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3章 前三百年近道第一人

  以后世的眼光来说,很难去完整的评价麻宗然道长。

  嬉笑怒骂?颇有魏晋之风,潇洒不羁?

  这是好听一些的说法。

  修行诡谲,剑走偏锋,心性不定。

  这是较为严厉一些的说法。

  但是谁都无法否认的是,在某一个阶段之中,麻宗然道长,乃是诸顶尖强者之中,走在最前端的人。

  李林很难用一两个词句,去概括麻宗然道长毁誉参半的一生。

  至少龙虎山的道爷们有一句话没有说错,这位道长的确是修道的好苗子。

  记忆之中,这位道爷在灵气复苏的前几十年,并没有开始修行,这或许是参悟卜道的好处,让道长冥冥之中有了感触,事实上,等日后山门内部整理出完整的道统之后,也确定了道长所学的道法经文为伪经。

  若是随着灵气复苏的脚步便贸然开始修行,或许山门之中只能迎来一位天才之殇。

  等几十年之后,麻宗然道长才开始踏上修行,天才的可怕之处也在这里,道长坐忘六十日,抵诸修数十年苦修,以后天入先天,直达此境之巅。

  再后来,这位道长便始终遥遥领先,走在诸位顶尖修士的前头。

  关于麻宗然道长的修行轨迹,后世也议论诸多。

  所谓修行,比拼的不是谁吐纳的灵炁多少,那是最下乘的比较。

  修行到最后,是修道,是修真,讲究的是对于道的感悟。

  这也是为何,道门会将诸般法门,化分出五术来。

  山术是根本,是长生的根基,另外四术,则是叩开大道法门的钥匙。

  很多人看重医术与相术,认为这是长生法,是天地规则的体现。

  有人重命术,认为这是逆天改命的不二法门。

  但是却少有人重视卜术,毕竟在长久的历史发展来看,这更像是古人缥缈附会的法门,愚弄世间的骗术。

  可是有人自医术中推演出了外丹法,甚至参悟出了内丹法,已经是此道巅峰,离长生终差一线。

  有人自相术中推演出阵法,可终归是外力,是护道法门,却不是长生大道。

  有人自命数中悟出天地果位,可一步登天,却困顿囹圄,理四时风水,却难得逍遥。

  唯有麻宗然道长,自卜道开悟,道境一日更比一日高深。

  这或许是卜道的非凡之处,又或者古往今来,只麻宗然道长这一个特例。

  他是自称“吾有六卦,差天三卦,除此之外,算漏无疑”的狷狂道人。

  他是灵能纪元数百年之后,历史书中记载的,前三百年近道第一人!

  或许他的道途有诸般不可取之处,或许他的法力不为最高,或许他的战力也有诸多弱点,但是灵能纪元前三百年,这位道长的悟道境界之高,独领风骚!

  不论如何,这都是一位注定传奇一般的人物,所以当乔禹民道长提到他的时候,李林反而松了一口气。

  而连灵气复苏这样毁灭三观的事情都已经接受的严义德,也沉思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目前已经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还请麻烦联系贵山门麻道长!”

  小道长捧着手机走向会议室中的角落,点开通讯录,拨通了小师叔的电话,对着那头窃窃私语起来。

  片刻后,乔禹民道长回到座位上,道长似是没有被这么多人的目光齐齐注视过,脸色有些红。

  “小师叔起了一卦,说往北去,三千米,应当有一河,过河之后,找一处黑色的房子,就是师立善藏身之所。”

  乔禹民说着,一旁严鸿雯旋即开口道:

  “调出金陵市卫星地图!”

  地图投到大屏幕上,随着情报组人员的操作,众人的视角也都随之移动。

  以师立善失踪之地作为原点,往北去三千零七十二米整,果然有一条河,河流北岸,正是一片错综林立的住宅区。

  “全体行动,联系本地警力,严密监控这片区域,寻找一栋黑色的楼房!”

  说罢,严义德看向李林等人,师立善终归已经属于邪修一流,没人知道他的诡谲手段,真要争斗制服的话,恐怕还需李林等人的帮助。

  点点头,随着众人走出会议室大门的那一刻,李林还在忍不住感慨。

  果然是算漏无疑的麻宗然道长!

  ……

  一刻钟后,河岸旁,李林等人坐在车中,看着一位行动人员手中的平板电脑。

  不多时,严鸿雯的声音从平板中传出来。

  “经排查之后,已经确定了目标人员的藏身之处,这片居民楼大部分都是对外租售的楼房,主要面对群体是在市中心上班的外地年轻人,且存在大量不合法的黑中介,只需要缴纳押金,不需要登记等一切操作,便可以拎包入住。

  目前已经联系到目标人员房东,经过查证,确定目标人员与昨日下午,背着一个登山包,入住小区,门牌号为十七栋十三层楼308房间。行动人员再次检测到灵炁激增现象,且为之前检测数据的数倍之高。

  初步推断,目标已经开始行动,目前基地中并未传出病患变化的消息……紧急消息!金陵市第三人民医院行动人员传来紧急消息,半个小时之前,目标人员前妻病情加重,目前已经进入紧急手术状态!”

  揉了揉紧皱的眉头,李林的眼中布满血丝,半因疲惫,半因心中怒火,看向身旁几位道长。

  “咱们也跟着行动组出发吧,会一会师立善!”

  众人点头,走出车门的那一刻,李林就将手插在了厚重羽绒服的兜里,一手捏住了袖珍银瓶的瓶塞,确保自己能够第一瞬间扒开瓶塞,将里面的符水洒出;一手半似捏着手诀,半似捏着一沓符篆,随时准备祭出手中的符。

  ……

  居民楼,十七栋,十三层楼,308房间中。

  一个面容沉郁的中年人,跪坐在一尊青色的小鼎前。

  说是鼎,也不过是寻常茶杯大小。

  师立善半低着头颅,两眼似睁未睁,似合未合。

  口中含糊的诵念着古老的密语,像是苍凉的歌谣。

  小鼎之中,似是有着什么东西要活了过来,似是在翻动身躯,触碰着小鼎。

  叮……叮……叮……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