旧显得假大空,我将以这一次的医治为示例,向你们进行解析,譬如这白竹虫蛊,其习性,特征,便契合五行大道的规则,此物以秘法托竹而生,是故生长之中,沾染着木属性灵炁,为木属性蛊虫。

  而在医道的理念当中,人体内五脏,应照五炁,化分五行,其中肝脏,属木;基于此,我们翻过头来看,白竹虫蛊入体之后,欲血而生,吸食脏器,又以肝脏为主……

  白竹虫蛊乃是蛊虫,或许这样的说法并非十分严谨,但是某冲程度上去看待,它们依旧属于一类生物存在,遵从着生物的本能,而这种本能并非无序,缘何吸食肝脏?而不是其他脏器?正因为肝脏属木,此之为同源相吸的道理。

  所以想要抑制患者体内的白竹虫蛊,则需在排除之前,先抑制其活性,五行生克的理念当中,金克木,所以在施术之前,我需要先调配某种蕴含充沛金属性的灵液,这类灵液对人体无害,甚至有一定润肺活气的作用,却最为克制白竹虫蛊。”

  讲解告一段路,李林已经将符纸工工整整的放在了木桌上,李林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屏息凝神,于无声处,调动着体内的气血运转,以神念引动体内灵炁。

  手捏印诀,踏罡步斗。

  几乎在李林动起来的瞬间,赵院士的眼神就猛的一亮。

  赵院士的身旁,严义德站在一旁,悄声询问。

  “赵院士,观测的怎么样?”

  “部长,已经明确检测到灵炁激增现象,目前李顾问身旁两米左右的范围之内,灵炁浓度为正常空间内的十七倍,其灵炁含量,约等于修行院登堂入室境界真传体内灵炁的总体含量两倍。”

  下意识的看了不远处诸位修行院的道长一眼,严义德点头的同时,还是有些尴尬的说道:

  “老赵啊,我得批评你一下,赶紧敲定灵炁量的单位值啊,别老是一个成员量两个成员量的,人家是山门真传,你是来给你当计量单位的。”

  面对老严同志的规劝,赵院士只是耸耸肩,没有应答。

  好在诸位修行院成员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李林的身上。

  数秒之间,李林笔走游龙,将四方灵炁吸纳,继而紧锁在符篆之中。

  而随着响应的灵炁变化,赵院士的观测仪器,也将一应的变化数据与图像资料全部检测到,对于研究组而言,这是弥足珍贵的初始资料,其象征意义与科研意义同样重大。

  数位道爷站在李林的不远处,将整个过程全部看在眼中,此刻也都目露精光,欣喜之余,全都点点头,仿佛观赏着什么赏心悦目的艺术盛宴一般。

  燃起符纸,李林将其掷入一旁的大海碗中。

  一份严重掺水的稀释般星光符水便被李林成功炼制出。

  故意制作劣质符水,倒不是李林心黑,而是出于保护医治人员身体的缘故。

  就像是为什么至今李林不再前往首阳山的古仙洞府同样的原因,对于修士也好,还是普通群众也好,灵炁的浓度并非是越多越好,而是以适量最佳。

  过于精纯的符水,非但不会对普通人的身体产生好处,只是破坏他们体内已有的五炁循环,导致脏器失调,肺气盛而肝气衰,都不用白竹虫蛊出手,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肝脏疾病出现。

  一边将灵炁适量的理念用言语向一众学员传达出去,李林一边放下符笔,朝着敬元道爷拱拱手。

  现在白银海碗之中存放的还只是星光符水,只是精纯的灵炁存纳液体,不具备明显的五行属性,而若要变成金属性符水,还需另外一道符篆——金光讳。

  所谓金光讳符篆,源自于咒法《金光咒》,其妙用非凡,引金光之炁入符篆当中,可祛除邪祟,散去病疫,护体安神。

  此符属于普世符篆之中较为盛行的一类,李林并非不会书写,只是刚刚与敬元道爷会诊的时候,听闻要用到此符,道爷一时技痒,遂主动请缨。

  这一道符篆,各派皆有传承,细节处多有不同,但都大同小异,所以李林便应下此事,也算是见识一下白云观一脉符篆之道的光彩。

  近距离观看敬元道爷写符,这可是前世的李林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看着敬元道爷走到桌前,一种修行院弟子也都精神一震。

  与此同时,严鸿雯也快步走到了讲台边缘的李林身旁。

  “李顾问,患者还有五分钟,将会送达阶梯教室。”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ps:新的一周,新书榜排名依旧是18名,大家冲鸭,冲进前十名,加更依旧有效哦~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