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1章 钓蟾派林福生

  拳法演练只到一般,林老先生已经额头见汗。

  不管怎么说,哪怕林老先生怎样的养生有成,他终归已经是百岁高龄。

  到了后来,李林已经数次看到老先生的动作变形,不得不弯下腰来,以手拄着膝盖,大口喘息。

  不管是李林还是敬元道爷,都没有敢去上前扶老先生。

  这是性命相见的道统传承,任何多余的动作,都是对于老先生的不敬。

  喘息片刻之后,老先生才会缓慢的站起身来,接续着先前的动作,将拳法丹功动作一一拆解,辅以解说,倾囊相授。

  不多时,老先生的脸上再无红润之色,变得煞白,继而变得蜡黄,不见分毫血色。

  最后一式也缓缓演练完毕,老先生已经大汗淋漓,口吐粗浅,恍若破败的风箱一样。

  气息喘匀了,老先生才转头看向沉思不语的李林。

  “这是老朽的命功传承,说是拳法,也是引导术,更是丹功,不知命功本身便是如此,还是老祖宗们后来有所演化,总归到了老朽这一代,已经成了这般模样,往后如何推演,就看后人吧!你可都记下了?”

  “晚辈已经记下了。”

  “可愿来试一试?”

  “非是不愿,而是不敢。”

  一边说着,李林一边慎重的摇摇头。

  正如老先生所言,这拳法,乃是一派传承的核心丹功,宽泛来说,属于修行界的内丹派修行法门,但又与主流的内丹派法门修行方式有所不同。

  但凡是丹功,皆有一类特点,便是法门霸道。

  此一类,多修铅汞搬运的功夫,或采紫炁,或采三火,或采纯阳,用以修行。

  若是沉浸心神,即便只是施展一次丹功,也会在身躯内烙印下内丹派道法的根基。

  后天境界本就是铸就根基的境界,所以李林可以凭借神念轻松记忆老先生的传承,却不敢轻易施展核心丹功。

  老先生也只是愣了一下,便明白了李林话语之中的意思,点点头,不再去提。

  李林又朝着老先生拱了拱手。

  “如此丹功,还请老先生赐下名讳,来日晚辈代传香火的时候,也好有个说法。”

  “本门传到师爷那一代的时候,就已经失了真名,后来师爷曾经在济南府开馆坐科,以内家拳师的身份收徒,我师父也是那个时候拜在的师爷门下,那个时候,师爷自称钓蟾派。

  老祖宗的名讳也好,本门师承也好,已经不好去追溯,这便是本派的香火缘法,以门派的道理来说,老朽也算是一派当家,今日便承了师爷当年的名号,自认钓蟾派掌教,上溯师父、师爷两代,这门丹功,便也取名《钓蟾功》吧!”

  林老先生话音刚落,敬元道爷与李林相继挺直身躯,道爷整理了一下道袍,手捏小宗师印,朝着老先生微微颔首。

  “白云观当家敬元,见过钓蟾派掌门!”

  李林也是如敬元道爷一般,手捏小宗师印。

  “雷霄截云宗当代门人李林,见过钓蟾派掌门!”

  看到两人的动作,林老先生一时间,眼眶已然湿润。

  他是从那纷乱的末代江湖之中走出的老人家,寿元将近的时候,遇到了修行界的开启,却已经无力踏足其中。

  但是随着敬元道爷两人以各自传承的修行界身份,与老先生分别见礼。

  这便意味着,修行界之人,对于老先生身份的承认。

  从此之后,林福生的名字,不止是曾经江湖上的拳师,更是修行界的一派掌门。

  日后不论李林将《钓蟾功》传给多少修士,钓蟾派有史可查的祖师爷,都是林福生老先生。

  不能踏足产生,那便青史留名。

  这是敬元道爷和李林能够想到的,对老先生最好的宽慰了。

  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老先生看向李林。

  “如此,本派香火,尽数托付李林道友了。”

  李林也是郑重的点点头。

  “晚辈还有一问,若是日后寻得门徒,不知您这一门的道法,传几人为佳?”

  老先生面露思索。

  这一问,实则也有着李林的私心。

  虽然此刻的李林,只是后天境界的修士,但终归有着后世千年的阅历与记忆,自然可以品评出一脉功法的好坏来。

  《钓蟾功》不是顶尖道法,但却是上等功法,若是修行有成,丹气悠长,且修一口先天纯阳之气,若修行得当,则有无穷可能,甚至若是得到珍贵的天材地宝辅助,位列顶尖修士,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这也是内丹派功法的特点所在,大都不急功近利,根基扎实,可潜龙在渊,也可一飞冲天。

  这样的功法,李林最想要的便是广泛流传出去,让更多的人传承,可以在未来极好的充实人类文明的中坚力量。

  可终归,这一切都要看老先生的意思。

  “这道法本来应是代代单传,师爷传的我师父,我师父传的我,到了老夫这里,也不愿再打破规矩了,就真传一人吧!但日后是继续单传,还是广收门徒,就看后辈门徒的了,这单传的规矩,就止在老夫这里,不去桎梏后人。”

  李林眉头舒展。

  “好。”

  三人站在庭院中,又闲谈了几句,直到秋云道长从别处回来,老先生也自感疲惫,就在秋云道长的搀扶下,回屋休憩去了。

  ……

  中午,李林与敬元道爷正在观中吃饭,却见秋云道长双眼通红的走进来。

  “敬元道兄,林师伯他……走了。”

  闻言,李林与敬元道爷都是放下了手中的饭碗,各自叹息。

  本来,以老先生的身体,再支撑一两月的时间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近日与李林性命托付,先是说了两个小时的经,耗了心神,又将博杀技法与本命丹功演练传授,损了气血。

  香火传承的事情得以了结,也让老先生心中的最后一口气松了下来。

  精、气、神一朝散尽,老先生自然也时日无多,回屋之后勉强清醒了几个小时,便在半梦半醒中撒手人寰。

  “师伯走前,让我代为传话给李道友,钓蟾派除去真传法门,余下诸般符篆、法器、术法,道友可自行处置,或传给自家门徒,或传给旁人,皆在道友心念,也算是让道友代传香火的福报。”

  即便是没有老先生的话,至少这一派诸般法门,李林也都记在心中,日后施展也无有不妥。

  只是老先生心善,有了这句话,便正了李林施法的道统。

  点点头,李林看向秋云道长。

  “最后倒是让晚辈得了机缘,代传香火之事,晚辈定当尽心竭力!”

  ……

  傍晚,三人整理出了静函观中一处废弃的香堂。

  将一应杂物整理干净后,便在香堂正中,立下一牌位,上书——

  钓蟾派祖师林福生。

  末代江湖的风波随着老先生徐徐落幕,偌大修行界也因着钓蟾派缓缓展开。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ps:感谢书友“黑的夜の黑”的5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安小宇。”的1000起点币打赏!哈哈哈,后面这位是老梦现实中的好朋友,也是书中“刘航”这个角色的原型之一,感谢捧场~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