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2章 灵炁磁场化

  XY市,汉口,灵炁观测仪器存放室。

  宽阔的存放室,更像是简易修建的室内运动室,且并非是寻常的四方形房间,而是呈现出诡异的弧度,若是从高空处看去的话,偌大的存放室,正好将不远处的道庐环绕了起来。

  室内,一众身穿白色防护服的行动人员来往于诸多科研仪器之间。

  最为醒目的三台灵炁观测仪,则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将观测端口朝向道庐的方向。

  正中央,是一面巨大的液晶屏幕,上面有着令人眼花缭乱的专业图谱,远比情报组行动人员手中的简易图谱来的更为复杂。

  田冠林站在液晶屏幕前,看着其上不断跳动变化的数值,表情甚至有些呆滞,两手叉着腰,半天又颓然垂下,又叉腰,又再度垂下……

  如此往复许久的功夫,田冠林才像是大梦初醒一样,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助理。

  “小刘,你确定,这个数值,不是仪器误差?”

  一旁的助理,似是早已经想到田冠林会有此问,身后从一旁的桌子上拿出数张彩印的文件。

  “头儿,刚观测到数据的时候,我们都快疯了,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误差,甚至中间我们断电、格式化数据,间隔十五分钟,重启了观测仪,您看吧,这是重启之前的数据图谱。”

  伸手接过小刘手中的观测图谱,田冠林陷入了沉默当中。

  师从赵院士,作为国内能源学也算是顶尖的大牛,某种程度上说,田冠林跟在赵院士的身旁,参与了灵气观测仪器的开发与不断的更新换代。

  断电、格式化数据,并且间隔十五分钟后重启,是现有的规避灵气观测仪误差最佳的操作办法。

  “日……”

  数度欲言又止,最后田冠林看着液晶屏幕显示的数据,那代表着灵炁浓度的数据依旧如同疯狗一样狂涨,抽动着嘴角,半晌之后,田冠林也只得以这一行为动词真切的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

  “小刘,之前武隆县那便的观测数据是多少来着?”

  小刘看着液晶屏幕,也是艰难的滑动着喉咙,迟疑了片刻之后,方才开口回应道。

  “武隆县龙脉的数据峰值,差不多只是现有观测数据的六分之五。”

  全国范围之内,灵炁浓度的峰值,在今天再度被刷新。

  “这样的增长幅度,持续多长时间了?”

  “将近四十五分钟了。”

  “超过六十分钟后,就可以判定为常态化增长,到时候写好记录报告,传回总部。”

  “好。”

  经历过最初的震惊之后,到底是顶尖的学者专家,田冠林最先镇定下来,一一交代着助理后续的工作,可还没等田冠林交代完毕,一旁的①号机观测人员就忽然开口道。

  “站长!观测到范围内,整体性灵炁变动!”

  “该变动为范围内有序变动,以……以道庐为中心,成圆环形,波浪式波动,平滑,且均匀!”

  第一句话刚刚说出来的时候,田冠林刚刚展现出的镇定就一扫而空,可这份呆滞还未持续多久,田冠林似乎就被接下来的消息给镇傻掉了。

  “站长,②号机同步观测到同样的现象,物理表象与①号机表述一致,正在同步数据!”

  “站长,③号机同步观测到……”

  话音刚落,主屏幕一旁的备用屏幕就忽然亮起,虚拟视图当中,灵炁的变动正呈现着波浪式,以道庐为中心,远远的传递开来。

  不是无须的紊乱变动,也不是无须的波浪变化,而是平滑且均匀的波浪。

  如果这里不是长江岸边,如果田冠林不是很清楚,自己观测的是一处道庐,抛去主屏幕的图谱,单单看着虚拟视图,田冠林最先想到了两个字——

  磁场。

  “不是,我们观测的是灵炁啊,是一群道长们祭炼的法器,特么这是神秘侧的课题,不是科学实验项目啊。”

  “现在,你们要告诉我,这玩意儿不仅不玄学,反而很物理?”

  田冠林感觉这一瞬间,自己的腰都要被自己掐断了。

  一众科研人员也都陷入了沉思中,像是在思考人生,尽数沉默不语。

  唯有小刘,迟疑着开口道:“头儿,至少看虚拟视图,似乎就是这么个意思……不过说回来,头儿你干嘛大惊小怪的,谁规定灵炁不能很物理了?

  我看过先前某次的科研组内部会议记录,至少在赵院士的眼里,愿意将灵炁看做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能量对吧?既然是能量,为什么不会存在磁场呢?这件事情貌似很科学啊。”

  小刘一番歪理,反而让田冠林不再去钻牛角尖,甚至田冠林很是诧异的看着小刘,半晌之后,很是善意的拍了拍小刘的肩膀。

  “小刘啊,你的路走宽了啊。”

  “哈?”

  “不用等六十分钟了,现在,立刻,将全部数据打包,传送总部!”

  “哦哦。”

  听到吩咐,小刘刚忙跑到一旁的电脑上面,进行着数据的整合与打包,而看了一会儿之后,田冠林也走出了房间。

  站在房檐下,看着漫天大雨,田冠林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老师,是我,小田,事情时这样的……”

  ……

  京华市,灵能部,科研组办公楼。

  办公室内,赵院士凝视着电脑屏幕,看着田冠林打包传送过来的全部数据与图谱,半晌之后,才找出手机,沿着通讯录翻了半天。

  “喂,老崔啊,是我……”

  电话中,赵院士简短的将田冠林小组观测到的事情转述了一遍。

  “对,麻烦你来基地一趟,至少在国内,物理学上你是权威,小田他们的猜测很大胆,我也有点拿不准,好,好,我等你!”

  扣掉电话之后,赵院士似是有些不甘心,将那段虚拟视图的视频不断的反复播放着,半晌之后,老爷子才敲定了键盘上的空格键,又抄起了手机,拨通了李林的内部通讯号码。

  “喂,李顾问啊,哦哦,在营地啊,不忙的话,等会儿麻烦李顾问来科研组大楼这边一趟吧,对,我办公室,电话里一两句说不清楚,不着急,你忙完再过来就成,好好。”

  ……

  战略组营地,扣掉电话的李林依旧一脸迷茫。

  往日里与赵院士的接触也不算多,毕竟前世今生全算上,在学业的角度上讲,李林都是一个艺术生,或者说文科生,天生对物理高数就敬谢不敏。

  用道门的内行话讲,就是跟理科八字不合。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