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0章 连山台镇浪潮(一)

  眨眼之间,已经是两周的时间过去了。

  李林从闭关的状态中走了出来。

  修行讲究的是一张一弛,有了那团甲木法雷,固然让李林的修行进境迅速了不少,但是这份迅速,却也容易带来隐患,李林宁可自己的步子迈的小一些,也不愿再筑基境界留下隐患。

  而出关的李林,也将平日里大部分的时间,全部用到了指点战略组成员的身上。

  “胖子,鎏金色,晓得黄金啥颜色不?烛光要如鎏金色一样通明,你这是观想的有点问题,还好,现在问题不大,改进改一改,实在不行,让雯姐带你去金店逛一逛。”

  “霍惠敏,过来!让你诵念咒言,不是让你唱歌,尊这个字,别拉着长音,正常点,甚至语气短促一点也没事儿。”

  “齐元铭,你说你静功桩功修炼的那么好,怎么就是引导术不开窍呢,身体这么僵硬你是想引导个锤子啊,来,这个动作,看着我是怎么做的,看懂了吗?要自然舒展,这不是秀肌肉。”

  “还有那谁,汤青是吧,别躲胖子后边,他多高你多高心里没数啊,过来,教官给你看看。”

  ……

  许是这一次闭关进境太过,李林自己心中也强行压着喜意,一朝“重见天日”,自然也难以按耐住这份情绪,是故言辞上、举止上,多少都有了些欢脱的意思。

  以往昔而言,李林身为教官,多以冷面沉默为主,这是李林自前世就养成的习惯。

  那个时候,历经了种种战争的战略组,像修士的一面,更多于像现代人的一面,他们往往聚在一起都气氛严肃,语言简略,即便是有所争辩,往往也喜欢用行动来说话。

  刚一接任战略组教官职务的时候,李林也是下意识的带入了前世自己担任教官的行事风格,甚至心中并未感觉有太多的不妥,倒是背地里引得情报组的成员一阵紧张,唯恐李林因为环境的改变而心性大变,甚至还暗中找了几位心理学专家,跟踪分析了好几天才作罢。

  此刻,单向玻璃外,看着李林搬了一张太师椅,翘着二郎腿坐在讲台上,将一众战略组成员劈头盖脸的训斥,训得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严义德的脸上也带着几分笑容,看向一旁的严鸿雯。

  “看今天小林的表情,才感觉到几分年轻人的活力,以前才过于沉闷,也不是什么好现象,修行的事情我不懂,但是这方面,总是开朗些才好,往后你也多跟刘航沟通沟通,他们是朋友,有事情还是要互相帮助的。”

  父女两人正闲谈着,忽然有行动组成员,捧着一平板电脑,一路小跑冲向严义德这里。

  “老大,老大!有大情况汇报!”

  闻言,严义德这才站定,皱着眉头看向那位行动组成员。

  “怎么了?不着急,喘口气,慢慢说。”

  “长江黄河皆涨潮了,具体数据您看吧,我怕……”

  严义德眉头一挑,伸手就接过了行动成员手中的平板电脑,电脑屏幕上面,一页页文件被严义德轻轻翻动,有各地分部成员观测到的水文数据,还有实时拍摄的各地实况图像。

  “小雯,去吧小林喊过来吧。”

  ……

  偌大的走廊里,被形形色色的行动组成员占据,尽数都围在了三人边上,随时向李林汇报着各地的具体情况。

  如此半晌之后,李林又重新翻动着严义德递过来的平板电脑。

  翻看了半天之后,李林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目前来看,涨潮的程度,还不足以为虑,麻宗然道长乃是大才,掌握《连山易》之高深,连我也惊为天人,各地有连山法坛在,别人不说,镇压下这次涨潮还是没有问题的。”

  道门所说《易经》有三种,最为久远的大概就是《连山易》,再之后乃是《归藏易》,最后才是《文王易》。

  但是对于普罗大众而言,一提易经,想到的大概都是文王易,也就是周易。

  实则,这三者同属易经,各有所长。

  所谓《连山易》,出自古时夏朝,彼时,洪水漫天而涌,祸起中原,甚至留下了大禹治水的神话传说,而夏朝的开国帝王,正是大禹的儿子启。

  在洪水蔓延的时代,各处平原已经无法居住,所以民众都追逐着高山而居,躲避洪水的侵袭,所以在那个时候,易经的八卦以艮卦为始,象山之出云,连连不绝,又因如山之连绵,故曰《连山易》。

  而之后的《归藏易》,则出自商朝,商朝易经八卦以坤卦为始,故曰《归藏易》,古书《新论正经》又云:《归藏》四千三百言。《归藏》藏于太卜。

  至于《文王易》,后世流传神话传说许多,大都言说,彼时有河图洛书出世,神龟背图现世,周文王观河图洛书,作《周易》。

  以如今的局面而言,洪涝灾害极有可能发作,《连山易》却是最好的消劫法门。

  麻宗然道长布下的连山法坛,李林自然也有所了解,以黄玉为阵基,牵引来四野八荒的地炁,聚于岸边,汇于法坛之上,只九阶法坛,却有巍峨高山之力,可镇压两岸,轻易不至水漫两岸。

  沉吟着,李林用较为简单的话语,将三易的区别讲述给严义德等人说,又仔细的讲述了《连山易》的作用,之后才凝重的开口道:

  “虽然说连山法坛肯定会起作用,这次的涨潮也不成问题,但是还请各位重视起来,天地之间的壬水灵炁还在不断的激增,潮水还会持续的上涨。

  我们诸位修士合力立下法坛,祭起法器,但是只能勉强做到消减灾祸的劫数,却无法做到真正的消劫,水漫江河两岸只怕终归是注定的事情,但已经被我们延缓,为大家争取了世间,还请提前做好群众的疏离工作,找相关专家确定可能存在的灾害区域,提前进行疏散吧。”

  “好。”

  想到了前世经历的种种,李林也颇为感慨的叹了口气,负手而立,似是呢喃自语,似是说与众人听。

  “接下来,就看天时年景如何了……”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