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0章 邪修师立善【第10名加更】

  时间缓缓流逝,半夜十一点四十分左右,医疗组的一间大型实验室中,依旧灯火通明。

  因为一个叫做师立善的散修,因为一种叫做白竹的蛊虫,这一夜,很多人都因此而未睡。

  隔着透明的落地玻璃墙壁,严氏父女、李林、一众道爷都凝重的看着实验室内部的一切,因为涉及到诸多较为精密的医学实验仪器,众人都被隔离在了实验室的外面,而实验室中的科研人员,也都穿着厚重的防护服,进行着对于白竹虫蛊的观测。

  鉴于去年研究生毕业的严鸿雯已经是在场众人中学历最高者,且所学都与医学专业无关,医疗组也专门安排了一位机灵的工作人员,陪同众人在外面一起“罚站”,顺便对观测结果进行同步汇报。

  “经前期检验,①号样品与②号样品在生物生理性上呈现出一致性,无受血型影响表现,无受寄生体性别影响表现,经观测,①号患者,男性,有长期吸烟史,其血液中样品活性高于②号样品。”

  “十一点整,我们将部分样品均分成三份,分别注入三只实验动物体内,十一点五分,②号生物检测出明显不适;七分,①号生物有明显狂躁状态;十一分,③号生物有明显虚弱状态。”

  “之后十分钟左右,三只实验动物均有强烈的不适反应,伴随着咳血,狂躁,嘶吼,甚至是互相之间的厮杀,反应持续一刻钟左右,三只实验动物均陷入萎靡状态,并丧失部分反应与行动能力。”

  “十一点三十五分左右,三只实验动物先后死亡,病因为脏器坏死,经检测,肝脏缺损最为严重,在60%-75%之间,其次为肾脏,缺损程度在42%-53%之间,并且在实验动物体内检测到多种非致命性并发症。”

  “鉴于缺少足够的观测数据,组长判断说,样品如果是寄生在正常成年男子的体内,除去先前①号患者与②号患者的病理反应外,将会处于长时间的腹痛状态中,但因为身体具备一定的强度,短时间内不会因脏器损伤而死亡。”

  “更大的可能是,患者在数日的煎熬后,最终死亡于肝脏损伤与感染引起的并发症,或者是肾脏衰竭,甚至是急性肾炎,当然,类似的判断只是基于现有的观测数据,只具备一定程度的参考性,准确程度有待商榷。”

  面对科研人员深入浅出的讲解,诸位道爷也都了然的点了点头,初步了解到了这白竹虫蛊的威力。

  “想来这蛊虫发作起来的效果,与我们推算几乎没有什么出入。”

  “喜食肝脏就不用说了,刚刚李林道友也提到过……”

  “那个什么①号患者,长期吸烟,肺气衰弱,金炁虚,而难以克制蛊虫,故而蛊虫活性更高。”

  “肾脏有损也算是正常,肾气属水,因水生木之故,这才有蛊虫多食肾脏……”

  敬元道爷带头,几位老道几乎将脸都贴在了玻璃上面,三言两语之间,已经用五行生克的道理,将蛊虫的习性分析了一个透彻。

  看着培养皿中依旧存活的白竹虫蛊的成熟体,敬元道爷拍了拍手,看向严义德。

  “严部长,我看咱们也不用瞎琢磨了,那个叫师什么善的,基本上可以确定是邪修了,散播蛊虫,害人性命,依老道看,这蛊虫吸人五炁,食人气血,目的也无非就这么几个——

  要么借助这些蛊虫,炼制更加强大阴损的蛊虫;要么是聚拢气血,供自身修行邪道;要么是用无数条性命,铸造魔道法器;反正不管是他要走哪一条路,都不是善类,倒是辜负了他的名字。

  但如果那个邪修的手段只有类似这白竹虫蛊之类的蛊虫,那边不足为虑,此类阴损手段,只能以有心算无心,说好听点叫邪道筑基修士,说难听点就是一犯罪分子,找几个警察,穿一身防护服,堵住前后门,一颗催泪弹就能制住他!”

  听到敬元道爷的话,李林倒是先不厚道的笑了笑。

  这话说来倒是很实在,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说到底,筑基期后天境界的修士,只是初窥修行门径,从根本上来说,依旧不曾脱离普通人的范畴,至多是气血鼎盛,且神念中不存法相,周身灵炁散而不聚。

  任你是傲天转世,还是良辰托生,不入先天,一粒子弹照样让你饮恨当场,催泪弹落下,也定然是眼泪汪汪。

  可是李林笑过之后,却转念想到,众人口中的师立善,不是稚嫩中二的少年,而是一个性格沉闷的中年男人。

  或许蛊道功法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的性格,但功法本身又不具备降智光环。

  甚至以师立善的年纪来说,只会更加成熟才是,散播蛊虫之后可能会面对的局面,师立善不应该想不到。

  眼看着严义德真的在考虑敬元道爷的意见,李林赶忙将自己的猜测说出口来。

  说白了,在场众人都是陷入思维误区当中,随着李林寥寥数语,敬元道爷恍然之间也是点点头。

  “是了,这不是教育匮乏的古代,无知小儿得了邪法,便心智膨胀,行事狷狂;那邪修看资料,也是三本大学毕业,按理来说,不应该如此行径,除非……”

  敬元道爷陷入了沉默当中,但是严义德却已经皱着眉头,接着敬元道爷的话说了下去。

  “除非师立善在行动之前,已经有了完备的计划,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并不惧怕被人发现,甚至已经想到了应对的办法,当然,他一个人的能力有限,这所谓的应对办法更像是短时间对我们行动的拖延。

  这是一条死胡同,而他依旧决定行动的原因,要么是有自己不得不去做的理由,要么是受到别人蛊惑诱导甚至是威胁,要么他需要的就是拖延的这段时间,去达成一定的目的,以至于当我们找到他的时候,让他可以无须惧怕威慑,坦然面对我们。”

  越是说下去,严义德的眉头就皱的更加厉害。

  李林也是这般,半晌后才开口道:“或许我们关于师立善的信息,整理的依旧不够完善,不够完整,一定有一些细节,是我们忽略掉的!而且随着今夜白竹虫蛊被他散播开来,师立善恐怕已经不在他的原有居住地了……”

  仿佛是要印证李林所说的话语一样,严鸿雯身为情报组组长,闻言走到一旁,抓起内部通讯设备,一边紧急联系着金陵市分部的行动成员,一边安排着情报组继续搜集与师立善有关信息。

  几分钟后,严鸿雯脸色难看的走到众人近前。

  “刚刚收到江欣然的最新消息,在目标人员的居住地,我们失去了先前观测到的灵炁激增现象,通过江欣然调阅最近几个小时的道路监控,发现在傍晚九点钟左右,有一辆运送水果的货车从目标人员的后院经过,初步判定目标人员处于潜逃状态。

  因今夜金陵市持续大风雪天气,道路监控的视线不明确,在追踪了几条街道之后,我们暂时丢失目标人员行踪,金陵市的道路监控都是感光摄像头,并无红外摄像头,基于目前的天气状况,依照监控设备寻找目标人员较为艰难。

  另外,情报组成员补充辅助情报,其中有一条我认为或许与行动人员的异常有关——半月之前,目标人员师立善的前妻,在金陵市第三人民医院,检查出患有癌症,肝癌,三期。”

  听到补充情报的时候,李林几乎下意识的与几位道爷目光对视。

  “肝癌,肝脏,白竹虫蛊……”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ps:这一章是加更,今天还有更新的,顺便说一下,大神开新书实在是太可怕了,只是一晚上的时间,老梦就从第十名掉到第十一名了,心塞塞,表示板凳都还没坐热呢……客官们多投一下推荐票呗?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