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0章 性命相见

  听到林老先生第一句话的时候,李林的心就微微一沉。

  性命相见,竟然是性命相见!

  这非是现代词汇当中的搏命之举,要两人血拼,分出生死。

  在道门之中,性命为修行关隘,是长生法门的核心所在,单薄的两个字,代表的却是极其厚重的内核所在。

  若是非要简而言之,存神观想是性,丹功引导是命。

  修行路上,此二者缺一不可,缺一不足以称之为道法。

  唯有性命双修,方是长生正途。

  而林老先生口中的“性命相见”,往往只会出现在两种事情上。

  前者是修行者传授入室亲传弟子。

  此时,做师父的往往会说,“今日我与你性命相见”。

  意味从今日起,该弟子为他的衣钵传承者,入我之室,当见我一切法门,见我所有神通,见我全部心念。

  意味着做师父的将不会有丝毫保留,会将一切性功、命功全部传授给弟子。

  故称之为性命相见。

  后者,则是自身无以为继,欲要将道统托付给旁人。

  此时言称性命相见,便是自感大限降临,但却没有时间再去寻觅弟子,故而找有道真修,托付一身所学,期望日后,此人可以代替自己找寻到合适的传承之人。

  正如今日的李林与林老先生一般。

  “老先生,如今灵炁复苏……”

  李林的话还未说完,林老先生却目光黯淡,只是摇了摇头。

  “晚了,李道友……民国二十六年,老朽南迁,暂居南云,那一年,我二十一岁,可是到今天,我已经一百零四岁了,纵然养生有成,那也只是养生,而非是长生。

  老朽已经灯尽油枯,若是……若是灵炁复苏早来二十年,我还有心拼一把,现在,却只想找一道友,托付自身法门,我老啦,也难远行,只好麻烦你们。

  我曾经有过一个入室弟子的,后来意外死在战火当中,因此伤心,也就息了再收徒的心思。再后来,时局稳定,我代昔年老友,传下了两部法门,谁知等到今日,回头看,才发现自家的法门,已经到了无人传承的地步。

  我本来想着,等闭眼之前,传给秋云,让他替我找个后人,谁知那日听了敬元师侄的描述,顿觉小道友是个妙人,你走在了他们的前面,或许来日可以走得更远。

  灵气复苏,我却年老气衰,抱着老祖宗的传承,却没了修行的机会,实话说,老朽心有不甘,所以舍下脸,请小友过来,只为给自己留个念想,日后若是碰到合适的孩子,还请代老朽,传下这一脉道统。”

  林老先生百岁高龄,说话声音却不见含混,更为难得的是,声音清亮,不见杂音。

  李林也在心中暗暗感慨,这才是真正养生有成的老修行。

  唯一可惜的便是,对于林老先生而言,灵气复苏来的确实晚了些,若早来二十年,或许日后又要多一位顶尖修士,修行界也要多一段老而弥坚的佳话。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李林的情绪有些沉闷。

  此时林老先生的诸般境遇,足以触动任何修行者的道心。

  抿了抿嘴,李林不再劝说,只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林老先生既然信得过晚辈,日后定会尽心尽力,续上老前辈的香火。”

  “好。”

  ……

  两个小时后,李林扶着林老先生走出房门。

  在紧闭的房间里面,林老先生口口相授,将自身传承的道统经文,逐字逐句的诵念给李林听,又讲述了本派的玄门密语的释义背诵给李林听。

  也就是李林已经凝聚出神念来。

  如今的李林差不多已经可以做到过目不忘。

  即便如此,一派的浩瀚传承,只是经文密语之类,一人教授,一人背诵,就足足耗费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而随着两人走出房门。

  大雪纷飞的时节,李林却两眼疲惫,额头微微见汗。

  这是心神剧烈消耗的结果,足以见这两个小时中,李林的心神之集中,心念之劳累。

  而反观林老先生,随着两个小时的不断讲述,精神状态却越来越好,此刻在李林的搀扶下,站在院落中,双眼放光,面红耳赤。

  若是没有先前房屋里面的气衰老相,只看此时的林老先生,任谁都以为这只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者。

  看着林老先生现在的状态,不止是李林,敬元道爷和秋云道爷的心也是一沉。

  深深吸了一口气,敬元道爷从远处迎上来,将一对子午鸳鸯钺递到林老先生的手中。

  而秋云道爷却缓缓转身,示意身后的道童去别处。

  因为接下来老先生要展示的,会是真正的搏杀技法。

  “这套功夫传到老朽手中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名字。”

  说着,林老先生双手挥动子午鸳鸯钺,看着一招一式被林老先生拆解开来,展示在眼前,直看得李林心惊肉跳。

  技法之中,招招冲着人身要害而去,几处不经意的挥动,若是与人搏杀,伤的却是性命穴窍。

  足足五六分钟的时间,林老先生才重新站定,看向李林。

  “记住了?”

  “记住了。”

  “那你来试一试。”

  “好。”

  李林走上前去,接过老先生手中的子午鸳鸯钺,一如老先生一般,将一招一式拆解开来,挥舞双臂,辗转腾挪,只是与林老先生相比,李林的这一套技法,看起来却更加刚猛。

  这也实属正常。

  毕竟老先生的年纪在这里,能够完整演练这一套技法已经算是不易,而李林此刻正值壮年,搏杀技法中自然处处透着刚猛。

  况且,一树开得万朵花。

  同样的法门,不同的人总会修出不同的道果来。

  李林的性命法门乃是雷法,如今这套搏杀技法落到李林的手中,自然也如雷霆一般迅猛。

  “好,接下来,是老朽的命功。”

  看着李林的搏杀技法演练完整,老先生也继续演练下去。

  事实上,接下来的才是性命托付之中的重点所在。

  性功,便是存神观想,一切在于经文。

  而命功,则是接下来的这套拳法。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