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1章 连山台镇浪潮(二)

  翌日,李林清早起床,就直接打开了内部通讯手机。

  不多时,李林就皱着眉头,将手机放下。

  “连日大雨,不止是国内江河流域了,连海域都已经检测到了明显的海平面上涨。”

  一念至此,李林不由得想到了后世,灵能纪元之中,关于海妖之战源头的诸多猜测。

  在后世,随着人类文明的脚步不断的踏足星空,也有许多人将目光重新落回到这颗孕育着人类文明的祖星——地球,而关于海妖之战的研究,甚至在后世的修行理论界,已经成为一门独立的历史学科。

  不晓得有多少的专家与学者,将大半生的经历,都放在了关于海妖起源于变化的研究上面。

  而关于这方面的研究,也是众说纷纭,依照专家学者的研究,后世更是以两类观点作为主流。

  一者,则是灵炁爆发说。

  灵炁复苏的第一年,是属于诸多灾难频发的一年,而在大雪灾、大洪水、大地震相继艰难度过之后,地球在适应了灵炁复苏之后,也迎来了全球范围内的灵炁暴涨,而也正是灵炁暴涨的缘故,刺激了海洋生物的繁衍变化。

  从玄门风水堪舆的角度中将,水乃是敛炁聚元之事物,磅礴的灵炁自全球蔓延开来,吸收最多的并非是各大山门,而是这颗蓝色星球上辽阔的大海,而也正是因为灵炁的刺激,导致海妖登陆之时,海妖的品级远比当时的大多数修士修为境界都要高深。

  而另一种假说,则是大洪水说。

  有少数专家学者,认为前者的说法有待商榷,因为几乎在灵炁爆发没过多久,就出现了初次的海妖登陆现象,所谓的“因灵炁暴涨刺激海洋生物变异”的说法,过于理想化,单就理论而言,即便是最为低劣的海妖,也需要更为漫长的时间进行变异。

  所以这一学说的支持者,将海洋生物变异的源头,追溯到了更早之前的大洪水时期,他们的学术理论中认为,正是大洪水时期漫长的全球性大暴雨,导致巨量的壬水、癸水灵炁随着降雨汇入海中,刺激到了海洋生物的进化。

  但不论是哪一种假说,似乎都有着其自身的道理,但也存在着部分的缺陷,双方学者似乎都能够找到充足的论证,去证明自己的研究,去攻讦对方学说的合理性。

  想着前世论坛上面,两派学说的轮番大战,李林颇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

  若是此刻李林能够架船游海,或许日后这一巨大的学术争论,就可以提前终结在自己的身上。

  再看着之后的几条内部推送讯息,却都是些友国邻邦水深火热的生活,全球性质的水位上涨,几乎印证了曾经风靡一时的“温室效应”理论,部分水域稠密的城市,已经在这场大洪水灾难中率先遭殃。

  水漫金山,不少城市甚至已经有了人员伤亡。

  这样的消息,也给部门成员敲响了警钟,更从侧面印证了李林与诸位道爷最初关于灾难的猜测。

  此时,再也没有人敢小觑这场即将爆发的灾难的危害性。

  在赵院士的提议下,科研组下辖部分科研人员成立全国特殊水文观测小组,联系相关部门,务求掌握第一手关于水文变化的数据图谱。

  更分派行动成员,赶赴先前祭炼雨师法器的四地,严密观测在水文变化当中,连山法坛和雨师法器能够起到的作用,一来保存观测录像,用以后面的科学研究,而来观测法坛和法器的灵炁变化。

  这是第一次,道门修士所掌握的“阵法”、“符篆”和“宝禁”以如此直观的方式呈现在所有科研人员的面前。

  起先的时候,李林也只是一味想要消减灾祸的劫数,到如今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连山法坛与雨师法器,已经成为了当前科研组最为珍贵的观测目标。

  如果对于都天雨师法器的观测能够有所收获的话,今世华国关于灵能的研究,少说也要领先前世至少两到三年的时间!

  更不要说,同一时期的诸国,此事还尚且处在与自家修行者接触的层面上,鲜有能够做到和灵能部一样,成立明确的行动组,进行深入的研究与合作。

  ……

  三日后,XY市,汉口。

  曾经李林大放异彩的江边道庐,依旧挺立在原地,但是不知何时,道庐旁原本空旷的荒地上,忽然有一间间移动板房构建成了一处简易的基地。

  这里正是科研组特殊水文观测小组在都天雨师旗附近的观测站。

  盛夏时节,窗外暴雨如注。

  观测站的站长田冠林,此刻就坐在床边,面容复杂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暴雨天气,能见度也很差,雨水落到大地上,又因为盛夏炎热的天气,蒸腾着弥蒙氤氲的水雾,坐在田站长的位置上,此时也只能勉强看到不远处道庐朦胧的轮廓,至于更远处的长江江面,则完全处于不可视的状态。

  这样恶劣的天气,也给众人的观测带来的极大的不便,甚至科研组最新研发的超高精密灵炁观测仪器,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误差,这在以往,是完全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他有些机械的抽着烟,另一只手紧紧的攥着,指节都有些发白。

  显然,田冠林的内心并没有他的表情那样的平静。

  作为赵院士的高徒,对于能源学颇有建树的青年学者,田冠林远比许多人更加清楚这场灾难可能达到的程度。

  或许换而言之,整个灵能部,出了李林这个曾经经历者之外,科研组的诸位,是最接近事实真相的那群人。

  长江水平面连续三日,已经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增长了,且增长幅度与日俱增。

  再等一会儿,今日的观测数据就要送到自己的房间来了。

  如果依照先前的数据推算无误的话,或许只要一周左右的时间,就会形成初步的洪涝灾情。

  而这个时候,相关的水文专家,还未彻底确定可能存在的灾情辐射水域,相关的疏散工作,也还处于一步步的落实当中。

  如此看来,一周的时间,实在太短太短,他已经不敢去想了,如果灾情发生,会是多么令人惨痛的局面。

  “靠!”

  猛地抽了一口烟,燃烧的烟蒂灼痛了田冠林的手指,慌乱的将烟头掐灭,痛感也将田冠林从沉思状态惊醒过来。

  正准备来一段熟练的三字经表达自己此刻糟糕的情绪,房间的门却被一人猛地推开。

  “小刘?”

  “头儿,快来吧,观测仪①号、②号、③号都检测到了灵炁激增现象,三台仪器误差不超过0.3XXY基础值,这不是误差观测,而是真实数据!”

  “我去,等会儿,XXY基础值是个什么鬼东西?”

  “昨天赵院士下发的内部文件您没看么?老爷子拿登堂入室境界修士当基础值的事情传到修行院去了,听说敬元道爷老大不高兴了,找老爷子好是闹了一通,这才确定了灵炁基础值。”

  点点头,正准备起身披上雨衣往外走的田冠林,忽然脚步一顿。

  “XXY,修行院,老爷子这特么不是换汤不换药么,哪儿有这么应付的啊!”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