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8章 祝由术(二)

    后世随着灵能纪元的蓬勃发展,修行知识与现代科技生活不断的碰撞,也让古老的文明焕发着全新的面貌。

  如各山门符篆、法器、灵水之类,都逐渐衍生出市场经济,变成通行于灵能纪元修行界的商品,对于出生于灵能纪元几百年左右的新生代修士而言,很多时候学习辅助知识并非是必不可少的事情,他们更习惯的是努力修行,提升境界,赚取资源,向各山门的店铺购买自己所需的商品。

  这一度让其成为各山门的支柱产业,山门的名号也逐渐衍生成商品市场上的大品牌,如茅山的符、龙虎山的灵丹、武当的法器、青城山的灵剑……

  大抵也只有从初代修行界就跨入修行的李林等人,才会更为重视这些修行资源背后所体现出来的知识,并且知晓它们的珍贵所在,甚至愿为其追逐半生。

  恍惚沉思的同时,敬元道爷这边,已经燃香,踏罡,写符,落印。

  一道金光讳已经炼制完毕,不等符篆上面宝光隐去,道爷便径直捏起符篆,点燃之后掷入星光符水之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在战略组的预备学员看来,敬元道爷写符的流程与李林一般无二,大约唯一的区别就是李林写符看起来像是在研究黑科技的老法师,而敬元道爷则更有道骨仙风之相。

  但是在李林的眼中,却可以清楚的察觉到敬元道爷写符时与自己的诸多不同之处,也包括口中低声呼喝的玄门密语,其中的内容也与李林所掌握的多有不同。

  这些异同之处,到也难说谁高谁下,一树开得万朵花,不过是各自道脉对于道法的不同阐述、施展方式而已,两人与其说是在比较,更像是在通过观看对方写符,印证自身所学。

  过完了写符的瘾,敬元道爷朝着李林点点头,就面带笑意回到了一众道爷的队伍当中,似乎对自己今天的“风头”很满意,倒也惹得一旁道爷们都心中暗恨。

  都说是老小孩,修行心境到了道爷们这样的境界,不说修为如何,大多都是赤子童心,天性烂漫,反而比正处于壮年的后辈弟子更加契合道法。

  眼看着金属性符水已经炼制成功,李林向着严鸿雯点点头。

  “严组长,带患者进来吧。”

  随着严鸿雯的安排,阶梯教室的大门也被打开,一众工作人员抬着两个担架走向讲台,将两位行动组成员安放在讲台上的病床上。

  两位中招的行动人员,一男一女,其中病情最重的那位,正是走进小店中拍摄视频的男性行动人员,隐约已经有着虚脱的迹象,据说从发病开始,到现在,持续性上吐下泻。

  另一位女性成员的病情稍轻,但也脸色苍白,嘴唇隐约有发黑的表现,显然白竹虫蛊已经病入脏器;同时精神不振,因为体质稍弱,伴随着持续不曾消退的发热。

  李林只是看了两人几眼,就跑到一旁,从木桌上拿起一只银碗,顺手又捏起一枚银针,同时示意一旁的拍摄人员跟上,并且将拍摄的画面同步传送到了大屏幕上面,让在场学员都能够看得清楚。

  捧着碗,李林朝着那位已经虚弱的男成员笑了笑说道:“咱们照顾一下女同志,检测就从你先开始吧。”

  那人只是咧咧嘴,回应道:“麻烦李顾问了。”

  说话时,声音显得很是嘶哑,虚弱无力,更重要的是声音之中有些含混不清,像是常年吸烟的老烟民咽炎发作的时候一样。

  这是肺气衰败,导致的气息不振,证明此人体内的白竹虫蛊已经有许多伴随着血液开始焕发出生机,导致体内木气旺盛,倒是五行失衡。

  观察的同时,李林也借助领口的麦克风,将自己所观测到的现象事无巨细的说出,通过音响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边。

  想了想,李林将银针放到了碗中,没有率先落针,而是伸手,朝着脾脏的位置轻轻按压。

  “什么感觉?”

  “有些胀,还有点轻微的疼痛,不按下去就没有感觉。”

  五行生克之中,木主克土,而人体内五脏,脾脏属土,所以在五炁失衡之后,脾脏已经感受出不适来,这是脾脏再用自身的方式,向身体的主人“示警”。

  李林又朝着肝脏的方式轻轻按压。

  “现在是什么感觉?”

  “只是有点疼,但是疼痛程度很轻,比刚刚要轻。”

  李林点点头,这说明白竹虫蛊的发作还不算严重,大部分还是存在于体内的血液循环系统,尚未彻底进入体内脏器为害。

  “把手伸出来。”

  行动人员依言伸出手来,李林将银针捏起,扎破了行动人员的指尖。

  有一滴鲜血逐渐从银针扎出的伤口处渗出。

  为了保持画面上面色调的一致,不会造成色彩失真,李林要求的这间阶梯教室所用的大屏幕是超清液晶屏,而非是白幕投影,所以透过摄像机传递出来的画面,一众成员也都清楚的看到了指尖的血滴。

  “先前我们已经将那些水果的截图附在了传给你们的资料当中,而在这一滴血液中,也能明显的看到,血滴的表面,明显的有着一层淡淡的白色杂质附着。”

  李林轻轻挤压着行动人员的指尖,鲜血从指尖跌落,落到银碗中。

  “这碗里盛的是盐水,这里本教官事先声明一下,用盐水的原因并非是小说中讲的那样,用以驱邪之类,而是因为盐水具备一定的灭活特性,这是科学。”

  轻轻晃动着盐水,李林将银碗放在了摄像机镜头下。

  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随着李林的不断晃动,血液逐渐与其中的白色杂质分离,而这些白色的杂质以颗粒状飘在水面上,最后逐渐变成了黑色。

  指着碗中的黑点。

  “如我们所见,这就是罪魁祸手白竹虫蛊的尸首。”

  如法炮制,李林又取来银碗,在女成员的指尖扎出血滴来。

  盐水之中依旧观测到了白竹虫蛊的存在,但是碗中的黑点较为稀少,这也是她病情状况较轻的缘故。

  前期诊断完毕,通过李林的手段,众人也直观的认识到了两人的病情状况。

  将银碗放到桌上,李林将海碗中的金属性符水均分,递到两人面前,示意他们喝下,一边转过身来,看向一众学员。

  “接下来我要施展的祝由术,是雷法之中的一类,为《小昆仑天心法》。”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