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6章 时来天地皆同力(一)

    事实上,之后的发展也证明了,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里,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远比山门强大的地方。

  随着众位道爷一一将四件法器的细节处敲定,至少是暂时敲定,甚至有不少道爷颇具时代精神,甚至为四件法器做好了完整的备案。

  这其中固然有诸位道爷撇开山门之间,将自家传承的部分坦然无私的展现出来。

  但是李林总觉得,这背后也是一群老顽童不服输的暗自较劲。

  同样的一道汲水的阵法,既然要用你张家的,是不是就代表我李家的不好?

  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不止是各位道爷,连李林也陷入深深的兴奋之中。

  借天地之力,炼制地仙法器,不论是道爷们还是李林,这辈子都是头一遭的经历。

  况且借助炼器,得以理顺一方四时风水,甚至可以在祭炼法器的过程中,加身对于天地的认知,甚至若是功成,这是活百万乃是千万人之大功德。

  古之有道真修,逢乱世下山,匡扶社稷,定鼎龙脉,以红尘洗涤道心。

  如今后学末进,所做之事,不亚于前人!

  甚至更为市侩些说,大家也都是以此来积累自己炼器的经验,而且材料是灵能部出,人力物力皆有灵能部供应,炼四尊法器也是炼制,多选几个备用的练练手怎么了?

  毕竟说来,这一套都天雨师法器,都不是各山门的传承法器,而是这里一道禁制,那里一套法阵,诸家合力琢磨出来的,没有将法器炼制出来,谁也不知最后的效果时好时坏。

  有备无患总不是坏事。

  于是乎,在一群道爷的群策群力下,以暂定的四尊法器炼制方案为主,又各自定下了两套备用方案。

  一应共十二套法器炼制方案出炉的瞬间,各位道爷不敢怠慢,一通通电话打回山门,而严部长也立刻派遣行动组人员,通告全国各省分部,紧锣密鼓的搜集各种炼制法器需要的材料。

  同时也有行动人员依照名单,联系散落在各地的手工艺大师,有在博物馆工作,精通古代铸造工艺的大师,也有手工纺织业的老艺术,更有刻印的大师。

  当天下午,麻宗然道长便乘坐飞机,赶到了基地总部,拜访易经研究院,紧急敲定“连山法坛”的构建细节。

  稍晚些时候,联络各宗山门的行动人员,也陪同几位老道爷,坐上了飞往京华市的专机,值此盛事,各宗门道爷都被惊动了,他们亲自动身,护送着山门的典籍孤本入京。

  毕竟几位道爷和李林的想法多少有些天马行空。

  他们要炼制的是地仙法器,至少是可以成长为地仙法器级别的法器胚胎,而不是先天修士可以轻易炼制的法器。

  诸般禁制也好,符篆也罢,还是阵法也好,都是存在于宗门传承孤本中的东西,距离他们的境界还十分高远。

  各山门中在京华市修行院的门徒弟子也被召集到基地总部。

  道爷们怀疑,哪怕只是法器粗胚的炼制,只凭一人之力,怕也难以激发其上的禁制,是故将门下真传弟子喊来,提前转授地仙禁制的精妙,准备演练一套阵法,合众人之力,用以激发禁制。

  等到傍晚时候,运送货物的专机也都相继抵达基地总部。

  “这块黄玉石不错,质地上好,主要是块头大,宗然,你来看看,切成四大块,做法坛阵基怎么样?”

  “切四块小了点,三块吧,祭炼都天雨师印的法坛,用黄玉不太好,师弟再选一选。”

  ……

  “李道友,都天雨师旗上要加贵宗壬水法雷符篆,那旗杆用这块老铜?老朽看着这也算是老物件了啊。”

  “铜……也不是不行,敬元道长,您来看看这块紫檀木,我有点看不准,您给掌个眼,要是能用的话,紫檀木做旗杆,直接换成甲木法雷符篆,岂不是更好?”

  “唉?紫檀木?老朽看这块金丝楠木品相更好啊。”

  “金丝楠木是阴木吧,紫檀木是阳木,得,再选选吧……”

  “再选选,要选阳木的话,那块桃木料可惜了,差点年份。”

  敬元道爷正感慨着,一旁严义德却正走过来。

  “敬元道长,您看上这块桃木了?没事儿,咱们这个项目用不到的话,回头结束了直接送您,不是说桃木做木印、木剑挺好的嘛,就当是您的劳务费了!”

  听闻严义德的话,敬元道爷笑的差点能看到扁桃体。

  “好!好!劳务费就用这个,提钱多俗!哈哈哈!”

  老顽童哈哈大笑,李林却转过身来偷笑。

  提钱是俗,但这样一块品相上好的桃木料,真要购买的话,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小林,你也是,看上什么就说,劳务费大家都有!”

  “得嘞!”

  听到严义德可以提高的嗓门,站的不远的诸位道爷都是面露欣喜神色。

  都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哪怕抗灾乃是诸修义举,但若能有上好的材料相赠,各位道爷也更加舒心。

  ……

  七日后,XY市汉口。

  随着大雪灾缓缓过去,温度回暖,伴随着毛毛细雨,倒是让人平添几分凉爽舒适,哪怕依照往常,这时节已是炎炎夏日。

  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如今国际化的繁华大城市,行人繁忙,车辆湍急。

  随着大日东升,普罗百姓们都开始了新一天的繁忙。

  而在他们并不曾察觉的背后,此地某处的长江岸边,不知何时,已经被重兵把守起来。

  甚至还有许多特警人员,严密的布控了附近的街道楼房。

  而在岸边,一座简易的宽阔道庐已经修葺完成,道庐中,敬元道爷与李林站在前面,身后是九位身穿道袍的白云观真传弟子,宋一明道长也在其中,九位道长以九宫之位站定。

  道庐四下通风,李林与敬元道爷面前,乃是一尊九阶高台,中央以黄玉雕琢而成法坛阵基,法坛中央,立一面都天雨师旗,旗杆为紫檀木,上浅雕云龙之纹,仔细看去,部分浅痕中并非木色,而是朱砂颜色。

  旗面以明黄丝线织就,正中以黑线织四字,并非古汉字,却又极为相似,乃是玄门密语,猛然看去,恍若小篆,又似一道放大版的道门符篆——

  “都天雨师”

  若是凑近些看去,就可以看到四字周围,有细密的银白色纹路,那是以纯银拉伸而成的银线,织在旗面中,实则乃是李林功效而出的本宗甲木法雷符篆!

  道庐外,是严义德等灵能部高层旁观,另有几位老道爷、修行院真传弟子、战略组成员,共计寥寥数百人,将道庐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而道庐中的十一人,却无动于衷。

  随着先前麻宗然道长推算的吉时到来,敬元道爷身披紫金法袍,朝着一旁的李林稍稍侧身。

  “李道友,请!”

  话音落,李林缓步迈出。

  今日的李林,也罕见的没有穿便装,而是与敬元道爷一般,身穿一件紫金法衣。

  所谓道门紫金法衣,又称“天仙洞衣”,乃是斋醮科仪中,道场高功者身着之衣。

  唯一不同的则是,李林的法衣上,以金丝银线绣着日月星辰与八卦,而敬元道爷的法衣,则以金丝银线绣着郁罗萧台与宝塔。

  四者皆为道门吉祥之相。

  李林手捧玉板,立于众人之前,朗声开口道:

  “请诵开经玄蕴咒!”

  话音落时,李林为首,众人皆诵咒言。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馀;天真皇人,按笔乃书;以演洞章,次书灵符;元始下降,真文诞敷;昭昭其有,冥冥其无;沉痾能自痊,尘劳溺可扶;幽冥将有赖,由是升仙都。”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